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柳洵的秘密
天幕落尘2019-02-03 04:253,168

  “侦探是吗?”徐静一边走,一边回忆着上午在肖局的办公室里和柳洵之前发生的事情,“我倒要看看,你那自认为强大的推理能力究竟有多强。”

  ……

  帝丹高中

  “快,抢篮板啊。”操场上,学生们正在进行着激烈的篮球比赛,说实话,柳洵长得十分好看,尤其是属于女生的徐静,更是一眼就找到了柳洵,只见一个男生将球传给了他,随后便跑到篮下去,准备抢篮板。柳洵弯着腰,篮球在他的手下前后左右不停地拍着,两眼溜溜地转动,寻找“突围”的机会。突然他加快了步伐,一会左拐,一会右拐,冲过了“敌对”两层防线,来到篮下,一个虎跳,转身投篮,篮球在空中划了一条漂亮的弧线后,不偏不倚地落在筐内。

  “万岁。”看见球入筐内,一个男生瞬间欢呼了起来,他用击掌的方式来庆祝这一次的胜利,不用猜也知道,这位肯定就是柳洵的队友了。

  柳洵并没有对于赢了比赛而露出那种特别兴奋,特别激动的表情,相反,他看上去有一些疲惫。

  陈伦跑过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对于他们来说,赢家自然不能用击掌这种简单的方式来庆祝了。

  陈伦是柳洵的室友,他也就是刚刚把球传给柳洵的那个人。因为他知道,柳洵是这里球打的还不错的一个,他坚信柳洵可以突破对面的防守,正是因为这种信任,他才将球传给了柳洵。

  “啪啪啪啪……”徐静什么也没说,而是靠在一棵大树上,微笑地鼓着掌。

  “那是谁啊?”此时,在一边为柳洵默默加油打气的洛黎也走到了柳洵的身边,当她看见徐静在鼓掌的时候,她才有些警惕地看着徐静,毕竟,有一个陌生女子在为自己的男朋友鼓掌,任谁看了都会不好受。

  “一个朋友。”柳洵并没有多说,他把自己的眼镜摘了下来,用毛巾擦了擦自己满是汗水的脸。

  “朋友?”洛黎的疑心病一下子就冒出来了。

  “对啊,刑警队的。”说着,柳洵把已经被汗水浸的湿漉漉的毛巾放在一旁,戴上了自己的眼镜。

  徐静已经发觉到柳洵已经看见自己了,这就是她的目的,也是她预想到的结果。此时,她缓缓地朝着柳洵的方向一步一步地走了过去。

  “走吧,我们去吃饭吧。”柳洵赶紧搂着洛黎,拉着陈伦,想要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其实是他想要躲着徐静,因为他已经猜到了徐静来这里的目的了。

  “柳洵,你是打算装作不认识我了是吧?”徐静满脸笑容地走到了柳洵的面前。

  柳洵听见了徐静的叫唤声,他先是顿了顿,深吸了一口气,他强忍着不让自己生气,也难怪,好好的一场“约会”,就这么被他打乱了,任谁都不会好受。

  “徐警官,有何贵干啊?”柳洵转了过来,微笑地看着徐静。

  “没什么,只是想要找你来谈谈罢了。”徐静微笑着说道。

  她以前和别人说话的时候都不会遮遮掩掩的,她向来都是一个很爽朗的人,但今天却不同,毕竟她是有求于人的。

  “想过长大以后要当警察吗?如果想当警察的话,我这里给你拿了一个简单的案件,我们警视厅只花了一天时间就破了,你比我们聪明,肯定更快,你只要把它破了,我让你们老师给你期末加三十分,怎么样?”徐静反复地抿了抿自己的嘴唇,同时将手中的文件递给他。

  “你们真的把这件案件给破了吗?”柳洵饶有兴趣地问道,但他并没有伸手去拿文件。

  “真的呀,我骗你干嘛呀?”徐静捏了捏自己的鼻子,说道。

  “好,这案子我不察。”柳洵果断地说道,他这个样子,根本就没打算给徐静留机会。

  “你……”徐静还没有说完,柳洵已经露出了微笑。

  “徐警官,你知不知道一般人在说谎的时候,都会下意识地舔自己的嘴唇,或者是……”说着,他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做这个动作……”

  徐静愣了一下。

  “徐警官,其实人在说谎的时候,嘴唇会有些干燥,人们会下意识地舔自己的嘴唇,或者是,不停地喝水。当然,说谎的时候,鼻子会有些刺痛感,捏鼻子以及按鼻子,甚至是摸鼻子,都可以稍微缓解一下这刺痛的感觉,所以,人在说谎的时候会下意识地舔嘴唇,喝水,或者是摸鼻子。你自己刚刚做了哪几项你自己心里应该最清楚。”说完后,柳洵拉起洛黎和陈伦就走。

