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红带往事
七彩梦幻2019-01-18 09:446,184

  至于接下来的几天里面,斩左却是在也没有找过上官凌峰,因为,在之前的交手当中,斩左很清楚,自己根本就打不过上官凌峰,的确,若是单拼力气的话,十个上官凌峰也不是自己的对手,但是,自己的力气在大有什么用呢?出招慢,速度慢,这就是自己的硬伤,而现在的自己的招式,根本就没有办法打到上官凌峰,从上官凌峰可以轻易的避开自己的攻击的时候,斩左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斩左是在这几天里,不断的锻炼自己,他想要让自己的武艺可以更上一层,这样的话,自己还有机会,可以和上官凌峰进行交手,但是,斩左忽略了一点,在之前和上官凌峰的交手当中,对手根本就没有使出任何的招式来,所以,就算是斩左知道自己打不过对方,但是,斩左这个时候并没有完全摸清楚,自己与对方的差距,斩左这个时候只是单纯的认为,自己只要把自己的实力提升一个档次,就可以和上官凌峰一战了,而这几天以来,斩左一直做的就是这样的事情了。

  除了斩左这边,上官凌峰到是显得轻闲的很,他根本就没有在意斩左,他所在意的,只是斩左的身分,红带军的幸存者,而这样的一个身分,就不允许上官凌峰对斩左下重手,毕竟,对于自己的立场而言,当初,也算是自己一方对不起红带军的,所以,上官凌峰这个时候也只是想要了结了这一段的恩怨,并没有在想要过伤害红带军的幸存者。

  上官凌峰虽然并不担心斩左,可是,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却是并没有把斩左给忘记了,相对的,他们两个人对斩左还是心存顾忌的,毕竟,之前斩左使出的斩马刀,让这两个人心有余悸,一个人,可以如此轻易的挥动斩马刀,这是什么样的力气,而且,他们之前也是有见过面的,当时,他和对方打架,对方连暗器都打在了他的脸上,但是,他却是一点伤也没有受,还让对手自食其果,而这些,都是陈希和宇文殇以前并没有过的事情,他们又如何不会心惊呢?尤其是陈希,陈希这个时候都已经找人暗中调查这个叫斩左的人了。

  不过,这几天下来,陈希也是得到了有关于斩左的身分,这一天,上官凌峰依就是在做着自己的杂事,洗衣服,而上官凌峰的身边,依就是有着翠翠和梦梦两个人的身影,这两个小孩子,特别的喜欢上官凌峰,他们每天都在围着上官凌峰转,要不是陈玄齐不和陈希他们住在一起的话,我相信,这两个孩子会一天到晚的粘在上官凌峰的身边。

  陈希、陈玄齐和宇文殇三个人这个时候却是在计论着斩左的问题,陈希是说:“我已经打听到了这个斩左的真正身分了,这个家伙是红带军的幸存者。”

  至于宇文殇毕竟年纪还小,他接触的也远不如陈希多,他并不知道红带军意味着什么,但是,陈玄齐却是知道红带军的存在的,当年的红带军被李元吉陷害,在民间的名声可以说是差到了极点,当年,李元吉是用减免三分之二赋税的方式,来陷害他们,而之后,他们被称为假军官,被李元吉集体暗算,弄的红带军全军覆没,而这,就是当时老百姓所知的一切,因为,他们假传减免赋税,若得天怒人怨,李世民也不得不放弃这样的一只军队,其实,李世民又如何忍心呢?李世民心里面清楚的很,这只军队可是比自己的黑甲精骑更加强大的军队,只不过,当时的太子,根本就容不下这样的一只军队在李世民的身边,在加上,他们都是民间集结的军队,所以,当时的太子想要削弱李世民有生力量,红带军是最好的突破点。

  陈玄齐在听到了陈希的话之后,陈玄齐也是说:“这件事情我也有听说过,红带军当年冒充军官,私自减免老百姓赋税,震怒了朝廷,更是震怒了百姓,之后,他们被唐军打的全军覆没,听说,只有两个小孩子逃了出来,听你说那个斩左的年纪,说他是红带军的幸存者,这也不是没有可能的了,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能让凌峰接近那个斩左了,毕竟,他们两个人有的,可不止是私人恩怨了。”

