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世态炎凉
七彩梦幻2019-01-06 10:116,355

  流浪汉在知道了眼前的这个小姑娘叫陈希之后,他是看了一下其余的木牌上的名字,流浪汉也是摇了摇头:“看起来,这家武馆也开始没落了,不过,也是,有谁会和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女孩子学习剑术呢?”流浪汉在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看了一眼陈希的伤口,而流浪汉的眼神也变得尖锐起来。

  流浪汉在这个时候一边处理着陈希的伤口,一边回忆着刚刚发生的事情,流浪汉心想:“对一个小女孩儿都下如此重手,真不知道,你们有多大的仇,如果不是小女孩儿的剑术底子还不错的话,这一剑,削断她的右手臂,真的是一点问题也没有的。现在只是受了一点点皮外伤,已经是万幸了。”

  流浪汉虽然不是一个医者,但是,看他的样子,他应该是有着多年杀人的经验,也教会了他如此处理伤口,毕竟,曾经的他是一个刀口里添血的人,那个时候的他,每一天都活在了生与死之间,而经常杀人的人,又怎么可能不会受伤呢?不然的话,他的手指又怎么会断,他的脸上,又如何会有这样的一条伤疤呢?流浪汉很从容的将小姑娘的伤口包扎好,他包的很坚实,不会在有血流出,同时,他的内心里,也是有些心疼这个小姑娘,或许,他一点也不想这个小姑娘受伤吧。

  就在流浪汉把陈希的伤口处理好了之后,有人进来了,流浪汉这个时候是马上戒备,流浪汉很清楚,孙惧那群人应该是不会就此善罢甘休的,他一定会在来找陈希,在来找神谷门的麻烦。而流浪汉正是担心这样的一个问题,所以,他才会凝神戒备,以免这些人对陈希不利。

  但是,这一次流浪汉的担心是多余了,来到了这里的人是一个老者和两个小孩子,老者的年纪大约有六旬左右了吧,一身的米白色长杉打扮,虽然说是米白色,但是,也因为长期没有洗过这件衣服了吧,使的衣服略有些灰,而他背着的,应该是一个药箱,看样子是一个医者,而两个小孩子,大的约六岁,穿着一身绿色的衣裙,一脸的笑容,甚是可爱,小的年纪只有四岁,一身的红色带有碎花的衣服,不过,看样子,她很粘人,因为,她是被老者抱起来的。

  流浪汉在看到了这三个人的时候,他可以确定,这三个人对陈希不会有任何的威胁,他们应该是陈希的亲人吧,流浪汉在这个时候是放弃了对这三个人的戒备,相反的,这老者在看到了流浪汉的时候,他到是一脸的戒备,因为,他也害怕流浪汉会对陈希有威胁。

  老者看到了流浪汉的装扮,老者很清楚,眼前的这个流浪汉绝对不是一个一般的人,虽然,流浪汉的衣服是破破烂烂,补丁很多,可以说,如果哪里在破了,衣服就无法在穿了,但是,就是这么多的补丁,衣服的大至框架一点也没有变,这就不能不说,这个人是个很精细的人,还有,他手里的剑,从表面上来看,剑鞘和剑柄和新的没有任何的区别,这完全可以说明,这个人有多么的爱剑,而爱剑的人,也只有剑术的高手才会这么做,老者和陈希不同,老者已经是六旬以上的人了,他的眼光和阅历,比起陈希来,要高的多,陈希在看到流浪汉的时候,也只是认为他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而老者,一眼就可以看出,眼前这个人,真的一点也不简单,虽然,眼前的这个人是有所隐藏自己的锋芒的。

  老者对流浪汉说:“你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老者的问话,流浪汉马上便可以听得出其中的意义,老者已经年穿了自己了,而自己也没有必要在去隐藏些什么了,流浪汉是微笑了一下,他是回应老者:“老先生都已经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隐藏什么了?老先生请放心,我不会对小希小姐怎么样的?相对的,她可能惹上了一些小麻烦,我会在这里帮助他解决这个麻烦的。”

  老者听到了流浪汉的话之后,老者也是说:“虽然,我并没有猜出你是谁,但也看得出来,你并无恶意,如果,你真的心怀不轨的话,以你的本事,我们根本就不可能在你的手里生还吧,是老朽矫形了,老朽姓陈,是这里的管家兼医生,老朽的名字叫玄齐,你可以尊我一声玄齐大夫。”

  流浪汉听后是说:“老人家已经报上了自己的名字,按理来说,我也应该将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只不过,说出我的名字,很有可能会让老先生遇到不必要的麻烦,这样也可以吗?”

