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见家长
诺言丶彡然2019-02-14 16:515,860

  “哇啊。”早上睁开睡眼朦胧的双眼,揉了揉早已凌乱不堪的头发,发现明衣正躺在了我的侧身边,她的手一晚上都没有松开。此刻羞耻感涌上心头,红晕沾满了脸颊,我的耳根熟透了。

  昨夜还没有注意到,原来这个姿势是这么的暧昧,我担心自己移动而吵醒她就不好了,因此我也只好接着假装睡着。

  说是睡着其实也只是看着她的睡颜,“果然很漂亮啊。”说着我的手不自觉地触摸到了她白皙的皮肤上。

  看样子吵醒她了,她挪了挪身子,我连忙转身闭眼装睡。

  “已经、白天了吗?”跟我一样,她也打了个哈欠,但是唯一不同的是明衣并不打算再睡一次回笼觉,而是选择叫醒我,“克里斯蒂,该起床了。”

  我的身体正被剧烈的摇晃着,弄得我头晕目眩。

  “知道了知道了。”我假装刚刚睡醒,不耐烦地抱怨道。

  起身后的第一件事是换好衣服,但转念又想昨天说好带明衣去买衣服的,那现在她该怎么办?总不可能穿着睡衣在大街上闲逛吧?

  念及此,我将自己中意的一件休闲服递给了她,这一件看起来不会那么小孩子气但也不会显得特别独一无二。

  “先穿上我的衣服吧,到时候我们再一起去帮你买新的。”她眨眨眼,不好意思地对我说:“穿克里斯蒂的衣服……吗?”

  “啊!是不愿意吗?不愿意的话那就我单独出去帮你买衣服吧,你就安心待在旅馆就好。”我收回了捧着衣服的那双手。

  “不、不是这样的。只是……觉得有点羞耻。”她脸上的红晕立即扩散开来,见状我也开始害羞起来,“但这也没办法,因为我想和克里斯蒂一起去逛街。”说完她毫不犹豫地抢过了我手中的衣服。

  “诶?为什么这么期待和我一起去逛?难道没有逛过吗?”

  “不、不是,是因为我没有和朋友一起去逛过……应该说我的朋友很少,不,几乎没有。”

  我看着她渐渐脱下了昨晚的睡衣,光滑的皮肤赤裸裸地暴露在我的眼前,我的视线移不开她的身体,那曲线是多么的令人着迷,细长的大腿上凸起的臀部,樱桃小嘴不时咕哝着什么。

  粉色的内衣内裤……原来昨天我拿了这么*的衣着给她穿啊,难怪她无比抗拒呢。

  “克里斯蒂?”她毫无防备的朝我走来,我咽了咽口水,大口深呼吸。

  “克里斯蒂?你在听吗?”她在我的面前晃了晃手,试图吸引我神游的注意力。

  但是哪有这么幸运啊,现在满脑子都是她的身影。

  “克里斯蒂?喂?”她摇了摇我的肩膀,这才回过神来,但不巧的是她已经换好了衣服,“啊,你已经准备好了吗?”我用食指摸了摸嘴唇,像渴望着什么一样期待着她的回复。

  “嗯。那我们去吃饭吧。”我起身牵住了她娇小的手。

  明衣发丝上浸透着一股柑橘系的洗发水味,我忍不住想要凑上去……所以一旦有这种念头,手也就不自觉地在她头上移动了起来。

  “呀啊!”她似乎吓了一跳,连连后退,嘟着小嘴委屈得快要哭出来。

  “啊、啊抱歉……我刚刚没有恶意的。”我向她踏出一步,我们的距离逐渐缩短。

  “这样啊。我还以为有什么东西在我头上。”她向我吐了吐舌头随即又主动牵住了我的左手,“不过克里斯蒂身上的钱够用吗?”

