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蹊跷的玩偶
桃薰2019-06-17 11:333,485

  10。蹊跷的玩偶

  徐晴缓缓站起,朝霍汝斯走来,面带冷笑地挑逗着他的下巴。

  “霍汝斯,你前面要杀我的样子,竟然让我有点着迷。”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换个口味,罗川那种小女生怎么能适合你。”

  “你闭嘴!”霍汝斯一把扯开徐晴的手。

  “哈哈哈,那你接不接受我的提议。”

  只要我呆在罗川身边,她根本没机会动手,也根本威胁不到自己,况且还有那颗吊坠,只是眼下那些藏在暗处的人却不得不防——霍汝斯这样盘算着。

  “我不杀你,但你也休想让我给你做伪证,身份的事你要想公开随意,看有没有人会信你。”

  “警告你,有我在你休想打罗川的主意。”

  说着霍汝斯缓步走出了屋门,在确定没有摄像头后瞬移回到了营地附近。

  徐晴揉着自己的脖子一副气急败坏的面孔,她拿起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喂,执行B计划。”

  霍汝斯回到了营地,他没有理会周围人的招呼,急急忙忙地先找到罗川。

  “刚才你坐在这的时候,谁在你对面?”

  罗川原本正高兴地要跟他打招呼,没来由的先被问了这么一句。

  “什么意思?等等,你都看到我坐在这了,还问我对面坐的是谁?”

  “被,被角度挡住视线了,快点告诉我。”

  “这个……我还真没注意,怎么了?”

  “你,唉……江怡呢,有没有看到?”

  “啊,尼弥先生,我忙着整理东西,周围都有人啊,那边有几个人都没注意。”

  “好吧。薛真呢?”

  “在那边。”

  “嗨,尼弥西斯。”

  “你都跟大家说好了吗?”霍汝斯拍了下薛真的肩。

  “都好了,就等你了。”

  “辛苦了。”

  霍汝斯找了个能站高些的位置。

  “辛苦大家来集合下了,等下我领头,队医,刘老师和小梁带着小朋友在前面,他们走的慢以他们的速度前行。”

  “其余按分组,风花雪月,梅兰竹菊的顺序。”霍汝斯暗自庆幸罗川在风组,这样就可以顺理成章的在前面,是在他回头就可以望到的范围内,看谁还敢作妖。

  不过这么一来薛真就被排到了队尾。

  “薛真,后面帮忙照看下。”薛真不开心地点了点头,瞥了江怡一眼,只见她对着自己微微侧头一笑。

  唉,世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她在队首,我在队尾。

  “大家还有什么异议,没的话10分钟后即刻出发。”

  一行人终于跟随霍汝斯开始走到正确的路上。

  由于小朋友在前面行走,走走停停,整个队伍行进的异常缓慢,不久之后队伍的形状就从一竖排变成了一坨不规则形状,更有向纵向发展的趋势……霍汝斯无奈只得关照前方的人注意行进速度,每队队长注意组员情况,他则和小朋友们逐渐变成了队尾,当然,还要拉上罗川。

  薛真蹭来蹭去地也蹭来了他们身边,霍汝斯注意到他在跟江怡聊着天。霍汝斯蹙眉朝罗川这边靠了靠。

  原本他是信任薛真的,但昨天徐晴给他看的视频让他已对这里所有的人都不可再轻信,他有些后悔凌晨时对薛真说了那么多。

  霍汝斯可以通过气场变化看出此人当前的身体状况却看不出善恶与虚伪。

  “以后,离他远点。”他小声地对罗川说。

  在晚上8点左右他们才到达了原定该入住的民宿,说是民宿也早已经过了改造,两层楼的建筑配套齐全。

  让人意外的是主办方对于他们迟了2天的到达却不以为意。

  暴躁老哥第一个跳出来把他们劈头盖脸地骂了一顿才让主办方意识到出了问题。

  “你们不是有联络说在附近先露营游览,稍晚两天到吗。”

  “扯淡,谁跟你联系的。”

  “这……匿名。”

  “别废话了,村民被杀的事赶快报警吧。”

  恐怕也是徐晴搞的鬼,霍汝斯如此推测。

  霍汝斯不明白徐晴为何要如此针对罗川,事实上,如果罗川真的遭遇不测,他一定会不余遗力地要徐晴的命,她根本无处遁形。徐晴还不至于蠢到要玉石俱焚的地步。

  但这有期限,那就是下一次的元宵节,这之后他恐怕无法再保护罗川,徐晴的罪行一定要在此之前接受伏法。

  徐晴也同样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在霍汝斯突然出现在她背后的瞬间,她就明白,霍汝斯想要她的命简直易如反掌,所以还不能让罗川死。

  她要改变策略,让霍汝斯无法找到罗川,或者干脆让他彻底消失,送走这个门神她才能高枕无忧。

  霍汝斯绝不可能没有死穴,就算是神仙也会死的……

  入夜,精力消耗了数天的队员们早早进入了梦乡,罗川撩起窗帘的一角遥望夜空,那里也有点点星辰,虽不及霍汝斯带她去的那个地方,却足以让她兴奋不已。

  真希望比赛能快点结束。

  “罗川,你还不睡啊,精神真好。”江怡在床上翻了个身,看罗川还在看外面。

  “哎,就睡了。薛真对你是不是有点意思啊。”