  陈希也是无奈的点了一下头,陈希是说:“不过,还好的是,这两天,都没有见到那个斩左的身影,看起来,他也知道,自己并不是凌峰的对手,所以,他现在还是不敢轻易的找凌峰打 架的。”

  斩左这个时候也是一个人在房间里,他这个时候是说:“我终于找到了,那个传说中的杀人王,那个给李唐朝廷立过巨大汗马功劳的人,现在,我就从他开始,为我们红带军洗血冤屈好了。”

  斩左在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斩左这个时候也是想起了儿时,想起了过去在红带军的日子,斩左本是一个战争孤儿,毕竟,隋末唐初的尽二十多年里,一直是战乱不断的,而且,每天的战争,打的不都知道是什么,就如同众诸侯登陆一般,而在那一段时间里面,有的只是每天不断的战争,相互的剥夺,而死在战争当中的人,也是不计其数的,而当年的斩左,就是一个战争时的孤儿,他连自己亲生的父母也并不知道,只是,当年的红带军首领杨楔,在战乱的废墟当中捡到的一个婴儿,而斩左的童年,就是在红带军里渡过的,因为,当时的他太小,并没有接受过任何的训练,但是,当时的他,还是拿着一把剑,在虚心的和士兵们,学习战斗的方法。

  转眼之间,又是几年过去了,红带军被李世民收编,当时的红带军不断的为李世民建立战功,其名气,都已经盖过了当时有名的黑甲精骑,而当时,红带军也只听从李世民和当时的皇帝李渊的命令,而李建成看到了这样的一只军队,他也是想要收编的,但是,红带军却并没有理会当时的李建成,而这,也使得红带军得罪了李建成,在加上这支军队的强大,李建成当然很清楚了,这支军队如果不能为自己所用的话,那自己就不可能在留着这样一只军队。

  毕竟,李世民当时的势力是要高过李建成的,李建成可是一心想的要削弱李世民的力量,而这红带军,主是自己下手的最好机会,那么,李建成又怎么可能会放掉这个机会呢?而正好那一段时间,又赶上了唐朝政府刚刚上位不长的时间,而李渊的治理也并不是很好,国库还是很空的,老百姓毕竟,连年战乱,而李渊也需要一定的军费,可是,现在的李渊是根本不可能拿得出来的,而当时的李建成便给李渊出了一个主意,让一支民间集结的军队,去向老百姓宣扬,朝廷可以免除老百姓的三分之二的赋税,老百姓肯定会愿意交纳的,之后,在用假军官的名誉将他们除掉,在恢复赋税,这样,军费的问题也就解决了。

  李渊听后,也觉得这件事情可行,毕竟,只是失去一支民间的军队,这样的损失,自己还是可以接受的,所以,李渊也就听从了李建成的意见,李渊亲自下了让红带军减免赋税的命令,可是,这当中谁不清楚,当时的李唐政府,根本不可能接受得了这样的条件。

  至于,红带军却并不知道这些,他们在得到了命令之后,他们也是没有思索的去执行了这个命令,但是,他们可并没有想到,这根本就是针对他们的阴谋,而当时,这件事情连李世民都瞒了过去,而这也 是李渊首肯的,毕竟,自己要动的是李世民的民间势力,所以,他当然是要瞒着李世民了。

  当李世民知道了这件事情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来不及了,李世民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红带军早就把这件事情下达下去了,而这个时候,李元吉也已经派出了自己的小队,来对付红带军了,而李世民,这个时候,就连反驳的机会也没有,他只能是放弃红带军了。

  就在红带军放出消息三个月之后,杨楔得到了朝廷的圣旨,要红带军全员回京,而就在红带军回京的途中,李元吉怕李世民会暗中救下这些红带军的人,所以,李元吉在红带军回长安的必经之路上拦下了红带军。

  当时的李元吉是派出了大量的军队,拦住了红带军的去路,而杨楔也不是一般的人,他在看到了这样的阵势的时候,他就已经知道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杨楔这个时候是说:“李元吉,你这是什么意思?”

