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自由政治
七彩梦幻2019-01-15 09:446,283

  上官凌峰并没有在理会秦琼,他是把宇文殇和陈希两个人叫到了自己的身边来,上官凌峰是说:“你喜欢随时可以来,不过,现在,我们还有事情,就不奉陪了。”

  陈希来到了上官凌峰的身边,这个时候的陈希,她是轻轻的将自己的脸放到了上官凌峰的胸前,她这个时候是心想:“传说中的杀人王,他为什么会选择成为一个流浪汉,现在,我终于有一点明白了,现在的他,也许只是想以一个自由人的身分,用自己手里的剑,来保护着普通的老百姓,保护弱小的人们,现在的他,只是在为应该保护的人而出剑,他不在是一个杀人者了。”

  就在这之后,秦琼是重罚了华服卫队的所有人,当然,这也包括受了伤的华服卫队的首领,他们犯错少的,被重打五十军棍,重的,除了要挨打之外,还要受到其他的刑罚,有些,还要受到牢狱之灾,而有关于华服卫队的事情,也就此告一段落了。

  不过,在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苏州一代,也是恢复了平静,而秦琼,他也是用铁碗手段,很快的便将苏州一代归为自己的管制,上至政府,下到一些黑道的首领,都会给这样的一个人一点点的面子。当然,还是有一些例外的存在的,比如说,那个名号为斩左的存在,他似乎是对这些十分的看不惯,有时间的话,他还会进行一些小破坏。

  不过,另人意外的是,秦琼居然会放纵这个人的行为,不紧紧对于这个人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而是对这个人的行为根本就是看也不看一眼,可以说,秦琼就是随这个人去了,这个斩左,他想怎么样就怎么了,秦琼就像是知道这个斩左的身分一样,或许,是秦琼发现了,上官凌峰一直在盯着这个斩左吧,上官凌峰都可以这样放任这个人,自己那边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

  不过,这一天的晚上,斩左又是和几个人打了起来,不过,这几个人根本就打不过斩左,只是几拳而已,这些人便被斩左全部打倒在地,而且是口吐鲜血的,而这个时候,已经有一个人求饶了,他是说:“请住手吧,我们根本就不是你的对手,你太强大了,请你放过我们。”

  斩左是摇了摇头:“就算是你不求我,我也不打算在打下去了,你们太弱小了,和你们一起打,真的是太没有意思了,我还没有出力,你们就已经倒下了,如果,是和你们全力交手的话,那我不是太欺负你们了,对于我这个打架的专家来说,我是不会这么做的,你们可以走了。”

  听到了斩左的话之后,那几个人是马上离开了。而这个时候,斩左并没有发现,有人在盯着自己,而且,不止上官凌峰一个人,还有一个人,也盯上了自己。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孙惧。

  原来,孙惧在说出来了上官凌峰的下落的时候,便被秦琼给放了,秦琼很清楚,这样一个人,就算多留在牢房里,也只是浪费粮食吧,而且,这个人虽然犯罪,但是,又不能杀,简直就是一个鸡肋一样,留在这里也是多余,在加上他的左手又断掉了,就算是放了出去,他也不能干什么了,所以,秦琼就把孙惧给放了,由着他自生自灭。

  孙惧在出狱之后,他当然是极不甘心了,他想要报仇,毕竟,自己的左手是被上官凌峰给砍断的,他又怎么可能就此算了,但是,现在的孙惧,根本不可能自己去找上官凌峰报仇,自己的左手被砍断,右手被废掉了,所以,这个时候他只能是假手于人了,他想要找一个高手,将上官凌峰给杀死,而这个时候的他,正好有看到斩左,所以,他想要利用这个人,帮助自己,除掉上官凌峰。

  不过,这几天里,他并没有主动的和斩左两个人接触,而是暗中的在盯着斩左,因为,他想看一看,斩左的实力到底是怎么样的,就现在来看,孙惧发现,他根本就不可能胜得过上官凌峰,只是,他刚刚听到,斩左说,这些人根本就不佩让他出尽全力,这个时候的他,决定在盯斩左一段时间。

