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的卡萨布兰卡
蓝宫调2019-03-19 20:127,243

  1

  2018年的周五喜欢上了喝咖啡。虽然他穷困潦倒,但为了喝卡萨布兰卡,他情愿吃了将近一年的方便面。周五如此频繁的到来,也因此成功吸引到了咖啡馆的老板娘蔡思思的注意。

  蔡思思还以为周五是因为暗恋她才经常来,所以她每次都给周五的咖啡加很多很多糖,甜得周五差点得糖尿病。

  虽然知道自己的咖啡有点不合口味,但是周五从来没有对蔡思思说过什么。

  因为他记得六月每次喝咖啡的时候,也喜欢加很多很多糖。

  他曾经问过六月原因,当时六月一边继续往咖啡里放糖一边对着她甜甜地笑着说,生活已经够苦了,我想甜点。

  周五觉得六月说的很有道理,只是遗憾的是,他并没有能让六月的生活甜一点。所以两个月以后,六月离开了他。

  周五听说过一句话,如果你不能拥有一个人,你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他。

  所以他隔三差五便来喝一杯六月喜欢喝的卡萨布兰卡,他以为这样,就可以留住六月的味道,就好像她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一样。

  2018年的周五是一个杀手。他蜗居在C城偏僻的小巷子里等待着杀手组织派给他任务。他算不上一流的杀手,事实上二流的也算不上。所以,他一直在等,却总也等不到任务。

  没有任务,就没有钱。没有钱,他就连咖啡都喝不起。喝不起咖啡,他就连唯一留下六月的方式都没有。

  他不禁怀念起他的上一个任务。

  那是距离半年之前,周五比现在还要穷。杀手组织派给了他一个任务,他经过一个月的踩点、计划,最终杀掉了那个人。但是在最后逃跑的时候他留了破绽,所以组织只给了他原来价钱的十分之一。

  周五没有抱怨,因为他热爱他的工作。他用那点钱买了十箱方便面放在他租的房子里,可惜方便面还没有吃完,六月就离开了。

  对于六月的离开,周五很难过。但他依旧没有抱怨,因为六月离开的时候说她爱他,而周五也爱她。

  2

  周五是在2018年的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里向蔡思思道别的,经过将近一年的等待,杀手组织终于重新给他派了一个任务。那个任务说大不大小说也不小,完成以后可以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周五幻想着用那笔钱开一家咖啡馆。

  他之所以来和蔡思思道别,是因为算起来,她竟然是他在这座城市里唯一还有交集的人。

  这样一想,周五的鼻子不禁点酸。

  当时蔡思思正在被一个客人挑剔,她个头不高,长得很可爱,被客人吼的时候红着脸快要哭了。

  周五并不想多管闲事,但在那个客人暴躁的几乎要动手打蔡思思的时候,他还出手制止了他。因为一点,蔡思思对他更加热爱了。她几乎认定了他也是喜欢自己的。

  所以在周五向她告别的时候,蔡思思突然没有刚刚被客人吼着时的委屈,抬起勇敢的眼睛直视着他说,也带我走吧。我喜欢你。

  对于这突如其来的话,周五其实并不惊讶。每次他来咖啡馆坐在那个靠窗的位置盯着面前的卡萨布兰卡发呆时,他就知道蔡思思看他的眼神不对。但他还是拒绝了她,然后逃也似的走了。

  2019年的周五花了半个月的时间完成了杀手组织派给他的任务,他如约收到了那笔装着不菲金额的纸袋子。但是他躺在潮湿的床上握着那些钱的时候突然有一种感伤,他发现他连分享喜悦的人都没有。于是他又想起了六月,他很想对他说,我有钱了,可以让你的生活甜起来了。

  可惜,从六月离开的那天起,他就再也没有见过她。

  周五是在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C城的路上看到蔡思思的。

  蔡思思也同样提着一个行李箱跑到他面前,用坚定的眼神对周五说,带我走吧。这座城市我没有一个亲人,唯一的爸爸在一年前还出事离世了。我想跟你走,不管去哪。

  后来很多时候,周五想起当时蔡思思那坚定眼神时,心里都有一种莫名的感动。他喜欢看到蔡思思那双闪烁着明亮光茫的眼睛。那让他看到自己年少的模样,倔强,执著,勇敢。于是那天以后,他带着蔡思思离开了C城。

