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流浪终结
七彩梦幻2019-01-07 10:266,260

  上官凌峰可并没有因为自己被陈希打出了房间而就此结束,到了当天的晚上,上官凌峰是被陈希关到了柴房里,陈希是对上官凌峰说:“今天,你就在这里住吧,你要好好的反省一下,你怎么可以这么的冒失,随便的闯进了女孩子的房间里面。”

  上官凌峰对于陈希的话也是有些无奈,不过,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是对陈希说:“对了,之前,你与之战斗的那个人,他的右手拇指是断掉的,而且,他使用的剑法和你相似,你去查查看,他以前是不是在你们这里学过艺。”

  陈希听后是说:“怎么可能,这个人怎么可能在我们这里学过艺呢?我们学习剑术,是用来救人的,而不是用来杀人的,这个家伙,一定是用我们神谷门的名字,来诋毁我们的,我们这是里才不会教出这样的人来呢,你不要多想了。”

  上官凌峰却是很正试的说:“我看不是这样,这个人,平时在外,也不过是伤人,很少杀人,但是,对你,他是招招下杀手,看起来,他和你应该是有仇恨的,至于是什么仇,我并不知道,不过,从这个家伙做事情的手段来看,他就是真对小希小姐来的,所以,小希小姐还是小心些好。”

  陈希也是微笑了一下,之后的她是说:“知道了,你今天就在这里休息吧,明天在把你给放出来,这就当是私闯我的房间的报应吧。”

  陈希说完了这句话之后,陈希本人便离开了,而同时,上官凌峰也是冷笑了一声,毕竟,一间柴房,是根本不可能关得住上官凌峰的,上官凌峰在看到了陈希并不相信自己所说的话的时候,上官凌峰是轻易的便出柴房逃了出去。而上官凌峰在逃出柴房的那一刻,他是做的一点痕迹也没有的。

  上官凌峰离开了柴房,他的第一个目的就是去找孙惧一伙人,并暗中监视这些人的行动,而这对于一个顶尖级别的杀手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他是很轻易的便找到了孙惧一行人的下落,而这个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到了深夜,孙惧等人并没有回去休息,而是聚在了一起,而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一定是在密谋着些什么?而孙惧,这个时候依就在展视他那引以为傲的左手剑法,他是一剑将一个稻草人劈成了两半,而他旁边的那些手下们,当然是随声附和了,有的人是说:“孙惧大人好厉害,有的人是说,孙惧大人的剑法绝对不输给那个杀人王的。”

  不过,此刻的上官凌峰就躲这些人的不远的暗处,对于这些人的话,他听的是一清二楚的,上官凌峰听到了这些话之后,他没有任何的怒火,也不过是冷笑了一声,而这一声冷笑,也没有任何的嘲讽,他的这一声冷笑,只是在笑那些人的无知。

  要知道,当年的自己,根本就无一败绩,只要是经过自己手上的任务,那都是成功的将对方的人头拿了回来,而正是因为如此,那个时候的杀人王才叫可怕,当时,没有人敢于去正面的和自己对抗的,就算是当时太子党的黑龙会,也没有人真正的敢于去和他一对一的较量。

  可是,这些人所说的话,只不过是一些无赖们的一些无聊的谈论而已,在说了,这么多年过去了,自己也从来都没有在从事杀人的工作,而杀人王这个名字,自己早就已经淡忘了,要不是有人在这里用这个名字在挑事儿的话,也许,自己根本就不会留在这个地方太久,也许,自己会在一次的去流浪吧。

  当孙惧听到了这些人对于自己的夸奖的时候,孙惧可是高兴的很,这个时候的他,根本就没有把自己的位置摆正,他真的是认为,自己现在是无所不能的了,他认为自己可以轻易的干掉了一个小女孩儿,所以,他这个时候是说:“你们大家的剑有多久没有染小女孩儿的血了,这一次,你们想不想试一试。”

  至于孙惧的这些手下们,他们当然是想事情闹的越大越好呀,所以,他们当然是说好了。

  孙惧看到了他们的样子之后,他是马上说:“那好,我们现在就去对付那个小女孩儿好了,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在她的身上刺上一剑。”而孙惧的手下听后当然是说好了。

