第七章 陈希首徒
七彩梦幻2019-01-10 09:576,229

  宇文殇在听到了那拐杖的人的话的时候,他是眼光阴冷,当他看到了这些画像的时候,更是让他无法忍受,他无法忍受自己母亲所受的羞辱,更无法忍受别人践踏自己母亲的尊严,同时,他更为痛恨的是他自己,他痛恨这样无能的自己,自己的母亲已经被人如此的羞辱了,但是,这个时候的自己,却是什么也做不到,不过,这一刻的他已经把全部都抛了下来,包括自己的命,这一刻的他,要为自己的母亲讨回一个公道。

  宇文殇冷笑了一声说:“开什么玩笑,你们以为自己是谁,竟然如此的践踏别人的尊严,画像上的人,虽不是我的亲生母亲,但是,从小我便与她一起生活,我的亲生母亲在生下我之后,便去世了,唐朝初年,更是乱世的时期,战争不断,我们家也在战争中遭到了池鱼之殃,父亲,只有我和母亲相依为命,我们生活的很清苦,母亲为了我的生计,不惜到你们这里当下人,虽然,她每一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她都有着难言之隐的心事,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对我诉说过,直到现在,我才看到,原来,她在这里是遭受到了这样的待遇,我真的是很傻,很天真,居然会一直给你们利用。”

  胖子听后是说:“画上的一切都是真的,我喜欢艺术,而你的母亲,就是最好的艺术品,只可惜呀,在我和她第一次做床事的时候,她已非完璧,这是唯一遗憾的事情,所以,每一次在做这样的事情的同时,我都会找画师,将这个画面画下来,装裱好,作为永久保存之用,不过,可惜的是,你的母亲死的太早了,不然的话,我现在还可以在享受她的身姿,这是人生之中最美妙的事情了。她在死前,让我收留你,并给你一口饭吃,我答应了,这也是我对她最后的情谊了,不然的话,你现在早就已经饿死街头了,所以,你应该怀着感恩的心来谢谢我,好好的为我办事儿,多偷些东西回来,这样,我还可以养你养的更久一些,不过,像你这样的落魄王子,不做小偷,还能做什么呢?难到去做娼妓吗?可惜呀,娼妓是不需要男性的。”说完,他是哈哈大笑。

  这个人的这句话说出来,有怒火的人也不止是宇文殇一个了,就连陈希也已经看不下去了,陈希是冷笑了一声说:“真的没有想到,现在是贞观之治,可不是隋唐乱世,在这样安定的生活当中,怎么可能还有你这样的人存在着,以别人的痛苦当乐趣,践踏别人的尊严当玩具,或许,之前我还不能理解,现在,我到是佩服画像上的女性,她可以为了一个与自己毫不相甘的孩子,做出这样的牺牲,你有什么资格去践踏她的尊严,看一看你自己的那一张丑脸,做着如此龌龊的事情,居然还如此的有理,你的理是什么,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不应该得到别人的尊重。”

  为首的人听后是冷笑着说:“我是对也好,是错也罢,就连当地的衙门和掌管这里的侯爷们,他们都不管我的事情,又何需你一个小丫头来评头论足呢?好了,我的话也说的差不多了,宇文殇,既然,你不想在留在这里,那你也没有什么用了,我要收回我给你的一切,杀人介旅,你现在就把宇文殇的右手砍下来,然后放他走,我到是要看一看,一个亡国的王子,他最后会有什么下场。至于这个女的,我不喜欢她的脸,把她的脸划花了,还有,她以后不需要在说话了,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拿拐杖的人听后是说:“我明白,我现在就达成你的心愿好了。”就在他说完了这句话的同时他是抓起了宇文殇的右手,准备一剑砍下来。

  如果,这是在以前的话,宇文殇也许会害怕的要命,但是,这一刻,他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恐惧,这个时候的他,认为失去了自己的右手,可以换来自己的自由,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至于自己将来的生活,只要自己可以努力的话,就算是没有右手又如何呢?在说了,在这个世界上,没有右手的人,又不止自己一个,他们都可以生活的很好,自己为什么不可以呢?只是,他依就痛恨自己,痛恨自己没有给母亲讨回公道,他更痛恨自己,连累了陈希。

