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恶之斩左
七彩梦幻2019-01-11 11:426,271

  李靖在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话之后是有些怒火的,李靖是马上说:“你在开什么玩笑,你怎么可以有这样的想法的,你所杀的那些人当中,有哪一个不该死,他们哪一个人不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不择手段的,他们有哪一个人讲的是人性呢?”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那我们呢?我们和他们有什么不同吗?表面上来说,我们成功了,我们已经结束了长久以来的战乱,不过,话说回来,我们做的那些事情,与他们又有着什么区别呢?杀人就是杀人,无论挂上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那也是杀人,这是一个改变不了的事实,我们做的事情,和他们是一样的,只不过,我们都坚信,自己做的事情是对的,我们都相信世民兄,我们相信他们会创造出一个和平的天下来,他做到了,我们也赌正确了,不过,我不是军人,对于杀人,我真的不敢去领这个功,所以,我只能远走他乡了。”

  李靖在听到了上官凌峰的话之后,李靖也是有些无奈,他是说:“你呀,脾气依就是那么的倔强,和以前没有一点点的区别,无论什么都算计的那么的清楚,很多的时候,我真的是很想问一下,你真的有必要算的那么明白吗?我感觉,人生糊涂一些会更好。”

  上官凌峰是说:“很多东西,是可以糊涂一些的,这个没有关系,我赞同你的话,人生如果事事都算的那么清楚,那么,我们活着真的是太累了?不过,有些事情,我们真的可以忘记吧,一些,我们曾经接受过别的恩惠,我们可以就这么忘了吗?”

  李靖在这个时候也听出来了,上官凌峰这一次主动的来找自己,应该是有事情的,而且,这件事情应该是与自己的恩人有关吧,李靖是说:“看起来,你这一次,并不是找老朋友叙旧的,说吧,你来找我有什么事情?”

  “你不是一直打听镶王妃的下落吗?我找到她们母子了,可惜呀,我来的太晚了。”

  听到了这些话的李靖,他立时明白了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他这个时候是说:“她怎么样了?当年,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是她帮助了我,现在的她出了什么事情?”

  “这里的黑帮,你有调查过吗?甪直,她们母子原来一直在甪直,她们在被李密背叛了之后,他们过得一直落魄,落魄到了要依靠当地黑帮的保护来生活,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当我找到她们的时候,镶王妃已经被那个黑帮头子灵性凌幸至死了,只有宇文殇,他现在就在我那里,我会把他带大。”

  李靖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他已经有了极大的怒火了,李靖是一个有恩必抱的人,当他在知道了自己的恩人遭受到了如此的待遇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不会有怒火呢?他这个时候是大喊一声:“来人,我们去甪直。”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拦下了李靖,上官凌峰是对李靖说:“你要对付这些人,我并没有任何的意见,但是,我也想要告诉你,不要大动干戈,这对于你来说,没有任何的好处的,你没有必要为了这些人动用你的军队,这样,你会给人落下口实的。”

  李靖听后是说:“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下面压力,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没错,我就是这个意思,让他们来处理这件事情,名正言顺,至于,他们被抓之后,你要怎么处置他们,那是你的事情了,不过,还是那句话,不要太过分的好。”

  李靖听后是说:“我知道的,以前,这样的事情做得也太多了,红带军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当然记得了,说是必要的牺牲,但是,上百人就这样无故的冤死,经历过这件事情的人,又有几个人能忘记得了呢?当年的他们也是带着热血来帮助我们的。”

  李靖听后是说:“是呀,不过,我们本来也是想要阻止这样的悲剧的,但是,我们谁也没有阻止得了,不 过,我也听说了,现在,就有红带军的幸存在世上,不知道是真是假。我现在也正在调查这件事情呢?”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这个,我到是不清楚,毕竟,这十年来,我在也没有理会过这些事情。”

  李靖是说:“当年的红带军,是全军覆没的,他们是死于火炮之下的,怎么可能会有幸存者呀,我是在想,这件事情是不是有其他的人,在暗中搞事情。“

  上官凌峰是说:”你的意思是,有人想要利用这样的一件事情来做些什么?”

