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一意孤行
居老师的裤子2019-01-24 00:012,689

  在清晰地认识到自己是个弱鸡之后,谢怀诚默默背着沈落盏开始了锻炼,开玩笑,战火纷飞的年代里,连老婆都护不住,他也可以不用混了。

  沈落盏一开始先是惊讶地发现他开始早起了,后来又发现他有几次混进队伍里参与拉练,她本来以为这货也就是几天的热度,没想到这几天谢怀诚的胳膊摸着都结实了不少。

  沈落盏晚上趁他睡了,偷偷点灯扒了他的衣服,震惊地发现他身上全是伤,上下青紫连片,看着触目惊心。

  沈落盏清楚,过量运动会引起肌肉损伤,当年自己就吃过亏,简直疼得像被生生撕裂开了一样,可这一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少爷竟然一声不吭地忍下来了。

  谢怀诚是个文官,做过最重的活儿也无非是自己搬动了几次书简,挪了几次花瓶罢了,那天逞强救出自己尚且呻唤了好几天,说手腕要脱臼,现在这么高强度的重压下会怎样,沈落盏不敢想。

  好歹等到了日落时分,还有一段休息时间,沈落盏觉得应该和谢怀诚聊聊,铁青着脸把他拽回了自己的营帐。

  谢怀诚素来没有举过重剑,这会儿让一个下手没轻重的家伙钳住了手腕,脸都疼的扭曲了,但是瞅着沈落盏心情不好,默默地把抱怨的话揉了揉,塞回肚子里去了。

  沈落盏一路把他拖到榻上:“坐下。脱。”谢怀诚逛过青楼,进过勾栏,自认为那些女人的招数已经到顶了,这会儿乍然遇到了这么直接的,反而红着脸扭扭捏捏地不好意思起来:“这,阿盏,不好吧?”

  沈落盏没耐心和他废话,上手要直接撕。这哪行?谢怀诚赶紧摁住她的手:“别,可不敢,不劳烦你,我自己来。”沈落盏就站着,等他脱衣服,戳着他的伤疤,幽幽问道:“为什么?”

  谢怀诚这会儿算是琢磨过来了,敢情是来兴师问罪的。老婆问了,那就不能撒谎,谢怀诚摸着鼻子,老老实实地回答:“为了让你不必以命相搏。”

  沈落盏气的牙痒,有心揍他一顿。

  她少年拜将封侯,独身镇边,守住了西北的大片疆土,从未让外夷踏入华夏领土,难道没有自身的本事,非得等着他来保护自己?

  真等着这少爷十年磨一剑把自己磨砺成才,恐怕黄花菜都凉了。

  “死脑筋。”沈落盏横眉立目地骂他。

  谢怀诚看着她,眉眼含笑,神色却微微认真起来:“为了你,别说让我吃苦习剑学武了,要是你高兴,咱现在就回去。”

  “有我在,你大可以为所欲为,你要是不想我这样也行,我就专心给你守好朝堂,大不了给你打个皇位玩儿。只要你一句话。”

  这话听着比小孩子办家家酒还幼稚,但沈落盏心里清楚,谢怀诚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言出必行的,实在是觉得胸口滚烫,无法回应这样好的人,只能愧疚地点点头。

  谢怀诚慢条斯理地穿好衣服,然后才缓缓地对她说:“我只是喜欢你,喜欢得一意孤行,至死方休,你不必有心理压力,要是哪天你烦我了,恨我了,想离开我了,只说一声就好,我不会让你为难。”

