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孙惧到来
七彩梦幻2019-01-16 10:006,242

  上官凌峰一行人这个时候也已经来到了门口,而在这个时候,聚风斋这里已经是围了很多人,看起来,只要是有斩左出现的地方,这里的人就不会少,而那三个醉鬼就站在斩左的对面,他们这个时候,真的是想和斩左打上一场,只可惜呀,他们是找错了对手了。

  斩左这个时候是说:“我这个人,不喜欢打一些没有力气的书生,你们还是先打我一拳,我还是先看一看你们的力量之后,我在决定要用多少的力道来对付你们。”

  至于,那三个醉鬼,在听到了斩左这样的话的时候,他们的怒火是更大了,毕竟,从斩左的话当中,完全可以听出来,斩左根本就没有把这三个人放在眼里面,随便他们打一拳,还试一试力道,他以为自己是谁呀。

  不过,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心想:“斩左,斩左,斩,这个世界上有这个姓吗?还是说他故意隐藏了什么呢?不过,不管怎么样,还是先看下去吧,现在,也是时候该和他正面打交道的时候了。”

  此时,其中的一个醉鬼是马上说道:“好呀,既然你这么的自大,那么,我现在就要让你明白,自大是要支付出什么样的代价的。”说完,他这个时候是来到了斩左的面前,他是一拳打了过去,不过,在他的拳头上,应该还有一些其他的东西,那是一个可以套在手指上,像钢钉一样的东西,这也可以说是暗气的一种吧。而从这一点上来看,他们也不完全都是书生,对于打架和动武的事情,他们也是了解一些的,不过,暗器这种东西,从来都不会给使用者带去一个好的名声,在加上,他们使用暗气的手段,真的是太差了,就连宇文殇可以看得出来。

  宇文殇在看到了那个醉鬼手持暗器一拳挥出的时候,宇文殇是说:“他们好卑鄙呀,居然还用暗器。”

  面对宇文殇的话的时候,旁边的醉鬼却是说:“暗器本来就是武器,当然可以使用了。”

  上官凌峰此刻却是微笑了一下说:“就算是用暗器又怎么样呢?暗器用好了,是一种杀人的手段,但是,暗器要是用不好的话,那无疑于自杀,而这个家伙,他根本就不明白暗器是如何使用的,他的做法,根本就伤不到任何的人。”

  事实还真的是和上官凌峰说的一样,那个拿着暗器一拳挥出的人,在自己的暗器打在了斩左的脸上的时候,斩左丝毫没有动,他是结结实实的挨了这一下,但同时,他也没任何受伤的感觉,好像对手的这一拳,根本就没有使用在自己的身上一样。

  但是,斩左的对手可就并不那么的好过了,这个时侯那个家伙是一声惨叫,他套着暗器的手指看样子也是断了,这也就是他作弊所支付出的代价吧,可能,就算是他自己也并没有想到,自己会支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来吧,这一次,他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斩左看到了那醉鬼惨痛的模样,斩左也是冷笑了一声,但是,斩左对这个人,可是没有半点同情的意思,他是不屑的看了那个人一眼,他心想:“就这样的人,还想得到功名,真的是很可笑。”斩左是说:“使用了暗器,居然还落得了这副模样,我 都不知道应该怎么下手打你们了,你们真的是太弱小了,这样好了,我就用一根手指和你们打好了,你们也不配在让我使出多大的力气来了。”

  斩左说出来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左手是伸出了一根手指,然后,斩左是狠狠的用这根手指蹭了一下对方的额头,对方立时便感觉到了额头吃痛,然后,斩左是轻轻一推,对方便倒在了地上,斩左是说:“真的是弱不禁风。”

  这个时候,又有一个人,是想要拔出自己的剑,砍向斩左,斩左也发现了这一点,他正等着对手向自己砍过来,但是,在这个时候,有一个人是更快的将那个醉鬼拦了下来,而这个人,就是上官凌峰,上官凌峰是一个杀手不假,但是,他同时也是一个剑士,而上官凌峰以前杀人,他从来都不会用这样的手段,他认为,这是对自己的剑的侮辱,所以,这一点,他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上官凌峰是用自己的剑柄顶在了对方的后背上,而只要对手有动作,那他的身后就要遭殃了,上官凌峰是说:“最好收起你的剑,你这么做,根本就是对剑的一种侮辱。”