  李靖是说:“这个,我并不是很确定,不过,也不排除这种可能呀,这件事情也不能正面的去调查,既然,你来了,我想把这件事情拜托给你好了。”

  “就知道,找到你,没有什么好事情。”上官凌峰报怨道,之后他又是说:“不过,这件事情,我应下来了,我也不想,有人在把这件事情拿出来,搞出什么事情来。”

  李靖是说:“还是你最靠得住呀,镶王妃的事情,交给我来办吧,让你去把那些黑道的人都杀了,对你来说,他们只会脏了你的手。”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我已经有十年没有杀过人了。我想,我以后也不会在杀人了吧。”

  李靖听后是说:“也只有你可以做到这些吧,一个曾经充满着杀气的人,现在可以做到不杀,那是多么的不容易,我可以理解你,不过,你今天来了,就别离开了,我们两个,好好的叙叙旧。”

  上官凌峰听后是微笑了一下说:“我马上就得离开,你也是,不要在那班朋友面前说见过我,就当我已经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了,我不想在参与到这个黑暗的官场当中来了,那样的话,我真的就永远也无法脱离黑暗了。”说完,上官凌峰便离开了。

  就在这之后的第四天,之前,上官凌峰等人去闯过的那个黑帮,被衙门彻底的查封了,而且,为首的那些人都被抓了起来,还不止如此,这些人后来被判发配,不过,他们在路上全都死于非命。而这件事情,之后,也根本就没有人在提起过,相信,这件事情就是李靖搞出来的,而镶王妃也算是间接的讨回了一个公道吧。

  而宇文殇,在这一段时间里面,就生活在了神谷门里面,而每天,陈希每天都在教宇文殇在练剑,不过,宇文殇根本就看不上陈希的剑法,毕竟,宇文 殇在看到了上官凌峰的剑法之后,他当然是想要和上官凌峰学习剑法了。

  这一天,宇文殇依就是在和陈希两个人练习剑术的基本东西,气息的吐纳和步伐,但是,宇文殇根本就没有心情去和陈希去学习这些,相对的,他到是在这里调皮捣蛋,他每一次遇到上官凌峰的时候,他都会求上官凌峰去教他剑法。

  不过,上官凌峰这个时候已经是下了决心了,自己的一身剑法,他是不会传给任何人的。上官凌峰是说:“很对不起,我并没有打算将我的剑法流传于世的。而你的师父也并不是我,而是陈希。”

  而这些话,是让宇文殇失落而归,陈希看到了,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宇文殇并不知道上官凌峰的真实身分,但是,陈希却是很清楚,她也知道,上官凌峰为什么不想让他的剑法流传下去,因为,上官凌峰之前是一个杀手,而现在的他,根本就不想在杀人了,所以,他也不想让这样的杀人剑法,在流传下去了。陈希心想:“十年过去了,你已经完全的证明了自己了,为什么还是放不下呢?”

  宇文殇心情失落,他是一个人坐在了比武场上,而陈希来到了宇文殇的面前,陈希是对宇文殇说:“你也不要去怨凌峰,他也有着自己的苦衷的,他不想把剑法流传下去,也是有着他的道理的,不过,你想要学习他的剑法,是不是应该先把自己的根基打好呢?”

  宇文殇听到了陈希的话之后,宇文殇也认为陈希的话是有道理的,宇文殇是说:“其实,你的剑法是很好了,不过,你的剑法和上官凌峰的剑法相比,真的是差的太多了。”

  陈希听后是说:“那你就先试试看,我的剑法怎么样?然后在做一个决定呀。”

  宇文殇这个时候也很清楚,上官凌峰是不会教自己剑法的,宇文殇也是说:“好呀,我也想试一试,我会让所有的人都认可我的。”宇文殇说完之后,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是认真的练起剑来,而上官凌峰,当然是当厨子,给这两个人做饭吃了。

  而白天,上官凌峰就在神谷门打打杂,但是,这几天里,一到晚上他就会去打听,有关于红带军的事情,但是,几天下来,上官凌峰也并没有任何的收获,这不禁是让他心里起疑,上官凌峰心想:”这件事情,该不会是有人空穴来风吧。“

