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小鬼小偷
七彩梦幻2019-01-08 11:186,236

  神谷门的事情终于是解决了,而上官凌峰也是选择了留在了神谷门,他是在这里做一些打杂的事情,同时,他也和翠翠和梦梦两个人的关系混的很好,俨然就像一个孩子王一样,哪里还有着一点点的杀人王的样子呢?

  孙惧的事情结束了之后,神谷门也是恢复了以往正常的生活,只不过,在经历了这些事情之后,就已经没有人在来这里学武了,毕竟,在孙惧的事情之前,这里已经开始没落了,在加上孙惧的事情之后,上官凌峰的心里面是很清楚的,这里根本就不可能在恢复到以前的样子了。

  至于陈希现在也只能是靠着自己家里的田产收租过日子,日子也是大不如以前了,不过,这里唯一没有缺少的就是笑声,上官凌峰来到了这里已经有了五天的时间了,这五天里,他每天做的事情就是洗衣服、做饭、打扫这样的杂活,而每天的夜里面,上官凌峰会在武馆里练习自己的剑术,毕竟,功夫这种东西,越练越精,只有竞技、交流和苦练,才可以一直拥有,如果没有练习的话,只会越来越生的。

  陈希虽然也是每天练剑,只不过,她是白天练习,这几天下来,陈希也并没有和上官凌峰两个人真正的过招,每一次,陈希要找上官凌峰进行对练,都被上官凌峰以各种理由推辞掉了。到不是上官凌峰不想和陈希两个人对练,只是,这两个人的剑术根本就没有在一个级别上,在加上上官凌峰的剑法,纯脆是以杀人为主的,虽然,这些年来有所收敛,不过,他真的全力出手的话,保不齐,他真的会伤到陈希,这是他并不想要看到的,要不然的话,上官凌峰就不会拿着一把没有剑锋的剑,但是,就是这样一把没有剑锋的剑,在五天前,可是将孙惧的左腕给砍了下来,可见,上官凌峰的剑术和力道有多么的可怕了。

  而这一天,天气晴朗,所有人也都是无所事事的,上官凌峰在清洗着换洗的衣服,和一些床上用品,而翠翠和梦梦两个人就一直缠着上官凌峰,不时的在他的身边晃来晃去的,而上官凌峰也并没有在意,或者说,他真的是太喜欢这样的一份童真了,也许,这是他从来都不曾拥有过的东西,所以,翠翠和梦梦这两个孩子,无论在自己的身边怎么闹,会不会影响自己,他都会带着笑容,而不会去责备。

  陈希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人在演武场上,她这个时候是在喝着茶,毕竟,这个时候的武馆真的是太轻闲了,什么事情也没有,所以,她也只能是在这里喝喝茶了,陈希边喝着茶边说:“天气真好,好晴朗的天气,蓝色的天,让人心情舒畅。”只不过,陈希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她的脸马上就变了,她是又说:“真是的,怎么一个弟子也不回来呀,事情已经解决了,孙惧的事情,和我们没有任何的关系,这个时候,弟子应该陆续的回来才是,像现在,至少应该有十几到二十个弟子才是,我会很用心的教他们的,把我们的剑法理念告诉他们的。为什么她们都不回来呀,难到,是我太漂亮了,她们没有办法面对我。”而这最后的一点,陈希想的真的是有点多了,虽然,陈希一千年以后,可以说是一个美女,但是,在当时的唐朝,没有风韵的她,真的不能算是美女的存在,而这最好的例子就是在之后,唐高宗时期的王皇后,她就是一个身子单薄的皇后,始终不得唐高宗的待见。

  在这之后,陈希是拿出了一把竹剑,她是舞了起来,从陈希舞剑的手法上来说,她的底子很深,应该是一个练剑的好苗子,只可惜,陈希是一直在自己母亲身边练剑,在加上陈希的母亲前几年因病去世,这些年,根本就没有人真正的教她剑术,她的剑术,一半是和母亲学的,一半,就是自己悟出来的。只可惜的是,现在是和平年代,一般的时候,剑术根本就用不上,在加上陈希还算是一个富庶的人家,毕竟有着自己的田产,可以收租,而这样的家庭,只要不挥霍,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也不会为了生计而发酬的,也正是这样,陈希也根本就不可能和谁真正的动手,所以,陈希临阵对敌的经验并不是很多,正是因为这样,之前,陈希输给孙惧的原因。

