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交战斩左
七彩梦幻2019-01-19 10:506,212

  陈希在听到了梦梦的话的时候,她这个时候真的是着急了,或许,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的在意上官凌峰,不过,陈希很清楚,自己不可以让上官凌峰和斩左两个人真的打起来,毕竟,斩左的那种怪力,要真的对付起来还是有着一定的难度的,而且,一个不留神,很有可能会被斩左打断筋骨的,陈希怎么可能会让上官凌峰去冒这样的一个险呢?陈希这个时候和宇文殇两个人是马上追了出去,他们是希望可以找到这两个人,同时,阻止这两个人的交手。

  上官凌峰和斩左两个人,这个时候正是小溪边,这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一战,是免不了的,所以,上官凌峰是选择了一个没有人的地方,在这里和斩左两个人交手会更好一些,不过,说实话,上官凌峰也是希望这一战能免则免,如果,上官凌峰想要打这一仗的话,那他早就可以在斩左面前露面了,而现在的上官凌峰也很清楚,为什么自己的身分会被斩左知道了,应该是孙惧告诉斩左的。

  斩左这个时候拿出了斩马刀,斩左是说:“你很会找地方,这个地方不错,是一个很合适打架的地方,今天,我们两个就在这里,了结我们两个人恩怨吧。”

  上官凌峰是说:“我们两个没有任何的恩怨可言的,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你喜欢打架,我却是想要交你这个朋友,我很喜欢你的性格,相信,我们两个可以成为无话不谈的朋友,至于,这场架,打的根本就没有任何的意义。”

  斩左是说:“对于你来说,也许并不算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这却是我一定要面对的一切,我所经历那些事情的时候,你应该还不是李世民的刽子手,虽然,这件事情与你无关,但是,你对于李唐立下的功劳,却成为了我要和你打上一场的原因,不过,你并没有经历那一次的事件,这一次,我也只是和你打上一架,我不会要了你的性命的。”

  上官凌峰是微笑了一下:“斩左,你很有自信,你对我也调查了很多,但是,你真的以为,就这些,就可以打倒我吗?我们两个人,没有任何的仇恨,所以,我们根本就没有必要来打这一架的。”

  斩左是说:“对于你来说,也许没有什么,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有着极大的意义的,打倒你,并不是想让我有多大的名气,我只是想要完成在这个世界上我应该做的事情。”

  甪直这个地方并不是很大,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没过多久就找到了上官凌峰和斩左两个人交战的地方,而他们在找到上官凌峰的时候,他们两个人还并没有动手,宇文殇是第一时间看到了上官凌峰和斩左两个人在那里对话,宇文殇是马上对陈希说:“陈希,你看,他们两个人在那里。”

  陈希在看到了上官凌峰的所在之后,她是马上跑到了两个人战斗的地方,陈希是马上说:“凌峰,你不可以和他打,他是当年红带军的幸存者,他来这里找你,应该是来报仇的。”

  上官凌峰听后是微笑了一下,上官凌峰是说:“这件事情小希小姐也知道了。”

  陈希听后是马上一惊,她这个时候才真的明白过来,原来,上官凌峰早就已经知道了斩左的身分了,陈希听后是说:“你都已经知道了他的身分了,为什么还要来这里呢?”

  上官凌峰还没有回应,斩左是说:“原来,你早就知道了,这样的话,我们就更不用顾忌什么了,我们两个这一战已经没有办法避免了。”

  陈希是马上拦在了上官凌峰的面前,陈希是说:“你有没有弄错呀,当年,是你们假传圣旨,说什么减免百姓赋税的,你们只是假军官,当年做错事情的也是你们,你们又凭什么来找凌峰的麻烦。”

  斩左听后也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是说:“真是无知,原来,你们就和平常的百姓一样,一样的无知。”

  上官凌峰却是马上说:“小希小姐,这一次你真的是错了,红带军是被冤枉的,当年,红带军是被李唐利用,后全员被残忍杀害,只幸存下来了两个孩子,斩左就是其中之一,另一个孩子,我到现在也没有找到,所以,斩左对李唐有恨,对我有恨,也并不是没有道理的,不过,现在话说开了,这场战斗就真的没有办法避免了。”

  斩左听后是说:“我就在等你这句话呢?这是我的斩马刀,你也已经见识过了,我今天就用这把刀来和你进行较量。”

