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太白
木羽月中2019-01-27 18:113,876

  一:少年出蜀

  大唐,蜀地。

  持续了数月的寒冬终于完全消融,空气中带着丝丝暖意。不甘寂寞的蜜蜂在街上漫步着,然后循着花香钻进了一处院落,落在花蕊上,贪婪得吸吮着花蜜。

  庭院里,一位中年文士指着盛开的李树花,开口吟道:“春国送暖百花开,迎春绽金它先来。”然后将目光投向了旁边的丰韵少妇,少妇嗔怪的瞥了丈夫一眼,无奈的接了一句“火烧叶林红霞落”,说完夫妻二人都将希冀的目光投向了七岁的儿子——谁知那小孩却是毫不含糊,脱口而出“李花怒放一树白”。

  文士大喜,遂为聪慧的儿子取名为“白”。

  春去秋来,那七岁的小男孩如今也已长大成人,时光并没有消磨掉他的灵气,相反的,与生俱来的诗词天赋加上后天的良好教育,时有佳作他在蜀地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

  哪个少年没有仗剑走天涯的梦想,向往游侠生活的白,自小便习练剑术。书生打扮的他腰间挎着一把宝剑,身材修长,又有一股独特的书卷气,端的是一位翩翩美少年。

  这日,少年跪在双亲面前,“父亲,母亲,孩儿决定要外出游历,以后便不能在您二位膝前侍奉,孩儿不孝啊!”

  “去吧,去吧,去外面闯闯吧!记得我和你母亲在家中等你!”文士做出了艰难的决定。

  少年接过了母亲默默收拾好的行囊,再次叩拜后转身离开,他不敢回头,害怕父母看到自己眼中的泪水,更怕看到泣不成声的母亲!

  少年要出蜀道,要到繁花似锦的中原去。他要在一个更大的舞台实现自己的理想。

  行至蜀道,少年看着这如刀削过一般笔直的险峻山峰,直插云霄,顿生豪情万丈,踏步行前,似要征服这“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险地。

  少年不惧,自是无险。走出蜀道的他便要一路游历,向那权利的中心——长安行去。

  少年不知愁滋味。

  噫吁嚱,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长安之难,难于出蜀道。

  二:桃花千尺

  少年自出蜀道,一路向长安而行,但第一次出门远游的新鲜感再加上本就是少年心性,所以一路游历,也不着急赶路。

  为了方便赶路,他换下了常穿的书生长衫,换上了一身束口劲装,不变的是腰间还配着那把宝剑,而且腰间另一侧多了一个酒葫芦,少了几分儒雅,却是显得更加逍遥自在。

  酒葫芦里还剩少半壶烈酒,淳淳的酒香随着少年的行进晃荡着、晃荡着、晃荡到了少年的鼻间,少年不争气的咽了咽口水,伸手紧紧地握住了酒葫芦,然后抬头往前眺望了一番,看到前面的城池,少年露出了开心的笑容。

  原本喝酒是为了驱寒取暖,有时候行路不及,便不得不在山林间露宿,晚间的寒风冷冽,吃过几次苦头的少年现学现卖,初次尝试烈酒的他被涌上大脑的酒气迷住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现在酒葫芦已经牢牢的占据了少年的一方天地,那种直透心底的辛辣让他食之入髓。

  趁着夜幕还没完全降临,少年走进了前方的城池,找了一家顺眼的客栈,将酒葫芦交给店小二,进入房间洗漱了一番,然后美美的睡了过去。

  一夜无话,

  少年坐在客栈里吃早点,却发现外面街上乱糟糟的,问过店小二后才知道今天城里有文人聚会,素有文名的少年顿感技痒难耐,带上酒葫芦便出了店门,随着人流到了一座山谷,其间有流水聚潭,有繁花似锦,有书生吟诗,有狂士作画,笔卷书墨气中带着阵阵酒香,让人迷醉。

  少年在山谷中溜达着,喝一口美酒,评一首好诗,好不快活。有一高大文士注意到了放浪形骸的少年,走上前来,拱手道:“这位兄台有礼了,在下本土人士汪伦,不知兄台高姓大名?”

  少年回礼,“兄台有礼,小弟李白,陇西郡人士。”

  汪伦回道:“愚兄家附近有十里桃花,更有万家酒店,同去否?”

  李白欣然答应,与汪伦携手,自去赏桃花、饮美酒。

  接连两日,两人同吃同住,醒则饮,醉则游,好不快哉!

  天下无不散的宴席,李白的酒葫芦里装满了汪伦送的美酒,大步向前赶路,背后尤有汪伦送行的歌声。

  一见如故,自是欢喜。

  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

  三:霓裳羽衣

  这便是长安城吗?

  李白立在一个小山包上,远远的眺望着——阳光下的长安城闪耀着金色的光芒,显得那么的华贵,它在那里骄傲的矗立着,就如同骄傲的大唐一样,容不得外人侵犯。

  走近城门,历史的厚重感扑面而来,李白不由得对这座城生出敬畏之心。怀揣着对未来的无限期望,李白踏进了长安城。

  这座城的繁华超乎李白的想象,大街上人来人往,街道两旁店铺林立。它就像个贵族一样,戏谑的看着初出茅庐的少年李白。

  按照惯例,李白安顿好之后便去拜访诸多的名人权客,一一到府上递上拜帖,向权贵们自荐诗词,期待自己的绝世才情能够被人欣赏,从而提携自己进入权利的圈子,这是他经事治国梦想实现的前提。

  李白是幸运的,他的诗词天赋在长安城依旧出彩,他被权贵推荐给了当今圣上;但李白也是不幸的,圣上只看到了他的惊士才情,所以给他的差事是待诏翰林,他只是个随时恭候为皇帝写诗词助兴的表演者。

