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十年在见
七彩梦幻2019-01-14 10:266,228

  就在当华服卫队的首领说出了刚刚的话的时候,那少女也已经急了,她是说:“我们是无罪的,请来帮帮我们吧。”

  可同时,那些普通的捕快也已经看不下去了,他们不敢去想,在这样的和平社会上,居然还会在这样的人存在着,而且,他可以冠冕堂皇的杀人,拿杀人当成了乐趣,而在这看起来,只要是稍微有一点点血性的人,对此都会看不下去的,而这些普通的捕快看不下去,也属于正常,这个时候,有两个捕快是挡在了宇文殇等人的前面,其中的一个人是说:“你们有些太过分了,就算是执法者,也不可以随意的给人安插罪名吧。”

  华服卫队的首领在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是冷笑了一声,他是随手一剑挥出,将两个人划伤,他是说:“要不是你们两个人都是捕快的话,我现在就杀了你们,你们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吗?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可以管我们吗?你们只不过是普通的捕快而已,而我们,和你们有着绝对的不同,我们接受过你们从来都不敢去想的训练,你们想要阻止我们,你们是不是想的有些太多了呢?如果,你们还有谁敢上前的话,我就杀了你们。”

  这个人的话说的十分的冷酷,而从他本人出手的情况上来看,他也一定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他这个时候是踢开了捕快,来到了宇文殇的面前,他对宇文殇说:“你只是一个小孩子,不过,你的胆子不小,居然敢来管我们的事情,我到是有点佩服你,不过,凡是我佩服的人,我都不会给他一个好的下场,因为,他们会威胁到我,这是我不想看到的。”

  宇文殇这个时候却回敬了对方一个冷笑,宇文殇是说:“别说这些没有用的了,你就是要找借口杀了我们,动手吧,你这个可怜人。”

  宇文殇还是有些头脑的,毕竟,他在黑窝里呆了很长的时间,对于这种心里较量,他还是有着一定的心得的,只不过,宇文殇这一次所面对的对手不一样,他面对的,并不是黑帮头子,而是一个接受过很好训练的特别捕快,而且,还是一个首领,这个人是不会吃这一套的。

  华服卫队的首领在听到了宇文殇的话之后,他也是笑了笑,之后是说:“小子,你真的很不错,只可惜,你的这些,对于我来说,没有任何用处,你现在就受死吧,放心,我会好好的照顾你的,把你的皮一点、一点的剥下来的。”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便有一个声音出现了:“如果,这些人真的是有罪的话,那么,由我来承受他们的罪过,不过,可惜的是,他们一点罪也没有,你的做法是不是有些过分呢?就算是华服卫队,你们也不过是一群捕快而已,你们有什么权利当街杀人,不过是社会上的低等人,穿了一身锦衣,就真的是把自己当成了至高无上的存在了,真的是可笑,这真的是让我想起了,什么叫沐猴而冠。”

  说出这些话的人,正是上官凌峰,或许,别人会对这些华服卫队的人感觉到恐惧,但是,上官凌峰,却是从来没有把这样的人放在眼里,在此之前,华服卫队的人,打翻了自己的豆花,在小孩子面前狐假虎威的时候,上官凌峰就有想要杀他们的打算了,只不过,有小孩子在自己面前,所以,上官凌峰才没有出手,而这个时候的他,看到了这样一幕的时候,他又怎么可能还忍得下去呢?更何况,宇文殇也在这其中,他就更不可能不出手了。

  宇文殇在看到了上官凌峰的时候,他是立时心里一惊,宇文殇心里面很清楚,捕快是冲着上官凌峰来的,华服卫队的人,也算是捕快,当然,也应该是冲着上官凌峰来的,宇文殇这个时候是说:“凌峰,快跑吧,这些人是冲着你来的,他们的目的就是要抓你呀。”

  上官凌峰并没有理会宇文殇,毕竟,在上官凌峰的眼里面,这些捕快,自己还看不上眼呢,上官凌峰是说:“把他们放了吧,这样,你也可以自由离开,我也可以当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在怎么说,你们也算是捕快了,这件事情和平解决,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些话之后,华服卫队的首领还没有说话呢?他的一个手下是说:“你算什么,敢和我们这么说话,你不想活了,之前,我们放了你,你不要以为,你这样冲撞我们,会没有事情的。”原来,这个人就是之前打翻了上官凌峰豆花的那个人。