  晚上的上官凌峰是在盯着斩左,但是,白天的他,依就在神谷门里面打杂,做一些家务事,不过,这一段时间的宇文殇,练剑,比起以来要更勤快了,也更用心了,因为,他在经历了上一次华服卫队的事情之后,他明白了自己是因为什么而挥剑的,而且,他更知道,自己现在的实力不足,更是要多多练习,多多学习才是,他现在要学习的,不止是剑法,还有剑法中的道理。

  宇文殇用心的学,陈希也是用心的教,就在这一教一学的过程当中,这两个人的剑法,也在不断的成长着,两个人对于剑法,也都有着自己的天分,他们两个在这个时候,已经找出了自己剑法当中的不足,例如,现在的陈希十分的清楚,自己的对敌经验不足,所以,她经常会要求和宇文殇两个人进行对练,有很多的时候,她也会向上官凌峰寻问,自己对敌时候的招式的错误,对于陈然剑法上的错误,上官凌峰也愿意帮且陈希进行解答,而这样一来,陈希的剑法的不足的地方,便有了很大的改进,而这些,陈希自己还并不知道。

  宇文殇就更不用说了,他虽然现在只是一个剑法的初学者,不过,这却是给了他更多的想像的空间,在加上陈希用心的教,他用心的学,和他的一点点小小的创新,就有了他自己独树一帜的剑法了,不止是有陈希神谷门的剑法,之前,他看到上官凌峰使出的剑招,他在练习之后,他多少可以看出一些门道来,而这些,足够说明了这个孩子学习剑法的天分了。

  不过,这个时候,也已经到了吃午饭的时候了,上官凌峰看到了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的对练也已经结束了,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他是说:“现在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我去做午餐给你们吃。”

  不得不说的是,这一段时间以来,陈希他们可并没有吃什么好东西,毕竟,现在的陈希一家人和以前不同了,现在,神谷门可是连一个学生也没有了,所有的生活开资都是依靠自己家里的田租,也就是说,现在,他们的生活还是比较拮据的,而人口现在又多了几个,日子当然不是很好过了。

  宇文殇这个时候是说:“凌峰,我们今天吃些什么?”

  上官凌峰是说:“我想想呀,腌制的茄子现在可以吃了,还有一些野菜,在也就没有什么了,毕竟,我们家里的开销也用的差不多了,就只能这样了。”

  宇文殇听后是有些无奈,腌制的茄子,说起来,这并不好吃,有些太咸,如果,不猛吃干粮的话,根本不可能吃得下,那野菜就更不用说了,入口甘苦,虽后,会有感觉到一些清香味,但是,入口的那股苦味,小孩子是根本就不可能吃得下的。

  宇文殇听后是说:“我们就不能吃一点好东西吗?在这里成天吃一些野菜呀,茄子呀,我真的是有些受够了,我们是不是偶尔也去吃一些好吃的。”

  听到了宇文殇这个时候的抱怨,上官凌峰和陈希两个人都是十分的无奈,但是,就在这个时候,秦琼的到来,是改变了这一切,秦琼来到了这里是说:“你们想吃什么就吃些什么,没有关系的,把所有的账都计到我的头上好了。”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这不太好吧,都记在你的头上,你不也用的政府的钱吗?这算不算是贪污公款呀。”

  秦琼说:“皇上已经知道你的所在了,他知道你不会在见他了,所以,他也尊重你的意见,但是,有一点你是不可以回绝的,你可以不见他,但是,你不可以不认他这个朋友,不管他现在站在了多高人位置上,他可是一直把你当成了最好的朋友,所以,这是唯一可以为你做的事情,就是尽可能的让你的生活过得好一些。”

  上官凌峰是说:“谢谢皇上对我的关心,十年了,他还记得我这个闲人,有时间的话,带我给他问个好吧。”

  秦琼是说:“现在,哪里有那么容易呀,在这里上任了之后,我一年也只能和皇上见一面了,在说了,我并没有参加玄武门的战役,皇上对我也并不待见,我现在一般的时候,也只是担当一个闲职罢了。”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你这么说,可是有点过了,皇上还是十分的倚重你的,现在,他把你放在这里,他应该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在怎么说,以前的你就是和李靖一样,是他最倚重的人。”

  秦琼是说:“也许吧,不过,今天来这里,你可要请客呀。”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你送了这么大的一分礼给我,请你一餐饭又如何呢?走吧,我们去聚风斋吃吧。”