  在看着这些人离开了之后,上官凌峰心想:“他们真的是要动手了,不知道,小希小姐有没有发现,自己真的是和他们有仇的,如果没有发现的话,这一次的麻烦还真的是大了。不过,就算是她发现了,以她现在的能力,她根本就解决不了这个问题,毕竟,她只有一个人,而且,她刚刚吃过败仗。”

  上官凌峰看着这些人离开,他是第一时间尾随了上去,而对于一个优秀的杀手来说,跟踪敌人,而不被人发现,这也是最为基本的事情,对于上官凌峰来说,根本就算不上什么,只是,孙惧这些人,根本就没有发现,现在,有人在跟着他们。

  就在这同时,陈希以为把上官凌峰关在了柴房里,不会出什么事情,所以,她在这个时候也就休息了,而就在她的睡梦当中,她看到了孙惧手指被打断的那一幕,当时这个人的眼神有多么的愤怒,他是死死的盯着自己,就像要杀自己一般,而当时的自己就在他的身边,而且,自己还被吓得不轻,而且,自己梦中的地点就是自己家武馆的练武室里。

  陈希被这样的一个梦境给惊醒了。而陈希这个时候也开始相信了上官凌峰的话,她这个时候打算把上官凌峰给放出来,于是,她是来到了柴房这里,她是对上官凌峰说:“流浪汉,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关在这里的,但是,你就这样跑进我的房间,我也是被吓坏了,一时之间没有想明白吗?所以,就把你关在这里面了,你不要介意。”

  可是,这个时候上官凌峰根本就没有在柴房里面,他是暗中跟着孙惧一行人的,所以,上官凌峰又怎么可能听得到陈希在说些什么呢?而陈希在说完了这些之后,她发现,半天没有人回应她的话,陈希又说:“这么晚了,你休息了吧。”可是,陈希说出这句话的时候,房间里依就没有人回应自己,她才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于是,她是将柴房的门打开,这个时候,陈希才发现,柴房里面根本就没有人,她这个时候才无奈的说了一句:“真是的,人怎么就这么走了呢?”

  陈希在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陈希这个时候才发现,这里的一切,都完好无损,而且,房门是反锁的,上官凌峰这个时候又是怎么离开的呢?她这个时候也并没有想那么多,但是,她却在这个时候想起来了上官凌峰被关在这里时对自己说过的话。

  当时的上官凌峰是对陈希说:“孙惧这个人,一定是与这里有些渊源的,而且,他的手指是被竹子打断的,在加上,他对你处处下杀手,这就更证明了这些。”

  之前的陈希,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上官凌峰的这些话,但是,现在看起来,上官凌峰的这些话,也有着一定的道理,不然的话,自己也不会做这样的噩梦了。

  陈希想明白了这些之后,陈希也是马上回到了武馆的资料室里面,查看以前弟子的资料,陈希是看了一个又一个弟子的资料,但是,始终没有找到这个人,直到她看到了最后一个弟子的资料的时候,她才找到了这个人,这个时候的陈希也才知道,这个人叫孙惧,而断了孙惧手指的人,也不是别人,正是自己的母亲。

  正在这个时候,陈希什么都想起来了,那个时候的孙惧,已经学了一身的本事了,而有了本事的他,却开始变得自大了起来,在神谷门当中,因为弟子都普遍的比较普通,没有什么习武的资质,为了不伤到这些弟子们,神谷门是禁止使用真的武器的,而是使用竹剑或者是木剑,但是,这个孙惧公然的违背了这一条纪律,当时的他,还砍伤了十余名弟子。

  当时,自大的孙惧,是对这里的所有弟子说:“你们当中,还有谁是想要流血的。”而当时神谷门的这些弟子,根本就没有碰过真剑,所以,他们一时之间,也并没有谁敢于去向孙惧挑战。这里的弟子每一个人都离孙惧比较的远。

  就在这个危险时候,陈希的母亲走了进来,陈希的母亲是对孙惧说:“我教别人剑术,并不是想要让他随意伤人的,你怎么可以下这么重的手。”

  孙惧听后是马上回应:“你这个老婆娘,我早就受不了你那婆婆妈妈的传授了,剑就是用来杀人的,你却说是救人的,真的是很可笑,既然,你现在想来送死,那我就成全了你好了。”孙惧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孙惧是一剑砍向了陈希的母亲。

