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宿命相遇
七彩梦幻2019-01-05 09:336,163

  大唐贞观十年,社会景象一片繁荣,短短的十年之间,百姓们已经走出了战乱的身影,老百姓们均是安居乐业,唐朝社会已经进入了一片新的气象,哪里还有着战乱的身影呢?而欧龙子一直所担心的怀空,也一直没有出现,更不要说他要将唐朝推翻的话了,欧龙子所铸造的最后一把剑,依就在皇家道观里,如神一般的供奉着,要知道,欧龙子铸造的剑,均是当世的名剑,无人可以超越,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却没有一个人去所求或者偷取欧龙子最后铸造的这一把剑,所以,多年以来,皇家道观虽然是收藏着这把剑,却也一直是安然无事。

  苏州,在当时来看,是几大最繁华的郡县之一,不止如此,苏州风景如画,如虎丘一类风景很多,在加上那里气候适宜,在当时,真的是可以说人间仙境一般,不然的话,也就没有上有天堂,下有苏杭一说了,而苏州,因美景众多,也是很多有识之士居住的地方,他们在这里的客栈里吟诗、作画、畅谈自己的理想,而这,也是当时苏州的风景之一吧。

  当然,除了不少的文学之士在苏州定居之外,当然,也有着许多的武者,也在这里定居,他们在这里开设武馆,为朝廷的军队输送人才,毕竟,在这一段时间,战乱才刚刚结束,唐太宗禁令,个人家庭不可以随意私带武器,若有需要,需要得到朝廷认可,发下武器使用的证明,才可以收藏少量的武器,不过,收藏武器需要交纳高额的税务,所以,一般的家庭是根本没有武器可言的。

  当然了,任何繁华的背后也都有着相对应的黑暗势力存在着,这些黑暗势力,平日里并不敢太过于嚣张,有些黑暗势力打着正规商号的招牌,在那里胡作非为,而苏州这样的地方也是不例外的,在苏州人口众多的地方,总是有小偷去偷钱,还有些人向小商小贩们索要钱财,当然了,也有打架斗殴的存在,而这些,在当时的社会来说,并不算什么,最可怕的就是当佃户的农民们,如果,他们要是欠下了地主的债务的话,那可是用一生也还不完的。

  而就在这样一个地方,苏州一个叫甪直的地方,这里正在发生一起打架斗殴的事件,这应该不止是一件打架的事件了吧,因为,紧紧在几分钟之前,这里还是热闹异常,有杂耍、有小贩、还有出行的人群,他们每个人都在过着和平时一样的生活,但是,突然之间,一伙拿着武器的人来到了这里,将这里的繁华热闹的景象瞬间打破,看到了这群人的到来,所有跑的快的人,是跑到了自家的房间里,躲避着他们,跑得快的,当然可以躲开这些人,不过,跑的慢的,就得自认倒霉了,而这些人,一个个的穿着很差,大部分都是灰色的破衣,补丁都不知道打了多少,而他们手里拿的武器,也都是带有着锈,破损的很厉害的武器,这些武器应该是他们从哪个废墟里捡到的。而从他们的样子来看,他们就是一群的当地地痞,一个个应该是狐假虎威习惯了。

  他们一行有二十人左右,其中有一个大胡子,他的穿着比起其他的地痞要好一些,他手里面的武器也不是旧的,是新的,他的手里拿着一把剑,这把剑很锋利,他刚刚一剑刺向一个跑得慢的人的时个候,便可以看得出来,剑刺入人的身体很快,而且,刺入时的声音很清,最主要的是,他出手的那一刻,力道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一剑刺的却是 很深。而被刺的人,瞬间感觉到了巨大的疼痛,无奈的倒在了地上,而在他的伤口上,还不断的有血流出。

  而这些小混混们看到了这一切的时候,他们都是哈哈大笑,有的,还随声附和:“孙惧大人的左手剑比以前更加厉害了,我们真的是很佩服呀。”

  而那个叫孙惧的人听到了这些人的话的时候,他也是十分的高兴,他是对自己的这些手下们说:“剑术,就是用来杀的,而剑,就是用来染血的,我们现在就让我们的剑,去染更多的血,我们走。”而从这个人的这句话来说,他根本就没有把人,或者是人命放在眼里过。

