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秦琼到来
七彩梦幻2019-01-12 10:216,226

  李靖是说:“你自己都这么说了,那你还在意这些做什么呢?其实,这些事情,最放不下的人是你。”

  上官凌峰是说:“你这么说也没有错,也许,真的只是我自己没有放下吧。”

  上官凌峰和李靖两个人是喝酒聊天聊了一晚,在这之后的第四天,李靖离开了苏州,而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一直在盯着斩左,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真的是很想知道,这个斩左到底是不是当年杨楔收养下来的两个孩子之一,而这个时候的他,又不能正面的去调查这件事情,更不能利用这红带军这个身分去正面的与这个人接触,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红带军的幸存者,那么,他对于自己的敌视绝对不会轻,所以,自己只能是暗中的去调查这件事情。

  就在上官凌峰调查这件事情的同时,秦琼已经来到了苏州了,他是来接替李靖,作苏州镇守的大将军的,当年,秦琼并没有参与到玄武门之变当中去,在那之后,秦琼也只有将军的头衔,而在无实权了,李世民登级后,他就在也没有用秦琼打过仗,只是,哪里有了空缺,他就派秦琼去哪里镇守而已,而这一次,李世民召李靖回京,是为了稳定一下与突厥的关系,让李靖去边境去阵守一段时间,李靖一离开,苏州这里就少了一个阵守的将军,李世民就把秦琼派到了这里来了。

  秦琼来到了这里,他首先要做的事情,当然是要对这里进行一次视察了,而视察的第一个地方,当然也不是其他的地方,就是当地的衙门,秦琼这里的知府、府台等官员聊了一下,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当地的情况,之后的秦琼便来到了当地的牢房来进行视察,而就在这个地方,秦琼是遇到了孙惧。

  秦琼看到了孙惧断了左手,同时,还被绑得很牢,而且,用铁链绑着的,于是,秦琼便问了一下巡捕,这个人是怎么回事儿,他都已经如此样子了,为什么还要绑着他?“

  巡捕听到了秦琼的话之后,他也是无奈的说:”这个家伙,他在大街上随意的伤人,而且,他还伙同一帮人,冒充杀人王,寻衅滋事,还想要杀掉神谷门现在的主人,结果被人打败,砍断了手,送到了这里来的。”

  秦琼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秦琼也是有些怒了,秦琼和上官凌峰的关系也是很好的,秦琼这个时候是说:“开什么玩笑,冒充杀人王,他当自己是谁呀,杀人之王也是随便冒充的,要是让真的杀人王看到了他,他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我也是找了这个家伙好多年了,我也一点消息也没有,就凭这样的一个人,还能冒充他,真是可笑。”

  孙惧听后也是冷笑了一声:“找了这么多年的人,你们都没有找到,你们有什么资格说我呢?如果不是杀人王的话,就凭神谷门的小丫头,怎么可能抓得到我,我的手是杀人王砍断的,那个家伙真的不愧是杀人王,他断我手的那一刻,我都没有看到,他是如何出剑的,不过,这断腕之仇,我也一定是要报的。要怪,就怪他不在杀人了。”

  秦琼听后是闭了一下双眼,秦琼心想:“看起来,你真的是要和过去告别了,虽然,很早就已经感觉到了,一旦乱世的世道结束之后,你就会永远的离开,但是,十年过去了,我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事实,不过,还好的是,我终于是找到了你的下落了。”

  秦琼是说:“你想要报仇,单凭你,你一辈子也不可能碰到真正的杀人王一根头发。”

  孙惧是说:“他是很厉害,我不得不承认,他的剑快的离奇,而且,他攻击的手段也让人意想不到,但是,他的脸上有伤疤,他的手指也是断的,所以,怎么看,他也不过只是一个人,他是一个人的话,他就会被打败。”

  “在这个世界上,根一就没有人可以真正的伤到他,包括我在内,我与他斗了很多次,我根本就没有办法伤到他,在这个世界上,他的对手根本就少之又少,至于,他脸上的伤,和他的手指,如果不是他自愿的话,根本就没有人可以砍下来的。”秦琼是说。

  而面对着秦琼的话,孙惧也是没有任何话说,因为,孙惧是很清楚的,自己根本就不是上官凌峰的对手,更不要说,现在自己没有了左手,那就更没有个打了,但是,他依就在盘算着,自己要如何的报复。