  而陈希现在也终于明白了,之前上官凌峰为什么会一直的阻拦她了,原来,上官凌峰早就已经猜到了,主动找上门的话,会是这样的结果,现在,自己已经落到了对方的手里面,对方想要怎么处置自己,自己就连反抗的机会也没有,其实,自己仔细的想一想,这样一个平日里在大街上横行无忌的人,怎么可能和政府的人没有挂钩呢?这一刻的陈希,她终于明白了自己做事情是有多么的冲动了,可现在,就凭自己,根本就没有办法去摆脱这样的局面。

  不过,就在陈希和宇文殇认为一切都已经成了定局的时候,就当那个杀人介旅想要砍下宇文殇右手的同时,又有人闯进了这里,而这个人并不是别人,正是上官凌峰,上官凌峰是冷笑了一声,他是说:“这样真的好吗?你想要怎么样就怎么样,想要断谁的手就断谁的手,想要画花谁的脸,就画花谁的脸,不想让谁说话,就要让他永远的闭嘴,你以为自己是谁,高高在上的神,我可以告诉你,就凭你的这种恶心的兴趣,如果是在十年前的话,你已经死过不知道多少回了。”

  听到了上官凌峰的声音,陈希是十分的激动,之前,她并没有想到,上官凌峰会亲自来这里吧,她在这个时候是摆脱了束缚,来到了上官凌峰的身边,同时,上官凌峰也从杀人介旅的手里面,把宇文殇给救了出来。

  至于,那个胖子在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的时候,他是又惊又怒,他根本就没有想到,会有人这样闯进自己的地方,而这对于他来说,应该是一种极大的羞辱,而这样的羞辱,在这一天当中,已经是第二次发生了,他是马上问道:“你是谁,为什么要闯入到我这里来。”

  “我只是来接我的朋友和家人的,现在,我要把他们带走,我想你应该不会阻拦吧,因为,你并没有那么傻。”

  “你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说来就来,说走就走吗?”说完,胖子是冷哼了一声:“来人,把他们全都给我杀了。”胖子是又说。

  上官凌峰看到了这些之后,他是在一次的摇了摇头,而平时,胖子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一定会有很多的人跑进来,但是,这一次,却是没有一个人来到他的面前,而胖子这一次,真的是急了,他是冷冷的看了一眼上官凌峰。

  只不过,当胖子看到了上官凌峰的眼神的时候,胖子是害怕了,因为,上官凌峰的眼神里面已经显露出了杀气了,而这种杀气,是一种不致人与死地绝不罢休的杀气,而且,从这眼神当中,他完全可以看得出来被杀者的痛苦,而且,这样的杀气,根本就不是他这样的人可以挡得下的,而胖子,一看也就知道是一个怕死的人,当他看到了这种自己无法低挡的杀气的时候,他是真的害怕了,他害怕的连一个字也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要怎么去面对这个人。

  上官凌峰此时也是冷笑了一声,上官凌峰也是说:“你的这些手下,他们没有一个人可以听得懂人话的,而且,他们不止想要阻拦我,还要打伤打死我,而面对着这样不自量力的动作,我唯一可以让他们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去睡觉。”就在上官凌峰说这些话的同时,上官凌峰是又将几个人打倒,在这当中,没有人看到上官凌峰出剑,更没有人看到,他的手上有着什么动作,只是,这些人倒在了地上昏迷,却是一个事实。

  这一切,别人没有看得很清楚,陈希却是看得十分的清楚,上官凌峰并没有拔出自己的剑,只是用剑鞘和剑柄将所有的人都打晕了过去,只不过,这几手实在是太快了,快的让人的肉眼无法发觉,若是没有十分好的剑术根基,是根本看不出这几手的。

  当胖子在一次看到了有人倒在了自己的面前的时候,他已经不止是害怕了,他还退缩了,他根本就不敢直面的去面对上官凌峰,上官凌峰是说:“我现在可以把人带走吗?”