  那个人这个时候,明显可以感觉到上官凌峰的剑器有多么的可怕,那根本就不是自己可以应付的,他这个时候哪里还敢在出剑呀?他是收回了自己的剑。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又说:“你们所提倡的自由也好,民主也罢,这都是很好的事情,也许,将来有一天,你们所提倡的这些,真的会被采纳,不过,在那之前,你们是不是先看一看自己的行为,没事儿一天喝得烂罪,做事情又做的如此的下作,就凭你们现在这个样子,就算是你们有在好的才华又怎么样?想要做大事的话,你首先要做的就是提高自己的涵养,就你们这个样子,身边的一点小事儿都做不好,还做什么惊天大事儿,现在,你们立刻结账滚蛋。”

  那三个人这个时候还敢说些什么呢?他们只能是结账后走人。

  斩左看了一眼离开的三个醉鬼,又看了一眼上官凌峰和秦琼,秦琼,斩左并没有理会,因为,他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秦琼是官场上的人,而自己,根本就不想和官场上的人打交道,反到是上官凌峰,这个人,斩左到是非常的在意,斩左来到了上官凌峰面前说:“你可是一个高手呀,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一架。”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说:“你看错了吧,我哪里是什么高手呀,刚刚,我可是被整的好惨呀,现在头上还一个包呢?”

  斩左是说:“你也不要在外行人面前说这些了,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人心里清楚,之前,我就感觉到了你的气息了,如果,你不是用头当盾,挡下来那酒碗的话,那你身边的这个小姑娘,她的脸就真的成花猫了,如果划伤划的深的话,这个小姑娘就会毁容的,你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你才没有动,挡下了这酒碗不是吗?”

  别人听到了这些,到也是并没有在意什么,陈希听到了这些的时候,可以说,她是心花怒放的,而陈希自己可能还不知道,这个时候的她,虽然只是情窦初开的年纪,但是,她的内心,却已经对上官凌峰有了很深的好感了,她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发现自己,在这个时候她已经不知不觉的愿意和上官凌风走在了一眼,也不知不觉的愿意把自己的心事和上官凌峰说,更是不知不觉的在为上官凌峰担心,偶尔,自己还会依服在上官凌峰的怀里面,而这都是她已经喜欢上了上官凌峰的表现。而当她听到了斩左说出来的这些的时候,陈希是相信斩左的话的,上官凌峰是什么人物,陈希自己心里清楚的很。

  上官凌峰听到了这些是说:“你感觉错了吧,我就是一个普通的人,我手里的剑不过是一个摆设而已,我不会和任何人打架的,因为,我真的是不擅长这个。”

  斩左听后是说:“事实到底是怎么样的,你我心里都很清楚,你现在不打也没有关系,我还会在找上门的,我一定要和你好好的打上一架,因为,我很久没有打到像你这样的对手了,我是一个专门打架的人,你也可以叫我为打架的专家,我这个人是有架必打的,只要是我认定了的对手,我是一定要和他打上一场的。”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可惜,我并不是你的对手,如果你是来我这里找我聊天的,那我会很欢迎的,打架,就算了吧,如果,你执意要打的话,那我也就只好认输了。”

  斩左听后是说:“算了,看起来,你今天是不会和我打的了,我还是先回去了,不过,你也在考虑一下,和我痛快的打一场,这样的话,我也就不会在来烦你了,而你也可以完全过回你想要的生活。”

  上官凌峰是说:“我说过了,我认输呀,我不可能和你打的,死心吧。”

  斩左并没有理会上官凌峰,他这个时候是一个人离开了,不过,看斩左的眼神,斩左应该是不会轻易的放过上官凌峰的,他还是会来找上官凌峰来打架的。

  而就在这个时候,阿妙嫂也走了出来,阿妙嫂是说:“那个家伙就这么走了,他还没有付账呢?”

