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GGX2019-05-06 10:183,090

  “汝要见我爹亲!”小小的孩子笃定道,放下还陷入杀戮中的男子收起的浑身的煞气,低低地点了点头,“但是,汝辜负了爹亲所负。”

  微松的气氛却紧绷开来,“鸢景。”

  即使被人叫出了真名,但僵尸的身影依旧未动,道:“弟弟,让我过去吧。”

  夭夭眉头微挑,并未出声。当初,爹亲将现实与梦之原的道路交由鸢景来进行守护,可这人,却引火自焚,竟引得魔气上身,让生人打搅了爹亲安眠。

  “呵呵!”夭夭的嘴边挂起邪异的微笑,鸢景只觉暗黑一片。

  转眼,一阵令人牙酸的“咯吱”声出传来,嘴角犹带鲜血的石像如小狗一般俯视着黄泉之花中的孩童,而后,吐出已经折成了两半的红刀。

  空洞的骨架浮现在幽冥之水中,黄泉之花从空洞的白骨中缓缓冒出,夭夭歪着头,红色裸女从黄泉之花中的缓缓起身,跪俯在孩童身下,虔诚的低吻着孩童的小脚:“沉壁拜见吾主。”

  “咕噜咕噜”之声传来,幽冥之水流淌,宛如是谁之人的怨语。

  暗沉的空气之中,一道嘶哑之声传出:“你来了!”

  荣雍转首,他终于见到了一直想要见的人,但眼前人,确是沉醉,但又不是沉醉。如今的他,只能用形销骨立来形容,目光下移,对方的隆起的腹部尤显凸出。

  荣雍知道那里有什么,上前,缓缓地,将手放在沉醉的肚子上,他能感受到,手底下蓬勃的生机力,但随之而来却是沉醉得虚弱。

  他知道,那隆起的腹腔内,孕育着他们之间的子嗣,但却是以燃烧沉醉的生命为代价!

  “为什么不告诉我,沉醉,为什么!”荣雍的头靠在沉醉的肚上,感受生命脉动的痕迹,从来,都是他替别人做主意,而这次,谁人能告诉他,现在该怎么做!

  沉醉苍白消瘦的手缓缓抚上了荣雍的头,见着对方如雪一般的发,心中刺痛不已:“你的时间,亦然不多。”

  这回,索性就让他自己来拿主意!反正,事到如今,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罢了,谁也不能怨,谁也不能怪,要怨、要怪,就怨、就怪上天教他生在人世吧。就怪,上天要让他的重新活过来。

  所以一切才会到如今,所以,他和爱的人不死不休。

  所以,谁也不能怪,要怪,就只能怪自己了。

  沉醉的眼角染上通红,躺在在怀中的人见此,还是同以往一样,缓缓地拂向他的眼角,无声的安慰着他。

  尽管现在的他,并不需要这种的并无实际意义的安慰,但是,为何他的心,还是如此的疼痛。

  明明已决定不再爱了。

  “我们究竟该何去何从……”

  微风将的帐帘吹开,远处的草浪之声潺潺而来,沉醉低下头,缓缓的亲了亲荣雍的额头。

  “荣雍,你永远做你自己便好。”微风中,沉醉得声音响起。

  而随着这句话,寂静的梦之原掀起了一阵巨浪,似想要吞噬这坚固无比的高塔。远远望去,这高堂这闪烁的星点灯火,摇摇欲坠。

  “沉醉。”

  “恩?”

  “从前,我们是否在哪里见过?”

  “不曾。”

  但荣雍从对方眼中捕捉到一丝烁光,他的内心开始扭曲,想不到两人现到了这般情景,他对方还是不肯说出实言。

  “那你可认识这东西?”荣雍的手一扬,一熟悉的茶蘼额饰图样浮现在空中,“我想听你的实言。”

  沉醉想说出实言么?想,非常想。但是,说出来了,就代表的过往的那些并不能暴露在阳光低下的事被揭露了出来,那样,这样让这个人,只会让眼前的这个人,活得更加累。所以,他不能,也不会说。

  但也是由于沉醉的不言,荣雍心中才会产生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嫉恨,不,更多的是,是势在必得的猎物被人捷足先登的愤怒,是被人假以替身的不甘,但这些,他亦不会言明。