  “你要是物色了哪家的儿郎,我给你撺掇,给你添置嫁妆。有什么委屈只管来找我,我保证给他绑到你面前跪着,打到你满意为止。”后面的话没能说完,因为他罕见的红了眼眶。

  他掀开帐帘出去了。沈落盏知道他想说什么。要是哪天她死了,谢怀诚一定会替她镇守边关,永远不娶旁人。这不是自负骄矜,而是对爱人全身心的信任。

  谢怀诚是值得她交出后背的人,她知道他会替她挡住风浪,背后是悬崖绝壁,也要告诉她,前方是阳光。

  他会为她斩尽荆棘采下蔷薇。谢怀诚会为她做出一切惊世骇俗之举,然后轻描淡写地说,没事,你别管。

  普天之下哪里去找第二个这么好的谢怀诚?再反观自己,脸色差,脾气臭,常年忙于心机勾算,没有几分精力能分摊到谢怀诚身上,她能付出的比起对方简直万不及一。

  谢怀诚为她背井离乡,为她中断科考,幸亏有祖荫才没饿死,为她露宿在外,风寒反反复复,险些要命,如今又为她放弃自己的事业一心守护,偏偏在外头吃了苦受了伤也不肯说……如果哪天他有个万一呢?

  她会后悔到死吧。

  谢怀诚这厢可不是这么想的。打小他就在家里无足轻重,只觉得浑浑噩噩过日子也就罢了,可沈落盏却不依不饶地闯进了他的生活,把他带入这世间,让他的世界变得温暖。

  他最难的时候想着沈落盏,最想放弃的时候也想着沈落盏,每每觉得熬不下去的时候,竟反而也就这样熬过来了。

  这许多年来,“沈落盏”三个字几乎已经变成他的信仰,是他得以生存的动力。更是他的命。

  纵使苟延残喘,还要一意孤行。

  爱就是无条件的付出和理解,不求回报,不添麻烦。她血战在外,为他在生命最黑暗的时候点起烛火,他案牍劳形,为她在外拼杀提供坚强后盾。

  爱是对方会变成自己的盔甲,也会变成自己的软肋。她为他卸下冷漠伪装,他为她收起浪荡心性。

  爱就是无边绝望深渊中透进的曙光,亦是枯燥无味的生活里出现的鲜明色彩。

  唐僧取经,一路西行,我喜欢你,一意孤行。

  因为想配得上你,想保护你,和你并肩,我才变成了更好的人。更加努力拼命地想获得你的认可。你一笑我就满足。

  因为爱,才为了对方变得更好,不拖后腿,不作妖。这才是爱情的模样。足够美好浪漫,足够让人生死皆赴,飞蛾扑火。

  两边感叹完了,谢怀诚差不多平静了,打算四处走走,谁知道迎面就碰上了熟人:“武小姐?你怎么来了?”穿着一身罗衫的武清圆赶紧跟他比“嘘”,示意他别吭声。

  谢怀诚突然想起来了:“哦,你来找程嘉树的吧?我带你去,他这会儿应该在吃饭。”武清圆犹豫了一下,摇摇头:“既然在吃饭,那就不打扰了。”

  谢怀诚有点匪夷所思:“武小姐,你都从汉江跟到北疆来了,干嘛不去见他?千里迢迢的难道白走一趟?”武清圆咬着嘴唇,缓慢却坚定的摇摇头:“他不让我来。”

  程嘉树为什么不让武清圆来,这里面的内情谢怀诚心知肚明,见着女孩子还是被蒙在鼓里,身为外人也不好捅破那层窗户纸:“好吧,那我送你回去吧。”

  武清圆凄凄切切地点了头:“那就麻烦大人了,劳烦大人转告,我等他回家。”谢怀诚忍不住提了一句:“午阴嘉树清圆,其中意味武姑娘还是自己想想吧。别一意孤行了。”说完就转身走了。

  武清圆独自坐在车里,直愣愣地想了一会儿,忽然哭出了声。一意孤行,自作多情。一切原来都是定数啊。爱情真卑微啊,头破血流到底也无余岁可回首了。

  程嘉树听谢怀诚说完,面无表情地说:“多谢大人告知。”转头把目光投向沙盘。只是没过一会儿,眼泪就一颗一颗砸了下来。程嘉树哑着嗓子说:“大人无事就请回吧。”

  谢怀诚就拍了拍他的肩膀,走了,身后传来男人压抑的哭声。不是不爱你,不是不想抱你,只是此人唯独不能是我。拿着刀就没法娶你,放下刀就会有亡国之忧。只好对不住你。

  万般无奈和不肯放手,都是执念。只是从此闭上眼睛,一意孤行罢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将妆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