  众人听到了阿妙嫂的这一句话的时候,他们差点没有晕过去,宇文殇更是直接说:“开什么玩笑,这个家伙居然吃霸王餐,这个家伙和刚刚那三个醉鬼又有什么区别呀,真是的。”

  上官凌峰是看着斩左离开的背影的时候,上官凌峰是心想:“和这个家伙的这一仗,早晚是会打起来的,这个斩左以前应该是红带军收养的孩子,当年的红带军全军覆没,除了那两个孩子,根本不可能有其他的幸存者,而看他的样子,他并不是什么事情都不知道的,相信,他在知道了我的身分之后,一定会来和我较量的,到时候,我要怎么应对他呢?”

  秦琼这个时候也是说:“我想,我也应该离开了,毕竟,我不能离开军营太久的。”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是点了点头。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依就是在盯着这个斩左,宇文殇对此却是感觉到了疑惑,为什么这个斩左的衣服后背上有一个恶字呢?宇文殇也是问出了这样的一个问题。

  上官凌峰不能在这个时候说出斩左的身分来,上官凌峰是说:“也许,他以前和你一样,经历过什么吧,所以,他才会在衣服上挂着一个恶字,不过,这些事情谁又猜得准呢?”

  宇文殇听后也是说:“说的是呀,也许这个家伙真的是有什么事情,不过,我们又怎么可能知道那么多呢?还是不要理会别人了,我们也应该回去了,下午,还有好多的功课要做呢。”

  就在斩左离开的同时,有一个人是暗中盯上了斩左,而这个人也不是别人,正是孙惧,之前在聚风斋里的内乱,孙惧也是有看到的,而这个时候的孙 惧,他相信,这个斩左是一个完全有实力可以和上官凌峰进行比拼的人。

  其实,孙惧个人根本就不了解上官凌峰,上官凌峰是擎天剑派的人,这个门派很特别,他的特别之处就是,这个门派只有师父和徒弟两个人,而师父教徒弟剑法也和其他的门派有着极大的不同,这个剑派并不是很注重招式,相反的,他们十分注重实战,所以,在师父教会了徒弟招式之后,更多的是师徒之间的对战,以增加徒弟的实战能力。

  最后,徒弟是要用擎天剑派最强的武学,擎天一剑,破去师父的冥十一斩,这样,擎天剑派的徒弟才算是真正的出徒,而上官凌峰,他一直在擎天剑派学习剑法,这也是不例外的,但是,上官凌峰生于乱世,同样的,因为他是混血儿,在当时,他是受歧视的,童年的经历,让他想要在乱世当中创立基业,他想要用自己的剑保护弱者,所以,在他十四岁的那一年,他私自逃离了擎天剑派,下山帮助李世民,成为了李世民手里最强的暗杀者,而也正是因为这样,上官凌峰并没有学到擎天剑派里的冥十一斩和擎天一剑这两种招式,而这也就是当年怀空说出自己并不惧怕上官凌峰的原因。

  不过,就算是上官凌峰并没有学过擎天剑派最后的两招,但是,上官凌峰这么多年来,压制着自己的剑气,因为,他不想在杀人了,所以,他在面对孙惧的时候,他连自己十分之一的实力也没有使用出来,而到目前为止,也并没有一个人,可以让上官凌风出一次真正擎天剑派的招式,他只是用劈、砍、撩、刺、点、这样的基本招式和自己的力道、速度来攻击对手,砍下孙惧的手也是这样的。

  孙惧,他却很自以为是的认为,当时自己是断了手,但是,上官凌峰也会出尽全力,所以,他自然而然的认为,以斩左的能力,对付上官凌峰,根本是不成问题的。所以,这个时候的斩左,他当然要盯住了这个可以给自己报仇的人了。

  孙惧这个时候是盯着斩左,调查出来了斩左的所在,而同时,他也开始了对斩左的调查,他想要知道斩左的身分,他是不是和上官凌峰有仇,孙惧这个人,看似并没有什么大能耐,但是,他的朋友到是也有不少,当孙惧说要调查出斩左的身分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开始帮助孙惧调查斩左了,而这些人的效率还算是很快,短短五天的时间,他们就调查出来,斩左是当年红带军的一员。而红带军的事情,孙惧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孙惧这个时候是认为,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孙惧是说:“红带军吗?真是太好了,当年,他们就是李唐政府暗算弄的全军覆没的,这个家伙居然是红带军的幸存者,相信,他一定会恨死杀人王了,让他去对付杀人王,那真的是在好不过了。我现在就去和斩左谈这件事情,我到是想要看一看,斩左在知道了杀人王在这里的时候,他有什么打算。”