  陈希在练了一会儿剑之后,上官凌峰也是将洗的衣物洗好,陈希是对上官凌峰说:“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一个弟子也不回来呢?神谷门什么时候才可以恢复到以前呀。”

  上官凌峰听到了陈希的报怨,上官凌峰是心想:“怎么可能会有人回来呢?你才多大呀,又怎么有人会和你学剑呢?”虽然,上官凌峰的心里面是这么想的,但是,上官凌峰还是马上回应陈希:“这件事情,要一点、一点的来。”

  陈希马上又报怨道:“还有呀,每一次练剑,你也不陪我对练,一个人练剑,根本就没有任何成长吗?”

  上官凌峰并不是不想和陈希对练,他是怕伤到陈希,但是,这样的话,要是说出来,未免有点太伤陈希的自尊,所以,上官凌峰也只是对陈希说:“这里的竹剑木剑我用不习惯呀,没有办法呀。”而这话一听,就是在敷衍陈希。

  就在这两个人说着这些的时候,陈玄齐是从门外走了进来,陈玄齐,也是这里另一个收入的来源,毕竟,他是一个大夫,每一次出诊,他还是会有着一定的收入的,而陈希还有收租,至于,上官凌峰,他是半点收入也没有的,可以说,他是在这里吃白食的。

  陈玄齐进来之后,他的两个孙女便跑到了他的身边,上官凌峰也是主动的向陈玄齐施了一个礼。

  陈希看到了陈玄齐进了院子,陈希也是微笑的和陈玄齐打了一个招呼。

  陈玄齐这个时候是说:“我的这两个孙女应该没有调皮吧?”

  上官凌峰微笑了一下说:“哪里,她们很可爱,怎么回调皮呢?”

  陈玄齐微笑了一下说:“那就好,就担心她们太调皮了,她们两个,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

  上官凌峰是说:“现在也过了午时了,应该吃饭了,我去做饭吧。”

  陈希却是无奈的说:“家里面好像已经没有吃的了。”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才想起来,是呀,一早在厨房就没有找到些什么,所以,早餐,自己也没有吃。

  陈希说:“我们还是去外面吃吧,去聚风斋吃好了,凌峰请客。”

  上官凌峰听后是差一点没有晕过去,聚风斋,自己是听说过的,虽然并不是什么十分高级的餐厅,但是,那里的东西一点也不便宜,毕竟,那里是甪直最好的餐厅了。

  上官凌峰本来想说,还是去一个其他的地方吧。但是,陈希是说走就走,是让上官凌峰一点办法也没有,本来就没有什么钱的上官凌峰,这一次,真的是要大出血了。

  而陈希他们来到了大街上的时候,他们是遇到了一个小孩子,那个小孩子的眼光虽然很尖锐,但是,他的眼睛也是在四处的张忘,看样子,应该是一个小偷,不过,从他的眼神来看,他并不想当这个小偷,只是,应该是家里遇到了什么困难,他不得以而为之。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小孩儿和一个老者出现,老者是想给小孩儿买一些小玩具,而这,正好是被这个小孩子盯上,这个小孩子是很从容的拿走了老者的钱,而这一切,上官凌峰是看得一清二楚的,上官凌峰并没有说破,他就是想要看一看,这个小孩子接下要怎么做。毕竟,上官凌峰在外流浪十年,对于这样的小偷,他也是见怪不怪了。

  那老者在给孩子买好了玩具之后,正准备拿钱的时候,才发现,他的钱袋不见了,老者十分的着急,他是四处寻找,但是,他怎么可能找得到呢?之前,偷东西的小孩子,看到了这样一幕之后,他是十分后悔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是将钱袋偷偷的扔在了地上。然后,他对老者说:“您是在找什么东西吗?是不是地上的那个。”小孩在说完之后,还指了指地上的钱袋。

  老者是看到了钱袋之后,他是马上说:“是的、是的,谢谢你呀,小朋友。”而这样的一声谢谢,却是让小孩子十分的尴尬。

  小孩子看到了事情解决了之后,他也是马上选择离开,正当离开的时候,上官凌峰是拦下了小孩子,上上官凌峰是说:“你还真的是一个很温柔的孩子。”