  李元吉听后是说:“什么意思,听好了,红带军这些假军人们,居然敢私造圣旨,下令减免老百姓的赋税,这就是欺君之罪,红带军全员都要接受处罚。”

  杨楔听到了这句话的时候,他算是明白了,看起来,李元吉根本就是连一个红带军也不打算放过,红带军不过百余人,但是,李元吉至少带了上万人来到了这里,他的目的,已经是很明显了,而现在的自己,只能是硬闯了,能逃掉一个人是一个人。

  杨楔这个时候是说:“我明白了,原来,减免赋税什么的都是假的,李元吉,我很清楚,李唐的国库根本就不像想的那么好,其实,你们需要一笔钱,来作为李唐的军费支出,所以,你们才想到了这样的一个办法,你们利用我们,来达到这样一个目的,不过,李唐根本就无法承受这样的代价,所以,我们自然而然的就成为了替罪羔羊了,是不是这样的?”

  李元吉微笑了一下说:“红带军的首领,果然不是一般的人呀,我和大哥的小小计划已经完全的让你看破了,不过,你这也不能怪我们,如果,你一定要怪的话,就怪你自己好了,谁让你拒绝了大哥的招安呢?既然,你想要听命于二哥,那么,我就不可能留着你们这么可怕的军队在二哥的身边,所以,你要恨,也只能是恨你自己,和我二哥。”

  杨楔是微笑了一下说:“你摆出了这么大的阵势,看起来,你今天是不可能会放过我们任何一个人了,李元吉,我早就知道,我们这些人,早晚会论为你们李唐内斗的棋子,但是,我却并没有想到,你们这么快就要动手了,不要忘记了,李唐的江山才刚刚建立不久,根基不稳,你们现在就开始内斗,这真的好吗?我本来是想一心的为李唐办事情的,但是,我却并没有想到,最后,居然落到了这样的一步,不过,现在看起来,李唐的前途,也是让人堪忧呀。”杨楔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是拔出了自己的剑,而随后,杨楔身边所有的人,都拔出了剑,他们准备拼死一博。

  但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李元吉为了消灭所有的红带军,他竟然动用了当时还不成熟的火炮,而李元吉这种根本不计代价的打法,红带军根本就无法支持,毕竟,红带军本来人就百十来个,而李元吉这里可是有上万的精兵的,在加上火炮,就算是红带军在怎么强大,在怎么精锐,也不是火炮的对手,几炮下来,红带军的队形就被打散了。

  随着红带军的队形被打散了,当李元吉的军队冲杀下来的时候,红带军又怎么可能挡得下来,虽然,最后有几个人突出了包围,但是,其他的人是全都死在了去长安的必经之路上了。

  杨楔在逃出来之后,杨楔是说:“还好,没有把那两个孩子带过来,不然的话,他们也一定逃不出这一劫的,现在,我们已经没有什么希望了,李元吉是不会放过我们的,而他以欺君之罪来对付我们,相信秦王也没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了,他只能放弃我们了,不过,还好的是,他会成为一个明君的,只要将来的百姓,可以安居乐业,就算是我杨楔背着这个罪也无所谓,只是,连累了自己的兄弟了。”

  就在杨楔说完了这句话的时候,李元吉的追兵到了,杨楔被李元吉活捉了,而杨楔身边的人,全部战死,李元吉这个时候根本就不想让杨楔那么轻易的死掉了,李元吉是对杨楔动了酷刑,李元吉是把杨楔的皮一点、一点的割了下来,活活折磨至死的。

  杨楔收养的两个孩子,他们是没有一起和杨楔上路,使得他们逃过了一劫,不过,他们在知道了红带军的事情之后,他们很清楚自己是被冤枉的,只是,根本不会有人为他们平冤,他们想要活着,就只能放弃红带军这个头衔,他们没有选择,他们想要为红带军平反,就只能这么做。

  斩左想起了这些往事,他的心里便有了更深的怒意,因为,这么多年以来,他也并没有为红带军平反,毕竟,现在的李渊还活着,李世民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孝子,他也是不会受理红带军这个案子的,在说,当年的确是事出有因,就算是李世民想要阻拦,他也没有任何的理由,而当年的李世民,根本就是把红带军当成了弃子,他根本就没有为红带军说一句话,其实,从某个理由上来说,他自己也是想要除掉红带军的,毕竟,这一只民间集结的军队,它的风头早就已经盖过了李世民亲自带出的黑甲精骑,李世民本人也是对这支军队有所忌惮的,而他又怎么可能会为这样的一支军队平反呢?而真正为这支军队平反的,却是唯一的女皇武则天。

  这个时候的斩左,他这个时候是准备在一次的去找上官凌峰,斩左这一次,他感觉自己有信心可以打败上官凌峰,所以,他这一次打算去和上官凌峰一战,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是感觉到了孙惧的气息。

  斩左这个时候,一颗飞石打在了斩左的脸上,孙惧马上说:“斩左,你在干什么?”

