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白相宜
苏三2019-01-26 13:223,147

  伊十景猛地睁开眼,还是两个人坐在窗边,风吹的冷风,伊十景身上的汗一瞬间湿透皮肤。

  她面前的白相宜还在睡觉,嘴边挂着浅浅的笑,像是一个单纯而不谙世事的孩子。伊十景不知道该叫醒她还是任由她做梦睡下去。

  伊十景拾起地上的画册,随手翻了翻,脑子里想的却都是白相宜看到的莲花。

  伊十景从来没有对人说过,她可以深度催眠一个人,然后将自己也催眠,两个人的思维重叠影响,她能看到另一个人看到想到的东西。

  伊十景看了白相宜好半天,终究还是不忍心,起身找了一块毯子给白相宜披在身上,自己下了楼,白秉昭没在楼下。

  伊十景出了楼,去院子里找白秉昭,白家的结构像是苏州的园林,花叶重重一层又一层,伊十景找到白秉昭的时候,他正在跟顾甑说话,两个人坐在廊檐下喝着茶说话,离得有点远,伊十景不大能听的清楚两人说话的内容,但根据零零散散听到的字眼,知道两个人是说案子的事情。

  伊十景想出去又退了回来,等了好半天顾甑才走,伊十景整理下自己的头发才走过去,轻声道:“白老先生。”

  “伊小姐,怎么了?”白秉昭声色不动。

  伊十景看着他,觉得自己像是在看着一只老狐狸,四只利爪都沾了血的狐狸。白相宜被麻袋包住的窒息感突然出现在脑子里,伊十景觉得自己几乎呼吸困难。

  白秉昭微微一笑,眼皮一动看着伊十景,道:“伊小姐跟相宜谈的怎么样?”

  “还好。”伊十景道:“她情绪不大稳定,如果可以,你可以让白平乐回来陪陪她。”

  白秉昭听她这么说,眼睛直勾勾看着伊十景,他知道伊十景已经探寻了他的秘密,不过知道也并不能把他怎么样,她动不了他分毫,白秉昭摇摇头,像是一个遵纪守法的好公民,叹口气道:“我也想,但是现在……唉……”

  伊十景看着白秉昭的表演只觉得好笑,伊十景道:“她刚才已经睡着了,我怕她精神承受不住,过两天我再试试。”

  “好。”白秉昭并不推辞:“不如这几天你就住在白家,我听说你这几天跟顾律师到处跑,天干物燥,空气不好,对皮肤有影响。”

  说的冠冕堂皇,不过也是变相软禁。

  伊十景觉得再跟他说下去自己都会觉得反胃,无所谓的耸耸肩,道:“我都可以,只是我的东西……”

  “我让司机去取。”

  “好吧。”伊十景答应了。

  “伊小姐还是住上次住的房间。”

  伊十景没有再跟白秉昭说话,直接转身就去找白相宜,白相宜还睡着,即使是做梦,她在梦里也睡得并不安稳,睫毛不停地眨啊眨,手指也无意识的张开又收紧。

  伊十景在房间里随便转了转,没有看到一本有关学校教育的教科书,却看到不少关于艺术文学的书籍,白相宜大概已经对能接触到外面的世界抱什么希望了,索性只学一些自己喜欢的,也算是打发时间。

  白相宜睡的很浅,很快也就醒了,她醒来看见伊十景还在,吓了一跳,不安道:“我睡着了,我没说什么吧?”

  “没有。”伊十景笑笑,并不想增加她的心理负担,轻声道:“你的书都选的很好啊,很好看,我是个外行,也就看看热闹。”

  白相宜见伊十景神色如常,就安心了,她常年一个人待在白家,好容易有人陪着她说说话,她也很开心,走过去跟伊十景聊天,她们两个人聊天,其实多是伊十景说白相宜听。

  一直聊到算比较晚了,伊十景才去白秉昭安排给自己的房间住。

  伊十景晚上睡不着,躺在床上翻来覆去,自然而言地就想到了跟顾甑去吃豆腐花的地方。那个小镇依山傍水,好大的湖,好高的山,似乎跟白相宜看到是一个地方。

  伊十景想着却也不敢确定,没头没脑地想了想,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伊十景醒来出去遛弯,正好又碰到白相宜,白相宜在水边喂鱼,穿一身青色的裙子,长发披散着,几乎跟外面的高跟鞋衬衣形成两极对比。

  “你吃过饭了?”白相宜笑着搭话。

  “还没有。”伊十景看着水里的鱼,笑笑:“它们倒是比我还吃的早。”

  白相宜微微一笑,又道:“吃了饭你要出去么?”