  3

  周五的少年时光是在江南一座小城里渡过的。平淡、普通,没有任何特别的地方。直到后来他喜欢上一个少女。

  那个少女不漂亮,留着短发,脸上有雀斑,还喜欢偷她妈妈的口红涂在嘴上。

  可是周五就是喜欢她,喜欢她穿碎花裙子的样子,他一直在自己的本子上用铅笔写满她的名字,六月。

  周五发现六月的秘密是在一个午后。他尾随着她来到一处偏僻的菜园,然后便看到了一大片盛开的姜花。周五从来没有见过那么多的姜花,他完全惊住了。当时就是因为他太过专注那片姜花,连六月站到他跟前都没有察觉。

  当天晚上周五被揍了,因为六月实际上只是去那个菜园一角小解,于是只看到姜花的周五被当成色狼揍了一顿。不过周五不抱怨,他就是在那个时候喜欢上姜花的。在他眼里,那就跟六月一样美丽动人。

  不过2018年的周五,已经很久没有再见到过姜花。他每次执行任务到一个城市便坐着公交车穿行大半个城市,想要寻找少年时的姜花。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再也没有看到过。就像那一年夏薇突然离开江南小镇,他再也没有找到他一样。

  来到C城以后,周五照例寻找了姜花,他如约没有看到。

  说来也奇怪,他明知不可能会看到,可是每次却又充满着渴望地上路。周五只知道,这是他唯一能做的,所以,他从来没有停下。

  2018年的周五之所以来C城,是因为杀手组织给了他一个任务。为了完美的完成任务,他打算花多一点时间踩点、计划。那日,天气稍有寒冷。在周五用望远镜望着那个男人在车里换上一身黑色西装出来走进他家开的那个咖啡的时候,他打算收工回去。

  周五知道这个毒枭隐匿的非常好,连他唯一的女儿都只以为他每次出去都是为咖啡馆里进货。然后他的望远镜里就出现了那个少女。那个少女个头不高,但长得很可爱。有那么一刻,他想拥有那个少女。因为他从她的眼里好像看到了少女时期的六月。

  但是一个月后,周五还是在他的车里杀掉了他。

  周五逃走的时候出了点意外,因为他撞到一个女人。那个女人穿着豹纹短裙,从旁边的酒吧里冲出来。撞到他的时候有一秒钟还和他对视。

  虽然只有一秒钟,但是周五却好像觉得她很熟悉,她好像是六月。

  周五当时并不能肯定,他以为是他出现在了幻觉。直在他逃离的不远处把枪丢到进一旁边的垃圾筒才觉得那个女人应该就是六月。

  因为同样在那个垃圾筒里,他看到了之前那个女人脚上丢掉的红色高跟鞋。

  周五忽然就想起2008年的那个短发少女,她的脚上也穿着那么一双醒目的红色高跟鞋。周五就是被那双鞋子吸引着开始跟踪她。只是后来的某一天,他把那个少女跟丢以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

  周五也说不上完成那个任务为什么没有像别的时候立刻离开,而且他还就在他杀人的附近徘徊。他只知道,他想再次见到那双红色高跟鞋的主人。终于有一天,他在那间酒吧的后巷又遇到了她。

  当时她又在奔跑,好像又在被人追。然后他顺势把她裹进了自己的大衣里,带她回到了自己的出租屋里。

  那个女人后来做了周五的女人,她扭动着腰肢往周五怀里一蹭,周五混身就软了。她说,你好像我年少时喜欢过的一个少年。于是他们在一起了。

  只是周五怎么也想不到,很多年以后,他与六月,是以那种形式在那种场景下重逢。这这么多年他一直靠着“一定要找到她”的信念活下来。可是当她真的出现在面前时,她好像根本已经不认识他了。