  陈玄齐听后是说:“老朽是活了六十多岁的人了,可以说,人都埋在土里,只剩下一颗头了,还怕什么麻烦,相比于我,年轻人到是更矫形些。”

  流浪汉听到了陈玄齐的这些话之后,流浪汉也是微笑了一下:“这么说,我也不客气了,老先生应该听说过上官凌峰这个名字吧,我就是上官凌峰。”

  对于现在的年轻一辈的人来说,上官凌峰是谁,根本就没有人知道,也许,他们知道的,只是在 乱世当中,杀人从不失手的杀人王,至于上官凌峰是谁,根本就没有人知道,毕竟,他已经失踪了十年,知道他的,也许只是他的一些老对手和他一起共过事的人,只不过,他的这些老对和一起与他共过事的人,现在又有多少呢?

  但是,上官凌峰这个名字,对于老者,却是有着极深的印象,陈玄齐说:“真没有想到,一个人不眨眼的刽子手,样子却是如此的文质彬彬,到是老朽走了眼,只看出来你非同一般,却没有想到,你是当时乱世的杀人王。”

  上官凌峰听后说:“杀人王,我很早就已经弃之不用了,乱世过后,老百姓已经安居乐业了,哪里还需要我们这样的人呢?现在的我,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的流浪汉而已,杀人王,和他的故事,就让它随风而去吧,毕竟,这些东西,本来就见不得光。”

  陈玄齐也许根本就没有想到,上官凌峰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来吧,陈玄齐也是微微愣了一下,之后是说:“我还真的是没有想到,你是如此豁达,可以放弃自己的功名,做一个普通的流浪汉,在这个世界里,会这么做的人,真的不多。”

  上官凌峰也是微笑了一下:“我认为这些已经够了,好了,时间也不早了,我去准备午餐,小希小姐身上的伤,到是不用在意了,我已经帮她处理过了,没有任何大碍,至于昏迷,是我打晕的,一会儿,她就会醒过来的,之所以这么做,因为,我不想她去找那些小混混的麻烦,这样的话,她会吃亏的。”

  陈玄齐是说:“你做的对,这个孩子,真的可以说是上天赐下来的仙女一样,她有着和一般人不同的人生,她是单亲家庭,她从来都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是谁,就算是我,也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她一直以来,随母亲生活,她随母姓,而她的母亲是神谷派的弟子,有着不错的剑术,于是,就在这里开了神谷门这家武馆,小希的母亲还在的时候,这家武馆的生意还不错,而家里也有些田产,用于收租,可以说,吃穿不仇,但是,从小就没有父亲的小希,难免会受人白眼,从小,她也受了不少的委曲,不过,她从小受到了在多的委曲,她那俏皮可爱的笑容从来都没有变过,还有她那开郎的性格,也从来都没有变过。就算是她的母亲去世了之后,她依就有着这样的性格和笑容,我喜欢她的性格和笑容,所以,我一直坚守在她的身边,当她的监护者。”

  听到了陈玄齐的话之后,上官凌峰又怎么可能没有感慨呢?自己与陈希是第一次见面,刚刚在见到了她的时候,就被她那甜美而又带有着俏皮的笑容给打动了,也许,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个表面上坚强的女孩子,原来已经经历了这么多的世态炎凉了,也许,她只是表面上坚强,实际上,她的内心很脆弱,明明,她的心里面有着很我的委曲,却没有办法向别人倾诉。怪不得,自己看到了她受伤会如此愤怒,会导致自己有杀人的念头。

  上官凌峰是对陈玄齐说:“喜欢这个笑容的,不止是你一个,只是,她太倔强了,这对于一个小姑娘并不好,我们应该多劝一劝她。”上官凌峰说出来这句话的时候,他人已经离开了。

  上官凌峰是在院子里架了一口锅,做了一些简单的饭菜,而陈玄齐和两个小孩子吃了上官凌峰所做的东西的时候,他们真的是不太敢恭维的,看起来,杀人王上官凌峰的剑术一流,但是,做饭的手法,真的是太差了,那两个小孩子是在吃第一口的时候,就表示出来了难吃。

  其实呢?这也怪不得上官凌峰,毕竟,这么多年以来,他是一直在外面流浪的,几乎每一天都是风餐露宿的,很多的时候,他不过是抓些野味,直接烧烤着吃掉了。哪里有时间做什么饭呀。