  而反观陈希的母亲,她不但是不闪不避,而是拿着竹剑,随手一剑划了下去,这一剑的力道极大,如果是真剑的话,这一次将划重的部位彻底的砍下也不成问题的,毕竟,孙惧是进攻的一方,他根本就没有回防的余地,所以,陈希母亲看似最普通的一剑,却正好打在了孙惧的要害上,有很多的时候,出剑华丽,并不能够代表着可以取胜,往往是最普通的一招,正好用在了该用的地方,那就是取胜的基石,而陈希母亲的一剑,正是如此。

  陈希母亲的这一剑,正好是打在了孙惧右手的拇指上,陈希母亲虽然使得是竹剑,但是,这一剑,足矣将孙惧手指的指骨打断,随着孙惧手里的剑落到了地上,他的左手捂住了自己的右手,还有他的惨叫声,就足矣说明了一切,陈希的母亲,紧紧一招,便将孙惧打败,并废掉了他使剑的右手,陈希的母亲是对孙惧说:“从今天起,你在不是我神谷门的人,而你,也不能在使剑了,你我师徒之间,在无关系。”

  而孙惧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他除了怒火就是怒火了,而这个时候的孙惧,看到了还是幼年的陈希,他是死死的盯着陈希,就如同是想要杀了陈希一般。

  就在陈希看到了这些,陈希也是终于明白了,孙惧这个人真的是和神谷门有些关系的。

  可就在这个时候,孙惧一行人也已经来到了陈希的身边,孙惧是对陈希说:“看 起来,你已经知道了一切了,小姑娘,你记得吗?我的手指,就是你的母亲打断的,这些年,你知道我是怎么过来的吗?我苦练左手剑,就是希望有一天,毁掉你们神谷门,本来,我还想找你的母亲报这断指之仇的,不过,你的母亲死的早,这个仇,我也就只能是报在你的身上了。”

  陈希听在听到了孙惧的话之后是说:“上一次,我是大意输给你的,这一次,我不会在输了。”

  孙惧冷笑了一声,他对自己的两个手下说:“你们两个,去守门,我们来对付这个小丫头,我到是想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

  陈希这个时候也是拿起了木剑,她已经是向孙惧发起了攻击。

  就在这同时,上官凌峰也是动了,他看到了两个人出来把风的时候,他就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可是,这一次,上官凌峰也并没有选择暗中出手,而是从明面走了出来,不过,这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其中一个就被打倒了,而另一个,根本就没有看到上官凌峰出剑,他根本就不明白,对手是怎么倒下来的。而这个时候的他,也只能是选择逃走,而被上官凌峰打倒的那个人,并没有死,只是被打晕过去,而这也说明了,上官凌峰已经不打算在杀人了。

  就在这同时,陈希是在一次被击败,就如同上官凌峰所说的那样,木剑挡不下真剑,在加上陈希根本就没有多少对敌的经验,身上还有伤,就算是剑术底子很好,也没有太大的用处,所以,败阵也是正常的。

  孙惧这个时候是用剑架在了陈希的脖子上:“今天,就让我的剑染上 你的血。”

  陈希虽然败北,但是,她依就是相信自己母亲的话,陈希说:“剑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孙惧听后是哈哈大笑:“那就用你的剑救你自己吧。”

  就当孙惧要动手的时候,没有被上官凌峰打倒的那个人,是匆匆忙忙的跑了进来,他边跑边说:“这个人好厉害,他就是一个鬼。”

  孙惧还没有弄明白发生什么事情的时候,上官凌风已经走了进来,上官凌风是对孙惧说:“把你的脏手拿开,你的剑,不佩染指小希小姐的血。”

  孙惧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话之后,孙惧也是说:“你这个家伙,应该不会也认同这个小姑娘所说的话吧。”

  上官凌峰说:“当然不认同了,剑是凶器,剑术,就是杀人的手段,无论多么华丽、漂亮的掩饰,这就是血一般的事实,至于,小希小姐所说的那些,不过是没有弄脏过自己手的玩笑话。”

  孙惧听后是说:“看起来,你和他们并不一样。”

  上官凌峰是说:“也没有什么不同的,同样是用剑而已,不过,就算是一些玩笑话,现在我也想实现这样的一种玩笑。”

  孙惧听后是说:“看起来,你还是和他们是一伙的,那就不要怪我这个神谷门的杀人王不客气了。”

