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6章:魔术
榊少年2020-03-24 10:322,395

  眼镜叔叔抢过陈意朵手里的纸箱翻来负去查看好几遍。又贴着地上看好半天。想不通。真是想不通。没道理啊!我居然被一个小丫头给唬住了?让她变回来,我倒要看看她怎么变回来!

  “小妹妹,你把叔叔的手表变回来吧。”

  “好。”陈意朵甜甜说着就又把箱子倒扣在原来的地上,又在箱子上拍了三下,然后把纸箱重新拿了起来。

  手表,它安静而诡异的躺在那里。

  眼镜叔叔瞪大了双眼,他甚至摘了眼镜,用手柔柔了双眼,再戴回眼镜,往地上瞪去:手表还在,没有消失,不是幻觉。那……这是怎么回事?

  “怎么样?”陈意朵出声询问道。

  “好……”好诡异啊!有猫腻,绝对有猫腻。我就不信这个邪!再拿个东西试试。回头四周找了找,正好一个戴墨镜的贵妇牵着一只泰迪犬经过身旁,拦住“美女,借你的狗狗用一下”

  “干嘛?”墨镜美女很警惕的看着这个陌生男人。

  “借你狗狗用下,放纸箱一分钟,变个魔术。”眼镜叔叔商量道。

  “神经病啊?”墨镜美女很反感。

  “30秒,就30秒,你可以牵着你的狗链不用松手。”眼镜叔叔想再争取一下。

  墨镜美女七分警惕加三分好奇“就30秒!30秒一到不许再打我蓬蓬的主意。”

  “嗯嗯,就30秒”眼镜叔叔很兴奋,见证奇迹的时刻到了,我一定能看出她的猫腻。想着连忙转身对陈意朵说“小妹妹,你把狗狗变没了,我给你双份的钱。”

  陈意朵看了看眼镜叔叔,又看了看墨镜美女。论长相,你两还真般配。

  “好吧。”陈意朵勉为其难的说。

  眼镜叔叔很积极的帮忙把泰迪犬抱了过来,陈意朵便依旧拿纸箱倒扣在泰迪犬身上,然后照旧在纸箱上面拍了三下,再拿起纸箱。

  地上,除了一条被墨镜美女牵着的狗链,空空如也,泰迪犬不见了。消失了!眼镜叔叔崩溃了!墨镜美女也崩溃了“蓬蓬!我的蓬蓬,你还我的蓬蓬。把我蓬蓬还回来!”

  墨镜美女一手奋力抓着眼镜叔叔的手臂,一手不依不饶的捶打着他的肩膀讨要着。

  陈意朵趁眼镜叔叔楞神的功夫,把纸箱倒扣回去“拍拍拍”三下,再翻起纸箱,泰迪犬安静的蹲在那里,它哪也没去。陈意朵小心的抱起小狗狗送还给了墨镜美女。

  墨镜美女颤抖的接过自己的蓬蓬,翻看着泰迪犬的周身,确定自己的蓬蓬没有异样,它还是那样睁着可爱的小眼睛,还伸着舌头舔着自己的手,这才放心的和陈意朵道谢。

  墨镜美女紧紧抱着自己的泰迪犬,异样的看着眼镜叔叔,生怕他再过来抢走自己的蓬蓬。见他像见了鬼一样躲着跑开了。

  眼镜叔叔双眼紧紧的盯着墨镜美女怀里的泰迪犬,回身又紧紧的盯着陈意朵,见她也像见了鬼一样。

  “这次可以了吧?”陈意朵天真无害的看着眼镜叔叔说。

  眼镜叔叔从钱包里哆哆嗦嗦的掏张一百的,扔在地上跑走了。

  “不用这么多……”陈意朵想换点面额小的,好坐公交车。不过看着眼镜叔叔头也不回的跑走了,也就无所谓了。

  “那边,就是那个小女孩。”不远处先前的老奶奶带着两个民警说着什么。

  陈意朵一看,坏了!警察叔叔来了,快跑!连纸箱都不要了,陈意朵直接拔腿就跑。陈意朵看见警察就跑是潜意识的行为,因为她曾经的淘气,被警察批评教育过两次,记忆犹新,至此她就有了见警察就跑的后遗症。

  “哎!小丫头,别跑!叔叔不是坏人。”其中一个民警抬了抬帽檐,一看小丫头跑了,连忙追喊道。

  另一个民警见状,也赶紧跟上。

  老奶奶也跟着追了一段路,后面实在跑不动了,心道:我这老骨头,还得吃钙片,不过得换牌子,那个一口气上五楼,不顶用,这才跑多远,就累成这样。

  “小丫头,别跑了,叔叔是警察,是好人!不是来抓你的。”跑在前面的民警一边跑着,一边上气不接下气的喊着。

  “不行……不行,我……我跑……跑不动了”跑在后面的民警一手扶墙,一手扶腰,斜靠着身子气喘吁吁的说。

  “这小丫头,跑的也忒快了,我费老劲了都没能追上,警校那会儿得的称号短跑小王子,算是废了。”跑前面的民警转头弓着背大口喘着气说。

  “他们追上来了吗?”陈意朵对着小巷子里的红砖墙问。

  一个白色身影从红砖墙里探了出来“没有,他们跑累了。”

  “他们为什么抓我?”陈意朵感到莫名其妙。

  “他们说不是来抓你,他们说是好人。”

  “你信?”

  凤用力摇摇头。

  “我想也是。幸好跑得快。”

  殇:这些地球成年人说的话,鬼才信!

  次日早晨。

  昨晚,陈意朵花了40元找个家好心大妈开的小旅馆住了一晚。

  一家沙县小吃,陈意朵点了一份清汤面和一笼小笼包,大口吃着小笼包,她早饭都没吃,实在饿坏了。

  付了钱,问清楚去最近的少林寺怎么走。店老板告诉她要去车站坐班车到濮田,到了濮田再坐车去少林寺

  。

  陈意朵走了一段路,找到了一个公交站,看清公交牌上的路线,28路车可以到汽车站。

  上了公交车,陈意朵找了个靠后车门的位子坐着。不知道过了几个站,一个拄着拐杖的老爷爷从后门上了车,老爷爷在门口站立了一会儿,看了看四周,最后视线停留在了朵朵身上,陈意朵连忙跳下座位,上前搀扶着老爷爷坐上了刚刚自己的座位。陈意朵自己则走到门边扶柱抓着。

  “这世道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刚坐上陈意朵座位的老爷爷,用力跺了跺拐杖“一车年轻人,好手好脚,却不如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娃子懂事!连个尊老爱幼的人都没有。礼义廉耻啊!你们难道都不知羞耻二字怎么写吗?”

  陈意朵有点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老爷爷,心道:刚才让座的时候我还犹豫了一下,要不是您看着我,我也没那么快下那么大决心。

  但车上的其他人可不这么想,刚刚好几个假装看手机的,假装打电话的,假装看窗外风景的,假装睡觉的,这会儿都有点不自在了。两个初中生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被座位烫起身也躲到车后面边和陈意朵挤在一起。

  老爷爷和蔼可亲的看着陈意朵,亲切的出声道“小娃娃,去那边坐。”伸手指了指初中生让出的座位。

  陈意朵摇摇头。还有一个站,马上就到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殇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殇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