  他差一点不知道是该用怎么样的心情来面对她。

  好在随后他就想通了,十年过去了,时间会改变很多东西。只要再见到她,他就已经很知足了。只是他们在一起的时间太短了,只有两个月,短到要一直喝她喜欢的卡萨布兰卡,才能记起她身上的味道。

  4

  再次回到江南小城,周五发现小城已经不是他记忆中的模样。他周五穿着白衬衫拉着蔡思思沿街走了很长的路,最后他们来到那个种着姜花的菜园。

  周五没有想到,那么多年过去了,它们依旧盛开着。仿若时光流逝,都无关于已。

  周五想起自己在2008年的时候,那个名叫六月的短发少女对他说的话。那天她对着河水涂口红,然后转身对一直站在身后的周五说,你觉得我长大了,会成为一个漂亮的女人吗?

  周五记得清楚,那一年六月的妈妈被毒犯意外杀害,可是她没有流一滴眼泪。

  六月没有哭,可是周五却哭了。他握紧了拳手对她说,你等着,等我长大了,一定帮你报仇。

  后来,周五便成了一名杀手。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触景生情,还是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没有找到那个毒犯完成当初的誓言。周五突然哭了。

  蔡思思第一次看到姜花,她倔强着踮起脚尖去吻一旁泪流满面的周五。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哭,她也不问。从她跟着他走的那天起,她就将自己的命运交给了他。总有一种爱,是傻傻的,什么也不计较。

  也是在她的吻之后,周五抚摸着她的头对她说,我有没有告诉过你,你很像我1999年丢失的一位少女。

  风中的姜花在轻轻摇摆,在周五整个年少光景里,曾经有一个少女也像姜花一般在他的心中摇摆。

  一个月以后,周五又带着蔡思思重新回到了C城。蔡思思没有问他为什么回来,如果她问了,周五其实也答不上来。他之所以回来,也许只是因为这里是他唯一曾遇到过六月的城市吧。

  他把蔡思思之前盘出去的咖啡馆又盘了回来,还花了钱重新装修。他如愿开了一家咖啡馆,咖啡馆的名字叫做——卡萨布兰卡。

  相比起一年前,蔡思思现在是个开心的咖啡馆老板娘。她扎着马尾穿着碎花裙子,站在明艳的阳光下,就像一朵风中摇曳的姜花。她吻周五的嘴唇,周五便回应她。但是每次她把周五扑倒在咖啡馆的柜台后面,周五就会说,思思,你还小。

  蔡思思是在2019年十月的晚上去酒吧的。因为她觉得她不小了,她觉得周五不碰她是嫌弃她不爱她。所以她难过。

  女人一难过,就容易犯错。

  她脱掉了碎花裙子,染着红头发烫了大波穿着豹纹短裙坐在酒吧柜台上不到一分钟就有三个男人靠了过来。在那一分钟之内,他们送给蔡思思不下六杯烈性兰舌酒都被她一饮而尽。然后蔡思思醉了,她醉的时候不仅摔了杯子,还哭得不知所措。

  她一直以为自己是不介意周五心里没有自己的,可是后来才发现她比谁都介意。

  在爱情面前,从来都没有谁是大度的。

  那些男人原本是打算将她拖到后街小巷的,但是他们刚刚拉起蔡思思的胳膊,就看到身后正站着抽着三五香烟的六月。他们认识六月,知道她做过好几个老大的女人。

  所以他们便灰溜溜地跑了。

  那个晚上,蔡思思躺在六月怀里睡了三个小时零十分钟。在她醒来的时候她的头还有点疼。她问六月,你是谁?

  六月把烟踩灭,伸手摸摸她的头。你是第一次来酒吧?

  你怎么知道?你是谁?蔡思思差不多完全清醒过来。包厢里灯光晕暗,她看不清六月的脸。

  以后不要来这种地方了,这里不适合你。还有,我觉得你穿碎花裙子一定比现在好看。

  六月站起身来用手掌揉了揉脸,认真地看着蔡思思,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很像九年前的我。

  5

  那天晚上以后,蔡思思再也没有去过酒吧。她又重新染回了头穿回了碎花裙子。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那晚看着六月离开的时候,她突然很害怕失去周五。所以她仰着脸问周五,你会娶我吗?

