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八千岁的老姑娘
兮同2019-01-16 15:422,182

  青丘山。

  青丘山是九尾狐的地盘。今天是青丘山的好日子,老九尾狐王的第一百三十四代的重重重……不知是他第几重孙的的狐狸崽子成亲。这下好么,三山五岳的能人异士,六界各家的名门贵胄,都来给狐王道喜。

  “整个青丘山充斥着噪杂,虚伪,烦死人了。”一个七彩云衣的小姑娘正对着一面镜子自言自语。不过她的表情可不是那样不厌烦的模样。眉眼弯弯透着狡黠,伸手举起一个白玉壶对着嘴喝了一口里面的液体,满意的砸着鲜艳欲滴的粉唇。脸颊一面映出一个圆圆的小梨涡。

  镜子是一把破破烂烂的青铜镜,看样子有些年头。背面是繁复的复古花纹,想来镜面也是不甚清晰。可偏偏出人意料的是,镜子里的人不仅清晰,还清晰的走了样。镜子里此刻照出的不是那个七彩云衣,美若天仙子的小姑娘,而是一个胖胖的丫头。那丫头的小半张脸已经把镜子堵了个严严实实。七彩衣小姑娘想看镜子里的丫头全貌,一连把镜子挪了四个方位,才算看全了那胖丫头的脸。

  “陈茶啊,你今天好像瘦了一点。”七彩小姑娘挪完小镜子,语重心长的说了句。说完还不忘继续手里的白玉壶。

  镜子里的胖丫头激动了。“臭狐狸,告诉你多少遍,不准叫我陈茶,我叫神茶!神茶!!啊啊……你刚才说什么了?我瘦了一点?真的么?是真的么!不会是你今天的眼睛又大了,看什么都觉得小了那么一点吧?”

  七彩衣小姑娘“噗”的一声,一口酒全喷到镜子上。不是因为胖丫头絮絮叨叨。没完没了的话,而是她手里的小镜子正好对着胖丫头的嘴。胖丫头一激动,嗓门大开,咽喉处的小舌头跳动着,纤毫必现吓了她一大跳。

  “死丫头,告诉你多少回,不要把你的嘴对着俺的乾坤镜!不要!”小姑娘歇斯底里了。

  “死丫头,你给我过来!立刻,马上!”突然一声震天的私语吼在小姑娘的耳边。她一个机灵,吓得急忙收起白玉壶,藏了小镜子。屁颠屁颠的跑到一大群人跟前,矮身,微笑,再微笑:“姥爷,您唤鬼狐什么事啊?”

  开玩笑,亲爹亲娘宠她,干爹干娘疼她,可这个老九尾狐的姥爷可不惯得她是那根葱。因为人家的子子孙孙多的都数不过来了,她这个从小就病病怏怏,长大一无是处的就更不招他待见了。可是现在,如今……

  “乖孙女啊,快快起来。”老九尾狐的脸挤成了一朵秋后的菊花。声音里也带着满满的宠溺。

  什么情况?小姑娘满面笑容,外带狐疑的起身。眼睛贼溜溜的四处偷看,周围全是似笑非笑,就等着看笑话的嘴脸。

  “鬼狐啊,你看看,今天你的重重重……孙都成亲了,你就不着急么?”老狐狸终于露出尾巴了。

  叫鬼狐的小姑娘暗暗一个白眼一翻到天上。果然……果然她的痛苦是建立在别人的快乐上的。“姥爷,鬼狐还小呢……”

  “不小了,不小了,今天成亲的这个就不知是你重了多少孙子辈的呢,再说,你都八千多岁了,要是搁往常,你的亲孙子都不知道有多少窝了……”老狐狸是唯恐天下不知道般,声音犹如洪钟,让到场的人无不听的清清楚楚。

  鬼狐悲了,恨了,怒了。我长得小行不行!!!

  “父王,鬼狐发育的慢,您又不是不知道。今日这大喜的日子,就不要提她的伤心事了,好不好?”一声娇弱的软语,打住了鬼狐继续酝酿的情绪。不仅感动的她热泪盈眶。关键的时候,还是亲妈啊。不然她一发飙,本来就等着看好戏的众人,不是更有了兴趣?

  老狐狸可能很喜欢他这个柔柔弱弱的小女儿,拉过那个美丽妇人的手,坐在自己身边。“青儿啊,为父哪里是想让你的宝贝疙瘩伤心呢?是想借着今天的大喜日子喜上加喜呢!”

  “噢?父王此话怎讲?”妇人抬起玉颈,一双美目流转,波光潋滟。看的周围的男人一窒,真真一个病美人啊。

  妖王鬼车虎目一冷,扫向众人。众人急忙很热烈的把酒言欢。等他回眸,已经是温情款款,溺毙在娇妻的容颜里。

  “今天重重重……孙成亲,来的宾客中也不乏一些青年才俊。所以我就想……”老狐狸说着,眼睛已经看向蜀山仙境派来贺喜的小弟子白展。

  众人随着老狐狸的目光,急忙把焦点对准那个一身白衣的青年。

  当然,鬼狐也好奇的往那里瞧了瞧。乖乖,好俊美的一个男子。一双明目冉冉生辉,一张薄唇性感冷冽。只是他的举动……怎么有鬼怪来袭的架势?

  “狐王,白展突接到家师千里告急,说蜀山的贵重仙草遗失不少。所以想先行告退,望狐王见谅。”白展声音急促的说完,不登狐王答应,扭头御剑就直接飞出青丘山。

  “刚才走眼了,走眼了……”鬼狐狠命的埋怨着自己。那个白展本来就不白,偏偏还姓白,更是穿了不合时宜的白衣,真是丑人多作怪。天下间,试问六界男子,还有比干爹穿白衣更好看的么?鬼狐暗暗啐了一口,不理会别人看戏的急切表情。

  接着多股诺骨牌效应开始……

  “狐王,山中还有事,需要马上离开……”

  “狐王,师傅传音……”

  “狐王……”

  人群中,凡是年轻未娶,或是中年丧偶的无不找理由离开。就连六界公认的崆峒第一奇丑男——峒君都不辞而别。终于让一直隐忍的妖王鬼车,怒了:“滚,都给我滚。我鬼车还就不信了,我的掌上明珠,还能嫁不出去。”

  妖王鬼车怒发冲冠的不顾那些留下来,胡子花白,牙齿崩漏的老宾客。一手牵起娇弱的妻子,一首拽着脸成彩虹色的女儿。吹哨子换来一巨型金雕,驮上他们三人扬长而去。

  老狐王气的在下面直跺脚,“女婿,女儿啊,你们咋就不明白俺的心呢?”

  鬼狐小姑娘,看着藏匿在草丛里的白玉壶,砸吧砸吧嘴唇。‘可惜了那一壶千年桃花酿’。

继续阅读:第二章 胖丫头也有春天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妖女,请留步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