  上官凌峰依就是之前对杀人介旅说的那句话一样:“人在说话的时候,狗最好不要乱叫,叫得让人心烦。”

  那个人听后是马上说:“你说什么?”他本想要动手的,但是,他被华服卫队的队长给拦了下来。

  华服卫队的队长是说:“我的手下说话有些无礼了,不过,这些人我为什么要放过,我都已经下了这么重的罪给他们了,就凭你的几句话,我就把人给放了,那我在面子上是不是有些说不过去呢?”

  上官凌峰听后是说:“丢了面子到不算什么,总比受伤或者死了强吧,我之所以和你们说这些,也是看在你们上头的面子上才说的,如果,你真的想要打过之后在放人的话,那我也奉陪。”

  之前那个华服卫队的人是说:“你以为你是谁,拿着一把没有剑锋的剑,你根本就是一个无能的家伙,还敢说把我们全部打倒,你在开什么玩笑。”

  华服卫队的首领听后是说:“不对,这个人不是普通的人,他的身上有血的味道,他的眼神当中,也有着杀气,他是一个真正的剑客,他杀过人,而且很多,他是一个很好的对手。”

  就在这一刻,之前停在陈希家门前的马车也是来到了这里,而车里的人在看到了上官凌峰之后,他这个时候便没有从车里走出来,因为,他这个时候也想看一看,事情会往哪一个方向发展下去。

  陈希这个时候也在四处寻找,她在这个时候也是看到了馒头店这儿围了很多人,她也是上前去看了看,陈希在看到了这一幕的时候,她也是心里一惊,陈希也知道,捕快就是冲着上官凌峰来的,所以,陈希才四处的去寻找上官凌峰,要上官凌峰避开捕快。虽然,陈希很清楚,捕快根本就挡不住上官凌峰,但是,现在的上官凌峰已经不在杀人了,陈希也并不希望上官凌峰在无端的惹上这样的麻烦。但是,陈希也并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上官凌峰已经站在这些捕快们的面前了,她这个时候,真的是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

  上官凌峰在听到了对方的话的时候,上官凌峰是说:“看起来,你还是要打,那好吧,我来当你的对手,不过,你要是敢动这里任何一个人的一根头,我都不会放过你,因为,他们是没有罪的,有罪的是你,你现在,应该为你自己所犯下的罪支付代价了。”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他是拔出了自己的剑。

  那些华服卫队的人,在看到了这柄没有剑锋的剑的时候,他们都是不禁哈哈大笑,面对着对方的嘲笑,上官凌峰却是并不以为然,因为,他自己清楚,自己为什么要用这样没有剑锋的剑,至于,华服卫队的队长在看到了这样一柄剑的时候,他是并没有笑出来,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压力,这种压力,是他以前从来都没有体验过的压力,强大的杀气和剑气,让人感觉到了窒息。

  虽然,这个人感觉到了压力,但是,自己也是一个剑士,这样的对手,是自己一直想要追求的,虽然,自己身为华服卫队的首领,他是横行霸道的,但是,对于一个剑士来讲,他也是一心想要提高自己的剑法的,只可惜,他的对手找错了,也许,他会把上官凌峰当成一个很好的对手,但是,上官凌峰,可并没有将这样的一个人当成对手。

  华服卫队的首领微笑了一下,他是说:“好厉害呀,你真的是一个很强大的剑士,这样,我就更不能退了,我现在就要在这里打败你,证明我的强大。”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露出了自己冷酷的一面,他这个时候是说:“你以为,你现在还能退走吗?你居然现在还在这里自以为是,像你这样一个,拿着剑随意嗜杀的人,居然还敢说出自己的强大,身为剑士,你的脸可真的是够厚的。”

  华服卫队的人这个时候真的是听不下去了,他们是说:“你在说什么?敢这样侮辱我们。”

  上官凌峰是说:“你们一起上吧,当然了,你们是想要吃泥的话,如果,你们是有自知之名的话,就敢紧离开,这件事情,我可以当作没有发生过。”

