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杜明汇
苏三2019-01-24 23:114,335

  伊十景进了地铁站,却并没有哪儿想去的,翻看了下手机的短信,她的银行卡上余额还不少,返回的时候又看到了宁春夏的短信,伊十景犹豫了下,打了过去,电话响了几声很快被接通。

  “喂,是宁春夏?”伊十景问道。

  “是我,你是尹小姐?”宁春夏的声音很轻柔温和,不等伊十景回答,她已经确定了,不掩饰语气里的激动,宁春夏道:“伊小姐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想跟你见一面。”

  “你认识我?”

  “不认识。”宁春夏微微一顿,又像是怕伊十景挂断电话,赶紧道:“我只是你这两天跟顾律师在一起,我并不方便去见顾律师,有点事情想跟你说一下。”

  “好笑了。”伊十景冷笑一声,不怎么耐烦道:“你是监视我了还是跟踪我了?你有事想跟顾甑说找顾甑就行了,找我干什么?这么大费周章的。”

  “伊小姐……”宁春夏也自知理亏,声音低下去。

  伊十景轻声道:“我知道你是想帮白平乐,昨天我跟顾律师去杜明汇老家小镇的时候碰到他了,他什么也没说。”

  “他能说什么。”宁春夏凄然一笑,轻轻道:“有那样一个爸。”

  “白秉昭?”

  “是。”宁春夏整理下情绪道:“这次要是平乐赢不了,他会被白秉昭扫地出门的。”

  伊十景觉得好笑:“他告白秉昭的时候就该知道这个结果了。”

  “他是迫不得已的。”宁春夏声音急促,像是刻意想证明些什么,顿了一下,她又叹口气道:“算了,不打扰伊小姐了,我自己再想办法吧。”

  她显然话并没有说完,伊十景正好闲着没事,又道:“我们见一面吧,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随时可以。”宁春夏显得很高兴。

  伊十景道:“那你把地址发给我,我现在过去找你。”

  “好,我们约在我学校怎么样?”

  伊十景倒是没什么关系,答应了就挂断了电话,宁春夏很快发了短信过来,导航了一下,伊十景过去大概要一个小时,给宁春夏发短信说了,宁春夏并不介意,两个人大概约好了时间。

  正好是周内的上班时间,地铁上的人并不多,伊十景挑了个座位坐下开始发呆,发呆的时间总是过得比较快,地铁大概半个小时的样子就到了,出了地铁站伊十景直接打车去宁春夏的学校,宁春夏等在校门口,刚下课,她还背着自己的画板。

  宁春夏学绘画专业,她今天穿一件红色毛衣搭着千鸟格子裙,长发披散着很有文艺范儿,背着画板站在校门口的银杏树下等着伊十景,暖黄色的太阳光照的有点懒洋洋的感觉,宁春夏半眯着眼睛,靠在银杏树站着,像是在发呆。

  伊十景下车她也没注意到,只是在想着自己的事情,间或皱下眉毛,大概是白平乐的事情比较棘手。

  伊十景走近了,笑笑道:“宁小姐?”

  宁春夏一瞬间回了神,视线停顿了两秒笑起来:“伊小姐。”

  “叫我伊十景就行。”伊十景努努下巴:“你想跟我说什么?白平乐的事?”

  宁春夏微微皱眉,道:“是。”

  “快开庭了,他的事情,你不应该找律师么?”伊十景并不示弱,她对八卦没兴趣,这次也只是闲的,她从不跑免费的路。

  “是快开庭了。”宁春夏长舒口气,轻声道:“我们找个地方说怎么样?”

