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试牛刀
王星飞2019-02-22 09:473,433

  四人刚进太原,被这繁华的世界惊呆了,在他们看来,平遥就够繁华了。东瞧瞧,西看看,都走不动路了,二俅光顾瞧这花花世界了,忘记了赶车,马车挡在路中央,已致交通拥堵了。

  “喂,前面赶车的,快走,呆会儿官差来了,可要受罚了”,一位中年汉子推着独轮车,车上载着两个鼓鼓囊囊的大麻袋,看似不沉,但占地方。

  “哦,妞呐”二俅挥了哨鞭,在空中发出清脆的声音,马车开始向前移动。

  穿过主街道,过了七道巷子,在城西北的兴隆大街东段,马车停了下来,找到“德源祥”,小勤俭从兜里拿出东家的拜帖就要上前敲门,但被二愣拦下了,我们风尘扑扑,这会儿不适合拜帖,听老辈人说,拜帖通常在上午。

  大家觉得二愣说得有理,便找了一个便宜的客栈先行住下,客栈伙计热情招呼四人,到茶送水的,马也有专人照看,将贵重物品寄存在客栈后,他们连水都没喝一口,就到大街上看景儿去了。

  古话说的好,嘴上没毛,办事不牢。这群孩子玩性大发,就没个正点,约莫着掌灯时分,小勤俭才想起要回客栈。

  “二愣,什么时辰了?”勤俭问。

  “不懂,估摸着未时吧”

  “什么鬼话?,你家未时撑灯了”二俅一旁不屑地说。

  “是呐,二愣家未时撑灯了”,起哄永远少不了胖三。

  起哄归起哄,玩笑归玩笑,这个小伙也知道时间不早了,得回客栈。于是兴致未尽的向回走。

  回来的路上,在客栈邻拐角的十字路口聚了一推人,是人向前一看,一个大汉光着膀子跪在地上,被四个有钱人家的家奴用鞭子打着,厚实的后背,一道道血印子溢出了血珠,汉子咬着辫子忍着。四人好奇,光天化日被人打,还有没有王法?二愣是个直脾气,看到这就要向前去理论,一下被小勤俭拽住。

  “二愣,别冲动,先问明什么情况再说”。

  “对”二俅附和着。

  向周围人一打听才得知:原来大汉是个搬运工,今天接了个大户人家的活,就差临门一脚,就可以完工。当他来到大户人家门口时,一官差飞马驰过,惊到大汉,车翻人倒,摔碎的大户人家从南方买来的瓷器。大户人家知他赔不起, 50 鞭子, 两清,大汉同意。

  十鞭子打过,大汉已经撑不住了,现在放弃,50 鞭子没打完,照样要赔,还得花钱治伤。

  打过 20 鞭子,大汉已经趴在地上,呻吟声也越来越急促,越来越微弱。

  四个年轻人看不下去,一合计:“东家经常教导我们,遇事以仁义为先,帮人乃上天造化”。

  四人向前:“别打了,再打要出人命了”。

  “他自愿的”一个管事模样的人回了一句,“还差三十鞭”。

  “他打破你的东西值多少钱”?

  “贵的不贵,二两纹银”管事的答曰,“就怕他还不起哟”

  二两纹银搭上一条命,真不值。小勤俭寻思,把他救下来,让他来店里做事,瞧他体格强壮,应该是干活的一把好手,不出半年,应该能把二两银子还上,快点帮助它养家糊口。想到这,小勤俭大声对管事的说:“”我们做个交易,可好?”

  “啊——”管事的答道“做什么交易?”

  “你让他们先别打,如果交易做不成,你们再接着打,可行?”

  “二两纹银, 50 鞭子,也就是差不多三鞭子一钱纹银,你们打了二十多鞭子,就八钱,余下的一两半银子,我们赔,可行”。

  管事的寻思,老爷不在场,打人还费力气,现在有人拿银子,乐得大家晚上喝酒钱,于是应允了。

  一堆人就此散去。四人向前查看大汉的伤情,一看就是牛筋鞭子打的,不治,肯定不行。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也是东家常教导他们的。于是,四哥们把大汉带到药房,买了一些金枪药给他敷上。

  大汉千恩万谢,感激之情已让他语无伦次。嘴里一直喃喃的,谢谢,谢谢,谢谢!。

  “不用谢,这是每个路人都应该做的,等你伤好了,可来我们商号里面来做事,省得受这样的罪”。

  大汉听完,感动涕零,“今天遇到贵人了,今天遇到贵人啦”。

  好在大汉,腿脚没伤,四兄弟与大汉一起出了药房门,门口,大汉再次言谢后,推着独轮车 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中。

  二球突然说:“这不是上午在我们车后面的那个大汉吗?”