  秦琼到是无所谓的,可是当宇文殇听到了要去聚风斋的时候,他可是雀跃起来了。他是说:“去聚风斋,太好了,终于可以吃一些好东西了,来到了这里,每天都是吃茄子野菜,我真的是有些够了。”

  上官凌峰等人来到了聚风斋之后,阿妙嫂依就是安排了上官凌峰一行人一直以来坐的位置,只不过,这一次有些不同,在这个味置对面的桌子上是有三个人在喝酒,而且,看样子,他们是喝得有些过了,而在旁边,斩左就坐在那里,而斩左这个时候是完全可以感觉到秦琼这样的高手的气息,而这样的气息是让斩左冷静了下来,而相对于上官凌峰的气息,这个时候的斩左,却并没有感觉到。

  上官凌峰等人是点了几样这里的拿手菜,然后,他们便边吃边聊了起来,上官凌峰本以为,自己在面对自己以前的这些老朋友的时候,他会很拘谨,但是,他一点也没有想到,自己原来依就是可以从容的面对他们的,而且,自己依就可以像以前一样,和他们谈笑风生,虽然,现在自己和他们的地位已经完全的不同了,但是,这却并没有使得他们的友情变得更远。

  就在他们边吃边聊的过程当中,对面的那些人,也在谈一些有关于政治上面的事情,而这三个人当中的一个人是 说:“现在,虽然说是贞观政府了,我们也进入到了和平的时代了,只是,这和平到底是真还是假,表面上看,平平静静的街道上,却永远是有着我们不可预知的危机,还有呀,每天说什么民主,更多的普通百姓可以得到更多机会,我们这些人也可以去做官,但是,那些真正掌权的人,不还是那几个人吗?”

  “是呀,最可恨的就是那个魏征了,以为自己是中书令就有什么了不起的,认为自己就是天,其实,最该死的人就是他,听说,钟馗的事情就是他引起来的。”

  “是呀,是呀,还有那些武将,秦琼呀,程咬金呀,他们的年纪也都不小了,也应该把机会让给年轻人了。不应该自己在罢着权位了。”

  这些人在说这些的时候,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秦琼就坐在他们的身边,秦琼到是并没有理会这些喝得略多的人,上官凌峰也是微笑了一下说:“他们呀,都是一些贞观时期,强调自由的一些想要取得一些名利的人吧,他们也是自由民权的代表吧只可惜,他们有些不得志罢了。”

  秦琼也是摇了摇头说:“就他们现在的表现,在过多久,他们也得不到名利吧。自由民权,这个名字到是很好,只可惜,他们所用的方法有些不对。”秦琼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是微笑了一下。

  上官凌峰对此也表示赞同,不过,这里也有人根本就不想理会政治的,那就是宇文殇和陈希两个人,他们对于这结人所谈论的话题,是没有任何的兴趣,这个时候的他们,目的也只有一个,那就是开吃,他们的吃像,真的是让人看了大开眼界,如饿鬼脱生一般。

  这个时候,对面桌上的三个醉鬼们,他们是越说越激动,声音也是越来越大,最后,有一个人是将酒碗扔了出去,正好是向上官凌峰这里砸了过来,而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感觉到了有些不对,自己是避不开这酒碗的,并不是因为这酒碗飞行轨迹有多快,而是自己避开这酒碗的话,那陈希的脸很有可能就毁容了。所以,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只能是硬着头皮,拿自己的后脑当成了盾牌挨了这一下。

  就在上官凌峰动用了自己的气息的时候,在一旁的斩左也已经感觉到了,这一次,斩左感觉到的,不止是强大,更是一种压力,是一种从未有过的压力,这种压力压得自己很难透出气来,这是自己打架打了这么多年,从来都没有感觉到过的气息,而这个时候的他,他的心里面也只有两个字,可怕,斩左感觉到了可怕,但是,他这个时候却并没有畏惧,或许,他就是想要等待这样的一个人,这样的一个对手,因为,只有这样的人,才可以和自己一拼高下吧。