  华服卫队的人,一向是骄橫惯了,他们从来都没受过这样的屈辱,他们的心里面当然是受不了了,所以,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一个退出的,他们是一起向上官凌峰发起了攻击。

  上官凌峰看了这些人的攻击之后,他是双眼一闭,上官凌峰在他们出手的时候便已经看出来了,他们的出手,毫无章法,根本就是不堪一击的,这样的攻击,上官凌峰是连看了懒的去看的,可以说,这些人根本没有一个人可以成为自己的对手。上官凌峰看到了那些人来到了自己的面前,自己这个时候是挥出了手中的剑,只是简单的劈砍式,在配合上自己的速度和力道,上官凌峰是一剑可以打倒两个人,只是在短短的片刻时间,在这里的华服卫队所有人,都倒在了地上。

  而这还得说,这是上官凌峰手下留情了,上官凌峰只是将他们打晕了,而并没有伤到他们,如果,上官凌峰真的是有杀心的话,这个时候的这里,应该有人要准备十几套棺材了。而这样的一幕,是让这里所有的人都看傻了眼,由其是这里的老百姓们,他们根本就 没有看到,上官凌峰是如何出剑的,这些人便全都倒在了地上,而且,他们连伤也没有受,都只是被打晕了。

  老百姓在大街上叫好,华服卫队的首领在看到了这样的一幕的时候,他心里的压力变得更大了,因为,他自己也没有见到过如此快的剑法,这是自己根本就没有想到的事情,他现在想要退走,但是,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任何退路可言了,他只能是上前应战了。

  华服卫队的首领是说:“好快的剑呀,我真的没有看错你,你真的是一个很好的剑士,不过,我是横山剑的门人,我是不会轻易的输掉的。”

  马车里的人是说:“横山剑吗?也许,这真的是一个很强大的剑派,只不过,他所要面对的是擎天剑派的人,他的横山剑根本就一点作用也没有。”

  华服卫队的首领是一剑刺出,他直刺上官凌峰的要害处,他的目的是想要一击必重,就算是不死,也不想让对手有反击的机会,只不过,他的这一招剑法,华丽有余,但是,对敌不足,用的虽然巧妙,但是,力道和速度,就成了这一招的短板。

  上官凌峰面对这样的剑招,他根本就不会去想,他的本能就有所反应,上官凌峰是向上跳跃,然后,一个空翻,在空翻斩过程当中,上官凌峰依就是一招简单的劈砍,上官凌峰是一剑砍在了对手拿剑的肩膀上,上 官凌峰所用的力道并不是很大,他并没有打算废了这个人,但是,挨了这一剑,这个人可能会在半年之内,都不可以用剑了。

  华服卫队的首领是惨叫了一声,他想到了自己的失败,但是,他根本就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的便败北了,身为剑士的他,真的是很不甘心,他不甘心自己败的如此之惨,这也使得他一点脸面也没有了。

  上官凌峰来到了华服卫队的首领面前说:“你以为,你是输给了我吗?你错了,你是输给了你自己,当你拿起剑,开始了这样无谓的杀戮的时候,你就注定了自己的失败,剑虽然是杀人的利器,但是,剑并没有给你随意拿走别人性命的权利,而你这样的随意杀戮,早就违背了剑士的道德了,至于你的败北,也就成为了必然了。这一段时间里,你在也无法用剑了,你现在可以好好的想一想,你到底是因为什么,才拿起手中的剑的。”

  上官凌峰的这些话,又何尝是说给华服卫队的首领说的,他同时也是说给宇文殇听的,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也在观察宇文殇练剑,虽然,上官凌峰并没有打算将自己的剑法传下去,但是,上官凌峰对宇文殇还是很关心的,而从宇文殇练剑的过程当中,他看得出来,宇文殇的剑气中有着很大的杀气与仇恨,这也成为了上官凌峰最担心的事情,所以,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用了这样一个机会,来对宇文殇说教一番。

  华服卫队的首领是说:“谢谢你的忠告,我也很佩服你的剑法,你是一个很厉害的人,放心,我不会就此放弃的,我也知道自己这一次真的是做错了,我会在来找你比剑的,希望,下一次,我不会输的这么惨。”华服卫队的首领在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他是跪在了馒头店的所有人面前,磕了一个头,表示自己的歉意。之后的他便离开了。