  伊十景想了想,道:“好。”

  宁春夏带着伊十景去了学校附近的一个小咖啡店,咖啡店装修的很有格调,放着小奏鸣曲,人偏少,伊十景坐在宁春夏对面,一晃神就又想到了蒋白心,她见蒋白心的时候,其实场景也是在咖啡店里……

  “我听说你们去过南阳县的宁非镇,你对那里感觉怎么样?”宁春夏话里有话。她半撑着头看着伊十景,目光灼灼,一点儿不见在白平乐面前的柔弱。

  “静……”伊十景如实道:“特别安静,像个世外桃源的感觉。”

  宁春夏笑笑,伊十景道:“其实白平乐的官司,主要是跟白秉昭打的,南阳县的宁非镇,只是白平乐的大姐夫杜明汇的老家而已。”

  “而已?”宁春夏冷笑:“楼盘建筑的死者就是宁非镇的。”

  “这我不知道,我只是去逛逛,对了,那儿的豆腐花挺好吃的。”

  宁春夏一脸神色复杂,好半天,脸色惨白笑了笑道:“是我想多了,平乐就说让我不要找别人的,我非不听……”

  “怎么了?”伊十景佯装不懂的问道,其实还有什么不懂得,宁春夏说话说一半留一半,如果伊十景自己牵扯其中,那肯定得好好的说,细细的想,但她并没有,所以只是随口说说也并不想仔细想,这样的答案宁春夏不满意是正常的。

  “白秉昭做人贩子生意,他的手里并不干净。”宁春夏深吸一口气,眼睛红彤彤的。

  答案来的猝不及防,伊十景被震得瞠目结舌,她想过有其他的原因,却没想过这么‘重’的答案。

  “你怎么知道?”伊十景反问道。

  “我就是知道,要不然平乐也不会这么果断就跟他断绝关系。”宁春夏深吸口气,道:“楼盘死的人是陈会计他爸,我跟平乐一开始就知道没结果的,肯定赢不了,陈会计是个什么东西。”

  “他又怎么了?”伊十景想起自己不久前才见的陈会计,倒是穿的算人模狗样,不过做的事情是在是不敢恭维。

  “他发死人财,自己爹的买命钱都收。”宁春夏道:“他拿了杜明汇的封嘴钱,杜明汇又不放心,才让他在工地上做个会计,跟养个狗没什么区别,十年苦读,毕业了成这样的人。”

  伊十景笑了笑,这些到都是在她的猜测之内,不过这也是正常的,人总爱用自己的评判标准去评判别人,人的生活环境本来就不一样,不一样的生活环境造就不同的道德底线,没什么好争执的。

  “明知赢不了还打?”伊十景觉得好笑:“你不是白平乐女朋友么?不算眼睁睁看他没了荣华富贵?”

  “这种富贵平乐才不要。”宁春夏淡淡笑起来,她气质空灵,微笑的时候眼睛波光浮动,很漂亮,换了别的男人坐在她对面,她一笑作用应该堪比伊十景的催眠术。

  “你找我,到底想说什么?”伊十景轻声道,听她说了半天,她莫名觉得倦了。伊十景接不同的人的不同委托,一般人想忘掉的,都不算是什么好的记忆,形形色色看的多了,人总是容易烦。

  只是今天见宁春夏还是有成果的,起码知道了白秉昭为什么那么着急让自己催眠白平乐,后来又不了了之了。

  “你能不能跟顾律师说……”

  “我跟顾律师的关系一般,并没有多好,再说,我告诉他也不能让他放水,不是么?”伊十景道:“就算你说的白秉昭是个人贩子的事情是真的。那站在道德的标准线上,我确实应该跟顾律师说一下,但是说一下之后呢?顾甑就算再有道德心再偏向白平乐和你,但据我所知,这个案子现在,几乎就是螳臂当车。然后站在法律的层面上,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他是律师,总该为他的委托人考虑,顾甑被卸职,现在好容易有了个案子,你觉得他会轻易放了赢的机会?”

  宁春夏愣愣看着伊十景,好半天,才道:“那怎么办……”

  “不是我说。”伊十景有点头疼,道:“你们在最开始写告的名头的时候就该想好。”

  “陈会计是我同学,他一开始说好站在我们这边的,谁知道……”

  “是啊,谁知道……”伊十景想起陈会计,叹口气道:“你们请的律师怎么样?”

  “平乐说是最好的,他朋友推荐的。”宁春夏脸色煞白。

  状告白秉昭这件事本来就不是什么小事情,她怎么就觉得像是在过家家一样。

  伊十景道:“这件事情上,我帮不了你。”

  “我知道了。”宁春夏无力地笑笑,道:“我知道了,今天你能过来,谢谢。”

  “不谢。”伊十景端起杯子喝了一口,咖啡已经凉了,有一股说不出的苦味,宁春夏像是已经三魂去了六魄,坐在椅子上发呆,视线放空呆滞。

  伊十景看着她觉得有点不忍心,道:“你没事吧?”