  秦琼这个时候是说:“你既然说了,就把杀人王现在的住所告诉我,也许,我可以考虑,提前把你给放了。”

  被提前释放,孙惧也是很希望的,孙惧是说:“可以,杀人王现在就在神谷门寄居着,不过,这个家伙现在是一个流浪汉,现在,他是不是还在那里,我就不知道了。”

  秦琼在听到了孙惧的话之后,秦琼在也没有理会孙惧,而是自己离开了。

  秦琼回到了衙门之后,秦琼是想:“上官凌峰,我终于找到你了,十年了,你隐藏了自己十年了,现在,我终于找到你了,你可不要在想逃了。”

  秦琼这个时候是向知府说:“杀人王就在你们这里,你们为什么之前没有上报?”

  知府在听到了秦琼的话之后,知府是立时一惊,他们很清楚,秦琼想要对付自己,只要一根手指就够了,虽然,唐太宗对秦琼并不是十分的重用,但是,有重大事件的时候,唐太宗第一个想到的人,除了李靖就是秦琼了,而知府又怎么敢去得罪这样的一个人呢?知府是说:“这个,我们真的是不知道呀,神谷门是多了一个寄宿者,但是,我们根本就不知道,他就是杀人王呀。”知府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是,杀人王的名号,他也是听说过的,自己又怎么可能对付得了这样的一个人呀,如果,自己真的是要对付他的话,可能自己还没有出手,就被对方给杀了。

  秦琼看了一眼知府的脸色,秦琼也是冷笑了一声,秦琼自己的目的算是达到了,秦琼今天来到这里,他的目的就是要震慑住这里的地方官,让他们不敢对自己不敬,而看到了这些人的样子,秦琼也已经知道了答案了,既然目的已经达到了,那么,他接下来的事情,就是要找到上官凌峰了。

  秦琼是说:“杀人王的事情,由我来做好了,不过,在这一段时间里面,衙门里的捕快,要听从我的命令,这一点没有问题吧。”

  知府大人现在哪里敢在秦琼的面前说一个不字,知府大人是说:“当然了,秦大人看得起他们,就随便命令吧。”

  而第二天,苏州依就和平时一样,而所有的人也都是在过着正常的生活,没有任何一个人因为这里的将军换人了,有任何的改变,只不过,秦琼的到来,也带来了一个他自己的私人小队,而这个私人的小队,类似于明朝时代的锦衣卫,他们是穿着华服,各个人的手里面有着自己的佩剑,而且,他们每一个人都有着不熟的实力。

  不过,这个私人小队,应该是给人惯坏了吧,他们有些横行无忌的,在长安,也许他们不敢这样的放肆,毕竟,长安有着黑甲精骑,那才是唐朝真正的精英军队,而这些穿华服的,不过都是一些中下流的军队而已,不过,这里可并不是长安,这里是苏州,苏州并没有黑甲精骑这样的军队,所以,他们因为自己的特别,而有些霸道,这也无可厚非。

  但是,这些人的做法,老百姓们可是有些看不下去的,而且,他们做的也是有些过分的,他们才来到了苏州一天,就已经有老百姓告他们的状了,因为,他们是随意的在大街上伤人。

  不过,这一刻的神谷门,依就是过着和平日里一样的生活,他们的生活没有变,宇文殇依就每天和陈希两个人边学剑法边闹,两个人就像姐弟一样,每天闹个没完没了的,就连吃饭也是这样的,而上官凌峰,依就是和之前一样,在这里打打杂,做做饭。而还有一个和平时一样的事情就是,宇文殇依就是不断的向上官凌峰请求教他剑法,但是,都被上官凌峰回绝掉了。

  宇文殇在被回绝了很多次之后,宇文殇这个时候是开始怀疑起了上官凌峰的身分了,宇文殇这个时候是说:“上官凌峰,他到底是什么人呢?明明有着如此高明的剑法,无论他到了哪里,他都可以得到极高的地位的,而且,从他的剑法上来看,一看就知道他是杀过很多的人的,看起来,他的身上一定有着很多的故事,我一定要找出来,陈希,你不要告诉我,你不知道上官凌峰的真正身分吧。”