  “诶?吃早餐吗?那倒是足够的了。”我望着她楚楚可怜的脖颈,“是不是应该帮你买条围巾?”我打量着她,这使她很快就羞红了脸。

  “还、还是算,了吧?毕竟……老用克里斯蒂的钱,也不好。”我感受到她牵着我的手正在发抖,是害怕吗?还是——

  不过记得昨天她拿出了一封红色的信,应该是信没错。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是欲言又止。

  那封信到底内容是什么呢?我不禁思索起来。待回过神来,她已经帮我选好了早餐——1个夹心三明治,1根腊肠和1杯牛奶。而在对比之下,她吃得更为悲哀——仅仅只是一些干燥的法国木棍。

  “你吃这些,不要紧吗?要不我的给你吧。”我心疼地问道,她却摇摇头,骗我说这是为了减肥。

  这再怎么荒唐也不可能是减肥吧?

  想到这,我抢过她临近嘴中的法国木棍,将自己的三明治塞到了她的嘴中,她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咬掉一大口了。

  “克里斯蒂!?”她吃惊地咀嚼着嘴中的食物,怔怔张望我,但我并不认为是件坏事,于是也就嘻嘻哈哈地糊弄着她,她看起来有些伤感,不知道为什么。

  “那些本应是你的食物。你却为了我一个旁人这样做。不值得。”她的双眸被泪水渗透,我意识到了不对劲,连忙安慰她。

  “为朋友做了这点事情不算什么的,我只是看你这么瘦……肯定需要很多营养啊、原谅我好吗?我以后不会这么做了。”

  我懊恼极了,这在我看来并不是什么坏事,却被她……

  “克里斯蒂,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温柔?”我擦去了她眼中的泪水,“因为你是我的朋友啊,独一无二的朋友。”

  “但是我不值得你这样做。”她抽泣着,弱小、可怜、无助,我开始心疼起来,“你值得哟,我觉得为你做的这一切都很值得。”

  “为什么?”

  “因为我是你的……”刚到嘴边的话被她的手给咽回去了,明衣的手堵住了我的嘴巴,带着丝温暖,也带着丝冰冷。

  “朋友吗?”她的眼中映照出我的模样,我羞涩地点点头。

  “这样……啊。”说罢,她又端庄地坐回了自己的座位,“明衣不希望做我的朋友吗?”

  “希望。”

  “那为什么拒绝我?”我一边啃食着她残留的三明治,一边满脸期待地看着她。

  “因为你傻。克里斯蒂非常傻,从一开始见面我就觉得你这个人十分笨拙!”桌上的牛奶因振动而泛出涟漪。

  “我还以为明衣不理我生气了呢。如果说我傻,那么我可能真的傻吧。总言而之你说什么我就是什么了。”我傻兮兮地笑着,当时……根本完全没有意识到她这句话的意义。

  “那我们就走吧?”我宠溺地看着她,她点点头后,随即我们才离开了快餐店,来到了服装店。

  虽然以前我都对这些东西不是很感兴趣……以前都是有佣人会为我买的,因此我也不是经常来这种店光临。

  不过如今已被父亲逐出家门的我,更是无脸来这种店。

  “欢迎光临,请问两位小姐需要些什么吗?”

  她之说以会说我们是两位小姐,是因为现在我们两人身上的衣着十分豪华,但是今天的目标并不是豪华的服装,只是带着好朋友一起来逛街,也算是了却我一桩担心已久的心事吧。

  “我们想要找一些比较实惠的衣服,请问有吗?”

  “当然。您要怎么样的实惠呢?你身上的衣服这样的吗?”服务员有些摸不着头脑,毕竟是一个大小姐说的实惠……

  “比较平民的服装就好了,不用太豪华,更不用像我身上这件。”我指了指身旁的明衣,“适合她穿的,有吗?”

  “当然有,这位小姐如此美丽,肯定除了我们店没有任何衣服能够配得上她的美貌”服务员自夸地说道,大概是因为要有一笔生意了,笑得合不拢嘴。

  “嗯,那你拿件来试试吧。”

  “那您呢?您不需要吗?”她好奇地问着我。

  “诶?”这我还真没想过,毕竟现在经费短缺,我再也没有什么法子能够想到节约钱的方式了,除非拜托父亲,但他为了一点小矛盾把我逐出家门已经足以让我够生气了,我哪还能再去求他?