  而这一天,上官凌峰在一次是无功而返,这个时候的他,已经开始打算放弃了,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他是发现了有一群人正在打架。上官凌峰便一个人躲在了暗处,看着那些人在打斗。而他们应该是几个小混混打一个人,因为,是几个人将一个人围了起来,只不过,那个被围的人,手里面不知道拿的是什么,一个剑形状的铁吧,这块铁,比他的人都要略高而且,还用白色的麻布包了起来。

  那个被围的人,年纪不大,应该说只是比陈希大了不到五岁而已,他所穿的,也是一身的麻衣,只不过,在他的背后有一个恶字,而几个小混混以为自己已经占先机了,毕竟,自己这里人多,还把他包围起来了,在怎么想,自己也不可能会输吧。

  在这个时候,有一个小混混,已经一拳打向了那个被围的人脸上,被打的人,感觉就像一点事情也没有一样,就站在那里,而看到了这样的一幕,又一个人上前,打了他一拳,那个人是又摇了摇头,他是说:“你们就这么一点点力气吗?打人都没有力气,你们叫什么黑社会呀。”他这个时候是一拳打在刚刚那个人的胸口上,那个人应声倒地,连趴起来的力气也没有。

  为首的小混混这个时候是马上说:“斩左,我们知道你很厉害,这一代的黑道给你扫除了不少,不过,就是因为你太厉害了,所以,才有人出众金,要我把你给杀了,而我们,今天也是有所准备的。”

  斩左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冷笑了一声:“你们想要杀了我,现在的你们,想的太多了,我现在可以告诉你们,你们根本就杀不了我,来到我面前,不过是来找死的而已。”斩左说完,又是一拳打向了另一个人,另一个人在阻挡斩左的拳头,却是被斩左将手腕腕骨打断,从这一点上来看,斩左这个家伙的力量真的是很惊人。至于他扛着的铁,比他的人可能还要重。这样的存在,几个小混混,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他也很轻松的将那几个小混混打倒。

  斩左将对手全都打倒后,选择了离开,这个时候,上官凌峰也是马上跟了过去,上官凌峰跟了过去,也并不是因为别的,而是因为斩左头上的红带,也许,别人不知道这条红带代表着什么,但是,上官凌峰对于这条红带是在清楚不过了,这条红带就是当年红带军的代表头带,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十多年了,已经很少有人知道这条红带的意义了,不过,当年的知情者,是不会忘记这件事情的。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终于是找到了一些线索了,他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放弃呢?所以,上官凌峰是第一时间跟上了斩左,他想在斩左的身上调查出些什么来。

  上官凌峰是一路跟踪,发现了斩左是住在甪直的一个贫民屋里,他的日子也并不好过,不过,看他的样子,他应该是一个经常去找人打架惹祸的家伙。上官凌峰在看到了这些之后,他已经是锁定了这个目标了,之后,只要暗中调查这个人就可以了。

  就在当天晚上,上官凌峰是找到了李靖,上官凌峰是说:“被发配的那些黑帮的人死于非命,是你做的吧。”

  李靖并不否认,上官凌峰是说:“为什么一定要杀死他们呢?那不是太便宜他们了,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比死更为可怕的东西了,而且,你做的也太过了吧。”

  李靖听后也是说:“你来找我,可并不是因为镶王妃的事情吧,应该是还有其他的事情吧。”

  上官凌峰也是点了一下头,上官凌峰是说:“你之前让我调查的红带军的事情,现在已经是有点眉目了。”

  李靖听后是说:“是谁故意想搞些事端吧,毕竟,我一点线索也没有调查到。”

  上官凌峰是摇了援摇头说:“我查到了,这并不是谁想要故意搞事端,而是真的还有红带 军的人活在这个世界上。”

  李靖听后是立时大惊,李靖的心里面很清楚,当年的李世民手里面可不止是有黑甲精骑的,还有就是红带军了,当年的红带军被李元吉算计,使得他们是重了李元吉的圈套,弄的李世民是不得不舍弃了这个军队。如果,这个军队当年一直在李世民的身边的话,太子和李元吉根本就一点机会也没有。