  陈希听后也是愣了一下,上官凌峰的身分,她是清楚的很的,只不过,对于上官凌峰的故事,陈希根本就一点也不知道,陈希只是知道,上官凌峰是曾经的杀人王,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流浪汉,而陈希这个时候也是十分的无奈,陈希也是心想:“是呀,这个传说中的杀人王,他到底有着什么秘密呢?他明明已经给唐朝政府立下了大功了,那个时候的他,真的可以说是要什么就可以得到什么的,为什么他要选择去流浪呢?有人说,他杀了不应该杀的人,所以,为了赎罪,选择了自我放逐,也有人说,他是因为爱人,所以选择了离开,只不过,我并没有看到他有什么爱人呀。还有人说,他知道了唐朝政府太多不堪的事情了,他为了躲避政府,所以,他才选择了流浪,而这三者之间,最能说服人的,就是这第三种事情了。”

  不守,这个时候的陈希,对于上官警峰的事情也是十分的好奇的,她也想要把事情问明白了,所以,陈希也是马上跑到了厨房,但是,她刚想要问什么的时候,陈希却是停了下来,陈希这个时候是心想:“这样打听别人的过去,这真的好吗?在说了,这些事情,也许是她根本不想在提起的往事了,我就这样问出来,会不会伤害到他呢?”

  可惜,就在陈希这一犹豫的时间里,上官凌峰已经离开了厨房了,相对的,陈玄齐是进来了,他是来看一看,这里有什么可以偷吃的。

  陈希在犹豫了一下 之后,她还是决定想要知道上官凌峰的当年到底发生过什么,以他的剑法,根本就不可能有多少人可以断了他的手指,更不可能在他的脸上留下疤痕,陈希是说:“不管了,告诉我,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你怎么会一个人去流浪的?”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已经离开了,现在在厨房里的人是陈玄齐,他是在偷吃东西,而当他听到了陈希说出这些话的时候,他也是惊了一下,毕竟,自己也是一大把的年纪了,被发现在偷吃东西,也是不太好,所以,陈玄齐在听到了陈希的话的时候,也是马上一惊,他也并没有听明白,陈希在说些什么,于是,陈玄齐也是说:“真的不好意思,上官凌峰实在是太慢了,我有点饿了,就先来这里吃东西了。”

  陈希在看到了这样一幕的时候,她也是十分的尴尬,陈希是说:“没有关系的,谁让凌峰这个家伙这么慢了,您老慢慢吃,我去找凌峰。”

  就在这同时,秦琼也是把衙门的捕快叫了过来,秦琼是对这些捕快说:“你们这一次面对的是杀人王,这个人有多么的可怕,不用我多说,你们的心里应该清楚的很,当年的他,完全可以在万军丛中取上将首极,而且,完全可以全身而退,就是和当年三国时的赵子龙相比,他也不会输,相反的,我认为,他会更胜一筹。而我们这一次,是要活捉杀人王,这个目的,比起杀了他,就更难了,你们有没有信心做得到。”

  那些捕快听后是心想:“杀人王呀,那个人到底有多么的厉害,他们的心里可是清楚的很的,去抓他,开什么玩笑,要真的和这个人正面冲突的话,我有多少条命也不够送的。”但是,这些捕快,不过是当时社会的底层人物,他们哪里敢在秦琼的面前说一个不字,他们是说:“我们有信心,杀人王一定跑不了。”

  说来说去,秦琼还是太了解上官凌峰了,他很清楚,上官凌峰是杀人王,但是,他也知道,上官凌峰是从来不杀局外人的,而这些捕快就是一些局外人,他们根本就不会有生命的危险,而且,现在的上官凌峰已经选择了不在杀人了,所以,他就更加的放心了。至于自己,自己的目的很清楚,就是要把上官凌峰给引出来,在无其他了。秦琼将一切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的他,绝对有自信,将上官凌峰给引出来。

  陈希看到了上官凌峰并没有在厨房里,她也是马上去其他的地方找上官凌峰,这个时候的她,真的很想弄明白,当初上官凌峰为什么要放弃名利,选择了流浪,只不过,陈希找了半天,也并没有找到上官凌峰,不过,她看到了宇文殇,陈希是问宇文殇:“宇文殇,你有看到上官凌峰了吗?”

