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2章:太空逃亡者
榊少年2020-07-25 10:592,788

  数天之前。

  在遥远的太空中一艘形似剑柄的飞船,倒身朝着太阳系方向做空间跳跃式行驶着。飞船内中控指挥台上,一个只有人类拇指大小的贝卡尔星人躺在一个漂浮于半空矿泉水瓶大小的半透明仪器里,仪器周身闪着各色淡淡的光芒。贝卡尔星人长的像地球童话故事的小精灵,脸色惨白,却看不出性别,穿着淡蓝色的金属外衣,他睡着了,看着像是死去了一样,脸上看不出一点生命的气息。

  中控指挥台半空中闪现出一个美丽的虚影:

  “主人,我的主引擎暗物质收集部分损坏严重,已经无法正常使用,暗物质燃料即将消耗殆尽,备用的曲率推进装置也已损坏严重,已经无法使用了。预定计划降落的行星将无法按时到达,必须在临近的一个生命宜居行星迫降。前方检测到柯元系第1507285号宇宙座下第四阶主级超星系团下级次规则轨道格鲁型棒旋星系:银河系下猎户臂17956号子系:太阳系行星编号KNL-357生命宜居行星:地球适合临时迫降。是否迫降?”

  “好。”飞船深处响来了一个声音。

  “能量检测该行星生命迹象活跃,文明程度还未达到I级宇宙文明,只有初阶核前文明,该文明还处于行星文明萌芽状态,无法进行星际穿越,无法进行星际威慑,无法进行星际交流,无法进行星际暗示,连明示都做不到。暂时是个不错的藏身之地。”

  闻声而去,在船舱后部的内壁舱门瞬间变淡消失了,显露出来的后舱空间只比前舱略小,舱内凌乱的摆满了各种机械,仪器和不知名的箱子,或者说货物。在一堆货物间一个白色模糊的身影歪着个脖子探出脑袋,这情景活脱脱电影里的贞子啊。

  货物堆得奇高,都快触到飞船内壁的舱顶了,最上头悬着一个不大不小的箱子,魏巍颤颤的。如同“贞子”一般的凤费劲挤了挤旁边的货物,而此时已经摇摇欲坠的箱子直接被挤得抖落了下来,直接把凤砸趴在地上动弹不得。

  半空中美丽的虚影面色如常,抬起玉臂挥了挥,船舱内壁便伸出一条机械手臂将砸落在凤身上的箱子移开,放到一边。

  凤抬头柔了柔被砸的发晕的脑袋,又如鬼魅般飘飞而出,缓缓停在了中控台前。

  凤轻轻的伸出左手食指戳了戳“矿泉水瓶”,对着“矿泉水瓶”里的贝卡尔星人嘴唇动都不动一下,只用精神意念对贝卡尔星人呆呆的说:

  “殇,醒醒!”

  飞船悬窗外,那颗蓝色的星球上,有一处陆地上空迸发奇异光芒,似昙花一现,似流星一闪,光芒一闪即逝,成千上万的闪芒,或多的,或少的,或密集的,或稀疏的,一直不停的轮流闪烁着,好似永远不会停歇。

  “去那里。”贝卡尔星人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中控台半空虚拟投影:地球上那五分之一的类人智慧生物群正用烟花庆祝着他们一年中最喜庆时刻。

  “好。”凤用精神意念出声,接着捧起“矿泉水瓶”绕着中控台飞舞了起来:“零,飞!”

  “好的,主人”半空中美丽的虚影看着如孩童般幼稚乱舞的凤,它躬身领命。

  “直接飞到星球的闪光之海那里,我们在那里降落。那里应该是这个星球文明程度最高的地方。我要换副身体,这副身体已经撑不了多久了。”“矿泉水瓶”里叫殇的贝卡尔星人面无表情的说着。

  大年三十,未等春晚迎新辞旧倒计时钟声的响起,窗外祥和的世界渐渐被爆竹声所侵占,鞭炮齐鸣,烟花齐放。绚丽的五彩之花在漆黑的夜空中炫目的绽放着。

  陈意朵欢快的跑下楼去,像个小大人指挥着两个哥哥摆放好三个烟花箱子。

  “哥哥,给我香,我来点烟花。”陈意朵迫不及待的叫着。

  “等下,等我把香点着”陈儒风一手拿着香,一手拿着火机打着火。

  “嘭!咻……棒!”烟花火箭般窜出地面。陈儒羽背过身,已经趁妹妹不注意用火机偷偷将近身的烟花引信给点燃了。

  “啊!”陈意朵被突然的烟花啸声吓了一跳,又惊又怒怪叫着冲过去,似要拿粉拳打死这不懂谦让的二哥。

  陈儒羽一边哈哈大笑着“来呀,来呀,你来抓我呀!”一边躬身躲过妹妹的追打,一边跑一边还不忘回头炫耀一下手里的打火机,那得意的笑声在陈意朵听来倍感可恶!