  小孩子子听后是说:“什么温柔,在说了我也不是什么小孩子了。”

  上官凌峰是说:“是的,是的,是我小看你了,你不是小孩子了,你只是小孩子的身体,已经有了一个大人的心了。”

  “什么小孩子的身体,我早就不是什么小孩子了,我叫宇文殇,是宇文家族的后裔,不要太小看我。”小孩子对于上官凌峰看轻自己是十分的生气的。

  上官凌峰对于宇文殇的话,根本就没有太过在意,不过宇文家族,上官凌峰还是听说过的,宇文家族,本是后周的皇室,之后被隋所取待,而宇文家族,也从那时起开始衰弱,而现在,宇文家族的人,应该没有多少了,至于,宇文化及一族,根本就不是宇文家的人,他们本是宇文家族的下人,后因宇文姓氏而上位,根本就和宇文家族沾不上一点边。

  上官凌峰对于这个前皇族的后裔,也是有些无奈,如果是在几十年之前,也许,这个孩子过得是皇子的生活吧,不过,现在一切都已经变了,

  上官凌峰面对着孩子的倔强,他也是微笑了一下,这也是对这孩子的一分倔强的肯定吧,毕竟,在这样的世俗中,愿意去坚守着自己的尊严的人,又有多少呢?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正成功的人,并不是看你有了多么大的成就,而是看你是不是有着自己的尊严,有很多人,是有很大的成就,但是,最后,他连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他自己也不知道。

  上官凌峰对这个孩子是说:“好吧,是我看轻你了,不过,请你记住,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你都不可以忘记你的这一份尊严,和你的本心,这才是最重要的。”当然了,上官凌峰在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还不忘在最后说出来”孩子“两个字来。

  这也让宇文殇心里面有些不快,宇文殇的马上回应道:“什么孩子呀,我早就不是孩子了。”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是的,是的,我又看轻你了,孩子。”

  宇文殇听后又是大怒,他是马上说:“我不和你说了,满口孩子、孩子的,我不是小孩子了。”

  宇文殇说完就离开了,上官凌峰却是不甘摇了摇头,上官凌峰是说:“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真的很希望,无论到了什么时候,他都可以保持着他家族里的尊严。”

  陈希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话之后,陈希也是说:“凌峰,你在说什么呢?那个孩子怎么了?”

  上官凌峰也是摇了摇头说:“没有什么,只不过是乱世皇族的后裔而已,看起来,朝代的更替,最为凄惨的,就是之前的皇族了,亡国的皇子们,居然会沦落至此。”

  陈希,她当然并不明白上官凌峰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北周的时代,自己没有经历过,她更不知道宇文氏代表着什么?陈希这个时候也只是无奈的说:“我不明白,亡国的皇帝,不就是他们自己犯了错吗?”

  上官凌峰说:“也不全是这样的,这其中,有很多的事情,一句话,两句话是解释不了的。”

  陈希说:“解释不了就不解释了,我们现在要去吃东西了,别磨磨蹭蹭的,快点走了。”

  宇文殇心里越想越气,他这个时候是说:“那个衣服破烂的家伙,在说些什么,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他以为自己是谁呀,一口一个小孩子,我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想到了这里,宇文殇的心里面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宇文殇是在一次找到了上官凌峰他们,他是在暗中盯着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的他,不用想,他是想要偷上官凌峰的钱了,而这一切,根本就不可能会瞒过上官凌风的眼睛,他一早就看到了宇文殇在盯着自己了,如果是十年前,上官凌峰压不住自己的杀人剑气的话,宇文殇,现在就已经是一个死人了,不过,现在已经过去十年了,上官凌峰在也没有从事过杀人的事情,所以,他在这个时候,已经可以控制自己的杀意了。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他在这个时候,就是要看一看,宇文殇会不 会动手,什么时候动手了。

  就在上官凌峰等人走到了一座桥上的时候,宇文殇还是动手了,宇文殇的手段很简单,就是碰一下 上官凌峰的身体,说一句对不起,就在这样的一段时间里,宇文殇是拿走了上官凌峰的钱袋,而这一切,上官凌峰是看得一清二楚的,但是,他这个时候是并没有追究。