  上官凌峰是说:“好的,我的确是见识你的斩马刀了,为了回应你,我就用这把无锋之剑来应对你的斩马刀好了。”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上官凌峰是拔出来了自己的无锋剑。

  这一次,两个人在一次动起手来,只不过,这一次的上官凌峰并没有完全的防守,他在这个时候是有了攻击的手段了。

  斩左的斩马刀一刀挥出,上官凌峰在避开了斩左的攻击之后,上官凌峰是极速的来到了斩左的面前,然后,上官凌峰是用剑柄,打在了斩左的胸口上,将斩左打倒在地。

  斩马刀毕竟是体积巨大,斩左虽然可以凭借着自己的力气随意的挥舞,但是,斩马刀也并不是没有弱点的,斩马刀挥出,难以在收回,就是它的弱点之一,而这一点,身经百战的上官凌峰是十分的清楚的。

  斩左在挨了这一下之后,斩左是立时大惊,斩左这个时候是马上说:“这不可能,你怎么可能这么快的。”

  上官凌峰是说:“虽然,我们两个人上一次交过了手,但是,碍于你的身分,我不可以轻易的出手,因为,我并不希望红带军的幸存者受到任何的伤害,而这也是我一直避而不战的原因,斩左,说实话,并不是我要打击你,我不得不承认的是,我现在的剑法,比起以前来,要差了很多,因为,我已经决定成为一个流浪者,我不打算在杀人了,不就,就算是现在的我,你也不是我的对手,如果,你现在罢手的话,那还来得及,我们两个真的没有必要斗的你死我活的。”

  斩左听后是说:“罢斗,怎么可能呢?我们红带军当年对李唐有多么的拥戴,我们为了李唐可以奉献出我们的一生,但是,我们得到了什么,一个永远也无法抹去的罪名,直到现在,我们也是人人唾骂的假军官,这是我们应该得到的吗?我们并不求名利,我们只是希望百姓可以过得更好,这有错吗?为什么我们要遭受这样的待遇,所以,我不甘心,我要从打败你开始,为我们红带军血洗冤屈。”

  斩左在说完了这些话之后,斩左是站了起来,斩左从新站起来的时候,却是让陈希心里一惊,宇文殇这个时候也是说:“不是吧,从我见到上凌峰的时候起,虽然看他出手的次数不多,但是,没有一个人在挨了凌峰一击的情况下还能在站起来的,这个人的耐打程度真的不一般呀。”

  陈希是点了一下头,斩左是说:“谢谢你对我们的照顾,或许,你真的和其他的人不一样,但是,我也有我的坚持,这一战,我是一定要和你打到底的,就算是我打不过你,我也不会放弃的,我也希望你可以尊重我,用出自己的全力和我打这一架,可以吗?”

  上官凌峰在听到了斩左的这句话的时候,他是闭上了双眼,说实话,上官凌峰真的是不想和斩左打这一架,他并不想伤到斩左,但是,看斩左现在的样子,斩左是不会放弃的,如果,不给他绝对的败北,他是不会罢手的。

  就在这个时候,斩左是在一次的挥出了斩马刀,很可惜的是,他在一次的挥空了,而这一次,斩左连上官凌峰的人也并没有找到,斩左这个时候在一次的感觉到了不可思议了,对方人呢?人在哪里?

  上官凌峰是说:“我人在这里呢?”原来,上官凌峰人在斩马刀的刀尖上,上官凌峰是说:“斩马刀体积巨大,所以,一般的情况之下,很难挥出一刀来,就算是有你这样的力量,可以挥舞斩马刀,也不可就只有横劈、横砍、直劈、直砍四种,在加上斩马刀的体积和力量过重,也就限制了速度,所以,斩马刀的攻击,很容易就可以被看出,如果,你面对的是普通的人的话,也许,你的胜算会很大,但是,如果是面对我的话,斩马刀你还是放弃吧。”就在上官凌峰说完了这些话的时候,上官凌峰是在一次来到了斩左的身边,上官凌峰是用自己的剑鞘打在了斩左的身上,将斩左在一次的击倒了。

