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心理画像
天幕落尘2019-02-12 02:064,241

  “嗯?前辈,这、有些不太合适吧。”徐静的脸色有些难看地说道,毕竟肖鼎伟和她说过,柳洵因为916松柏连环杀人案留下了心理阴影,从此他就开始有些怨恨自己的父亲,现在柳洵他好不容易想通了,要是再把柳暮带去刺激他,他可能就真的生气了。

  “有什么不合适的?没事,我不去和他搭话,我只是想去看看他,最近过得好不好,有没有饿瘦。”说道这里,柳暮的眼圈有些泛红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有哪一个父亲会那么多年没看见儿子而不想念儿子的?

  “那……好吧。”徐静终于还是“狠”下心来答应了,就算是自己违令了,大不了,就是扣点工资嘛,顶多也就把我停职了,肖局不要我也没关系,反正还有一个梁队长要我。再说了,我还有一个老师的副业呢,去干干那个也挺好的。

  “谢谢你,徐警官,实在是,非常感谢。”柳暮说着,眼圈更加红了,他就那么跪了下去。

  徐静之前可是练武的(天幕落尘:这里说一下啊,就是练武啊,不是练舞,你们别以为我打错字了,我清醒着呢。),她的反应能力还算是很快的。眼看着柳暮就要跪在自己的面前了,她连忙一把拉住柳暮,将他扶了起来:“前辈,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

  徐静把柳暮扶了起来,扶到了沙发上,让他坐下,随手又在茶几上拿起一张餐巾纸,帮柳暮擦干眼泪:“好了,前辈,我们马上就去找柳洵,好吗?”

  徐静立马安慰道。

  柳暮只是一直不停地点头,他已经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柳暮前辈这个样子,徐静心里也不好受,在她的心里,也有一个想要守护的人,那就是他的二弟。

  徐静有两个弟弟,一个叫徐朔,一个叫徐谭。

  徐朔和徐静是双胞胎,徐静是傍晚出生的,徐朔是第二天的凌晨出生的。

  徐静的父母离婚以后,妈妈把徐静和徐谭带走了。

  自从那天以后,徐静就再也没见到过徐朔了。她现在,还留有小时候三个人的合照。就是她脖子上挂着的那个吊坠,也是徐静最宝贵的物品,因为,里面是他们童年的回忆,是她和弟弟们的经历。

  她虽然只是一个姐姐,但她知道,当父母的有多么思念自己离家的孩子们啊!

  ……

  “好,那么由谁来告诉我,这张照片上的人,是谁?”此时,柳洵正站在警视厅的会议室里面,对着屏幕,给坐在下面的警察们讲到。

  会议室里面一片安静。

  “砰砰砰!”急促的敲门声打断了这份平静。

  只见徐静缓缓地把门打开,将自己的脑袋露了出来。

  “欢迎,徐警官,我们又见面了,来,坐。”柳洵微笑着迎接她,同时指了指全场唯一的一个空位,示意她坐下。

  “哈,柳洵,抱歉哈,打断了你的演讲,其实我这次还带了一个人来。”说着,徐静缓缓地将门开大。

  看见了这个人,柳洵的笑容渐渐地消失了。

  这是一位慈祥的老人,头发梳得十分认真,没有一丝凌乱。可那一根根银丝一般的白发还是在黑发中清晰可见。微微下陷的眼窝里,一双深褐色的眼眸,悄悄地诉说着岁月的沧桑。

  没错,这就是柳洵朝朝暮暮思念的那个男人,也是他心里最怨恨的男人,他就是,柳洵的父亲!

