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一往情深
居老师的裤子2019-01-26 16:472,880

  没头没尾地为处置龟兹国王的事儿忙了三十来天,沈落盏这天撕下自制日历的时候才惊觉,原来都快过年了。其实这个国家的年历做的很奇怪,中元过去就是年,小年除夕大杂烩。

  虽然是鬼节,但考虑到要守岁,大小也是个节,于是每年这个时候都会休战,大家好好和家人团聚,吃顿好饭,暂时免于刀剑悬头。

  既然是遇到难得的清闲日子,谢怀诚就必须坐不住。这家伙满脑子稀奇主意,竟也每年都能让大家过一个不一样的年。

  要不怎么说这个国家年节混乱呢,花灯本来是中元看的,这会儿也张罗着挂上了,龙舟是中秋划的,偏偏冰雪未消的河里已经热闹起来了。

  更诡异的是,皇上例行赐下的御斋里,粽子月饼一家亲,还有几盒八宝粥垫着底,两层的食盒里,还有扬州炒饭和剁椒鱼头。不知道的还以为这军营里是各民族一块儿连欢来了。

  沈落盏对此早就习惯了,淡定地从食盒底部又抽出一个暗格来,里面是熟悉的零食拼盘,这倒是每年都变不了的惯例。

  谢怀诚来了这段时间,还是第一次知道原来还有这种操作,眼睛都大了。沈落盏抓了一把花生,憋着笑递过去:“看什么?来,吃。别客气。”

  这一看就是皇上为了安抚军心给开的小灶,谢怀诚可不敢吃,怕消化不良。

  沈落盏也没为难他,自己吃了,对着兄弟们一挥手:“愣着干嘛,分了。”

  边关军营里的兵都正当壮年,皇上赐的加上自己的干粮也就是个五分饱,现在还有零食吃,就能凑个七分饱了,于是也都没客气,一拥而上,七手八脚把吃的抢空了。

  沈落盏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走,咱给军营布置一下。”沈将军向来不苟言笑,难得这么亲民,大家的热情都高涨起来。

  蒋小勇乘机梗着脖子大声喊:“报告将军!我家有自制的灯笼,可以拿来挂,需要的话我就回去拿,来回不过半个时辰。”

  沈落盏爽快地挥挥手,表示准了,蒋小勇立刻没命地跑了,那速度活像是被火烧屁股了。

  谢怀诚在一边看她心情好,跟着搅了趟浑水:“诶,会点厨艺的给咱亮一手啊!不会的没事啊,跟我挂灯笼去,谁那儿要是有朱砂就拿过来。”

  沈落盏没拦着,好奇地问了一句:“要朱砂干什么?”谢怀诚看着人群,轻声回答:“给你描一颗朱砂痣。”沈落盏心里一动。

  “你,是我的朱砂痣,是我的象牙塔,是我的白月光,是我日日夜夜,辗转反侧,至死不渝的信仰。”谢怀诚接着补充道,“我永远爱你,胜过珍惜我自己的生命。我永远不会背叛你,胜过忠君。”

  沈落盏耳根发热,脑子乱成了一团浆糊,觉得自己行军打仗这许多年,从来没有如此慌乱过,这份感情太过沉重,让人觉得不好好回应就对不起对方,不好好接着就会辜负对方。她到底有哪里好,值得他这样真心相待?

  正在绞尽脑汁措辞的时候,蒋小勇提着灯笼回来了,正好解了围,沈落盏刚好松了口气,决定不计较这小子提过自己脖领子的事儿了。不过下一秒,她就后悔自己这个决定做的太早了。

  蒋小勇家里实在穷,糊的灯笼都是劣质绢布做的,一点起来就映出一片惨淡的红色,这小子手脚快,已经挂了好一片了,小半个军营都陷入了愁云惨淡的红色。

  不像过年,倒像是刚被屠了一遍,怎么看怎么不吉利。

  沈落盏皱着眉头吸了一口气,预备要骂人,但是看见蒋小勇一头汗,忽然又狠不下心了,只能浮皮潦草地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辛苦。”

  得到了将军夸赞的蒋小勇浑身上下充满了力量,感觉还有十个这样的军营,他也能去把灯笼挂满,同时也感动得热泪盈眶,将军不记前仇,还鼓励夸奖他,这种恩情他终其一生都报答不了,只好暗暗发誓要为将军付出生命。

  沈落盏要他命干嘛?没有什么用。但是少年一颗滚烫的心从此落下了基础。

  这天夜里的蒋小勇哪里知道,在不远的将来,他真的履行了自己的诺言,赴汤蹈火,像无数的先辈一样,为了国家,也为了他崇敬的将军,牺牲得十分壮烈,用生命为战友们铺出了血肉长城。这都是后话了。

  此时的蒋小勇浑身滚烫,抱着灯笼跑了,远远抛来一句:“请将军放心,晚膳前肯定挂完!”得,今晚吃不了好饭了,谁看着那些血一样惨红的灯笼能有食欲?

