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乱世终结
七彩梦幻2019-01-04 10:016,789

  玄武门之变,是唐朝历史上的第一个转折点,同时,也是一场十分惨烈的皇家内战,太子李建成带禁军十万,在玄武门设伏,捉拿自己的弟弟李世民,而李世民单刀赴会,同时,借秘道将自己的军队引入玄武门,双方在这玄武门进行了一次惨烈的撕杀,双方的士兵死伤过半,而太子李建成和齐王李元吉被李世民的出其不意打的措手不及,一时之间,没有任何应变,而这也使得李建成和李元吉在玄武门败北,二人双双阵亡于玄武门,而这场玄武门之变,也宣告了,隋唐一直以来的乱世终结。

  而这一场战斗之后,这个夜晚,是属于李世民的,因为,他是玄武门之变的胜利者,而现在,已经在也没有人可以和李世民争夺皇位,而乱世的局面,也就此终结了,虽然,还有一些小股势力并没有收服,但是,这些小股势力,在也没有办法对李世民构成任何威胁了,而李世民在玄武门之变当中,更是将禁军收为己用,可以说,李世民的父亲,唐高祖李渊,除了皇帝的头衔之外,已经是一无所有了。

  而在这一刻,很多人都在赞叹着秦王李世民的胜利,但是,也有人有了疑问,在这样的一场胜利当中,他到底赢得了什么?皇位,至高无上的权利,但是,他又失去了多少呢?他失去了自己的父亲,因为,他的父亲怎么样也不会在理会这样一个将自己从小玩到大的亲生兄弟杀死的人,同时,他也失去了自己的哥哥和弟弟,其实,在皇家的斗争当中,有的只是成王败寇,而没有所谓真正的输赢,因为,无论是成也好,是败也罢,皇族的撕杀,都会带来自己至亲之人的死亡,这是不可改变的历史事实。

  而就在玄武门之变结束的这一天晚上,有一个人却是站在了玄武门的正门之前,他看到了这玄武门里一地的尸体,这个人的心里,也是有着极深的感慨的,他的面容冷俊,却还带有着些许的稚气,看他的样子,年纪不大,应该还没有过二十,但是,这个人虽然有着未脱离的孩子一般的稚气,却也有着他这个年纪里不应该有的沧桑,他的身高很高,肤色很白,他并不像是汉族人,他的头发是金色的,左脸有疤,右手的小指是断掉的,他看到了这里一地的尸体的时候,他显得是如此的冷静,他看了看自己的双手,也不禁嘲笑了一下自己,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暗杀者,一个刽子手,死在自己手里的人也是不记其数的,毕竟,杀人王这个名字,可不是白来的,虽然,自己出道的地间并不长,但是,自己杀过多少人,自己早就已经不记得了,也许,他现在唯一还记得是,无论自己走到哪里,哪里就是血雨的世界。

  而当他看到了李建成和李元吉的尸体的时候,他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之后是叹了一口气说:“就算是贵为太子又如何呢?最后,还不是死在了这玄武门的门前,就连你的尸体,也没有人为你收,其实,你本应该是唐朝的新的皇帝,可惜,是你自己没有珍惜这个机会。”而杀人王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是将自己手里的长剑,扔到了这些尸体当中,然后,他便离开了。

  而这一夜,李世民在庆祝自己的成功,但是,在这场庆功宴上,有尉迟恭、有李静、有徐世绩还有很多跟随着李世民打天下的人,但是,却少了秦琼,还少了一个,在李世民身边最强的暗杀者,杀人王,秦琼便不用说了,他并没有参与到玄武门之变当中,也正是因为这样,之后的李世民对秦琼很少重用,而杀人王,在那一刻,却是彻底的离开了,李世民之后,用尽了一生之力,去寻找他,他都避而不见。李世民在宴会开始之后,并没有看到杀人王的时候,他便派人去找,但是,去寻找的人,只找到了杀人王的剑,却在也不见其人,李世民这个时候也只能是无奈的说:“事情真的是这样,战乱一旦结束,你就会离我而去,我根本就不可能一直拥有着你。”

  而之后,李世民带着禁军直入皇宫,逼父李渊退位,李世民登级,史称唐太宗,改国号贞观,而在唐太宗的不断努力之下,他使得一直处战乱的乱世,在短短二十年间,便得到了恢复,同时,还有所发展,这是很难想象的功绩,而李世民治理唐朝的这二十三里面,被称之为贞观之治。