  宇文殇是马上回应道:“有呀,他是带着翠翠和梦梦两个孩子去买豆花了。”

  陈希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她是有些失落的,上官凌峰出去了,那她也就没有办法问清楚上官凌峰,当年上官凌峰为什么去流浪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衙门的捕快已经到来了,三个捕快已经冲了进来,而后面,还有着一辆马车,而这个时候,有一个捕快是说:“这里是神谷门吧,我们已经知道了,以前的杀人王在这里,我们现在要拘捕他,请问,他在哪里。”

  陈希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她是更加的确定了自己的第三个想法了,陈希认为,这些捕快会对上官凌峰不利,陈希是马上说:“你们在说什么,我根本就不明白。”

  这个时候,宇文殇也离的不远,宇文殇在听到了这些话的时候,他马上就知道了,上官凌峰的真正身分了,传说中的杀人王,只要是他经手的杀人任务,无论是万军丛中取上将首极也好,还是暗杀朝庭大员也好,他从来就没有失败过,而且,每一次他都可以全身而退,这样的一个人物,宇文殇也是听说过的。

  此时的宇文殇心想:“是呀,金发,九指,脸上的伤,都证明了这一点了,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原来,他是在也不想杀人了,才来到了这样的地方的,不过,为什么这些人还是不想放过他呢?”

  在为首的捕快听到了陈希否认的时候,他是说:“是吗?我可是听说了,杀人王,上官凌峰就住在这里,这是牢房里的孙惧说的,我相信,他没有必要骗我们吧。”

  陈希听到了孙惧这个名字之后,她知道这件事情已经瞒不下去了,这个时候的陈希是看了一眼四周,她是看到了宇文殇,陈希是对宇文殇说:“马上去告诉凌峰,不要让他回来了,这里有人要对他不利。”

  宇文殇也是点了一下头,宇文殇是从后门跑了出去,而捕快在看到了宇文殇跑掉之后,他们也知道,这一下麻烦了,如果杀人王知道了这件事情,他还会回到这里来吗?他这个时候马上是让自己的手下们去追宇文殇。

  这个时候,马车里的人是说:“没有这个必要,他还是会回来的,别忘记了,我们手里是有人质的,这个小姑娘本想让那个孩子去报信,不过,这到是适得起反了,上官凌峰一定会出现的,我很了解这个人,虽然有着杀人之王的称号,但是,却是一个心软的人,如果,他不心软的话,他的身上也不会有着终身的伤口。”

  捕快点了一下头,这个时候的陈希,也听明白了,马车里的人,很了解上官凌峰,当然了,他也了解上官凌峰的做事方法,就算是心性,这个人也很了解,陈希下意识的感觉到了麻烦,她是心想:“这个人对于上官凌峰的一切,都了如指掌,现在的上官凌峰,他真的可以胜得过眼前的这个人吗?”

  为首的捕快这个时候是说:“还是劝你一句,告诉我们杀人王的下落好了,不然的话,你会以包庇罪被关起来,如果你说出来的话,这位大人是不会对你怎么样的?”

  陈希听后是冷笑了一声说:“你当我是什么呢?在怎么说,我也和凌峰相处了一段时间了,他的为人心性我清楚的很,我是不会让你们抓住他的,其实,刚刚我也一直在想,你们派出了这么大的阵势抓他是因为什么,现在,我算是想明白了,因为,你们根本就抓不到他,你们害怕他,所以,你们才会用我来当人质,想用我把他引来,之前,我还会害怕,但是,现在,我不会害怕了,因为,他现在来到了这里,你们也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为首的捕快,他这个时候是很生气的,毕竟,他是被陈希说重了软肋了,陈希说的一点也没有错,如果,现在的杀人王真的在这里的话,那自己拿他还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算是这里有这么多的人,但是,面对杀人王,这么多条命,也不一定够杀人王砍的,毕竟,对手是一个可以在万军当中自由穿梭的人,他要下手这些捕快们,那还不是几句话的工夫。

  至于马车里的人,虽然,是他派自己来到这里抓捕杀人王的,不过,如果真的要打起来的话,听这个人的意思,自己也是输多赢少,那么,马车里的人,真的可以保护我们吗?

  捕快的首领在这个时候已经露出了担心的意味了,毕竟,自己也不想死呀,所以,他也是希望,上官凌峰现在不要回来才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