  可是,上官凌峰身边的陈希也并不是一个普通的人,这样的手段可以骗过一般的人,但是,根本就不可能骗过陈希的,陈希这个时候是一把抓住了宇文殇,陈希是说:“大白天的,你就这样公开的偷东西,是不是有些太过分了。”

  宇文殇只是一个小孩子,在加上,陈希虽然没有什么实战的经历,但是,在怎么说,她也是武馆的教头,对付这样的一个小孩子,真的是太简单了。陈希一把按住了宇文殇,宇文殇是想动也动不了,宇文殇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挣扎着说道:“该死的丑女,你给我放手,放开我。”

  陈希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便放过他呢?陈希依就是按住了宇文殇,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说道:“放过他吧。”

  陈希是拿出来了宇文殇偷上官凌峰的钱袋子说:“他是个小偷,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放过他呢?这么小小的年纪,就这样偷东西,将来要怎么办呢?一定要让人接受一点教训才行。”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东西被偷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说完,上官凌峰是拿回自己的钱袋子交给了宇文殇。

  陈希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的时候,她是非常的不解,陈希是说:“你怎么可以这么惯着这个孩子呢?”

  面对陈希的质疑,上官凌峰也是微笑了一下,也许,上官凌峰并不想知道现在就了解这件事情的意义,他只是想要陈希先记住这件事情,毕竟,陈希的社会经验也并不是很多。

  宇文殇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的时候,他感觉对方根本就是在戏弄自己,施舍自己,这样的施舍,自己宁可不要,宇文殇说:“谁要你的钱呀,既然被抓到了,我就随你处置好了。”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我并没有想要把你怎么样呀,这个,也不是施舍,拿着吧,对你有用处的。”

  宇文殇说:“我才不要施舍呢?”说完,他是推开了陈希,一个人逃走了,当然了,他也是把钱袋子留了下来。

  可是,这样的一幕让陈希更是不解,同时,她更不明白的是,宇文殇为什么会留下钱袋,上官凌峰明明已经把钱袋给了宇文殇了,如果是一般的小偷的话,他是绝对很高兴的把钱袋子拿走的。可惜的是,陈希之前并没有看到宇文殇所做的事情,如果,她看到了的话,或许,她也会对宇文殇另眼相看的,不过,陈希这个时候也已经感觉到了,宇文殇这个孩子,应该不是主动的想要去当一个小偷的。

  但是,这件事情上官凌峰并没有主动的去追查,自己也没有必要一定要调查下去,所以,这件事情陈希也就主动的放下了,但是,陈希也很清楚,虽然是放下了这件事情,可是,自己对那个孩子也是很担心的,不过,还好的是,自己和聚风斋的老板娘很熟悉,这件事情,她一定会知道一些的,到时候,自己去寻问一下她好了。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看到了陈希有了担心的表情的时候,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小希小姐在想些什么呢?感觉你的表情有些怪。”

  而陈希这个时候还并不知道,自己现在有什么话,都愿意去和上官凌峰进行交谈,陈希是说:“没有什么,我现在只是有点担心那个孩子,我现在总是感觉,他并不是自愿的去当一个小偷的,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呢?”

  “我也不止一次想要从那个孩子的嘴里找到这个问题的答案了,只是,这个孩子别的没有学会,到是学会了硬骨头,口风是紧得很,人也很精明,无论我怎么试探,他就是一个字也不说,真是一个倔强的孩子,后周都灭亡几十年了,居然还有这样的孩子在,这真的是一件了不起的事情。”

  陈希听到了上官凌峰说的这些,她依就不是很明白,不过,她也看得出来上官凌峰的无奈,陈希这个时候心想:“只要到了聚风斋那里,就没有什么事情不知道的了。”而陈希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想到,其实,上官凌峰早就把一切都已经猜出来了,而这个时候的他,也已经有了一些想法了,只是,他这个时候还差了一点点的契机,而上官凌峰等待的,就是这样的一个契机,他很清楚,这件事情是当地的黑道所为,而自己又不想主动出面,他是想要利用捕快来解决这件事情,但是,一般的捕快,是不会理会这些事情的,毕竟,这些黑道里的人能在这里如此的肆无忌惮,就说明了他们之间是有勾结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