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伊十景
苏三2019-11-21 20:543,171

  “谁啊?”伊十景抽抽搭搭问道。

  顾甑没好气道:“跟你有关系?”顾甑想了想,又道:“还真跟你有关系。”顾甑按灭手机,双手交叠凑近看着伊十景,伊十景被他看的发毛,吸吸鼻子道:“怎么了?”

  “伊十景是做什么的?”顾甑笑着问道。

  一般人格分裂的人,人格之间都会互相袒护。催眠师的首选条件就是需要强大的心理素质,一个人格分裂的人却做催眠师,不亚于给一个小孩子玩炸弹。

  伊十景显然对顾甑并不设防,或者说是这个人格对顾甑并不设防。

  伊十景道:“她会催眠人,靠催眠别人吃饭的。”

  “那你们是怎么来的?”顾甑随口问着,打开自己的电脑,他手头白秉昭的案子还需要再看看,毕竟他沉寂了一年,复出的案子得打得漂亮才行。

  “我们不是伊十景。”伊十景说道,说完又不说话了,大概是问题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不哭了,侧过身子看顾甑的电脑屏幕。

  “白秉昭啊。”伊十景扫到屏幕上几个关键字,漫不经心道:“他是个人贩子,大律师,你帮人贩子打官司?”

  顾甑敲着电脑的手一顿,抬头看着伊十景,她的表情坦然。

  顾甑皱起眉:“人贩子?”

  “是啊。”

  “你怎么知道?”顾甑问道。

  伊十景不说话了,顾甑还想追着继续问,手边的手机响了,是白秉昭那边的人在问顾甑几点去白家,顾甑是说好今天去一趟白家的,白秉昭的意思还是希望能庭外和解。

  顾甑挂了电话,又看一眼伊十景,她神色正常,笑嘻嘻看着窗外,刚才那句话像是她随口说的一句玩笑。离去白家还有一段时间,顾甑压下心里的犹疑,去前台结了账,本来想再跟伊十景聊聊,一转头就看见伊十景猫着腰正要跑出去。

  顾甑一把拉住伊十景,她像是被吓了一跳,猛地回头看着顾甑,神情带着惧怕和犹疑,顾甑也是微微一怔,怎么会有人的情绪这么分裂……

  “伊小姐?”顾甑笑:“刚才闹得挺起劲,我今天都有时间,看你闹个够。”

  伊十景尴尬笑笑,咖啡店里人来人往,顾甑一直拉着伊十景也觉得怪怪的,就放了手,伊十景自知走不了,倒是坦然了,两个人又坐回之前的位子。

  顾甑看着她迅速的镇定下来,倒是有点奇怪,淡淡问道:“你到底是谁?叫什么?做什么的?为什么三天两头碰到我?”

  伊十景看一眼顾甑,笑起来:“我不是你的当事人,应该不用回答顾律的问题。”

  “是不用回答。”顾甑手指下意识瞧着杯沿,直觉告诉他,伊十景不简单,她应该不单单是多重人格,身上还有其他的事情。

  “那就完了。”伊十景笑眯眯喝口咖啡,放下正想走,顾甑道:“你刚才说白秉昭白老……”

  伊十景神色一僵,道:“我说什么?”

  她神情茫然,显然是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顾甑觉得大概是自己多想了,一年不做律师,才一上班,就莫名疑神疑鬼。

  顾甑道:“没什么。”

  伊十景见没事了,放下咖啡杯就溜了,一直到了咖啡店外,伊十景才敢回头看顾甑,他是上班时间,穿的西装笔挺,一看就是标准的青年才俊,蒋白心为了保住和他的婚约,不惜杀人掩盖自己的污点。

  午后阳光明媚温暖,穿过玻璃投射在他的身上,有一种宁静的舒服感。

  伊十景看了一会儿,顾甑再没看过来,她才穿过咖啡店门口的小巷子走了。只是走得急,一下子差点撞飞速开过来的车上,车‘吱——’一声猛地停住,伊十景也回了神。

  车上的人本来正要吼,看见伊十景却笑了:“伊小姐,你怎么在这儿?”开车的人是白秉昭的司机,后座坐的是刚从山上下来的白秉昭。

  伊十景微微愣了一下,白秉昭摇下车窗,对伊十景笑笑:“相请不如偶遇,伊小姐赏光一起吃个饭?正好见见我那个儿子。”

  伊十景木讷地点了点头,潜意识里她害怕这个看起慈眉善目的白秉昭,司机体贴的开了车门,伊十景上了车,也坐在后面。

  空气里气压跟前几次伊十景见白秉昭一样的低,伊十景也不觉得尴尬,靠着车窗想自己的事情,白秉昭上了年纪以后,话明显偏少,像是故意拿捏架子一样,伊十景和白秉昭的几次见面都是就事论事,除开压抑,其余倒还可以。

  伊十景走神的空当,白秉昭突然开口问道:“听说伊小姐最近跟瑞特律所的顾甑律师走的近?”