  就在上官凌峰在一次将斩左打倒的时候,上官凌峰是马上又感觉到了另一股气息,这个人根本就不是别人,这个人正是孙惧,孙惧本以为斩左就算是打不过上官凌峰,在怎么说也能伤到上官凌峰,这样的话,自己在出来报仇,但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斩左竟然如此的没用,这么轻易的便被上官凌峰给打败了。

  刚刚上官凌峰的这一下,明眼的人一眼就可以看得出来,挨上这一下,肋骨不断上两根,就已经是很不错了,想要站起来,难了。

  孙惧,他在这个时候是根本就不想放弃自己的复仇,不过,就在孙惧认为自己已经没有机会的时候,他是发现了,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离自己很近,所以,他是第一时间抓住了这两个人,用来当人质,上官凌峰虽然看到了这样一幕,却也并没有来得及阻止,孙惧是抓住了陈希宇文殇,陈希也第一时间认出了孙惧,陈希是说:“孙惧,你真是一个卑鄙的家伙,明知道打不过,居然用暗算的方法来对付凌峰,原来,这一切都是你搞出来的。”

  孙惧听后是说:“是我搞出来的又怎么样,杀人王,他砍了我的左手,让我一辈子在也用不了剑了,这个仇,我又怎么可能不报,我现在就要让他死,现在,你们在我的手里面,他一定不会向我下手的。杀人王,你现在就用自己的右手砍自己的右臂,这才是我最想要看到的,你可不要说你不敢,你那四个手指的右臂,我今天收下了。”

  孙惧这个时候还在自己还在自以为是,孙惧自己还没有想到,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已经有了杀气了,这个时候的上官凌峰已经是有想要杀了孙惧的念头了,虽然,上官凌峰为了压制自己的杀气,经历了十年的流浪,上官凌峰的杀气也算是被压制住的,但是,只要上官凌峰身边的人有了什么事情,上官凌峰的杀气就会显露出来,而这个时候,孙惧居然敢对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下手,他不是自己找死吗?

  上官凌峰是说:“孙惧,你这个无可救要的人,看起来,之前把你弄进牢房里,你也没有任何的改变。”

  孙惧听后是说:“改变什么,我根本不需要任何改变,我就知道,有仇报仇,有怨报怨。”

  上官凌峰是说:“那之前被你伤到的人呢?他们是不是也应该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呢?你这种人真的是该死,这一次,我不会在放过你了。”

  孙惧听后是说:“你有本事就来呀,反正,他们两个人在我的手里面,你要杀我的话,可以呀,有他们两个给我陪葬,我也是不亏。”

  孙惧在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内心是胆怯的,因为,他根本就没有这样的勇气面对死亡,如果,他是一个不怕死的人,他也就不会有这样的下场了,就是因为他怕死,所以,他才会落得这样一个下场,不过,这一点,上官凌峰也是没有看出来,毕竟,现在的上官凌峰也是被自身的杀气蒙住了双眼,他已经失去了之前的理性了,他现在也只是在盘算着,如何可以不伤到陈希和宇文殇,将孙惧杀死。

  不过,还好的是,上官凌峰这个时候并没有这么做,因为,如果上官凌峰在这个时候杀了人,他是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他好不容易才止住了杀气,他在杀了人之后,上官凌峰可能会做连自己也想不到的事情,他很有可能会从新选择流浪,他也很有可能会废掉自己的一身武艺,这从之前他和宇文殇说自己的剑法不会外传,就是这个原因吧。

  上官凌峰经过了一些小小的盘算,他很清楚,自己如何可以在第一时间可以杀掉孙惧,并不会伤害到陈希和宇文殇。而正当上官凌峰想要动手的时候,却是听到了孙惧的惨叫声。而也正是这一声惨叫声,让上官凌峰恢复了意识。而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也是马上逃脱了孙惧的束缚。

  原来,就在上官凌峰刚刚想要动手的时候,斩左的意识已经开始恢复了,斩左之前就有警告过孙惧,不允许孙惧来破坏自己和上官凌峰的打架,但是,斩左真的是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还会来到这个地方,而且,还想要破坏自己的打架,斩左怎么可能会忍下来呢?于是,斩左就在这个时候挥动了斩马刀,将孙惧的右腿打断了。斩左是对上官凌峰说:“真的很对不起,看来,是我着了这个家伙的道,被这个家伙给算计了,让这个家伙破坏了我们两个人的战斗,真的是一件让人扫兴的事情,现在,这个家伙应该不能在搅局了吧,我们两个人的战斗,也应该继续下去。”说完了这些话,斩左是在一次的站了起来。