  斩左听后是说:“干什么,你会不明白吗?你以为我没有发现吗?这几天以来,你一直在盯着我,到是我想问,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孙惧说:“我想要看你和杀人王的战斗呀,同时,我也想要给自己报仇。”

  斩左是闭上了双眼,他是说:“给自己报仇,你开什么玩笑,我应该有和你说过,这一次,是我和杀人王两个人的战斗,我并不想认何人卷入到其中来的,你上一次,已经卷进 来了,这笔账我还没有和你算呢?”

  孙惧听后是冷笑了一声,之后的他是说:“我虽然在暗中观察,但是,我可并没有动手呀,我可是一直在等,我在等待着你们打出胜负来,我在出来,砍掉杀人王的手。”

  斩左听后是说:“你想的好周道呀,虽然杀人王和我有仇,但是,我可并不希望你这样的人趁人之危,我还是那句话,如果,你敢来打扰我们的战斗的话,那我是不会放过你的,我这把斩马刀的威力,你应该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你想要尝尝这刀的滋味,那它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孙惧在听到了这句话之事,他是马上后退了一步,他是马上说:“不会,当然不会了。”

  斩左这个时候根本就没有理会孙惧,他是独自一个人离开了,斩左在去寻找上官凌峰的路上,他依就在想自己这些年来的生活,当年,自己并没有和杨楔等人一起去往长安的路上,算是保住了自己的一条性命,不过,自那以后,他不可能在以红带军之名活下去,他只能是做一个普通的人,不过,在那之后,他是流落到了苏州,斩左刚刚到苏州的时候,便和这里的流氓结了仇,他也是凭借着自己在红带军里学到的东西,是狠狠的修理了一下这些流氓,在之后,斩左就在这里以打架为生的,他是专门找架打。而在不断的打架过程当中,斩左也变得渐渐的能挨打了,同时,他的武艺也一天比一天要好,直到他可以挥舞斩马刀。

  孙惧在看到斩左离开了之后,孙惧的眼神是变得十分的阴冷,孙惧是看了一眼斩左的背影,孙惧是说:“可恨的斩左,明知道自己打不过杀人王,却依就在坚持着自己的低线,什么不许别人参与进来,说的好听,不过是自己找死罢了,比起杀人王来,你斩左更加的可恨,我早晚要拔光你的牙。”

  孙惧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他也是离开了,他的目的可并不是在这里发泄,他是想要在这个时候,等这两个人斗的两败巨伤的时候,他好上前将两个人都杀死。

  不过,在这个时候,上官凌峰也刚刚做好了今天的杂事儿,他这个时候正在和翠翠和梦梦两个小孩子玩耍,而就当斩左到来的时候,上官凌峰的眼光也是一变,上官凌峰很清楚,自己是避不开这一战的,上官凌峰是对翠翠和梦梦说:“我和这个哥哥有话要说,你们先回去,等我和这个哥哥聊过之后在和你们玩。”

  翠翠和梦梦两个人听后也是马上点了一下头,之后两个小孩儿便离开了,而斩左和上官凌峰两个人,他们也离开了,毕竟,斩左和上官凌峰两个人也不想在这个地方开始战斗,所以,他们两个人也是找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准备开战了。

  这个时候,没有了上官凌峰和翠翠和梦梦玩了,她们两个人就跑回了自己的房间里,陈希看到了翠翠和梦梦两个跑了回来,陈希是马上问道:“翠翠、梦梦,你们两个怎么跑回来了,你们之前不是在和凌峰哥哥玩吗?”

  翠翠还好,她是没有说话,她只是低下了头,但是,梦梦就不一样了,梦梦这个时候是马上说:“凌峰哥哥,他是被一个拿着巨大的剑的人带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