  徐静虽然对心理学不是很懂,但她看见了柳洵说话时的表情,就知道他可能是真的生气了。

  虽然,徐静和柳洵没见过几面,但柳洵的乐观,开朗,已经深深地印在了徐静的心里,她怎么样都无法忘却柳洵总是挂在脸上的那一副笑容。

  “对不起,我欺骗了你。我只是……”徐静追了上去,右手很自然地搭在了他的肩膀上,想给柳洵道歉。

  “只是什么?还嫌我身边的人太多了是吗?为什么你们警察都是这样的?为了这些案件,牺牲自己也就算了,你知不知道,为了这些案件,受到伤害的总是你们身边的人!”柳洵大喊到,他的脖子上的青筋爆棚,汗水已经从额头流了下来,他的眼框已经湿润了,眼里瞬间布满了泪水,眼睛里布满了血丝,眼圈微微发红,就像是已经哭过了一样。

  “你这是……”徐静被眼前这个场景吓了一跳,因为她认为自己只不过是骗了柳洵一下,即使是生气,也没必要……这么生气吧……

  “你根本就什么什么都不懂,你们都是……”柳洵用右手食指指着徐静,怒道,但他却没说完,把后面半句话憋了回去,他闭上眼睛,将自己的手放下来,重重地呼吸着,想要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许久之后,柳洵才缓缓地说了一句,“对不起,我刚刚太激动了,你千万别往心里去,我只是……不想再跟案件扯上任何的关系了。”

  说完以后,柳洵对着徐静,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拉着洛黎的手,走了。

  从刚刚开始,洛黎就一直挽着柳洵的手臂,像一个犯了错小女孩挽着爸爸的手撒娇,卖萌一样。在柳洵平复下心情以后,她才微笑着说道:“柳洵,我知道你现在的麻烦,最好努力使自己暂时忘记它,转移注意力,使自己的思维就会开阔起来。否则一味想着它,反而陷得更深,难以自拔,徒增烦恼!朋友是会默默在身边支持你的,如果遇到了不顺心的事情就回头看看,你会发现还有我从始至终都在陪伴着你。快乐起来吧!答应我,好吗?”

  看着她微笑的样子,柳洵的心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他溺宠似的自己的额头和她的额头靠在一起,说道:“我答应你。”

  “你不应该在他面前提起案件的。”虽然柳洵和洛黎走了,但陈伦还没有走,他独自一个人留了下来。

  “怎么说?”徐静似乎有些疑惑,“他那么聪明,会遇到什么烦恼啊!”

  “她的妈妈,就是在一起杀人案件中,被警察害死的,那起案件虽然后来破获了,但妈妈的死,对于柳洵来说,伤害还是很大的,所以,我希望你们能谅解他。”陈伦很有礼貌地说道。

  “嗯,好的,我知道了,谢谢你。”徐静很知趣地说道,因为她知道,强迫别人干一件他不愿意干的事情,他是怎么也不会上心的,而这件事情,也会变得越来越难以解决。

  说完,徐静转过身去就走了。

  看着徐静越走越远的背影,陈伦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他现在就只是希望自己能够一直陪伴在柳洵的身边,毕竟他们两个的感情就像是亲兄弟一样。

  ……

  “喂,哎,老柳啊……哎……对……我是肖鼎伟……嗯……是……是碰上了棘手的案子了……所以我就是想请你帮个忙……毕竟你曾经是整个刑警队里心理画像最准的人……嗯……对……好的……那我让静静下午去找你……嗯……好的……有事你先忙着啊……那我就先挂了啊……哎……改天请你喝酒啊……咱们再聚聚……嗯……好……就这样。”肖局长此时正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

  “局长,这是谁啊……”看着肖局长挂断了电话,徐静忍不住地凑上前问道。

  徐静先前已经把去学校找柳洵的事情告诉他了,就因为这件事情,肖局长把徐静一顿训,足足训了半个小时。

  “我不是已经跟你说过了吗?我的一个远房亲戚,他就是整个警局最能干的心理画像大师,柳洵的父亲,是他最爱戴,最崇拜的人,同时,也是他最憎恨的人。”说到这里的时候,肖鼎伟的神情渐渐变得有一些低落,直至他脸上的笑容完全消失,他才痛苦的闭上了眼睛,仿佛回忆起了不堪的往事。

继续阅读:第三章:916松柏连环杀人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理罪案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