  “……他怎么想不关我事,睡啦。”

  罗川抿了抿嘴关灯躺进被窝。

  “啊——!”一声凄惨的叫声打破了安静的夜晚。大部分客房的灯瞬间被点亮,穿着睡衣的人们纷纷走出房门闻声而来,罗川和江怡也不例外。

  凄厉之声来自近走廊尽头两个女生的客房,然而惊喊过后却变得安安静静。

  最怕这瞬间的宁静,所有出门的人都互相张望却没有真正敢上前的。

  “怎么回事?”

  大门紧锁听不到一点动静,似乎里面根本没住着人。

  “还愣着干什么,开门啊!”

  赶到的服务员被催促着哆哆嗦嗦地刷卡,嘀的一声门弹出一条缝,她却一步退后不敢打开。

  霍汝斯果断上前拉过服务员,只见他用手指抵着门框直接推开门,一马当先走了进去,身后的人们这才像小爬虫一样慢慢地聚拢到门口。

  屋内漆黑一片。

  “什么情况?”

  房间内只有一个人,并且她的情况并不是很好,霍汝斯已经看到了气场的颜色。

  房间的灯被打开,目光所及之处整整齐齐。

  霍汝斯迅速跑到内屋,一个穿着睡衣的女孩晕倒在地上,他将人迅速抱起转身的那一刻却被床上诡异的一幕惊住了。

  上面趴着一个近一人高的毛绒玩偶,面部朝下贴在床单上,贴合处殷红一片,已扩散至床边的部分淌下一道道痕迹,这情景看上去就像一个倒在血泊中的人。

  跟进来的人也看到了这一幕纷纷被吓得不轻,“血血,那是不是血!”

  霍汝斯没心思去理会这个当务之急是先救人。

  “医生,快救人!”

  “我……不是……”被救出的女孩口中呢喃着。

  “不是什么?”听不清楚。

  医生直接在走廊上查看了女生的情况。

  “似乎没什么外伤,也许是惊吓过度的晕厥,把她送到医务室。”

  “房间里怎么只有一个人,她的室友呢?”问话间一个女生带着哭腔从人群中挤了出来,“是……是我,呜呜,晚上灵灵叫我去打会牌,就直接睡了她们那。”

  “哇——我不知道怎么会这样啊!”说着便大声哭了起来。

  “尼弥先生,里面那个人偶怎么办?那下面是不是血啊?”

  “不管是不是,至少不是刚才那个女孩的。赶快报警!”

  “怎么回事,电话打不通了,晚上信号怎么没了?”民宿经理晃着手中的手机,周围的人群也同样传来一阵抱怨。

  “固话呢?”

  “不行,忙音。”

  “快找人查查!”

  突然一个奇怪的声音从刚才的屋内发了出来:“罗川,拿命来,罗川,拿命来……”

  “刚刚、刚那屋子里没人了啊。”

  霍汝斯将女生抱出来后剩余的人没敢多看都退了出来,所以,现在屋里传出的声音是怎么回事?

  声音还在重复着。

  “不对,你们仔细听,这好像不是人在说话。”薛真突然冒出的这句把大家吓个够呛。

  “等等,薛真说的对。”霍汝斯立刻又冲回了屋子,声音却突然停了……

  那是一种机械式重复的声音,每一小段的声调,情感都是相同的,仔细品味之后就会想明白那其实是录音,声音弱而闷,说明外放的装置是藏于某个物体之中隔音造成的效果。

  他小心翼翼地打开柜门之类的查看了一番,并没有特别的物件。

  “奇怪,为什么进来后声音反而停了。”

  他环顾四周最终将目光停在了那个玩偶身上。

  “喂,你别盯着那东西看啊,怪瘆人的。”薛真也一起跟了进来,还有零星几个略胆大的。

  只见霍汝斯缓步走了过去,盯了那个玩偶一段时间,他顾不得所谓的“破坏现场”,直接把玩偶翻转了过来,正面被彻底染红,看上去的确有些刺目。用手指在腹间和胸腔的位置戳了几下,一个微小的异物被感知。他索性将娃娃外衣掀起,一个缝合的口子显现在眼前。

  “应该就在这里面,一个小型的发声装置。”

  所有人都面面相觑,看着从玩偶腹中取出的发声装置,轻触间又发出了那段重复的话语,吓得走廊上的人们纷纷后退。

  “尼弥,那玩意是血么?”

  “不是,像番茄酱加了染色剂的感觉。”说着还用鼻子嗅了嗅。

  “我去你大爷,这是恶作剧吗?”

  “那个娃娃喊的是罗川,你们没注意吗?是不是……原本是针对罗川的,找错了人?”

继续阅读:11.重回原点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芝士就是力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