  而就在这同时,也有人对于这些人的所作所为十分不的,她正在四处的追寻着那些人踪迹,不过,这一次,她似乎是追错了路线,因为,她根本就没有遇到这些人,而她在这个时候,却是遇到了另外一个人,也正是因为这一次的相遇,使得她的人生开始改变。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风尘仆仆的人向着这个街道走来,这个人很高,一头的金发,虽然是有些脏,但并不是很乱,他脚上的鞋子,已经破损,应该换了,不过,这也正说明了,他应该是走了不少的路,他一身的灰衣,这一身灰衣虽然是有了太多的补丁,不过,总体的轮廓却并没有破坏掉,他的左手是拿着一把剑,剑鞘上虽然是有些灰尘,不过剑身很新,就和没有用过一样。而他的左脸有疤,右手的小指是断的,他才刚刚走到了这里来,一股剑风,便向他袭击了过来。

  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如同小女孩子一般细腻的声音说:“杀人王,拿命来吧,我是不会让人在杀人的。”而她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而她的剑,也刺向了刚刚那个风尘仆仆的流浪者,只不过,她拿的剑,并不是一柄真正的剑,而是竹剑。而这个人,还真的只是一个小姑娘,她的样子很清秀,如果,在同龄人看来,她的身高也是比较高的,不过,她的身体却是有些清瘦,也许,正是因为这一点,在以当时按风韵为美的时代,她并不是很受待见,看小姑娘的年纪,可能连二八年纪也没有到,小姑娘一身青杉,虽无风韵,却也有着不识人间烟火的美感。

  这个流浪者,看到了对方的竹剑刺向了自己,他便是马上后退了一步,一句“啊啦”的口头禅,应声而出,不过,他的运气还真的是很不好,他后退的这一步,脚正好是踩在了倒着竹筐上,这也算是无意之中的一脚踩空,使得他跌倒在地,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正好也是躲开了小姑娘的一剑。

  小姑娘在刺过了这一剑的时候,她也是愣住了,因为,她也不敢去相信,这个人居然如此的避开了自己的剑风,这根本就是一个门外汉,既然是一个门外汉,他又为什么拿着一把剑呢?小姑娘虽然想了这么多,但是,她可并没有太过细想这些门题,毕竟,一个十几岁的小孩子,又怎么可能把事情想得那么的细,她是轻轻的歪了下头,然后说:“这就是杀人王么?感觉不像呀,他根本就不懂剑术吗。”

  流浪汉这个时候也站了起来,他只是轻轻的拍了拍身上的灰尘,他根本就没有介意刚刚的跌倒,他对小姑娘露出了微笑,他是对小姑娘说:“流浪汉,我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没有什么特别的,小妹妹,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小姑娘听后,小嘴一努,甚是可爱,她歪了一下头,然后是马上拿过来流浪汉手里的剑,她是用极快的速度说:“政府有武器禁令,私自拿着武器,可是犯罪的,被衙门看到了之后,是要受丈刑的,你难到不知道吗?”

  对于小姑娘的这种质问,流浪汉的心里当然是十分的清楚了,只不过,她感觉到了这个小姑娘很可爱,很俏皮,而且,他完全可以感觉得到,她的微笑很甜、很真、也很纯洁。这种微笑是一种天然的美,可以说,这是上天给这个小姑娘最美的礼物了,小姑娘的性格很开朗,很活泼,和一般的所谓大家闺秀有着极大的不同,不过,这在当时的社会,也算是一种叛逆吧,不过,就是这样的性格,却是把眼前的流浪汉彻底的吸引住了。

  流浪汉对小姑娘说:“这把剑没有剑锋的,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打开来看看呀。”

  小姑娘听到了流浪汉的话之后,她也是半信半疑,她回头一想,反正,剑在自己的手里面,对方也不能把自己怎么样?更何况,小姑娘看流浪汉的样子,也算是诚恳,所以,她是拔出了这把剑,当小姑娘把剑拔出来的时候,她知道了,流浪汉的话是真的,看到这把剑,她也是不敢去相信,一个人,居然拿着这样一把剑在四处流浪。

  小姑娘这个时候是马上用剑指着流浪汉说:“这算是什么,这把剑连老鼠也杀不死,你为什么要带着这样的一把剑四处流浪呢?”