  柳洵的表情瞬间变得十分冷淡。

  柳暮低下头去,他不敢直视柳洵的眼睛,他怕再一次伤害到自己的孩子。

  柳洵快步地走到了台上,把自己的椅子搬了起来,走到了本来是留给徐静的椅子的旁边,将椅子放在那里。

  这时,柳洵那标志性的微笑又露了出来:“来,爸爸,坐,这里也没有其他的椅子了,您就将就一下坐这一把就行了。”

  “没事,爸不累,站着就行了。”柳暮重新将自己的头抬了起来,他并没有什么特殊的要求,是要自己的儿子不再怨恨自己,就足够了。

  “前辈,您还是坐着吧,这可是柳洵的一片心意啊。”徐静笑着说道。同时,她也坐到了柳暮的边上。

  “嗯。”柳暮点了点头,坐了下来。

  柳洵笑了笑,又重新回到了台上,指着大荧幕上的那个年轻男子说道:“继续我刚才的问题,这个人,有谁认识吗?”

  光洁白皙的脸庞,透着棱角分明的冷俊;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幽暗深邃的冰眸子,显得狂野不拘,邪魅性感。英挺的鼻梁,像玫瑰花瓣一样粉嫩的嘴唇,他的立体的五官刀刻般俊美,整个人发出一种威震天下的王者之气,邪恶而俊美的脸上此时噙着一抹放荡不拘的微笑。

  “这是?哪个明星吧?”徐静看着荧幕上的英俊男子说道。

  “他就是网红歌手唐慕白(天幕落尘:这个人是虚拟出来的,千万不要当真,如果这是你的名字的话,那么就先说一下,对不起啦),明星,如果你在大街上遇到他,会怎么样?”柳洵看向徐静,问道。这个问题他已经很明确的是在问徐静了,毕竟,看见帅哥的女人简直就是疯狂的存在。

  徐静似乎已经注意到了柳洵的眼神,她笑了笑,缓缓地说了一句:“当然是去要签名照了。”

  “对,就是签名,现在基本上每一个名人,都会拥有属于自己的专属签名。那么凶手也不例外,他们也会拥有属于自己的签名。那么他们的签名是什么呢?那就是,他们留在案发现场的种种可疑点。就例如现在这个凶手,他的签名是什么呢?我们在周洋以及苟薇薇的案发现场,都发现有关被截取下来的报纸,我认为,这就是他的签名,他在向我们发起挑战,这报纸就是为了告诉我们警方,这是他干的,让我们快点去抓他。”柳洵说道。

  “根据我的推理这个凶手应该是一名男性他的年龄大概在二十五到五十五之间,体格健壮,偏瘦。小时候应该遭受别人的虐待,或者是有人经常欺负他,他的眼睛应该有问题,根据我的推理他的左眼应该是瞎的……”

  还没等柳洵说完,一个警察就有些不满地说道:“不是,你从刚才到现在说了那么多,你到底有没有证据啊?啊?没有证据不要乱说!”

  “你要证据?好,那我给你。”柳洵微笑着说道,他好像并没有因为这位警官的无理而生气,“两起案件,死者都被凶手挖去了眼睛,我刚刚已经去法医那边观察过尸体了,尸体的右眼,被挖出的很整齐,就好像是死者天生就没有眼球一样。但左眼就不同了,死者的眼角上均有刀痕,就好像是凶手先前拿这一块区域发泄过一样。”

  “一般来说,杀人有两个原因,第一,就是为了钱财,爱情,名利,或者是复仇,这一类,就被称作一般杀人犯,一般杀人犯杀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没有指定杀怎么样的人,如果是连环杀人案件的话,也没有规律,每一起案件的关联都很小,就好像不是同一个人做的一样,这种凶手虽然凶狠,但只要达到他们的目的,他们就会收手。第二种情况,就是变态心理杀人犯,他们从小就会受到心灵的创伤,以至于他们的一生都会受到阴影的折磨,他们会把这种仇恨发泄到被害人的身上,这样的凶手做出来的案子都是有规律性的,连环凶杀案之间的联系紧密,甚至可以说是,两期案子除了被害人不一样,其他地方全部都相同,而这种凶手,除非你抓住他,否则,他是永远都不会收手的。他,就是这第二类。他就是一个变态。他喜欢虐杀,他喜欢静静地听着死者生前的惨叫声,不,那对于我们来说是惨叫声,而对于他来说,那是一首优美的音乐。听着这些惨叫声,他会开始跳舞,他已经疯了。如果再不出去将会有更多人受害。而他的手段将会变本加厉,变得更加得疯狂。”

  徐静听到这里,就觉得这一句话很耳熟,好像在哪里听过。

  这不就是柳暮先前说过的话吗?