  胖子还没有说话,杀人介旅却是先说话了,看起来,他对眼前这个如此嚣张的人,是一点好感也没有,他是说:“人是你说带走就可以带走的吗?你当这里是什么地方。”说完,他已经是一剑刺向了上官凌峰。

  上官凌峰在面对这样的攻击,上官凌峰根本就没有看在眼里过,杀人介旅是被打上了房梁上,像个吊死鬼一下,而这一下,依就是没有人真正的看到,上官凌峰是如何出手的,对手怎么就这样被挂在了房梁上了,但是,陈希看得很清楚,上官凌峰是用剑柄,以及自己的臂力,使出了冲上的力道,打在了杀人介旅的下颚上,这冲上的力道,使得杀人介旅的身体向上飞,正好被挂在了房梁上。

  只是,这个杀人介旅也不愧是他们这些人的小头头了,挨了上官凌峰这一下,自己居然没有晕过去,只不过,他现在想要下来,却也要费一番工夫。上官凌峰是说:“人和人的对话,狗上来叫什么,请在我们对话的时候,管好你们家的狗。”上官凌峰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他那杀人的眼神,是盯死了那个胖子。

  那个胖子在看到了这个眼神的时候,他是退后了几步,而就在这过程当中,之前围着纱的女人,是趁这个机会逃走了。上官凌峰是说:“杀人介旅,给自己取了这样一个名字,真的以为自己杀过多少人吗?拿出来,也不怕闪了舌头,这一次,你应该是吃到了苦头了吧。现在,我可以把人带走了吗?”说完,上官凌峰是在一次的死死的盯着这个胖子。

  胖子马上是又退后了一步,他是马上说:“是的,你现在马上就可以将他们带走,我很乐意放人的,请放心,事后,我也不会有任何追究的,这样可以吗?”

  上官凌峰听后是冷笑了一声:“不止是这件事情,还有一件事情,那就是,你根本不配拥有和收藏镶王妃的画,你更不配玷污她的身子,我可以告诉你,你终有一天会因为这件事情而支付出代价的。”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上官凌峰是拔出了自己手里的剑,他是随手三剑,将这房间里所有的画像全部斩碎,而这样的几剑,所有的人都是看得十分清楚的,虽然只是几招劈砍,并不华丽,但是,如果速度够快,力道够儿狠的话,就足够置人与死地了,而真正的杀人者,并不是因为他的招式有多么的华丽,而是他的招式是不是可以第一时间置人与死地,上官凌峰的招式,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杀人于无形。

  而宇文殇也被这样的一幕看呆了,他这个时候,真的是想让上官凌峰砍那胖子几剑,为自己的母亲报仇,但是,回过头来,他却并不想上官凌峰这样做,他真的是很想自己在那个胖子的身上留下终身都不会消除的记号,只可惜的是,现在的自己,根本就做不到这些。

  上官凌峰做完了这些事情之后,他是对陈希和宇文殇说:“我们走吧,这个地方,不值得我们在留念的,就让他们自己自生自灭好了。”陈希和宇文殇听后是点了点头,三个人就这样离开了。

  杀人介旅也从房梁上下来了,看起来,这吊死鬼的滋味的确是不好受,这个时候的他是脸色惨白,还伴随着咳嗽,杀人介旅是说:“这样好吗?就这样放他们走了,对我们的名声是不是会有损失呀。”

  胖子听后是说:“你知道什么,你没有看到那个人吗?那个家伙可不是你这样的人,他的眼神里面有着无尽的杀气,刚刚的他,根本就没有在这里拿出任何的实力来,我们在他的面前,不过是小孩子玩的过家家而已,他才是一个真正杀人的人,根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得罪得起的,真的没有想到,贞观十年了,在这个社会上,还有这样的人存在,只用一个女人和一个孩子换回来我们这些人的性命,已经是十分的不错了,如果,这个家伙真的是想要我们的命的话,我们这里,真的已经是尸横遍野了。只不过,我现在担心的是他说的另一件事情,他知道那个女人的真实身分,那才是我们最大的麻烦。”杀人介旅听后也是点了一下头,他也很清楚,如果,让官方知道了这件事情的话,那自己这边,真的是麻烦大了。

  上官凌峰带着陈希和宇文殇二个人在一次来到了宇文殇之前所在的小溪前,而这一刻的宇文殇是大喊了一声,他这个时候是在发泄着心中的不平与愤恨。上官凌峰看到了这一切之 后,上官凌峰是问:“心里面是不是十分的不甘心呢?怨恨自己的无能,什么也做不到呢?”