  就在斩左想这些的时候,酒碗已经打在了上官凌峰的头上,上官凌峰更是一声的惨叫。这个时候,上官凌峰也全都停下了筷子,陈希是第一时间来到了上官凌峰的面前,她是马上用手扶住了上官凌峰,并关切的问道:“凌峰,你没有事儿吧,他们真的是太过分了。”

  秦琼这个时候的脸上也有了怒火,他已经打算要教训一下这些没有功名,还强调自由民权的人了,这样的人,如果在不管一管的话,那还了得。

  宇文殇只是一个小孩子,他这个时候可并没有想太多的事情,他是不允许任何人伤害到上官凌峰的,所以,他是第一个来到了那三个人的面前,他是说:“你们谁扔的酒碗,现在就给我道歉。”

  那三个人看到了是一个小孩子来到了自己的身边,他们根本就不加以理会,他们依就在谈论着自己的政治理念,宇文殇见对方并不理会自己,宇文殇怒火更大了,宇文殇是抓起了一个人的衣服是说:“我说了,我要你们上前去道歉,你们还在这里墨迹什么?”

  那个被宇文殇抓着衣领的人,他是根本不允许有小孩子这么对他不敬的,他是甩开了宇文殇说:“你个小孩子,我们在谈论着自由政权的事情,你来这里凑什么热闹,还不上一边去。”

  宇文殇听后是说:“我管你什么自由政治不自由政治的,你们的酒碗砸到了人,我现在就是要你们去道歉。”

  那个人听到了之后,本就酒醉三旬的他,在加上自己的怒火,他是一把将宇文殇推开,他是说:“我们在研究大事,你个小孩子知道什么,上一边去,别来找打就是了。”

  宇文殇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他是立时大怒,他本想上前和他们大打一场的,但是,这个时候,却是有人先动手了,斩左这个时候是来到了这三个人的面前,他是说:“还什么自由民主呢?就你们所做的事情,你们有什么脸去谈论这些,不过是一些喝醉了的狗,在这里乱叫罢了,听着,都让人觉得十分的可笑。”

  这样的一些话,真的是把这三个人彻底的激怒了,他们三个人有一个人是说:“你是什么人,居然敢这么说我们,我们可是自由民主人员,你算老几呀。”

  斩左听后是说:“什么自由民主人员,不过是一些连秀才都不是的书生,你们有什么资格在这里评论政治的好坏,虽然,我也并不喜欢这个时代,但是,我不会像你们一样,在这里汪汪的乱叫。”

  那三个人在听到了斩左的话之后是有一个人是说:“你以为自己是什么,你是不是想要打架呀?”

  斩左听后是说:“好呀,我好长时间没有打加了,现在,手还正有些痒呢?我还真的想找个人打一场架,因为,我的职业就是打架,我是打架的专家。”

  “不知死活的东西,打就打,看我不把你打的满地找牙。”基中的一个人是说。

  斩左是微笑了一下,面对打架,他可是从来都没有怕过的,斩左是说:“这里是人家做生意的地方,在这里打架,不止是打坏了人家的东西不好,还有就是会影响人家的生意,毕竟,人家是指着这个小店为生的,这样做不太好,你们想要打架的话,就和我一起到门外去,别影响了人家的生意。”

  阿妙嫂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当她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她也是说:“你们已经影响了我的生意了。”就在这些人有了口角的时候,已经有客人结账离开了。

  陈希这个时候也是对阿妙嫂说:“真的是 很对不 起,因为这么一点点的事情,就让你的小店变得冷清了。”

  阿妙嫂听后是说:“也没有什么,这三个人是这里的常客了,不过,他们每一次来,都会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也许,他们多年以来的不得志,使得他们的心里有所变化了,每天以酒来麻醉自己。说起来,他们也算是可怜人,只不过,他们每一次来,都会给我带来这样的麻烦,我真的是有些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了。”

  上官凌峰是说:“他们在经过这一次的事情之后,相信,也会有所改变的吧,也许,以后,他们不会在来这里闹事了,说起来,一直没有功名,也是要从他们自己的身上找些原因的。”

  宇文殇是说:“他们已经去外面打架去了,我们也去看一看吧,我还真的是有点为那个男的担心,在怎么说,他是一个打三个,而且,那三个人喝得还都有些醉。”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这样呀,宇文殇既然有这样的担心,那么,我们现在就去看看吧,结果到底是什么样子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