  “小羽,你又惹妹妹生气了,等下看老爸不打得你屁股开花,半个月下不来床。朵朵,好了别追了,哥哥已经给你点好香可以放烟花了。”陈儒风朝追跑中的弟弟妹妹说道。

  “小羽哥哥,他讨厌,说好的烟花给我放的。”陈意朵气鼓鼓的说着回身又加了一句“画圈圈诅咒你。”

  “我们不理他,你把你的烟花放了,哥哥这个等下也给你放。”

  “笨丫头!嘎嘎嘎!”

  “哼”陈意朵气哼哼看了一眼得意着怪笑的陈儒羽,跺了跺脚迈步往大哥走去。

  “哥哥,我不要香了,我也要打火机”说着硬抢过陈儒风手里的打火机,啪的一声,一束火焰直窜了出来,吓得朵朵连忙推开手里的打火机。

  火焰虽然窜了下就没了,但胜在破坏力惊人,它成功的将陈儒风半边的眉毛给消灭了,顺带还有额头上的一戳头发。

  “打火机太危险,容易被引信烫到手,用香…………安……全……点”做为大哥哥陈儒风已经很小心了,但还是被冲动的“魔鬼”妹妹给祸害一边眉毛还有头发。他内心是崩溃的,虽然他一直都是个好脾气的哥哥。

  “那好吧。”把哥哥的眉毛给燎了,陈意朵内心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不知所措,但并不影响她继续放烟花的欲望,他知道小风哥哥是个好脾气,他不会介意的……吧?

  陈儒风看着跟没事了似的陈意朵,也不理身后那已经笑得前俯后仰,上气不接下气的陈儒羽。苦笑着上楼去了拿了顶棒球帽戴上。

  “咻咻咻……棒!”看着自己亲手点着引信的烟花,陈意朵没心没肺欢快的叫喊起来“哇!哇哇哇!好漂亮啊!”

  说着还不忘恶狠狠的瞪了眼陈儒羽,炫耀着撇撇嘴。

  “我的烟花比你飞的高”陈儒羽笑了半天,中场休息了一下,看着妹妹挑衅的眼神回应道。

  “我的比你高!”陈意朵更是不服气。

  “我的飞不仅比你高,还比你的漂亮。”陈儒羽很享受被刺激后妹妹那恼羞成怒样子。

  “啊啊啊!我的比你高,比你漂亮,啊啊啊啊!”陈意朵那暴脾气瞬间被挑了起来。

  陈儒风疼爱的将妹妹拦在身前哄劝道“好了,好了,朵朵的烟花最高最漂亮了,我们不和小羽哥哥比哈,他的烟花都快没了。”

  侧脸对陈儒羽说道“大过年的,别再惹妹妹生气,小心等下老爸真打你屁股。”

  “对,让爸爸打你屁股,打的屁股开花。”朵朵对这个提议很赞成。给100个赞!

  “烟花而已,大不了用我的压岁钱给她买个就是。”陈儒羽看着哥哥光洁的眉头很想笑,嘴上却不服道。

  陈儒羽打小就是一副死鸭子的性,和陈儒风虽是双胞胎,但性格上的差别真的很大。

  绚丽多彩的夜空中,一道耀眼如流星般的火光拖着长长的尾焰划破天际直插向地面。

  “快看天空!”陈儒羽一眼就看到了夜空的异样。

  流星?不像!一团火焰包裹的形状更像飞机坠落时在空中燃烧的样子。陈儒风闻声也抬头望向天空。

  “哇!流星!我要许愿!”小丫头过完年就7岁了,看着如流星一样的火光坠地,她也分辨不出是不是流星,就学着电视剧里情景开始许愿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殇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七殇之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