  上官凌峰是说:“忘记了告诉你了,杀人王所舞的剑可不是神谷派的,也不是你的剑术,杀人王所使用的,是擎天剑法。”

  孙惧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在看过了上官凌峰的样子的时候,他这才明白,眼前的这个人,就是乱世时候最出名的杀人王,孙惧是说:“金发,九指,左脸有疤,原来,你就是杀人王,这个很有意思,这个世界不需要两个杀人王。”

  孙惧所有的手下也是一个一个的向上官凌峰走了过来,上官凌峰看到了这些之后,他是说:“你们还是退下吧,我可不想你们受伤。”

  孙惧的手下有一个人哈哈大笑着说:“这里可不会有人受伤,只会有人死。”

  此刻,已经有人向上官凌峰攻击了过去,只不过,攻击过去的人,只是到了上官凌峰的身边,便倒在了地上,没有人看出来是怎么一回事儿。而这也让孙惧看傻了眼。

  这一切,别人没有看清楚,陈希却是看清楚了这一切,陈希这个时候是心想:”并不是这个家伙没有出剑,就在那些人攻击过去的时候,他就已经出剑了,只不过,他的剑太快了,快到的对手的肉眼还没有发现,便已经将对手击到了,这就是杀人王的本事吧。

  至于,后攻击过去的几个人,依就是同样的下场,根本就没有看到上官凌峰的出剑,人就已经倒下了,所有人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孙惧这个时候也知道,自己没有退路了,他也只能是和对方拼命了。

  孙惧一剑刺出,上官凌峰退后一步,但是,随之而来的,却是孙惧的惨叫声,孙惧的左手腕被齐根而断,剑也落在了地上,但是,下一刻,上官凌峰却是在孙惧的背后,而这一剑到底有多快,根本就没有人用肉眼看到,除了陈希之外。

  陈希这个时候也只是叹道:“好快的剑,真的是很快,只是一剑上撩,但是,速度却是惊人的快,让人的肉眼根本看不到。好可怕的剑法,难怪,他认为,剑是杀人的凶器了。”

  陈希并没有说的是,上官凌峰所使的剑,是没有剑峰的,这样的剑,却如同利剑一般,将对方的手给砍了下来,那又是一种何等力道,可以说,上官凌峰的剑术和力道,真的是很可怕,这就是杀人王,也许,正是这个原因,他才没有失败。

  上官凌峰看了一眼孙惧,然后是说:“你的左手也已经断了,现在,你应该真的是没有办法在用剑了吧。”

  上官凌峰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是来到了陈希的身边,他对陈希说:“把捕快叫来吧,把事情告诉他们,神谷门的冤屈就没有了。”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上官凌峰便消失了。

  陈希看到了上官凌峰的消失,陈希也是有些无奈:“该死的流浪汉,就这么走了,走的时候,也不留个名字,走吧,走吧,以后也不要在回来了,杀人王呢?一点气度也没有。”陈希的最后几句话,当然是有着自己的报怨了。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并没有走,而就是在门外,当上官凌峰在听到了陈希的报怨的时候,上官凌峰也无奈的在一次走了进来,上官凌峰是说:“你不介意我会带来无数的麻烦。”

  陈希是说:“今天的麻烦就不小了,这么多人,就算是捕快抓了去,我也会有不小的麻烦。”

  上官凌峰是说:“难到,你就不介意,我会无意间闯进你的房间。”

  陈希回应说:“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在一次把你打出去就可以了。”

  上官凌峰是说:“你难到不介意,我随时还有可能会离开的。”

  陈希说道:“在走之前,把你的名字留下来,不是杀人王的名字,而流浪汉的名字。”

  上官凌峰是说:“这么说的话,我还真的是累了,流浪了十年,真的是很想找一个地方安静下来,这里还不错,那好吧,以后我就留在这里了,可能会给你带来无数的麻烦,东西做的很难吃哦。”

  陈希听后是说:“说什么呢?你做的东西,明明比我做的东西好吃多了。”

  提起这个,上官凌峰真的是无言以对,这个陈希大小姐,她的东西到底做的有多么的难吃呢?上官凌峰已经不敢去想了,因为,比自己做的还难吃的东西,估计,自己也没有吃过,又如何想得出来呢?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