  大家一听,才记得有这么一个人。

  回客栈的路上,哥仨都夸小勤俭,既做了善事,又给商号找到了帮手,最关键的是大汉 一定会感恩一辈子,来商号里做工,也会兢兢业业。

  天全黑了,四兄弟穿过数个街区,来到了兴隆大街,听到后面有人喊:闪开”,一个捕快模样的人,骑着马,带着一队兵丁向这边急跑过来。

  捕快穿着红底黑边的马褂,蓝顶子,身高约六尺开外,肤黑,方脸,蓄着张飞一样的胡子,满脸杀气。

  一干人马吓了四兄弟一跳,他们从来没看过这样的场面。后面的路程,大家也不再打闹,都规规矩矩的走着。

  拐个弯,就到“德源祥”,离客栈也就不远了。

  二俅眼尖:“官兵把德源祥围了?”

  四个小家伙都惊呆了。下午还说去拜帖的,幸好没有去,看这架式,“德源祥”定是犯事儿了。

  看来东家请“德源祥”老板帮忙的事儿,泡汤了。哥四个也不敢上前打探,官家的事儿,少打探为妙,这是东家交代的话。

  回到客栈,大家都默不作声,心想,这次白来了,又得打道回府。

  “我们不能自己干吗?难道没有了别人的帮忙,我们就干不出一番大事业?”小勤俭突然说。

  “那怎么开始干啊?”二俅问。

  是啊,如何开始干了?大姑娘上轿,头一回的事儿。

  三兄弟齐刷刷的望着小勤俭,等着他回答,这回小勤俭成了他们的主心骨。?

  小勤俭略想了一下,说:“先找店面吧,没有门面怎么做生意,这店面还不能比平遥的寒酸,但也不要太惹眼,省城我们还不熟,黑白道我们也不清楚”。

  哥几个觉得小勤俭说的有理,变依了,在想打道回府的事儿,因为大家都有一个梦想,干出一番大事业才回去。

  一夜无话,第二天哥四个大点行装,换了一家便宜的客栈住下。早餐用罢,他们分成两组,开始在大街小巷里面找店面。

  路过“德源祥”,看到一群官差模样的人在大包小包地打包装东西,还有人登记在册。

  昨晚见到的领头的捕快坐在一旁,喝的茶,他的大黑马系在系马桩上,不时发出裂咳的声音,打着响鼻。远处有一大户人家办喜事,人头攒动,欢快声不绝于耳。有人放冲天炮,这种炮打,带着萧叫声,蹿上云霄,发出清脆震耳声音。可能是年关近了,办喜事的大户人家放鞭也放的酣畅淋漓,喝茶的捕快被惹恼了,气势汹汹的走向前去,拔出佩刀放在,放鞭炮的仆人的脖子上,瞪着一双筒眼,呼呼的说道:“小 子,放够了吗?没看到官爷在办差呀?”

  仆人哪见过这架势,从来都是民怕官, 大家都有一种思想:见了官差,能躲,便躲,能躲多远躲多远。

  “是是是我家老老老爷” 仆人吓得浑身颤抖。

  还没等仆人说完,那官爷一拳打在他的鼻梁上,嘴里还愤愤的说:老子今天教你如何说话,那你如何把话说利索。

  接着左一拳右一拳像雨点般的落在仆人身上,一阵惨烈的叫声惹来路人驻足观望。

  早有人跑进府里报告。

  捕快正打得欢畅时,一个爽朗的笑声从院里传来:“是哪位官爷?实在对不起,惊扰了您办差,草民给你赔罪了。”踩的四方步,不紧不慢地从院里走出来。只见这位老者,鹤发童颜,一幅儒家仙骨的模样。

  出门之后,先向捕快做了个揖:“不知官爷在此办差,所以才多放了一阵鞭炮,老夫想今年我已 80 岁了,又至年关,所以多放了一点。还请官爷原谅”。

  捕快见状,也向前答礼:“老员外,仙风道骨,身体硬朗的很啊,祝你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捕快说完这些,心里嘀咕:“这家来头不小,少惹事。”于是,便大声答道:“不知老爷们儿过生日,多有讨扰,赔罪,赔罪。”

  老员外爽朗的笑了:“正所谓不打不相交吗?来来,进来喝杯酒吧!”

  捕快久在官场混,听老员外的说话气势,就知是在官场混了很多年,虽然说话很和气,但和气中带着尖锐。

  “实在对不起,老员外,刚才鲁莽,请你多多包涵,小的有公务在身,不便讨扰”说完做了个揖,便要回去喝茶。

  “官爷,稍等”老员外和气的说“我家门童小三,伤得不轻咯”。

  捕快立马明白是什么意思,从怀里掏出一些散碎银子,递给门童:“小兄弟,误会,误会,这些银两,拿去看伤”。

  员外见状,刚才虽有笑意的脸上怒气顿消:“还不谢谢官爷”。

  门童向官爷做了个揖,捂着肿脸 一拐一瘸的走进了院里。

  这番景象,看得哥四个一愣一愣的,在小小的平遥镇,哪有这样的事?只听说过,民怕官,哪见过官怕民的事,真可谓开了眼界。太原城,可是藏龙卧虎之地,在这里,混出一番事业,可要处处小心。小勤俭心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老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