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智斗的转机
天拜神Res2019-04-11 14:513,011

  小拜此时看看周围,提防破坏者突然冷不防地跑出来。但等了许久,总没有一名破坏者突然冲出来。无名破坏者看到平安无事,自己先走上前去,走到旗帜台的前面,拨开旗帜,正想看看什么。

  “区长,”小拜看到无名破坏者缓缓拨着旗帜,还是有点惊慌,“你不怕触发旗帜台警报吗?”

  天气依旧是晴朗的,在晴朗的天空里还藏着几丝雪花。虽说这冬至已经过了好几天了,但这天气仍然是有一些寒冷,冷空气也在天空里瑟瑟发抖,小拜此时也在瑟瑟发抖,发抖不是为了什么,而是在为眼前的无名破坏者紧张着,生怕他出什么岔子,把破坏者全部吵醒了,旗帜就不好夺了。如果能拿下旗帜,破坏者的士气就会大减一半,小拜要进攻就很容易了。

  无名破坏者像没有听见似的,继续在旗帜台前面忙碌着,不时小声嘀嘀咕咕,不时抬起头来看看天,像在思考什么;不时放声大笑,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小拜看到他这副滑稽模样,很想上去看看究竟有什么令人发笑的。他整理好破铁剑,放进自己饱经风霜的背包里,再跑了过去。无名破坏者依旧是在放声大笑,等到小拜凑过去看到旗帜台底下时,也不知不觉地笑了起来。

  在旗帜台下面,放着一张纸,标题写了“惟我独尊”四个大字,下面写着密密麻麻的银河文。小拜再看看这一些银河文,从里面微微看出一个罗德林的头像。这上面画着的罗德林眉毛紧皱着,脸上画着的眼睛一直在盯着小拜。小拜无论在哪个角度看,这个头像总是带着坏笑,用那光溜溜的眼睛看着小拜。无名破坏者也是,每当他看向罗德林的头像,总是会看到罗德林在盯着他。

  于是,无名破坏者总是在笑,但他再看到小拜凑过来的时候,连忙收敛了笑容,但表情也不是很严肃,看到小拜也在笑,他也总是忍住。可小拜不停在笑,笑了一阵又一阵,无名破坏者只好强忍住笑。可他的嘴好像不听使唤,终于,他实在是忍不住了,也开始对着旗帜台大笑起来……

  一名破坏者出来散散步,很快被正在对着旗帜台笑着的小拜和无名破坏者看到了,但他们不以为然,以为这名破坏者只是出来散步而已。果然,破坏者也没有注意正在旗帜台前忙碌的两位,而是捧起阳台上摆设着的花,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像是看着宝物似的,不由得发出一阵阵赞叹:“花挺好的!没想到在城堡里面种的花也还好着!”

  小拜再往旗帜台里面翻了翻,翻到了另一张纸,上面写的文字很多,但没有很密集,很多字都是写得规规矩矩,一行一行得非常工整。无名破坏者很快瞟了一眼这张纸,突然惊奇地睁大眼睛,指着那封信,对着小拜说:“这不就是一名破坏者写给家人的信吗?”话音刚落,他很快把按钮从背包里拿出来,放在旗帜台的旁边。旗帜台里突然飞出一大团纸,一张叠着一张,呼啦啦地飘起来,随着风飘着。很快有些纸飘了出去,无名破坏者又去与风赛跑,从风那狂暴的风雪里夺回那几张宝贵的纸。

  小拜继续往下看着那封信,信上写着:“……总不见阳光,平时出去锻炼也没有多少时间,天天就待在城堡里面坐着,坐得非常难受……要是能给我机会出去溜达溜达,我真的好想再回家,去大口大口地享受家里那新鲜的空气,去在家里的院子里面坐着享受阳光……阳光,到现在已经成了我最渴望的东西了,城堡里昏天黑地,我真想从罗德林这地下逃出来,摆脱它曾经带给我们强征的痛苦……”

  这是一名破坏者写给他母亲的信,里面好像总是透露出一种痛恨。也许是破坏者不识字,把原本是形容罗德林的“他”字写错了,写成了“它”;也可能是破坏者职务太重,想摆脱现在罗德林的魔爪吧。阳光,好像成了他唯一的要求,他最渴望的东西,竟然是随处可见的阳光!