  而上官凌峰在和陈玄齐吃饭的过程之中,也聊了不少的东西,这一老一少,也算是谈得来,而从陈玄齐的口中,上官凌峰也知道了这两个小孩子,大一点点的叫翠翠,小一点点的叫梦梦,而几人刚吃完饭,小梦梦就缠上了上官凌峰,要上官凌峰陪着她玩,这真的是孩子的天真,她根本就没有感觉到眼前的这个人以前是多么危险的存在。

  而上官凌峰对这两个孩子也是十分的喜爱,面对着孩子童真一般的笑容,他也是露出了很久没有的微笑了,这十年来,也许只有在这个地方,他才真正拥有有属于自己的微笑,而翠翠和梦梦这两个小孩子,也是很容易就和上官凌峰打成了一片,也许,上官凌风,对于这些天真,而又有童趣的东西,也许是打心里面羡慕吧,或许,这是他一生也不拥有过的,所以,他也很容易就和小孩子打成一片。

  而就在上官凌风和小孩子一起嬉闹的时候,陈希也醒了过来,陈希醒过来的时候,听到了小孩子的嬉闹,还有着老者的笑声,她很清楚,是谁在这里,因为,这里只有一个略微陌生一些的人。那就是上官凌风了,而陈希,她本来也是一个十分爱玩的人,听到了这样嘻闹的声音,她又怎么可能在躺在房间里面,陈希这个时候也只能是兴致冲冲的跑了出来,而这个时候,上官凌峰是肩上扛着梦梦,在和翠翠嬉闹。陈希来到院子里看到了陈玄齐,陈希是首先和陈玄齐打了一个招呼:“玄齐大夫,您来了。”

  陈玄齐是微笑了一下说:“你的朋友很有意思。”

  陈希听后是说:“他就是一个流浪汉而已,也没有什么特别的。”

  陈玄齐是哈哈大笑:“不过,他真的是很适合照顾小孩子。”

  也许,在这一刻,谁也没有想到,上官凌峰的到来,他已经开始一点点改变陈希,还有自己和上官凌风在这里遇到的人生活了。

  上官凌峰看到了陈希已经醒了过来,上官凌风是对陈希说:“小希小姐醒过来了,你的妹妹真是有趣,我和她们玩的很开心。”

  陈希听后是马上说:“翠翠和梦梦是玄齐大夫的孙女,可不是我的妹妹哦。”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是十分的尴尬,刚刚听过陈玄齐说过,陈希是单亲家庭,从小她就没有见过自己的父亲,她又怎么可能会有什么兄弟姐妹呢?上官凌峰带着这样的尴尬是对陈希说:“真的是对不起,因为,她们的性格和小希小姐真的很像,所以,我误会了。”

  陈希听后也是微笑了一下,陈希是说:“没有关系呀,反正,我早就把她们两个当成我的妹妹了。”陈希说这些的时候是面带微笑的,但是,在这样的微笑当中,又有着多少的心事,又有谁知道呢?

  上官凌峰又说:“小希小姐,我用了你的院子,在这里做了吃的,不嫌弃的话,小希小姐也吃一些吧。”

  陈希听后也是微笑的点了一下头,陈希吃了一口上官凌峰做的东西之后,她的脸色突然有了些许的变化,上官凌峰可是很清楚,自己做的东西是什么味道,上官凌峰是说:“是不是东西很难吃呀,吃不下的话就算了吧。”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陈希却是说了一句,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话,陈希是说:“怎么会有这样的事情,你做的东西比我做的东西要好吃很多。”

  上官凌峰在听到了这句话之后,他的脸上也是有了十分尴尬的表情,他做的吃的怎么样,他自己心里是有数的,就连翠翠和梦梦两个孩子都不愿意吃自己做的东西,自己做的东西能好到哪里呢?所以,当上官凌风听到了陈希的话的时候,上官凌峰也是突然之间晕倒在地。

  而在陈希吃过东西之后,陈玄齐是又给陈希看了一下伤口,陈玄齐是对陈希说:“小希呀,你能不能不这么的倔强呢?看看你这一次,还好是有人相救,不然的话,你的命可就要送在别人的手里了。”

  陈希是说:“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呀,这个杀人王,他用我们家的名号在胡乱杀人,我怎么可以让母亲留下来的神谷门留有这样的污名呀。我也不可能看着神谷门毁在我的手里面。”