  沈落盏颇为头疼地揉了揉眉心,打算一会儿喝点酒,自我麻痹一下,反正节日一过,那些灯笼还是要摘下来的。

  这么一想,沈落盏稍微好了一些,连带着脸上的表情也没那么苦大仇深了。

  谢怀诚看着身旁这个年轻的女将军,只觉得自己越陷越深。沈落盏说起来其实不算美人,丢进京城的那些大家闺秀里实在找不出来,算是平庸之流,勉强还能看得过去,倒也无伤大雅,说起来大众脸在战场上还占优势——没法记仇。

  但是,这些年风霜刀剑,兵荒马乱,这些都将沈落盏的眼睛磨的更加深邃,沉淀了她身上的气息。如今她一经出现,眉眼如刃,睥睨四方,英飒之气扑面而来,反而显得她鲜衣怒马,格外好看。

  好在沈落盏如今也还没回京述职,不然那些女孩还以为边关能整容呢,到时候一窝蜂都跑来,然后娇滴滴地端小姐架子,估计沈落盏就是一人一脚踹回京里去,也得半年多呢。

  谢怀诚一面肆无忌惮地跑毛,一面看着难得柔和下来的沈落盏,忍不住笑出了声。

  沈落盏没心思猜这少年方才在脑子里如何脑补了一出她的吃醋现场,上手揪住了谢怀诚的耳朵:“笑什么?”

  谢怀诚赶紧求饶:“没有,就是突然觉得你特好看,其实你每天都好看,就是今天你更好看了。”求生欲还挺强。

  沈落盏忍不住要找补一句:“你不是说喜欢我吗?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她以为谢怀诚连自己的生日都算不清楚,这回该噎住了,也没打算要答案。

  不料,谢怀诚正经八百地说:“我也记不清了。那不重要,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你一直在我心里,这就够了。”

  轰!一朵粉红的蘑菇云当场把沈落盏炸成了个二八年纪的怀春少女,她现在的脸色和灯笼大约也差不到哪去,好在夜色深,两人说话声音小,于是这一点的暧昧也不那么明显,带出种偷情的刺激感来。

  偏生谢怀诚还添油加醋地凑在她耳边轻声说:“我对你一往情深,考虑一下么?”沈落盏七荤八素,被甜言蜜语冲昏了头,一时冲动,踮起脚就不偏不倚地亲了谢怀诚。

  众将士:……我一定是要瞎了。谢怀诚也被这惊喜不分时候得冲刷了个遍,当场就和燃放的烟火一样,炸了个祖国大地姹紫嫣红一片春。(此句摘自p大,过于喜欢,勿怪)

  一往情深,不舍昼夜。

  沈落盏仿佛是怕惊动了这种气氛,近乎耳语般的说:“怀诚,你愿意娶我吗?”谢怀诚的脑子空了一瞬,张了张嘴,半天才缓缓发出声音:“什么?我,你说什么?”

  沈落盏极有耐心地重复道:“我说,我要嫁给你,谢怀诚,你有两个选择,要么做将军夫人,要么让我做诰命夫人。”谢怀诚忽然畏缩起来:“可是我还没准备好。”

  沈落盏揪着他的耳朵微微一笑:“难道你还打算娶别人?”小命朝不保夕,谢怀诚又一直心怀不轨,赶紧扒她的手:“娶。”沈落盏松了手,仿佛听见了天籁似的:“都听见了吗?本将军要和沈大人成婚!”

  众将:……我们又不聋。表面嫌弃着,只能违心地说:“恭喜”“早生贵子”“白头偕老”等等的套话。沈落盏不以为意,十分宽容:“新年里是好日子,准备一下,迎将军夫人进门。”谢怀诚:……我没答应要被娶。

  算了,能和爱人厮守,怎样都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