  伊十景愣了一下,笑道:“偶然碰到了。”想了一想,又补道:“上次我去山上,下山的时候正好碰到顾律师。”

  “这样。”白秉昭话也不往下说,又道:“伊小姐中午想吃什么?”

  “随便。”伊十景回答的很冷淡,她讨厌白秉昭,但他手里有她的把柄。

  车开了一会儿停在一个餐厅外面,伊十景下了车,跟着白秉昭往里面走,他们直接上了二楼,司机没有再跟上来,白秉昭随意点了菜,都是素菜,看上去绿油油的。

  等菜的空隙,谁都不说话,餐厅的气氛很好,请了一个女孩子穿着黑色礼服裙在弹钢琴,餐厅的人并不多,看装修风格,料想消费不低。

  “那是平乐。”白秉昭突然说道,视线看着另一边。

  伊十景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就看见了一个男人,大概二十三四岁的样子,穿一件白色黑条纹衬衣和黑色休闲裤,人瘦瘦高高,坐着长腿交叠,脸白白净净,大概因为最近跟白秉昭父子‘对簿公堂’,眼底黑了一圈。

  “对面坐的就是他的女朋友,我说过,叫宁春夏。”

  伊十景微微一偏头,就看见了白平乐旁边坐的女孩子,空气刘海及腰长发,穿一件喇叭袖长款雪纺裙子,白平乐说了什么,她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看起来性格很好,人也干干净净的。

  “宁春夏。”伊十景默念一声。

  白秉昭家境富裕,很有经商才能,却有很重的重男轻女思想,四个女儿三个已经出嫁,很少再回白家,白秉昭对收养的这个养子白平乐,非常栽培,尤其近两年白秉昭经常在寺庙里修行,他很愿意让白平乐接手他手头的生意。加上几个女婿在后面助阵,白平乐很算得上是个女人都爱的‘钻石’。

  “可惜,被灌了什么迷魂汤。”白秉昭笑起来,口吻是漫不经心又嘲讽的:“这次我要让他看看我的厉害。”

  白平乐在夏末的时候,突然向法院提起诉讼,起诉白秉昭曾利用自己做慈善的名头大肆敛财,手上有人命,这件案子现在法院已经正式受理。

  父子相争的游戏,伊十景没什么兴趣,神色恹恹收回视线。

  “白老找我两次了,到底我有什么好效劳的,早说早结好了。”伊十景口吻淡淡的。白秉昭开始找伊十景,本来是说好催眠白平乐的,但不知道什么原因,白秉昭突然又改了主意,只是虽然用不着伊十景,白秉昭也并没有让伊十景走。

  白秉昭显然被伊十景扫了面子,但他并不显得生气,只是放下手里的筷子,笑着轻声道:“蒋白心的案子压到什么时候,你就得听我话到什么时候,伊小姐,做人要明白自己的立场。”

  来往的人并不多,并没人注意到白秉昭在说话。

  又是蒋白心,死了一年的蒋白心。

  一年前,蒋白心找到伊十景,重金请伊十景帮自己催眠一段记忆,伊十景答应了,但是两人约定的第二次见面的时候,蒋白心却被人杀死了,而蒋白心与伊十景所有的电子信息往来全部被白秉昭掌握,他消去了蒋白心与伊十景之间的联系,警方在排查嫌疑人时直接跳过了伊十景,最后是蒋白心的未婚夫顾甑,他是律师,又是当天约见蒋白心的人,有人在网上爆料,在蒋白心死之前,他们两人曾有过争吵,网上舆论倒向一边,不久顾甑被停职,虽然最后警方并没有找到顾甑是凶手的证据,但顾甑被开除出公司,网上的新闻很快被新的新闻覆盖。

  伊十景自以为没事了,却不想,在蒋白心死亡一年后,她接到了白秉昭的电话,白秉昭开始说的很清楚,请她来催眠一个人。

  伊十景本来以为是白秉昭想让她催眠人证替他作证,但这几天看下来,又好像不是。

  如果直接催眠白秉昭让他忘了那段记忆也好,但他这种商场上的老狐狸,怎么可能不提防自己。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伊十景笑起来:“随口说说而已,白老怎么不让人轻松一会儿,时时刻刻都说这个提醒我。”

  “除了平乐,我应该还会有别的事情需要找你,你要随时注意接电话。”白秉昭毫不客气地说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