  而就在李世民登级的那一天,杀人王是来到了长安城门之前,这个时候,他是看了一眼自己熟悉的城市,而这个时候的他很清楚,他要离开这里,他想要忘记以前,想要从新开始自己的生活,毕竟,乱世结束了,而自己职业杀手的生涯,也会到此为止,更何况,自己并不想用自己杀人得来的功绩,去得到自己的功成名就,在说了,自己有了,只是刽子手的臭名罢了。

  虽然,他决定了离开,但是,这一刻的他,要去哪里呢?他开始迷茫了,一直以来,他是以杀人为职业的,他杀了多少人,也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而这一刻,他知道自己杀人的日子已经过去了,而他也想要从新的生活,但是,自己要如何生活呢?除了杀人,自己还会做什么呢?他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这个时候的他,也许,只能是走一步算一步了,至于,自己具体要做什么,就只能是看着办了。

  而在这一刻,他终于回头,选择离开长安,离开这个自己一直杀戮的地方,但是,就在他踏上自己人生新旅程的第一步的时候,有一个人是叫住了他,这个人是说:“上官凌峰,请等一下。”

  随着这个声音的到来,上官凌峰停下了脚步,他是说:“这不是欧龙子大师吗?铸剑大师来找我做什么呢?”

  上官凌峰的问话,欧龙子并没有马上回应他,欧龙子是铸剑大师不假,但是,他也是给李世民的暗杀者们专门铸造兵器的人,也就是说,杀人王手中的佩剑,就是来自于欧龙子之后,而欧龙子也是反问上官凌风:“怎么,就这么离开了,你的为人就这么的冷淡,连和朋友说一句在见,也如此的吝啬。”

  而上官凌风听后,也是哈哈大笑,而在笑过之后,他是说:“愿意和我上官凌风交朋友的人,也只有你欧龙子这个疯子一个吧,在这个世界里,没有一个人愿意和杀人之王成为朋友,因为,杀人之王所到之处,带来的只是血雨腥风。”

  欧龙子听后也是哈哈大笑,而在这两个人的笑声当中,完全可以看得出来这两个人的友情,欧龙子也是回应说:“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那样的刽子手的话,你根本就不值得欧龙子结交,为什么,在你和你的继承者怀空之间,我只结交你,那是因为,你和他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如果,你真的只是一个杀人的刽子手的话,你完全可以去皇帝那里领功,过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生活,但是,你却是选择了弃剑归隐,这代表着什么呢?所以,对于你的人品,我是放心的。”

  上官凌峰听后也是无奈的说:“这是我对一个已经逝去的人的承诺而已。”

  欧龙子说:“真的只是这样,在我认识你的时候,你的手指已经断了,英俊的脸上也有了这道疤,当初的你到底发生过什么,我并不知道,不过,我知道的是,以你的实力,不要说一般的人,就算是怀空,他也不能在你的身上留下这样的伤,而在我见到你的时候,你的内心就是封闭的,表面上,你对什么都在乎,但是,在你每一次杀人之后,你的心情是怎样的,别人感觉不到,我又如何感觉不到,你根本就不适合当成一个暗杀者,但是,你却有着杀人之王的名号,这真的是人生当中的莫大的讽刺不是吗?”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名号什么的,对于我来说,根本就无所谓,这个杀人之王,我随时都可以抛之不要,现在,我所想要的,就只是平静的生活,可以无忧无虑的过完我的余生就好。”

  欧龙子听后是马上抛给了上官凌峰一把剑,他是对上官凌风说:“虽然,现在已经有了武器禁令,一般人的家里不可以私藏武器,但是,这个禁令对你,是没有任何用处的,我这个人,不但会铸剑,更会识人,你是一个优秀的剑者,无论走到哪里,你的人生,都离不开剑,拿着它,将来,也许会对你有所帮助,如果有一天,它断了,那你就来找我,我会为你在铸造它的替代品。”

  上官凌风并没有拒绝欧龙子的剑,虽然,自己认为自己在也不用使剑了,但是,他还是收下了,也许,欧龙子说的真的是一点也没有错,自己真的是离不开剑了。上官凌风接下了欧龙子的剑,他拿着剑选择了离开,他并没有在回头,也并没有说再见,但是,他还是离开了,他选择了远行,开始了自己十年的找寻自己的旅行。

  而欧龙子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是说:“看起来,要你放下过去的事情,需要很长的一段时间,不过,这就是你,祝你好运,也希望你早日放下你的过去。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在见面。”

  上官凌风离开长安的第一站,并不是某个郡,而是离长安不远的一个小山村,上官凌风来到了这里之后,他是说:“我有多久没有来过这里了,不记得了,不过,这里发生的事情,我还记得,在这里,有着我不可或缺的回忆,而在这里,也有着一场本不应该出现的血雨腥风。”