  徐静抬起头来,看着柳暮。

  此时柳暮正目不转睛地盯着柳洵看,听着柳洵的演讲,他笑了笑,徐静感觉到,此时的柳暮,心里应该是十分自豪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呢?”另一个正在记笔记的警察好奇地问道。

  这个警察正是先前给徐静打电话的苏垚。

  “等。”柳洵只是说了一个字。

  “等?等是什么意思?”此时,在场的所有警察都疑惑了。

  “我刚刚已经说过了,只要我们警方没有将他缉拿归案,他是绝对不会停手的,现在我们能做的就是等他犯下起案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获得更多的证据。”柳洵说道。

  “你在开玩笑?”先前那个无理的警察再一次用他那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柳洵。

  “没有啊。”柳洵还是一脸微笑地说道。

  “不是,你没在开玩笑?那你肯定就是疯了。你还想等着凶手再完成的下一起案件?啊?你是不是嫌死的人还不够啊?啊?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那个警官怒骂了一句。

  “郭天乐警官,请注意你的言辞。”虽然肖鼎伟此时也有点怀疑柳洵的做法,但是,他们已经没得选择了,他们手中的证据实在是太少了,所以,必须选择相信他。而且,郭天乐警官刚才说的话和说话的语气都有一些过激了,连他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哼。”郭天乐冷哼了一声,就没再说话了。

  “那我们就先……”肖鼎伟站了起来,他本来想说散会的,但还没等他说完,会议室的门就突然被重重地推开了。

  “姐?”苏垚看着来的人。

  没错,来的人正是苏垚的姐姐,苏沐,担任心理罪案组的法医的工作。

  “怎么了?沐沐,有事慢慢来,别着急嘛。”肖鼎伟此时的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柳洵还是听出这里面带着一些责怪。

  毕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还没敲门,就突然闯进会议室,显得很没礼貌。

  “抱、抱歉,局长,刚刚接到报案,说,在小河边发现了一具女性尸体。”苏沐气喘吁吁地说道。

  “什么?”全场惊讶了。

  肖鼎伟低着头,心里仿佛在想些什么。

  柳洵笑了笑:“他,又开始作案了吗?”

  “总之,我们先去案发现场先看一下吧。”看着这怪异的场面,徐静说了一句。

  “好,那只能先这样了。”

  ……

  十分钟之后。

  五辆警车停在了小河的边上。

  有警察陆续地从车上下来。

  “据河边的洗衣服的大婶说,这具尸体好像是从河的上游漂过来的,当时他以为是谁家的狗掉进水里了,就把尸体捞上来。经过法医的初步断定。死者身上并没有能够证明死者身份的东西,死者的死亡时间大概是在今天凌晨的三点到四点之间,发现尸体的时间,是在今天早上的六点半左右。经法医的初步判定死者死因应该是被饿死的。”苏沐边走边和他们说道。

  柳洵走在最前面,他穿过在一旁看热闹的人群,跨过警戒线,首先看到的就是带着白色的手套,蹲在地上,检查着尸体的梁超。

  “你是谁?”梁超站了起来,看见了柳洵。

  “你好,警官,我是肖局长请来的侦探,也是一个心理画像师,我的名字,叫柳洵。”柳洵说道。

  “哦。”梁超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

  “发生了什么?”徐静也走了过来,问道。

  “诺,又是一个被凶手挖了眼睛的尸体,这都是什么爱好啊?这凶手,怕是脑子有问题。”梁超蹲在地上,仔细地检查着尸体,一边说道。

  “没错,他脑子是有问题,他应该是得了什么病,一种,对于眼睛有很大痴迷度的病。”柳洵说道。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心理罪案组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