  上官凌峰这个时候是将馒头店的所人有解开,宇文殇这个时候是说:“我明白了,剑不是用来杀人的,是用来保护的,虽然,剑是凶器,只要用途得当,剑又何尝不是一柄保护人的利器呢?所以,我要学习的是保护别人的剑,而不是杀人的剑。”

  上官凌峰听后是微笑的点了一下头,而就在这个时候,所有的老百姓都围在了上官凌峰的面前,他们这个时候是把上官凌峰当成了英雄了,因为,在这个时候,也只有这么一个人站了出来,保护了他们。

  就在这个让人开心的时候,很多的捕快是将上官凌峰围了起来,为首的捕快是说:“你就是杀人王,上官凌峰吧,现在,我们要拘捕你。”

  上官凌峰本来是想要说话的,但是,有个声音拦下了上官凌峰的话:“等等,你们没长脑子吗?你们看一看老百姓高兴的样子,你们就应该知道是谁对谁错了吧,还敢在这里狐假虎威,难到等我回去收拾你们吗?这些华服卫队的人,每一个,回去之后,都要接受处分,你们不想接受处分的话,就闪一边去。”

  捕快们哪里敢在多说些什么,他们立刻是退后了几步,不过,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上官凌峰是说:“秦琼大人还是和以前一样,无论干什么,都要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我的家人应该被你这样的阵势吓得不轻吧。”

  秦琼听后是说:“如果,我不摆出这么大的阵势来,你又怎么可能出现在这里呀,十年呀,我找了整整你十年了。”

  上官凌峰听后也是说:“是呀,我们可不止十年没有见了吧,你可不要忘记了,你并没有参与到玄武门的战斗中去吧。”

  秦琼听后是说:“这件事情你还记得呢?我很想知道,你为什么会离开呢?”

  上官凌峰是并没有回应秦琼的问题,上官凌峰是反问道:“那你呢?你为什么不参加玄武门的战斗呢?”

  秦琼听后是和上官凌峰两个人哈哈大笑,秦琼是说:“难怪,在这么多杀手当中,我为什么和你最谈得来了,其实,你根本就没有必要离开的。”

  上官凌峰是说:“不离开,我还可以做什么呢?乱世的时代已经结束了,那么,政府也不在需要我们这些刽子手了不是吗?”

  秦琼是说:“就算是杀人,那也是一种功绩,你的功绩是抹不掉的,知道吗,皇上也是四处找你。”

  上官凌峰是说:“杀人也是一种功绩吗?我可不这么认为,杀人就是杀人,无论说的多么冠冕堂皇,那也是杀人,就算是你有一万个理由,杀人就是错的,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生命是可以随意夺取的,而我,夺取了太多的生命了,所以,这些根本就不是功,而是罪,我要接受自己犯下的罪,同时,我也要努力弥补自己犯下的罪,这就是我现在生存着的意义。”

  秦琼是说:“乱世之中,杀人是必不可免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我们哪一个又没有罪呢?和我一起吧,接受朝廷的恩赐,以你的功绩,完全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上官凌峰是说:“我才不要用别人的性命换来的万人之上的名利。”

  秦琼听后是说:“也只有这样,你才可以保护更多的人,你现在,就一个人,一把剑,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上官凌峰指了指地上的华卫队的人,上官凌峰是说:“那他们呢?他们都做了些什么,以为自己很特别,自以为自己可以横行霸道,他们所做的一切,又有谁真的可以容忍,我可不想让自己成为他们这样。至于你说我一个人,一把剑可以干什么?看一看,我最起码可以保护自己身边的人,现在,只要他们不受伤害,这对于我来说,那就足够了。”

  秦琼听后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秦琼是说:“真的被皇上说重了,一旦到了和平的时候,你就不会在回来了。”

  上官凌峰是说:“秦琼大人,现在也不早了,我想,我们也应该离开了,反正你已经找到我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就来我家里做客。”

  秦琼是点了一下头:“就算是你不在为政府做事情了,但是,我们两个人也算是老朋友了,我会经常的去打扰你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