  流浪汉听后是微笑了一下,看着小姑娘俏皮一般的面容,他有着一种说不出来的喜欢,或许,他尘封在心里多年的记忆也在这一刻,被这小姑娘俏皮一般的面容打破了吧,流浪汉是说:“这个,我不能多说什么,如果一定要有一个解释的话,我只能告诉你,这把剑对我很重要,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朋友托付给我的,这个答案,你可满意。”

  而小姑娘这个时候也是努着嘴,摇了摇头用着一点小古怪的语气说:“你的朋友好古怪呀,怎么会托付这样一把剑给你呢?我真的是一点也不明白。”

  看到小姑娘的样子,流浪汉在一次露出了特别的微笑,也许,他是在想,第一次有小孩子说欧龙子古怪吧,不过,自己和欧龙子相处了几年,他还真的是觉得欧龙子有些古怪。流浪汉是说:“可以把这把剑还给我了吗?”

  而就在流浪汉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便听到了有人喊,杀人王又在四处杀人了,快跑呀,小姑娘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她是马上把剑往天上一扔,小姑娘是马上说:“流浪汉,杀人王又在四处杀人了,你还是找一个地方先躲起来吧。”

  流浪汉哪里在听小姑娘的话,他正在四处的想要接住自己的剑,但是,就当小姑娘回头的同时,流浪汉的表情突然一变,他的脚步也变得很正,他这个时候是一步踏出,左手一抻,那把被小姑娘扔出的剑,竟然回到了剑鞘里。流浪汉接到了剑之后,他的脸上在一次出现了一丝微笑,他是说:“真是一个倔强的小姑娘。”说完他也是离开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孙惧一行人,又在依仗着自己的武器伤害别人,也许,这个家伙,就是一个以伤人为乐的家伙,杀人,他又不敢,可以说,这样的一个人,说他是一个废物,也没有什么区别。而他身边的其他人,就是来看笑话的,看到了孙惧将人刺倒在地的表情,他们只是乐在其中。

  而这一次,小姑娘没有找错地方,甪直也只是苏州的小镇,这里并不是太大,小姑娘是从小在这里长大的,所以,她对于这里的一切,也算是了如指掌,她很快的找到了孙惧一行人,当她看到了孙惧的行为的时候,她那俏皮的脸上,也有了些许的怒火,她这个时候是说:“杀人王,你太过分了,你拿生命当什么了,我要在这里打倒你。”

  而孙惧看到了这个小姑娘拿的是一把竹剑的时候,他又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而他右手的拇指,是废掉的,而从伤痕上来看,应该是被竹子打断的,孙惧这个时候是冷哼一声,之后说:“来的正好,想要打败我,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说完,孙惧拔出了手中的剑。

  而小姑娘在这个时候已经是一剑刺出,孙惧是退后一步,避开了小姑娘的攻击,之后,小姑娘是橫扫出一剑,孙惧在避,但是,孙惧在这一次避开了小姑娘的攻击之后,他是随手一剑砍了下来,小姑娘见后也是马上用竹剑挡了下来,不过,小姑娘的竹剑被孙惧给砍断,小姑娘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了危险,如果,真的是要比剑,两个人拿着相同的剑,小姑娘的剑法不会输给孙惧,不过,小姑娘用的是竹剑,而对手却是用了一把锋利的铁剑,在加上临阵对敌,小姑娘又缺乏经验,毕竟,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孩子,现在,又是太平盛世,又哪里会有她出手战斗的机会呢?

  小姑娘手里的竹剑断掉了,孙惧在这个时候是又出一剑,是直逼小姑娘的右臂,看起来,孙惧是想要砍断小姑娘的右手臂,不过,小姑娘虽然面对着危机,头脑却也还算是冷静,小姑娘看出来,这一剑,又快又狠,想要完全的避开,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小姑娘向左侧身一闪,小姑娘虽然并没有完全避开这一剑,但是,这一剑,却也只是给小姑娘造成了一点点的皮外伤。

  孙惧见小姑娘避开了自己断她手臂的一剑,他也是立时大怒,这个时候的他,已经打算下杀手,他这个时候是在一次刺出一剑,而这一剑,他是直刺小姑娘的心脏,他是根本不想给小姑娘活命的机会。而小姑娘这个时候还没有意思到,这个孙惧,与她的家里,应该是有仇恨的,不然的话,孙惧也不会如此仇视一个小姑娘,一定要置一个小姑娘于死地。