  “不出去。”其实是根本出不去。

  “我想听你说外面的事情,你……你认识不认识我三哥白平乐?”

  伊十景眼珠子转转,想着怎么回答她的话,想了想,伊十景如实道:“说过一次话,他人蛮好的。”

  “我三哥人是蛮好的,之前他总回来看我。”白相宜轻声道。

  伊十景不知道白秉昭和白平乐打官司的事情有没有传到白相宜这儿,笑笑道:“你三哥的女朋友也长得很好看,学画画的,你跟她肯定能成莫逆之交!”

  “是不是叫宁春夏?”白相宜笑:“我之前听我三哥说,他认识一个女孩子,很特别,叫宁春夏,会画画。”

  “是她。”伊十景笑着说道:“她应该只比你大一点点。”

  白相宜笑笑,又喂鱼,对伊十景道:“你要不要来试试?”

  “好啊。”

  伊十景跟白相宜在白家喂鱼喂的算是开心,白平乐那边却是四面楚歌,白秉昭不知道因为什么,像是一下子想通了,不再留一点儿余地,直接收了白平乐手头的所有东西,白平乐的小公司周转不灵,才一天就乱了套。

  白平乐那边的律师见风使舵,本来还想着父子只是闹着玩,见白秉昭动了真格的,也怕了,不停地说服着白平乐,白平乐心里烦躁,又想回家来看看白相宜,但碍于白秉昭,白平乐回来了也只到离白家很近的一个湘菜馆里坐着。

  白平乐年纪虽然并不算小,但白秉昭喜欢男孩子,对这个养子非常的包容,白平乐在毕业以前,并没有做过太多的大事,他在学校的时候也尝试过创业和做兼职,因为白秉昭的原意,对方多原意卖个面子,白平乐几乎是在事业上没受过挫折的。现在白秉昭突然这样撤手,白平乐心里也在打鼓。

  白平乐想了想,毫无头绪,公司又来电话催资金,白平乐心里不安,正打算走,就看见出来‘觅食’的伊十景。

  伊十景跟白相宜喂了一会儿鱼,白相宜有点困想睡觉,两人也就分开了,伊十景不想在白家吃饭,觉得闷得慌,也想出来走走,就打算出来吃个饭。

  走走停停,太阳很好,遛弯的心思就大于吃饭的心思了。

  “伊小姐。”白平乐喊 伊十景,他看见伊十景是从白家的方向走过来的,白平乐隐约知道伊十景和白秉昭之间有合作,但具体的,他并不知道,只是这几天又看见伊十景跟着顾甑在四处晃悠。

  伊十景穿一件粉色毛衣,穿件灰色长裙子,头发披散,很有闲散的味道,她与宁春夏的悠哉不同,宁春夏是学院派,她是自然派。

  伊十景看见白平乐,对着白平乐笑笑,进了湘菜馆,又加了一个菜上份米饭,伊十景边吃边道:“你怎么在这儿?”

  “我想回去看看我小妹。”白平乐轻声道,带着担心的意思:“不知道她在家怎么样了。”

  “她没事,挺好的。”伊十景笑,抽出筷子尝了尝,菜还不错。

  “你见她了?”

  “我就刚从你们家出来。”又觉得‘你们家’三个字有点怪怪的,伊十景笑笑道:“我这几天都借住在白家,昨天和今天都刚跟相宜玩儿来着,不是我说,相宜画画很好看哎,什么时候可以让她跟宁春夏见见。”

  相宜、宁春夏。

  简单地喊名字的方式,就能看出伊十景并不怎么喜欢宁春夏。

  白平乐识趣地笑笑,轻声道:“春夏也跟我说了,她私自找你,是她不对,伊小姐你别往心里去,她是觉得拖累了我,过意不去。”

  伊十景看着白平乐满头包的样子,也觉得不忍心,道:“正常的,我能理解,昨天你相宜还跟我说起你。”

  “相宜啊。”白平乐笑了,一个哥哥的宠溺。

  “你真要打官司?”伊十景问道。

  “已经走到这份儿上了,山穷水尽,只能破釜沉舟。”白平乐轻声道:“其实这个问题不止你问过我,从我决定打官司到现在,还有供应商在打听,白平乐这个名字值钱,也就之前在‘白’这个字上面了。”

  伊十景看着他,大概能猜出大概是他的公司出了问题,但又不好直说,她也么什么劝慰的方法,只能干巴巴地吃着菜。

  好半天,白平乐突然道:“其实,不是春夏,我都可能不会这么坚决,她是个好女孩儿,碰到她,也是我的运气。”

继续阅读:第13章:白相宜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