  李靖是说:“真的还有红带军的幸存者,当年,他们可是被李元吉算计,被火炮和乱剑射杀的。怎么可能会有活口呀。”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当年死的都是大人,有没有小孩子呢?我当初可是听说了,红带军的首领,杨楔,可是收养了两个孩子,当年我们可有看到这两个孩子,这些年来,我也一直在寻找着他们,我始终也没有找到他们。”

  李靖听后是立时大喜,他是马上说:“你的意思是说,当年的那两个孩子还在人世。”

  上官凌峰是说:“我不知道,不过,我想我应该找到了一个,另一个是不是还活着,我就不知道了。”

  李靖听后是说:“有一个活着的也是好的,毕竟,我们当年欠他们的太多了。”

  上官凌峰是说:“这件事情,还是交给我一个人去做好了,你们最好是不要插手其中,就算是现在,我们也没有办法给红带军平反,世民兄虽然会怨恨自己当年所犯下的错误,但是,现在已经是皇上的他,是不可能给红带军平反的。”

  李靖听后也是点了一下头,李靖是说:“是呀,他现在是高高在上的圣上了,圣上是不会有错的,要是让圣上知道了这些人的存在,对他们来说,也是一种危险。我现在越来越看不穿你了,你到底是什么,杀人王,政治家,还是其他的什么,你永远可以把一切看得如此的通透,而这一点,我却是根本做不到。”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这个很重要吗?我只是一个人,普通的人,一个在大街上在平常不过的流浪汉,现在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什么,只想这样快乐过完余生,不想在有任何的麻烦。”

  李靖是微笑了一下说:“你不想有麻烦,我看你天生就是麻烦不断,从人手指断掉的那天开始,你哪一天不是在麻烦当中渡过的,就算是十年的流浪,我相信,你也离不开麻烦,因为,你这个人太好认了,谁让你是混血儿了。所以,不知道你的人就算了,知道你的人,没有人你会避开的,今天是我,明天,秦琼也会找上你的,可能,哪天一高兴,魏征也会来找你,最后,还有可能会让皇上亲临。”

  上官凌峰听后是微笑了一下说:“这些人,我还是不见的好,这不是我自己找的麻烦,是你们给我找的麻烦。”

  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些话之后,李靖和上官凌峰两个人均是哈哈大笑。两个人在大笑之后,李靖是说:“我被调回长安了,这里不久之后秦琼会来上任,这个家伙,你是很清楚的,他要找什么人的话,那个人是绝对逃不掉的,他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找你,你要留在这里不想见到他的话,你自己就好自为之吧。”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道:“他要找别人的话,别人也许逃不掉,但是,这一次,他的对手是我,他想要找我的话,就没有那么容易了。”

  李靖听后是说:“他能不能找到你我不知道,我过,如果你现在还是流浪汉的话,你早就离开这里了,我想,你现在是想在苏州安定下来吧。”

  上官凌峰也并不否认,上官凌峰是说:“嗯,也许我在这里找到了一些自己想要的东西吧,这么多年的流浪,我也已经累了,虽然,想和你们这班朋友们见面,但是,我现在还没有完全做好这个心里的准备。”

  李靖是说:“你放不下的不是我们,是你自己曾经的身分,其实,我们每一个手上没有沾血呢?你认为你所杀的那些人是无辜的,那我们呢?我们每天面对的是千军万马,除了那些将领和首领们,那些士兵们,又有哪一个不是无辜的呢?所以,要说手脏的话,我们的手,比你的手要脏的多。”

  上官凌峰也是点了一下头,他是说:“是呀,一将功成万骨骷,这是万古不变的道理,一个人的名利成就,都是建立在这垒垒白骨之上呀。”

  李靖是说:“所以拉,你的那些事情又算得了什么呢?你根本就没有必要去自责些什么,这么多年的流浪,你难到就没有去过被杀者的家属那里吗?他们是怎么说的。”

  上官凌峰是说:“去过,不过,他们选择了放过我,但是,他们却是给了我一个很重的罪名,他们说,他们是不会原谅我的,我明白他们的想法,如果是我的话,我也会这么做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