  孙惧这一剑是又快又狠,在加上小姑娘刚刚受了伤,她是根本不可能在避开这一剑的,如果,这个时候不出意外的话,小姑娘也只能是避门等死了,不过,事事无绝对,就在这个危险的时候,小姑娘刚刚结识的流浪汉挡在了小姑娘的身前,并用自己手里的剑,挡开了孙惧的剑。

  在看到了这样一幕的人,没有一个人不心惊的,因为,刚刚流浪汉出手的时候,孙惧的剑,离小姑娘的身体,也不过是一步之遥,但是,这个时候,不 但是有人敢挡这一剑,而且,这一剑还被拦了下来,这是何等的勇气,这是什么样的速度,他们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不心惊。

  可是就在这一刻,流浪汉的眼神也已经变了,他的眼中,有了些许的杀气,他的双眼冷冷的注视着这里的每一个人,而这二十多个人当中,竟然没有一个人敢去面对流浪汉的眼神,流浪汉是说:“她只是一个小姑娘,你们之间有多大的仇,有必要下这么重的手吗?身为流浪汉的我,看不过眼,就出手帮忙了。”说完,流浪汉是把小姑娘抱在了自己的怀里面。

  小姑娘看到了流浪汉,小姑娘是说:“流浪汉,你怎么在这里呀?”

  孙惧听后是冷笑了一声,他是说:“流浪汉,就你刚刚的那一手,你说你只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有谁会信呢?”

  流浪汉听后是说:“信不信随你,我现在要带着她走,你最好不要拦着我,你应该很清楚,就刚刚的那一手,你胜不了我的。”

  而就在这一刻,衙门的捕快也来到了这里,如果没有这些捕快的话,孙惧还真的是不想放弃杀死小姑娘的机会,但是,捕快来了,他还不想要和这些衙门的正面打交道,所以,他也是马上便跑,而他跑的时候,他还留下了一句话:“我就是杀人王,神谷门的杀人王,哈哈哈哈哈。”

  而小姑娘听到了孙惧的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她是立时急了,她这个时候是想要追上孙俱,不过,她忘记了这个时候的她,还在留浪汉的怀里面,流浪汉看到了这个倔强的女孩儿,想要追上孙惧,流浪汉自然是把她拦了下来了,流浪汉对小姑娘说:“没有用的,你的竹剑已经断了,你是不可能打得过他的铁剑的,放弃吧。”

  小姑娘听后更是急了,小姑娘是马上说:“怎么可能呀,神谷门,是我家的门派,我们家习剑的宗旨是,用剑救人的,可不是胡乱杀人的,我怎么可以让他用我家的门派名字来胡作非为的。”只不过,小姑娘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她却晕了过去,而这也是流浪汉搞的鬼吧。

  流浪汉这个时候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是微笑了一下说:“真的是一个很倔强的小姑娘。”流浪汉心里是想:“看起来,这件事情还廷麻烦的,那个孙惧,应该是和这个所谓的神谷派有什么渊源吧。”

  就在这个时候,捕快也已经离自己越来越近了,虽然,流浪汉不惧怕这捕快,但是,自己也不想和这些人正面的打交道,自己流浪了十年,现在,这里的人,应该不会有谁知道自己的,不过,还是以防万一的好,毕竟,现在的自己,可不想在理会朝廷的事情,不然的话,这十年来,自己也不会和唐太宗一面也没有见过,十年以来,自己又怎么可能会不知道,唐太宗在寻找着自己,但是,流浪汉自己很清楚,自己的功劳是怎么来,自己可不想用这样的功劳来换功名。

  看到了捕快越来越近,流浪汉只好是抱着小姑娘离开了这里,流浪汉在大街上寻问小姑娘的家在什么地方,看起来,这个小姑娘在这里的人缘还不错,看到了小姑娘的样子,就马上有人告诉了流浪汉,小姑娘的家在什么地方。

  小姑娘的家并不难找,小姑娘的家很大,就在甪直的最中央,院里里有着一个很大的银杏树,流浪汉进了小姑娘的家里之后,来到了大厅,大厅应该是一个练武的武馆,武馆里左边的墙壁上挂着很多的牌子,牌子上写着很多的人的名字,而馆主的牌子写是陈希。

  流浪汉看了看四周,这里虽然大,却在也没有其他的人了,流浪汉这个时候是微笑了一下,他是看了小姑娘一眼,之后他是说:“原来,这个倔强的小姑娘叫陈希呀,名字是很可爱,人也很俏皮,只不过,是太倔强了一些。”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