  周五并没有回答她,因为之前他又接到了杀手组织派给他的任务。而当时他要杀的那个人,正从他对面的酒吧里出来。

  那一天在咖啡馆前面的街上发生了一场枪战。死了两个人。一个是杀手组织派给周五的任务,另一个是突然出现的巡逻警察。当时情况混乱,周五要杀的对象被巡逻警察杀死了,而周五杀死了巡逻警察。

  那是周五入行那么久第一次失手。

  蔡思思更是被突如其来的情况吓哭了,她在周五的怀里颤抖着。她说,我爸也是这样死的,我爸曾经是个卧底警察。

  周五是在那晚开始失眠的,他逃离了咖啡馆,独坐在月光下,想起风中摇摆的姜花。恍忽中他有一种错觉,仿佛看到2008年的自己。他站在那个名叫六月的少女身后轻轻对她说,别怕,以后你一个人的时候,我陪着。好不好?

  原来转眼间,岁月已过了十年。

  周五不知道是因为他第一次失手还是因为他听到蔡思思哭泣说着的话,又或者他早就在不知不觉间厌倦了现在的生活。总之,他决定退出杀手组织。那天晚上周五紧紧地把蔡思思抱在怀里,他说,思思,我会娶你。

  周五知道,蔡思思将是个好妻子。只是周五每次看到蔡思思的时候,他有点分不清,眼前的人到底是2019年的蔡思思,还是2008年的六月。

  他想,也许这才是他当初带走蔡思思的真正原因吧。他一直把她当作年少时爱不了那个少女。

  周五说完,把蔡思思从怀里推开,然后走到午夜的海边。海风吹过来,将他的风衣吹得纷纷扬扬。那是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周五觉得自己像是一朵风中盛开的姜花。

  其实早在2018年的时候,也有人问过周五同样的话。那个时候六月还没有离开。她刚刚冲完澡,然后点燃一根香烟对周五说,你会娶我吗?

  周五看着她的样子,突然笑的像个孩子。他知道那是他一直期待的愿望。虽然距离2008年已经太远了,而且眼前说出这种话的女子甚至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依旧开心,所以他说,我当然会娶你。

  那我们明年这个时候结婚吧?那个时候,六月抽着烟靠在生锈的铁窗旁边,月光洒下来,落在她的脸上,她比月光还温柔。

  后来周五常常在想,六月当时说的那句话,到底是真还是假呢?

  那是周五与六月在一起的第二个月,她甚至还不清楚周五是干什么的。某日她问他,周五正在狭窄的卫生间刷牙。我啊,作家。网络小说知道不?

  六月就笑,没想到你还是个知识分子。

  那你嫌我穷吗?作家都是穷光蛋,你要嫁了我,以后只能跟着我吃方便面。可能都喝不起你喜欢的咖啡了。

  六月披着被子往周五身上蹭,她说,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生活再苦,也是甜的。

  那时候周五觉得六月就是个狐狸精,他真想死在她怀里。

  不过周五想,她终究还是嫌弃他的,不然为什么还没过完两个月,她就走了。有时候周五一个人躺在床上的时候,耳边常常响起六月的那句话——那我们明年这个时候结婚吧?

  周五知道,那两个月,将是他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6

  杀手组织同意了周五的退出,但是他需要再最后执行一次任务。周五同意了。

  2019年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天,周五对蔡思思说,等我回来,我们就结婚。

  那是C城唯一次下雪的冬天,周五记得特别寒冷。在昏暗的酒吧里,周五穿着黑色西装黑色皮鞋,梳着七分头坐在柜台前喝着一杯烈性的兰舌酒。晕黄的灯光下,他的模样比2046里的梁朝伟还有型。