  因此我打算不回答这个问题。

  “小姐,试试看这件衣服。”

  说着,她将手中那件厚棉袄递给了明衣,明衣接过衣服,走进了试衣间。不巧的是其他试衣间已经全部损坏,正在维修,如今只能使用唯一一个试衣间。

  “这位小姐,这套棉袄是和另一套打折购买的,您要是不买这一套那么您朋友手中的那一套就将以全款支付。”她用着毕恭毕敬的口气,但还是看得出来,她也希望生意火起来,多赚几分钱。

  “诶?这样的……那单独买要多少钱呢?”我打着算盘。

  “总共5金币。您要是也买了另一件,那么总共7金币。”

  确实便宜了不少,但是……没想到一件衣服居然出乎意料的贵!!

  我身上顶多带了20金币,要是在这里花掉……那之后岂不是真得去求父亲了?

  但是……明衣似乎也希望我能买下来。她用那怜爱的眼神看着我,我有些害羞地点点头,“好吧……我买了,先让我去试试吧。”

  服务员突然一脸淫笑,“谢谢光临。”

  没想到居然这么腹黑,不过也没办法,是明衣的请求……我实在拒绝不了。

  “不过这里就只有一件换衣间啊。我该去哪里换?”我转身咨询了服务员,她指了指明衣所在的那间,然后平平淡淡地回答。

  “确实也只能这样了……”

  她叫我和明衣挤一挤,互相帮一下忙就能换到了。由于换衣间太小,但总比……总比走光要好很多。

  我红着脸,走进了那窄小的空间。

  我和明衣注视着。

  怎么办?这种时候是不是该谁先开口缓解一下这氛围?

  “那个……克里斯蒂,我来帮你换吧,这里,太窄了。自己换怕会伤到。”确实,这里连容下两个人都非常不容易,再说了我现在已经是半身被挤到了试衣间外,好在明衣让我再靠近她一些,我才得以融进。

  为了能够站稳脚步,我将一只大腿放在了明衣的大腿之间,她也将自己的一只大腿放在了我的大腿之间,如果再往上一点可能会碰到……现在小到我们抬头就能亲吻到对方的身体,因此不得不互换衣服。

  她娴熟地脱下了我的外衣,再将我的衬衫纽扣解开,褪去了第二件衣服。

  我感到气氛有些暧昧。不过我也这么帮明衣脱衣,她白皙的身体,逐渐展现在我的面前……让人不禁想要触摸。白色的小背心,让人有种可爱的感觉。

  “克里斯蒂,接下来要脱裤子了,我先蹲下帮你,你到时候再这样帮我脱。”她嘱咐道,我点点头。

  明衣的身子逐渐变矮,消失在视野里,我不敢低头往下看她。今天的胖次会不会穿得太孩子气被嫌弃了呢?啊,要是被认为有怪癖会怎么办啊!?

  一想到今天的胖次穿了上面印有武器的图案就不禁暗暗吐槽,希望明衣不会在意。

  “那接下来该克里斯蒂帮我脱了。”她突然站起身,我有些猝不及防,但还是照做了。

  照着她刚刚那么做,肯定没问题的。

  先是……等等她的裤子有纽扣啊!

  也就意味着……纽扣裤一般都是在那个部位……这样的话还要解吗?

  如果解了,会不会被当成变态,但是是她自己叫我解的,这也不能怪我吧。我忍住了自己内心的亢奋,手慢慢伸向近在眼前的纽扣,解下了第一颗扣子。

  那瞬间,我觉得世界都轻松了,但是还没有完呢。毕竟还有第二颗。

  第一颗在解开的时候还算顺利,至少没有碰到什么奇怪的部位,但是第二次就不一样了,由于门外又来了新的客人,她突然大叫一声:“这件好看!”我被吓了一跳,因此手……

  手也就不自觉地摸到了明衣的*。

  她先是脸颊一红,发出了容易让人误会的声音之后,敲了敲我的脑袋,忍着怒火和激动说道:“你干嘛!!!?”

  “我,我不小心被吓到了,对不起!”我赶紧脱下了她的裤子向她赔礼道歉。

  “哇!明衣你的胖次……啊不对,你怎么会穿这种胖次。”我惊讶地看着她身上穿着的粉色胖次。没想到这么有少女心!

  “这不是你给我的吗!?!然君你真的是!!!”