  上官凌风在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他是来到了一个烧毁了的废墟的小屋前,这个时候的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小指的断处,他是说:“多少年了,这里,是我最不敢来的地方,并不是因为我的手,而是因为你,因为,我并没有保护好你,让你的生命在这里终结,这是我犯下的不可原谅的错,我不敢去面对。我也不敢来这里看你。我只能把你送给我的丝巾带在身上。”

  上官凌风说完了之后,上官凌风是拿出了自己一直放在身上的丝巾,丝巾是白色的,还有着些许的血渍,上面有着峰和絮两个字,而这丝巾一看,就是女人用的,而从这一点,不难看得出,上官凌风和这个丝巾的主人,那个叫絮的女人,有着一段不为人知的过去,而那一段时间到底发生过什么,没有人知道,也许,那个时候的杀人王,根本就不出名吧,所以,当初到底发生过什么,除了他自己和那个死掉叫絮的女人之外,没有人知道了。

  上官凌峰将丝巾挂在了废墟之上,上官凌风是说:“现在乱世已经结束了,世民兄也已经成了皇弟,虽然,还有着些许的小股作乱势力,但是,这些势力,根本就无法撼动世民兄的帝位,天下已经太平了,在也用不到我这个刽子手了,所以,我也决定了履行和你的承诺,选择归隐,过着普通人的生活,但是,我不知道,现在的我是不是真的可以做得到,所以,我只能是先离开了,我要去寻找一个新的自我,也许,在这一段时间里,我不会在来这里了,所以,我只能在这里和你说一句在见了,兰。”

  上官凌峰说完了这个兰字的时候,他的心里是有着很大的触动的,这更表明了,他和这个絮之间的过去并不一般,也许,两个人是情侣,也许,比这样的关系更深也说不定,看起来,在这个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身上,真的是有着不少的秘密,而这些秘密,他不想与任何人诉说,他选择了自己一个人将这一切都压了下来。

  上官凌峰在和兰说出了再见之后,他是毫不犹豫的离开了,而就在他离开的时候,一个和他同龄的人,就远远的站在上官凌峰的身后,狠狠的瞪着他,似乎想要把上官凌峰杀掉一样,而这种事情说出来也并不奇怪呀,拥有着杀人王这样名号的人,他的身边有着向他寻仇的人,真的是在不为过了,毕竟,这些年来,他杀人无数,杀的人多,他的仇人就会多,所以,有想要杀他的人,根本就在正常不过了。只是,这样的一个高手,完全可以在万军丛中取上将首级的人,对此却是视而不见,这是为什么?难到,他根本就没有发现吗?这根本就不可能,一个杀手的本质,就是通过气息来判定目标对手,找到目标对手,他们就会在一瞬间将对手杀死,不给对手任何反击的机会,这是一个普通的杀手都可以做得到的事情,更不要说,上官凌峰是一个顶尖的杀手,他是根本不可能让敌意的气息盯住自己,或者说,你想要我的人头,我就要先砍下你的人头,我是不会让自己处于一个不利的局面的,但是,这一次,上官凌峰却选择了视而不见,也许,他根本就没有在意过这个人,也许,这其中还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吧。

  而李世民虽然已经当了皇帝,战乱大部分已经平定,但是,并没有完全平定,向当时的蜀地,却并没有完全收服,蜀地易守难攻,李世民在攻打蜀地的时候,却也经历了一翻苦战,同时,他也失去了自己另一个暗杀者,怀空,但是,在这当中,却也有人说,怀空,是被自己人暗杀的。但无论是什么,李世民是彻底的失去了这个得力的臂助。

  而在收服了蜀地的第三个月,欧龙子的铸剑场,突然是出现了一个浑身被火灼伤,却是奇迹般活下来的人,而这样的一个人,也真的是让人感觉到了另一种不可思议,而欧龙子在看到了这个人的时候,也是立时大惊中,毕竟,这样的一个人,浑身九层的肌肤被灼烧,本应该是一个死人的他,却是奇迹般的活了下来,即便是活了下来,他的容貌也已经尽毁,没有人认得出来,这个人到底是谁,欧龙子自然也是如此,他在看到了这个人的时候,他也是立时大惊,他是马上说道:“你是谁?”

  而那个被毁了容的人是说:“都说,最高一级的铸剑师,都有着像人的本事,怎么,欧龙子大师,不知道我是谁吗?”

  而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欧龙子是立时一惊,欧龙子是说:“你是怀空。你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你会变成这个样子?”