  周五的嘴角叼着一根三五香烟,烟圈将他笼罩在里面,看不清他的表情。不过从他吐烟的姿势来看,周五心里有一点释然。这将是他作为杀手执行的最后一次任务,过了今晚,他便是2008年那个单纯的少年。他将娶一个单纯的少女,共渡余生。

  酒吧里异常的安静,周五踩灭烟头的那一刻从眼角瞥到了六月。他没想到会再一次见到她。那一刹那周五的心里有一股莫名的悲伤缓缓流淌,经过心田的时候还疼了一下。他没有看六月,六月也没有看他。

  如果时光可以倒退,如果周五知道那晚的结局,不知道他还会不会那样选择。

  在2019年最后一个月的最后一个晚上,周五死了。他死在一场混乱中,当时到处是枪声以及呐喊声。他唯一的记忆是在他死的前一分钟听到六月举着枪顶在他的后脑门上说,别动,我是警察。

  他没来及转过头去看六月的脸便倒在血泊中,周五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他闻到风中弥漫着姜花的味道。

  画面就那样定格了十秒钟,镜头里一直没有看清六月的脸。周五不知道到底是谁开的枪,他不确定是六月,也不确定是另外什么人。也许,他是死于一场幻觉。

  7

  2019年的C城街头,有一家非常有名的咖啡馆。老板是一个白扎着马尾穿着碎花裙子的纯美姑娘。她常常一脸微笑站在柜台后面招呼着每一个顾客。顾客看到她的样子都觉得,她真是一位天使。

  也是在那些日子,也是那个女老板。在一家曾经发生过枪杀案的酒吧,她每晚都会出现。晕黄的灯光下,她总是独自一人坐在柜台前喝着一杯烈性的兰舌酒。常常有男人腆着脸过去搭讪,但她都微笑不理。

  她没告诉任何人,她只是在等一个人。那个男人曾经对她说,思思,等我回来。

  所以她等他,不分昼夜,不分年月。

  2019年的最后一天过去以后,没有人再见过六月。不过在江南小城上,出现了一位短发女人,她穿着白衬衫在一片偏僻的菜园里独自沉默。没有人认识她是谁,也没人知道她从哪里来。

  她一个人站在那片盛开的姜花旁边站了很久。

  她想起了在2018年的C城,她点燃一根香烟对一个她找了很久的男人说,你会娶我吗?那个男人露出洁白的牙齿,笑的像个孩子,他说,我当然会娶你。

  她说,那我们明年结婚吧?

  她从来没有想过,那个她想嫁的男人,最后就死在她面前。

  当时她接到警方上级的任务,要在那次几个帮牌火拼的时候趁机抓捕一个帮牌老大。她也如愿抓住了那个帮牌老大。只是她没有想到他会突然出现,情况太过混乱,眼看着他就要破坏她的任务,她不得不先用枪控制他。但是如果她知道,就在他束手的空当被帮牌老大趁机开枪打死的话,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用枪指着他吧。

  她永远也忘不掉2008年在她还是一个少女的时候,有一个少年寸步不离的守护着她。这些年她想念他,她努力想要寻找他,她不会想到她真的在十年以后遇到了他。

  她不顾一切的和他厮守了两个月。

  她知道,她永远也忘不掉那两个月,因为那是她这辈子,最快乐的时光。

  唯一的遗憾是,她发现他好像根本不记得她了。

  也许从他们一开始的选择就注定了有缘无分。她选择了做卧底警察,他选择了做杀手。

  终于,在兵慌马乱的岁月里,他们把彼此都弄丢了。

  那一天,夕阳甩下尾巴的时候,她转离开了那片寄托了她整个年少梦想的姜花。

  就在她离开江南小城的第二天晚上,C城最著名的酒吧里发生了两件大事。一件是一个十三年前在江南小城错杀无辜的毒犯老大被枪杀,另一件是在那个酒吧里出现一个穿着红色高跟鞋的美艳女人。

  没有人知道她是谁,只知道她去酒吧里没有点酒,而是特意要了一杯咖啡。据说,那个咖啡名叫卡萨布兰卡。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好在青春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好在青春有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