  满腔的治国抱负胎死腹中,李白只能祈祷在以后的日子里能得圣上眷顾,得一能干实事的职位。

  这日,圣上与爱妃杨玉环饮酒作乐,喝着美酒,看着美人,而且美人还跳了一曲自编的《霓裳羽衣舞》,圣上觉得还缺点应景的诗词,于是想起了待诏的李白,命人前去召唤。

  李白得令,收拾仪容,随着传令太监进了华清宫。行礼完毕后立在一旁,不敢直视圣颜。圣上让贵妃杨玉环再跳一遍《霓裳羽衣舞》,让李白现场作诗赞美。

  李白这时才敢抬起头来,原本想抓住这次难得的机会,赢得圣上的青睐,不料却把自己陷了进去。贵妃杨玉环在尽情的舞蹈,一颦一笑,一举一动间散发着无比迷人的魅力,李白被迷住了,一曲终了,在圣上的掌声中才惊醒过来。

  圣上看向李白,问道:“爱卿可有佳作?”

  李白腰弯的更低了,毕恭毕敬的回答道:“臣愿一试!”

  行至案几,脑中浮现出贵妃杨玉环的绝美舞姿,提笔挥毫,竟是一口气连作三首诗。

  圣上接过侍奉太监呈上的诗,细细品味后,挥手道:“爱卿果然是当世仅有的才子,赏!”

  李白赶忙谢过圣恩,直至出宫,却是再也没有抬过头。

  云想衣裳花想容,春风拂槛露华浓。

  奈何吾非帝王身,无法与汝比翼飞。

  四:金裘换酒

  虽说自己的才情得到了圣上的肯定,但自己终究还是个靠诗词取悦他人的角色,就和卖唱的没什么差别,主人家兴致来了召自己前去做几首诗词,兴致过了便将自己抛置于脑后。再加上李白一想到自己对贵妃娘娘的莫名情愫便倍感心虚,在圣上面前根本提不起自荐的勇气。

  时光渐渐的消逝,圣上猎奇的心思也淡了下来,毕竟作为一国之君,日理万机,也没有那么多闲情逸致。所以召李白进宫的次数也越来越少,李白这个待诏翰林也便形如虚设。

  残酷的现实给了李白当头一棒,初出蜀道时的雄心壮志被打击的支离破碎。无所事事的李白更是爱上了烈酒的味道,辛辣的美酒穿过咽喉,可以使他得到片刻的欢愉。喝的酩酊大醉的他便可以什么都不去想,不管不顾的昏睡过去。

  好在李白在长安城认识了几位朋友,一群怀才不遇、失意落魄的文人经常聚在一起,借着酒意吟诵诗词,倒是在民间闯出了不小的名声。只是这看似放浪形骸,潇洒不羁的行为,背后内心的苦楚只有自己知晓。

  正所谓抽刀断水水更流,借酒消愁愁更愁。

  但除了企图一醉解千愁,李白别无他法。他的前途命运都掌握在那个高高在上的人的手里,他喜欢的人也被那个人牢牢的握在手里。

  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灌醉自己,用身体上的麻木来暂时忘却迷茫的前程和可悲的爱情。

  一日,李白与众位朋友饮酒作乐,烹羊宰牛,好不快活!喝到兴起处却被主人家告知没酒了,李白当即脱下圣上赏赐的裘衣,指着圣上赏赐的宝马,对主人家的管家说道:“拿去换酒,要快!”

  请君进酒,莫要停杯。

  五花马,千金裘,

  呼儿将出换美酒,

  与尔同销万古愁!

  五:岂是蓬蒿(终)

  “吾皇万岁万万岁!”

  李白诚惶诚恐的跪在圣上面前,恭敬的行了最后一遍臣子之礼。

  是的,最后一遍,李白决定向圣上请辞,他要离开这座郁郁不得志的城市。

  既然在这座城里始终没有自己的一席之地,那么便离开吧!同属一片天空之下却是有缘无份,那么便离开这座有她的气息的城市吧!

  圣上对这个有着绝世才情的少年也并没有挽留,欣然同意了李白的请辞。也许是圣上对才子的好奇淡了,也许是圣上感受到了些许的威胁,谁知道呢?

  赏赐了李白大把的金银财宝,说了几句勉励的话语,派了位礼部官员送别李白,圣上继续着他的日理万机,军国大事。李白收拾了行囊,告别了落魄的朋友,最后望了一眼幽深的后宫,转身走出了依旧繁华的长安城。

  美人的声容面貌依旧在心头萦绕,自己却像个懦夫一样逃离了长安城。来时的踌躇满志,如今都变成了无奈苦楚。

  李白迫切的想回到家,他无比想念那方小小的净土。他知道,唯有在父母面前他才能卸下洒脱的面具,也唯有父母能不问缘由的做他避风的港湾。

  归心似箭,来时漫长险阻的路途没有了可怖的獠牙,李白日夜兼程,入了蜀道,回到了家乡。

  看到守在家门口的父亲和母亲,李白的鼻头泛酸,伸手抹去了溢出眼眶的泪水,哽咽着喊道:“爹,娘,孩儿回来了!”

  母亲冲了过来,拉住李白的手,喃喃说道:“回来就好,回来就好!”

  然后拉着李白进了家门,说道:“我儿饿了吧,快坐下来吃饭,都是你爱吃的菜。”

  父亲拿过来一坛珍藏多年的美酒,默默的倒了两杯,认真的碰了一下,然后说道“陪爹我喝几杯。”

  这是李白第一次与父亲喝酒。

  放下一切包袱的李白感觉到从未有过的轻松。

  管他什么权利与美人,

  仰天大笑出门,我辈岂是蓬蒿。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李太白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