  也许,连他自己都为未曾发现,荣雍对沉醉的感情,究竟是始于占有欲,还是爱意,亦或者,这无关这两者的事。

  最终,还是沉醉妥协:“我的,一位故人,曾赠我此物!”言尽于此。

  “事情到入今,你还想要骗我!”荣雍抬起头,揪起沉醉的发道,即使引得对方一阵咳嗽,可他还是不想松手。

  所以,当得知“真相”之时,他才会觉着自己受到了莫大了欺骗,所以才会出此下作的手段,想要报复对方。

  但是,他没想到,他报复的对方变成了自己。

  为什么!他现在愤怒的,不是沉醉擅自取走嗣子,而是他从来都不告诉他,从前是,现在也是。

  所以说啊,沉醉,你自始至终都是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

  当沉醉的早已不是那个受尽上天恩惠的宠儿,他的心,早已遗失的时候,他就用应明白这个道理。只要他再也不是双心之人,那么上天之前对他的所有优待,都会被悉数收回。

  “为什么,你总是在骗我?”

  “为什么,你总是不肯对我说出实言!”

  “为什么,沉醉,你告诉我为什么好不好!”

  沉醉沉默,不发一言。即便从始至终,就是因为他的沉默,荣雍才会觉着没关系,才会觉得,沉醉不会在意:只要有人生下带有他血脉的孩儿,那孩儿的心脏,便可代替他那失去了心脏,这样沉醉就会变回以往的沉醉,他们就装作再也没发生过的样子,一辈子,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走下去。

  但,事实证明,荣雍错了,他亲自将他们道路带入无尽的暗黑。沉醉最终违背了自己意志,带着满身的伤口和狐姬媾和。那一刻,沉醉的心在滴血,但他的心,何尝不也是!

  现在想想,沉醉取了用术法将他们的孩纸封入自己体内,虽有蕴裕的果实暂时护佑着,但还是改变不了他的结局。

  沉醉必死无疑!

  天地之大,却并未有沉醉的容身之地,他从未给自己留一条后路。

  而至始至终,让人觉得可笑的是,他们双方均保持着沉默,沉默的坚持自认为正确的道路。

  他们,早已看到了对方的结局!

  沉醉细细的打量着那个眼角通红的男人,将对方略微冰冷的手擒在掌心,冲着对方扬起一丝明媚的笑意,道:“我的眼里,自始至终,都是你。”

  “不过是在过去,还是未来。”

  “到梦之原的高塔来吧,这里,有你最为渴求的东西!”

  鲜红浸入眼球,看着眼前不断消散的人,荣雍嘴角略起一丝镶嵌着恨意的嘲讽,他最渴求的东西,无外乎是眼前之人一直伴着自己而已,但现在……

  迷镜消散的边缘,沉醉的笑意依旧不改:“届时,汝亦会知道真相!”

  待确认对方被隔离出梦之原后,沉醉嘴角的笑意落下,神情染上落寞。一只冰冷的小手环上他的脖颈,孩童软糯的声音传来:“父亲,他是我另外一位父亲么?”

  ……

  沉醉点了点头,他并不打算隐瞒自己心爱的孩子。

  “为什么不和他一起走?”夭夭黑金色的瞳仁看向沉醉,“明明,我已经死了。”

  沉醉的手拂向夭夭头,道:“夭夭,你又糊涂了,我最心爱的孩子怎么死去。”

  ……

  “但,这样下去,父亲便会死去。”

  沉醉亲了亲孩童的额头,安抚着对方的不安,道:“准确的来说,是我这具身体会死去。”

  “夭夭,你是我的孩子,你我之间的羁绊谁人都不能斩去”,沉醉认真的看着他的孩子,继续道,“所以,待我这具身体死后,你会找到我的转世。”

  “那转世的您,还是我的父亲么?”

  “容器”,点了点对方的额心,沉醉道,“同你另外一位父亲一样,我们只是改变了盛载魂灵的容器罢!”

  沉醉抱起夭夭,将其放在膝盖上,一下一下顺抚着对方的发,忆起方才塔外的动静,方道:“夭夭,看门的‘狗’是死是活?”

  妖异的诡笑再次浮现在孩童青白的脸上,他道:“噬主的狗,怎能留。”

  沉醉点了点头,再过不多久,他的孩子便会与他一道被“困”在这白塔中,宛如沉睡的梦公主般,只等被唤醒之时,能唤醒他们的却是王子,但不同的是,苏醒时分,王子手中的血刃要了他的性命。

  至少,夭夭,他最心爱的孩子,一定要活下来。为此,他须以血肉忠犬“铺路”。沉醉的嘴角扬起一丝笑意,将心爱的孩子搂地更紧些。

  荣雍,我业已准备好,这次,你是否还会如约而至!!!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沉醉不知归路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