  上官凌峰听后是微笑了一下,上官凌峰是说:“斩左,我们两个人已经不必在打下去了,因为,就在刚刚,胜负已经定下来了,你不可伤得到我,我们两个人的战斗,就此结束吧。”

  斩左是说:“这可不行呀,我还没有真正的倒下,这把斩马刀也没有断,这样的话,这场战斗,我们就要继续。”

  上官凌峰听后是马上说:“你真的认为有这个必要吧,毕竟,你的对手并不是我。”

  斩左是说:“当然了,因为,你是唐太宗的第一功臣,虽然,你只是一个刽子手,你的功绩不会表明,但是,如果没有你的存在,李世民拿什么去对抗李建成的黑龙会,他又凭什么可以打败太子,得到魏征,这不都是你为他所做的一切吗?所以,在我看来,你是我在洗冤路上第一个要面对的对手。”

  上官凌峰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上官凌峰是说:“既然,你已经这样说了,那么好吧,这一次的我,会全力的应战,你想要打败我的话,你就要站住了。”

  上官凌峰在说完了这句话之后,上官凌峰是在一次的出手了,而这一次,上官凌峰的出手和之前是完全不同的,之前的上官凌峰所使用的剑法,大都是一些基本的剑法,劈、刺、点、撩、崩、截、抹、穿、挑、提、绞、扫,在配合上自己的速度和力量,就成为了一种剑法招式,而这些,看似简单,却是最为高效的制敌方法,但是,这一次,上官凌峰的剑法明显有了很大的区别,他所使用的剑法并不是单点的剑法,而是把这些简单的东西融合在了一起使出来,速度比起以前来也更快了。

  斩左在听到了上官凌峰刚刚的话的时候,斩左也是不敢大意,他是第一时间准备好了应对上官凌峰的剑法,但是,斩左并没有想到的是,上官凌峰会有这样的变化,这是让他不敢去想的事情,这个时候的斩左才真的是明白,原来,上官凌峰之前一直都不想伤到自己,所以,他一直都没有出全力一战,他是保留了自己的招式和力道。

  陈希和宇文殇两个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了上官凌峰使出这样的剑法,这两个人也是不敢去相信的,因为,在这之前,上官凌峰可是从来都没有使出过这些的,宇文殇这个时候不禁是说,原来,凌峰以前根本就没有在我们面前使用过自己的剑法,真的想不到,这剑法如此的犀利。“

  在一旁的孙惧在看到了这些之后,他更是气的牙痒痒,他这个时候是心想:”原来,这个家伙一直都瞒着自己的剑法,让我误以为斩左这个笨蛋可以打赢他,这一次是我大意了,就凭斩左,根本就不可能胜得过杀人王,看起来,这杀人王果然不是浪得虚名的,难怪,就连秦琼都如此的忌讳他了,想要对付他,需要更强大的高手才可以。“

  孙惧在说出来这些的同时,他也在想,自己要如何脱身,毕竟,现在自己的脚已经断了,想要这么逃走,是根本不可能的,而这两个人打完了,无论是谁胜谁负,那都不会放过自己的,而自己,在这两个人的面前,就是死路一条,没有任何可说的,就算是上官凌峰可以放过自己,那也是让自己从新回到牢房里去吧,那么,自己之前所做的一切,都白废了,自己在回到牢房里,在想出来,那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一次,如果不是说出了上官凌峰的事情,秦琼放了自己一马的话,自己还说不准要在牢房里呆多久呢?而就在这个时候,孙惧是有了一个很冒险的想法,虽然,他的想法很冒险,却是完全可以一试,反正,现在的自己无论怎么看,自己都是一个输家,至于自己会输多少,那就看自己敢不敢去拼这一次了。

  就在孙惧想这些的时候,上官凌峰的剑也是来到了斩左的身边,上官凌峰这一次用的是劈、点、撩,三者合一的剑法,而这三剑,容为了一个招式,劈,是将斩左的斩马刀劈断,点,是用剑柄点在了斩左的双膝上,让斩左无法站立起来,撩,是一剑挥出,将斩左在一次的打飞在地。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流浪杀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