  “诶?你叫我了什么?”我歪着脑袋,她叫了我的名字,还不是克里斯蒂。

  “没、没什么、你听错了。”

  “哦?是嘛?”我一脸讥笑,想要捉弄她,不过考虑到了天气原因,“快换上衣服吧,一会儿要着凉了。”

  我们互相帮忙着换衣服,当然也触摸到了一些奇怪的地方,不过她似乎不是很介意,因此我也按捺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尽量表现得不在意的样子换好了。

  “就这件吧,帮我们把原来的衣服装好。”我在前台拿出了7枚金币,递给了收营员。

  “谢谢惠顾!”见她们热情告别之后,我们离开了。

  “不过这衣服,是不是有点像情侣装呢?”我直截了当,把明衣藏在心里的话给说了出来。

  “你这个、你这个傻子!!!笨蛋!!!我还故意不说的,你居然这么快就揭痛!!!”她用那娇小的双手捶打我的胸口,我笑嘻嘻地说到,“我觉得没什么的了,反正这也是我们关系好的象征,不是吗?”

  “这么说,也没错了。”她不好意思地摸了摸下巴,“但还请不要在外人面前提起这件衣服的事情。”她突然牵住了我的手。

  “牵我的手干嘛?”我没有在意那一句话,还是在意了她的作为。

  “我冷!不行吗?!”她朝我调皮地吐了吐舌头,然后嘟起了小嘴。见状,我不禁用手摸了摸她的脑袋,“可以的哟,但是你也要答应我一件事。”我玩弄着她丝滑的头发,“就是叫我的名字。不要再叫克里斯蒂了。”

  “这……”她犹豫了。是不愿意吗?

  “你要是喊我的名字了,我的手随时都可以让你牵,还有就是你可以随时依靠我。”我笑着说道。

  “真的?!”她半信半疑。

  “我还会骗你吗?要真想骗你早就在初次遇见你的时候把你拐卖了换钱呢!”我开着玩笑。

  “那和我拉钩!”说着她伸出了小拇指,“你是小孩子吗?都多大了还拉钩钩?!哈哈哈!!!”虽然我也这么说着,但是也迁就着她的想法,“那就拉钩吧。”

  “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变的人是小狗!”

  “哈哈,没问题。”说完我又摸了摸她的脑袋。真的是很舒服,感觉会摸上瘾一样。尤其是眼神相遇的瞬间,根本无法移开视线。

  “那,我可以叫你,然酱、吗?”

  “为什么不可以?你想叫我什么都可以。”

  虽然感到些许不安,但无论如何都战胜不了那个笑颜啊!

  这份心情几乎要溢出来。究竟是什么?

  还是第一次产生这样让我心跳加速的感觉。

  “对了……明衣之前那个信,是怎么回事?里面有写着什么吗?可不可以告诉我?”

  “是然酱的话,当然没问题。”说着她将手伸进了包里,拿出了之前那封信递给了我。

  “然酱自己看吧,这件事我一时半会儿也说不出,总之就是我的父亲和一位他以前的战友联系好了,会将我送到战友的家里寄住,他似乎早就知道会发生什么一样。”

  “也就是说,你只要找到这位战友就可以过上好日子了?”

  “没错。”她点了点头。

  “那这位战友身居何处……”

  “我不知道。”果然不出意外的回答,如果明衣知道了就该直接前去。

  我打开了信封,读完了整封信后,我确信了那位战友的名字,而那位战友就是我的父亲,“克里斯蒂·易璐德·乔……”

  我读出了名字,大声喊道,“这不就是我的父亲吗?!”

  “诶?!”明衣大吃一惊,牵住我的手变成了捏。

  “一模一样的名字啊!”我欣喜若狂,这也就意味着我不用和明衣分离了!

  “太好了明衣!我们明天就去见父亲吧!”

  “可是你不是被他……”

  “我相信我只要厚些脸皮,还是能够得到原谅的。所以你大可放心,今晚我们好好睡一觉,到时候再去见父亲然后解释这件事。”

  她放心地点点头。随后我们回到了旅馆。

  晚饭该怎么解决呢?这到现在还没有怎么考虑过。

  不过已经确定了明天要去见父亲,那么现在也不用存在什么省钱的问题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比宇宙更远的距离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