  “没事。”宁春夏摇摇头,又道:“我手机没电了,能不能麻烦你结下帐,我回去转给你。”

  “不用了。”伊十景看了看她,还是走了,结了账随后出了咖啡店。走了几步,伊十景转头,见宁春夏还是在发呆,觉得有点心里过意不去,但是她也确实无能为力。伊十景深吸口气朝学校走去,既然来了,不如转转也好。

  秋季的校园有种萧条的美,银杏叶落了一地,周围都是来来往往的学生,悠闲的象牙塔,伊十景在学校里走,猛然间心生羡慕,她之前的记忆一片空白,也不记得自己有没有上过大学,能上学到底是好的,没出校园门之前,人是透净的,出了校园门以后,需要想的事情太多了。

  房子、车子、结婚、生子、升职、加薪……

  哪一个都是压在身上的重担,人更难以纯粹地快乐。

  伊十景在学校里转着,意外又看见了白平乐,他穿一件驼色的大衣,人显得很高,站在一个寝室楼下,楼是四合院的格局,有六层高,砖红色的瓷片,太阳一照,寝室楼显得很漂亮,有来来往往的女生上楼下楼,白平乐站在一边的绿植边,手插在兜里。

  伊十景本来想转头走,后来一想他应该是在等宁春夏,就走过去道:“等人?”

  白平乐被她突然说话吓了一跳,看见是她,笑了笑:“等我女朋友春夏,她住这栋楼里。你来学校逛?”

  “嗯。”伊十景道:“她应该快回来了,我刚才跟她在外面见过,她手机没电了。”

  “怪不得打不通。”白平乐笑。

  白平乐跟白秉昭其实一点也不相似,白秉昭笑的时候显得慈祥,但那种慈祥背后的阴狠又是昭然若揭的,白平乐不是,他笑的时候阳光灿烂,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伊十景打交道的人里面,‘白秉昭’不少,‘白平乐’倒是难见到。

  “你跟春夏怎么认识的?”伊十景笑着搭话。

  “我们是同校,只是我比她高两届。”白平乐笑:“春夏学画画的,不太像一般的女孩子,我公司之前资助了几个孩子,春夏去支教,我也正好去看看款子用的怎么样,我们就慢慢认识了。”

  “哦。”伊十景点点头,笑道:“还挺浪漫的。”

  白平乐笑了,眉眼弯弯,倒是跟宁春夏看着很配。

  “你父亲……”伊十景试探着道:“要是败诉了,你怎么办?”

  “总不会饿死的。”白平乐笑起来,有种荣辱不惊的意思,他道:“既然已经看见了,总不能再盖起来。”

  “话是这么说没错。”伊十景长叹口气,也不知道该怎么说,白平乐大约是觉得堵到了伊十景的话,也觉得不怎么好意思,又道:“去吃豆腐花怎么样?我大姐夫最爱吃那个。”

  “还行,风景挺好的。”

  “是,我有时候也去。”白平乐想了想,又道:“其实春夏有点担心我,所以这几天听我说你跟顾律师走在一块,大约她打电话骚扰你了,实在不好意思。”

  “没事。”伊十景笑道:“我刚才就是跟她分开才进来逛逛的。”

  白平乐瞬间一脸紧张:“春夏跟你说什么了?”

  伊十景看着他,笑笑道:“没什么,随口聊聊而已,我跟顾律师关系也一般,大约是爱莫能助。”

  “这个春夏……”白平乐叹口气,语气却都是宠溺的。

  伊十景想了想,又道:“如果不能胜诉,你真的无所谓?”

  “怎么可能无所谓。”白平乐道 :“如果败了,再上诉。”

  他的口气坚决,伊十景只能淡淡笑了笑,他到底还是想着自己是白秉昭的儿子,没有想过一旦站在对立面上,一个能贩卖人口的人,会做出多可怕的事情。

继续阅读:第9章:杜明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疯起来连自己都催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