  怀空听后是说:“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那要问一问我们现在的好皇帝了,真的没有想到,他和太子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区别,在利用过我们这些人之后,他会立刻选择放弃我们,在这场蜀地之战当中,我变成了这个样子,那并不是别人所为,而是自己人所为,他们不但用卑鄙的手段来暗算我,他们怕我不死,还用火来烧我,不过,他们的算计在一次的失误了,就算是受了这么重的伤,我依然活了下来,既然,他们这么对付我,那就不要怪我来报复他们。”

  欧龙子是说:“我早就对你说过,你应该选择全身而退的,毕竟,我们所做的事情见不得光的,但是,你自己不愿意,你会有今天这个结果,你又愿得了谁呢?”

  怀空听后是说:“我们杀人是为了什么,当然是功成名就了,为什么那些明面上的将士,可以名就,封公、封侯,而我们却什么也没有,我不干心,所以,我需要一把剑,我需要让这个世界在一次乱起来,我要推翻李世民的统治,我要让全世界都知道,他是一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为了求剑,我只能来找你了。”

  欧龙子说:“你不会成功的,因为,你的心里永远都是欲望和征服,而这,让你失去了一个人,最为重要的东西,没有了这样东西,你永远不会成功。”

  怀空听后是也马上说:“我不是来听你的训话的,我来,只是让你给我铸剑的,而你,根本就没有任何拒绝的权利,虽然,我现在变成了这个样子,但是,我依然可以一瞬之间,杀掉你,和你的家人。”

  欧龙子听后是说:“我没有说不帮助你,我只是一个铸剑师,不是杀手,更不是朝廷的大员,我只想自己可以好好的活着,所以,我会给你铸剑的,应该说,我早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的剑,我已经铸好了,炎灵,这把剑最合适你这种从地狱中趴出来的人了,不过,我还是想劝你一句,当你把野心露出来的那一刻起,就会有人出现阻止你,并把你送回地狱的。”欧龙子说完是给了怀空一把剑。

  怀空听后是说:”在这个世界上,我不惧任何人,当然,这也包括我的前辈,虽然,我没有和他正式交过手,但是,他的擎天剑法并没有学全吧,这就是他最大的弱点,和他交手,我是赢多输少。“说完了这句话之后,怀空是拿起了自己的剑,离开了欧龙子的铸剑室。

  而在怀空离开了之后,欧龙子是说:“这件事情,皇帝做的急了,看起来,本应该走向和平的时代,在一次的要终结了,怀空,这个野心极大的野心家,他是根本就不会就此放手的,怀空说的一点也不错,就算是凌峰正面的面对怀空,想要取胜,也是十分困难的,皇上呀皇上,你现在要如何应付这样的一个局面呢?”

  欧龙子是想了整整一夜,而他想了这么久,他也想不出,有谁可以在正面面对怀空而不落下峰的,而除了上官凌风可以正面的予之较量之外,在也没有第二个人可以做得到了,怀空本人,绝对不是一个只懂得杀人的刽子手,凭以前怀空杀人的记录来看,他在做每一件事情,都表现出来了极细的心思,杀人之后,不但可以全身而退,还不会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而一个人杀人容易,不留任何线索却是难了,而怀空就是这样的一个人,他的可怕,就如同是一个幽灵一般,没有人知道他的所在,只要是被他盯上,那个人,是怎么死的,自己都不知道。

  而这一刻的欧龙子,他决定在铸造一把剑,而这一把剑,是他铸造的最后一把剑,在他完成了这把剑的铸造之后,他便病逝了,而这最后的一把剑,他连为其命名,都没有做到,他死的时候,只有三十四岁,一代铸剑大师,就此陨落,而在此之后的几百年里,在没有第二个欧龙子出现,而欧龙子的铸剑之术,也成为了一个传说。

  而这把剑被铸造好了之后,便被送到了皇家道观之中,每日供奉,而也并没有任何人,去打这把剑的主意,而怀空在拿到了欧龙子的炎灵剑之后,也就此消失,不知道所终,很多年以来,在也没有出来过。而太子李建成死后,李建成所建立的黑龙会成员,大部分人都被秘密暗杀,而李世民更不是想让外界知道,唐朝有黑龙会这样的组织,他下令,无论是正史也好,野史也罢,对于黑龙会,必须一字不提,如有违抗,处以车裂之刑,同时,诛三族。

  但是,就是如此,黑龙会的一些好手,在知道了自己的失败之后,选择了逃之妖妖,他们很多人选择了过普通人的生活,还有些人,脱离不了杀的想法,依就在随意的滥杀无辜。但是,无论怎么样,随唐时代的乱世,就此终结,而唐朝,表面上也走向了一个和平稳定的道路。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