  当天的晚上,孙惧是来到了斩左这里,就当孙 惧到了门前的时候,斩左便已经感觉到了有人来打扰自己了,斩左是说:“你这么晚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吗?想要和我打架,那我可是高兴的很,这几天来,别说找打架的对手了,就算是想要找一个打架的人,都很困难呀。”

  孙惧这个时候是开门走了进来,孙惧是对斩左说:“那是因为你真的是太厉害了,在这个地方,想要打赢你的人是不少,但是,真可可以成为你对手的人,到是没有太多。”

  斩左是说:“是吗?我看,你的实力也很不错,你应该可以当成我的对手,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和我打上一架。”

  “别开玩笑了,我现在的这个样子,要怎么和你打呀?”孙惧说完了这句话,他是抬起了自己的左腕,孙惧是又说:“我的手腕已经断了,我不可能在和别人打架了。”

  斩左是说:“你的实力不错,怎么可能会被人斩断手腕的,看起来,这里还有着我所不知道的对手。可以砍断你手腕的人,那他绝对可以成为我斩左的对手。”

  孙惧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也是冷笑了一声,因为,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目的已经是达成了,现在,自己只需要一步、一步的将斩左引进自己的圈套里,让斩左给自己当枪使就可以了。孙惧说:“我以前是一个用剑的人,我的左手剑也算是小有名气的,但是,就在前不久,有一个人突然出现,他什么也没有说,就把我的手腕给砍了下来,现在,我已经没有能力报仇了,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打倒这个家伙。”

  斩左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的脸上立时有了怒容,斩左是说:“你当我是什么,乱世时期,黑龙会的杀手吗?告诉你,我不会帮你去做这样的事情的,你的手被人砍了下来,证明你技不如人,这没有什么可说的,至于,那个把你的手给砍下来的人,他的确是可以成为我的对手,不过,我也只是和他打上一场,我并没有想要伤人,或者杀人的意思。”

  孙惧早就想到了,斩左会说出来这样的话来,所以,孙惧也是有了后招,孙惧是说:“知道,砍断了我手腕的人是谁吗?他就是现今皇上登级前的第一杀手,被人称为杀人王的人,也是贞观之治的头号功臣,现在的你,是不是有所心动了呢?你可不要忘记了,你是红带军的幸存者,当年的唐朝政府是如何对待红带军的,你应该更清楚,这样的一个人,你难到不会对付他吗?”

  斩左的心里很清楚,对方可以这样找到自己,那他一定是有备而来的,只是,就连斩左自己也没有想到,对方准备的是如此的详细,就连自己的出身,他都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了,而一般人在知道了自己的情况的时候,都会躲自己躲的远远的,生怕自己会连累他们,不过,这个孙惧,到是根本不在乎这一点,而这也让斩左对孙惧有所怀疑。

  虽然,斩左并没有直接有接触过杀人王,但是,他对于这个人的行事作风,还是知道一些的,杀人王,虽然只是一个杀手,不过,他从不杀不该杀之人,而且,他更不会无缘无故的斩下一个 人的手腕,而这个时候,斩左在看孙惧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看得出,孙惧眼光的诡异,而这也让斩左更加的相信自己的判断,斩左的心里很清楚,眼前的这个人,不得不防。

  不过,就算是斩左要防备着孙惧,也不代表着自己不会去找上官凌峰的麻烦,而这正如孙惧所说的那样,自己是红带军的幸存者,当年,自己所在的军队被灌以假军官的罪名,红带军上百号人,被全部消灭掉,这也是一个事实,虽然,当时消灭红带军的人是李元吉,但是,自己一直帮助的李世民却是袖手旁观,所以,李世民也是杀害红带军的罪人之一,他的手下们更是一样,当然,这也包括了杀人王在内,所以,斩左是不会放过这样的一个机会的。

  斩左这个时候是对孙惧说:“你不用激我,这件事情我知道应该怎么处理,不过,在处理这件事情之前,我也先警告你,这是我自己的事情,你可不要参与到其中,如果,我发现你参与进来的话,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