  陈玄齐听后是说:“我想,你的母亲根本不希望你为了守住神谷门而失掉性命,人的母亲她只是希望你可以生活的快乐,至于神谷门,毁掉了,对她来说也并没有什么。”

  陈希听后也只是微笑了一下,而就在这个时候,又有人站在了门外了,而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杀意,上官凌峰也并没有太过于在意,也就随他去了。

  而陈希,她自然知道来到这里的人是谁,这些,应该是她为数并不多的学生,而陈希这个时候是主动的来到了门外去迎接这些学生,陈希这个时候心里还在想,只要有她的这班学生,就算是自己一个人打不过那个杀人王,和自己的学生一起,自己也不输。

  可惜的是,陈希的想法是好的,现实却是残酷的,一家落破的武馆,学生本来就不是很多,而且,这一次孙惧更是有意的要将神谷门破坏掉,他当然会选择不择手段了,当然,孙惧也会威胁神谷门现有的弟子了,最主要的一点就是,现今的神谷门掌门人只是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有谁愿意去和一个孩子去学习剑术呢?

  在陈希来到了门前。不过,在门前的,只有三个弟子,而且,这三个人都无奈的低着头,陈希的内心,其实还是有些失落的,但是,她这个时候依就是挂着微笑,她这个时候是说:“你们来了。”

  可是,就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是说:“我们来,是来退出武馆的,而其他的人,都已经退出武馆了。”

  陈希听后是马上说:“为什么呀,是我给你们的待遇不好吗?”

  另一个人是说:“不是的,是因为神谷门出了乱子,若上了官司,我们的家人都不允许我们在留在这里了,所以,很对不起。”

  而这三个弟子在说完了这些话之后,便离开了,陈希,也并没有主动的去挽留他们,陈希人虽然不大,但是,她很清楚,就算是强留下他们也没有任何的意义。

  而刚刚的一切,上官凌峰也是看得一清二楚的,这就是所谓的世态炎凉,有很多的人愿意和你共富贵,但是,在你真正有困难的时候,真心愿意帮助你的人又有多少呢?上官凌峰看到了这样的一幕,他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

  陈希此刻虽然是有些失落,但是,她并没有失去自己的乐观,陈希在看着自己的弟子们离开了之后,她依就是面带着微笑,她是说:“先洗个澡,之后的事情,之后在说。”

  陈希,是在自己的房间里弄好了沐浴的浴桶,到上了热水之后,开始的她的热水浴,只不过,陈希在这个时候是一直没有出声,她本人是在想一些事情,她在想,要如何的面对孙惧,毕竟,之前的战斗,她是失败的一方。

  陈希想了很久,也并没有想出一个很好的对策来,而这也让陈希是有些无奈的,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一直在陈希的房间外守着她,只不过,陈希一直没有出声,这不禁是让上官凌峰有些担心的,在上官凌峰的眼中,陈希是一个喜欢笑的女孩子,但是,她也很清楚,这样的女孩子,表面上来看,是十分坚强的,但实际呢?她把一切都放在了自己的心里面,看似坚强的外表之下,她的内心已经十分的脆弱了。

  上官凌峰看着陈希一直都没有什么回应,这一次,他是真的着急了,就连他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起初,上官凌峰也只是喊了两声陈希的名字,但是,陈希在想事情,根本就没有回应上官凌峰,而这也使得上官凌峰真的是乱了阵角了。

  上官凌峰以为陈希是要做傻事儿,于是,上官凌峰第一时间是跑进了陈希的房间里,他边跑还边说:“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只是一件小事情而已,官府只要抓住了那一伙小混混,事情就大白天下了,至于你的学生们,他们知道了实情之后,他们还是会在回来的。”

  陈希的思维也被这突如其来的意外打破了,这个时候的陈希正在思考如何应对孙惧,但是,却听到了有人把门撞开,她也是马上从浴桶中站了起来,而这个时候的陈希,毕竟是裸身,虽然,有浴桶挡住了下半身,但是,又怎么可能完全挡得住呢,而且,陈希又是正面的对着上官凌峰,可以说她的全身可是被上官凌峰看得是一清二楚的。

  上官凌峰看到了这尴尬局面,他也是马上回过头去,并马上道歉:“真的是很对不起,我还以为小希小姐要做傻事儿呢?”

  陈希这个时候也是有了极大的怒火,她是马上找了件衣服披了起来,然后是将上官凌峰给打了出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