  宇文殇这个时候是点了一下头,他是说:“我并不是她亲生的,她也就大我十五岁而已,一直以来,我没有把她当成母亲看过,很多的时候,我更当成了她是我的姐姐,她并没有必要为我做出这么多来,为了我的生计,她还要被那样的人渣羞辱,我更痛恨的是,当我知道了一切的时候,我居然什么也做不了,连给她讨回一个公道都不行,我真的是感觉到自己好没用呀。”

  上官凌峰是说:“你知道吗?镶王妃并不想让你给她讨回什么公道的,她只是希望你可以好好的活着,不止是为了你自己,更是为了她,想一想她为你所做的一切,你就不可以辜负她为你所付出的牺牲,你现在要知道,你的生命,已经在也不是你一个人的,还包括你的母亲在内,你要让她看到,别样而又精彩的人生,至于镶王妃的事情,自然会有人为她讨回公道的。而小小年纪的你,是不应该染指仇恨的,更不能让你的小手沾上血腥,因为,你一旦沾上了血腥,想要在走回来,可能需要在花上不知道多久的时间。”宇文殇听后是点了一下头。

  上官凌峰看到了宇文殇在发泄过后,心情也好了许多的时候,上官凌峰是说:“好了,我们也应该回去了,不然的话,玄齐大夫就要着急了。”

  陈希听后点了点头,上官凌峰对宇文殇说:“那我们走吧,小希小姐,小朋友。”

  上官凌峰这个小朋友,指的当然是宇文殇,宇文殇听后是又怒道:“我说过了,我并不是小孩子了,不要小鬼小朋友的叫,很烦唉,在说了,谁说我一定要和你们走了。”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笑说:“是的,你不小了,在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之后,你已经长大了,也懂得了责任,看起来,我在无意当中又一次冒犯了你,那么,就让我来帮助你疗伤来赎罪吧。”说完,上官凌峰是扛起了宇文殇,带着陈希回到了神谷门。

  到了神谷门的门口之后,上官凌峰是放下了宇文殇,上官凌峰是对宇文殇说:“这里,就是你现在和以后生活和学习的地方,努力把自己变得强大起来吧,为了让以后在也不发生这样的事情,为了可以更好的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听到了这句话的宇文殇是点了一下头,他是马上说:“是呀,我以后在也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了,上官先生,请收下我当徒弟吧,我会努力成为一个强者。”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你是要努力成为一个强者,但是,你的师父却并不是我,因为,我只是杀人,并不会将一个人如何的变成一个强者,你的师父是她。”上官凌峰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是看了一眼陈希。

  陈希也并没有想到,上官凌峰会把这个孩子教给她,陈希说:“开什么玩笑,谁要教他呀。”

  同时,宇文殇也是说:“什么,我要让她教,不会吧,开什么玩笑。”

  这两个人,就这样,在一次闹了起来,而上官凌峰看后,上官凌峰是心想:“这样,神谷门也算是从建起来了吧,虽然,现在只有一个徒弟,但是,归这个情况上来看,在过不久,这里应该会有很多的人来习武吧,只不 过,上官凌峰怎么也没有想到,陈希,一生里除了自己的独生子之外,只收了三个弟子,而神谷门,也在陈希去世后关闭。

  当天的晚上,陈希是来到了苏州的大将军府,而镇守在这里的大将军不是别人,正是李靖,而李靖在看到了上官凌风的到来的时候,他是十分的震惊,毕竟,对于这两个人来说,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见过面了,上官凌峰心想:”本来以为,在也不会插手正治上的事情了,真的没有想到,今天会在一次卷到了这里来。“

  李靖在上官凌峰的面前,根本就没有任何大将军的架子,他是亲自到门前来迎接上官凌峰,而从这一点上也不难看出,当年的上官凌峰,虽然是一个刽子手,可是,他却得到了很多的人的尊重。

  李靖来到了上官凌峰的面前,李靖是说:“好小子呀,十年了,你根本就不联系我们这班老朋友呀,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找我了。还有呀,这十年你都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一点音讯也没有,不知道,我们这班老朋友担心你担心的要死吗?你呀,就这样子的一走了之,而且,你一走就是十年的时间,你可太不够朋友了。”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我只是想要和过去进行一个告别而已,毕竟,我做的事情,说出来也并不光彩不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