  小拜感觉有希望了。

  无名破坏者此时也在看着那几封信,看见小拜已经把几封信给阅读完了,小声问他:“怎么样?破坏者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有什么,不过……”小拜把刚刚那一封信给无名破坏者看……

  那站在阳台边上的破坏者已经开始散步了,他随处一瞟的眼光落到了旗帜台上。可旗帜台只是被打开了盖子,上面干干净净,没有什么凌乱的东西,旗帜也还好好的,在迎着风在飘扬。他这次才继续往回看去,心旷神怡地望着那围成了墙的铁丝网。那铁丝网还是省界铁丝网,只不过这里看马新省边界近在咫尺,根本不需要望远镜。旗帜台后面缓缓闪出一个人敏捷的身影,看到自己很快又要被破坏者发现,连忙又躲到了旗帜台后面。

  无名破坏者仍然是很怀疑这名破坏者,他不知道这名破坏者的明确目的,生怕他在发现他们之后会突然变个样,把他们在旗帜台这些情况报告到罗德林那里。所以,无名破坏者还是尽量不要让破坏者看到他们两个。小拜也在擦拭着自己的破旧铁剑,就等破坏者们蜂拥而至了。可小拜每次这么一想,破坏者们会被吸引过来的?不会,很少会有破坏者群攻的阵势,不到迫不得已的时候。

  无名破坏者果然想得没错,破坏者在他刚藏进旗帜台的时候,破坏者就把目光放到旗帜台上面了。那破坏者看到旗帜台原封不动,又悻悻地转过脸去了。可那破坏者总感觉哪里不对劲,看着那没有一丝凌乱的旗帜台台面,只有那个盖子依旧开着。一切都没有变样,可那名破坏者已经开始怀疑这个旗帜台了。难道是阴暗城堡里进小偷了?地上没有进小偷的痕迹。难道是哪名不识趣的士兵一不留神,把旗帜台的盖子打开了?士兵们都在睡觉,除了他是提早起床。难道是阴暗城堡里生成了小怪物,小怪物不小心把旗帜台的盖子打开了?旗帜台的盖子很重,一般人是抬不起来的,何况是弱小的怪物们。他自己也没有动过,他只是一起床出来散步而已,他也没有碰着旗帜台。

  笑里藏刀?

  小拜此时非常紧张,从旗帜台那窄窄的缝隙里面看着破坏者的一举一动,怕他来到旗帜台旁边,找到他们两个。

  破坏者猛然转过身子来,大步流星地朝旗帜台走来。蹲在一旁的无名破坏者突然锁紧眉头,把小拜给拉出了破坏者的视线。开始,那破坏者来到旗帜台旁边,但并没有看到什么人。破坏者又开始查后面,可没有在旗帜台后面看到什么人。那名破坏者看到两处地方都没有人,虽说头上已经开始冒着汗,但他仍是不死心,用着那刚刚捧过花、满是泥土的手在把旗帜台的盖子打开了一些,看到里面并没有人,只有那几张破坏者们写给家人们的信……

  远处,无名破坏者正笑着。这其实是他设计的圈套,他早已料到破坏者会按照他所想的做。在三个地方都找不到人的时候,会垂头丧气地回去他原本站着的地方,但会一直看着此处的情况,只要看见有人就立刻跑出去跟破坏者们说。

  破坏者三个地方都看不见人,只好灰心地走回去了,可他却在那里漫不经心地看着他捧在手里的花,边看花边盯着旗帜台。无名破坏者和小拜正洋洋得意着,以为证实了无名破坏者说的话,没想到城堡里面忽然传来人说话的声音。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径直把无名破坏者给镇住了:“还在阳台玩什么?还不去看看小拜他们在什么地方!”

  只见那名破坏者慌慌张张地把花放下,连忙跑进那房间里:“我尽力!”刚一说完,也出没有听见他的声音了,估计是排队去了。

  小拜看着那名破坏者,总感觉破坏者似乎找不到他们,就光明正大地走了出去。真没想到,这么一走,正好被正在整理队伍的罗德林看见了。罗德林尖锐的目光再次投到我身上,嘴上又是那副他最经典的坏笑,冷冷地说:“没想到我们又碰上了。上次被狗折磨的不轻吧!这次我要让你尝尝我的下马威!”他嘴里呼出一口白色的热气,又缓缓说道,“这次我要真枪实弹跟你大战一场了!我再也不轻易地放过你了!记住,这是我对你最后一次和和气气的谈话!”

  但小拜并没有感到惊讶,他已经从背包里握着破铁剑了。

继续阅读:第18章:夜色穿城堡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世界小拜历险记I:阴暗城堡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