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再入鬼屋遇鬼
爱吃鱼2019-02-23 20:462,041

  “燕赤霞!几百年了你还没死呢?你成仙了吗?我可以拜你为师吗……”宁财成连珠炮似的倒出一串儿问题。

  “……内个,阁下误会了,吾乃烟翅霞,虽也是道门中人,可当不得这一仙字,至于收徒此事,还需从长计议。”语调怪异的烟赤霞娓娓道出。

  “这样啊,我还以为你成乌龟了呢!”宁财成嘟囔沉思了。

  “怎么说话的?你丫才是王八!”燕翅霞跳脚吠叫着。

  “别误会,我是想起了老话说的:千年王八万年龟……再说说拜师的事儿呗,小弟我从小就被夸骨骼精奇,仪表堂堂,那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提身能翻墙,卧房敢平躺……”宁财成嘴上没溜的胡侃起来。

  “停、停、停!你这什么乱七八遭的,我此行是不会收徒的,就算收……也不是你这货色的。”斜眼瞄着宁财成,笑着转身开走的燕翅霞说道。

  “哎、哎……你到是等等我啊!”宁财成小跑着跟上去。

  片刻间,宁财成跟着燕翅霞已经再次步入了方才他拼了老命才逃出来的土屋内,宁财成背脊椎发麻了。

  他死死盯着院子,眼睛不敢离开,刚才那一幕幕太惊悚,差点就没命了。

  吞了两口口水,右手放在身后,护着重点小心地跟在燕翅霞身后。

  燕翅霞调笑:“邪物都散去了,没事了,你怕个什么!”

  结果听到宁财成恐惧的声音从身后有些远的地方传来:“我……我……我没有哭……”

  从小跟着一个会捉鬼的天师爷爷,学到的东是不可计数,光凭着宁财成发声的位置,便可断定~遇到事儿了。

  捉鬼也是讲究缘分的。

  用得最熟练两样,其中一样是,诛邪术,另一样就是迷魂阵了。

  迷魂是招魂时候用的,制作复杂不说,现在基本也没啥用处。

  “”脱下裤衩,往裤衩上撒了一泡尿,童子尿可辟邪,虽不知道作用有多大,但聊胜于无。”燕翅霞娇喝出声,没错!就是女生那种悦耳的娇喝。

  “”人有三盏灯,头顶一盏,两肩各一盏。三盏灯都在,百邪辟易。不要回头,一转头,带动的风会把三盏灯灭了”。燕翅霞作防御状态,因为他已经察觉不到宁财成的位置了。

  宁财成怕灯灭,不敢直接兜头把沾了童子尿的裤衩乱挥舞,只好把裤衩系在胸前。

  童子尿属阳,裤衩往胸口这么一系,抛开这一鼻子阳气(尿骚)不说,后颈处冰凉的感觉真也淡了许多,但还是没有脱离这种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感觉。

  “宁财成你先出去!”燕翅霞大喊。

  “好……好的……可是我找不到门在哪里。”宁财成传来微弱的声音。

  燕赤霞恨铁不成钢,等他走到宁财成跟前,他差点吓得爆粗口。。

  宁财成身后竟然也背着一只鬼!

  “别回头!站着别动!”燕翅霞大喊。

  “我先布置一个阵法,你千万别动,否则要害死我的!”他继续安排道。

  从燕翅霞的表情,拥有细腻的心思他,瞬间就知道自己身后有问题了。

  “好……好的……你能行吗?”宁财成颤抖说道。

  “放心好了,就这种小邪物”燕翅霞故作镇静,其实他早已惊讶异常了,能让自己都毫无查觉的邪物,可见非同一般。

  宁财成背后的厉鬼扭头死死‘盯’着燕翅霞,他第一次见到这样恐怖的一张脸,青色的皮肤,瞳孔呈灰色,整张脸异常虚幻,仿佛一只吹了气的皮球。

  她,亦或者是它在看着宁财成,又仿佛在看着他身后的某样东西。这虚影披头散发,穿着一件花格子衣衫。

  愣了半晌才想起,这衣服在我刚刚才见过——坟碑的照片上,乱葬岗路边的一做坟碑上,那照片中的女子就是穿的这身衣服!

  “凡人果然还是凡人,一个鬼有个什么怕的,你是没见过道行高的鬼,青面獠牙,还能飞!两只爪子跟孙悟空的金箍棒似的,可以变长!后来还不是被我一张符给贴死了!”燕翅霞牛道,然后忍不住打了个喷嚏,也或许是为了掩饰自己那慌得一比内心。

  土屋内早已蒙上了厚厚的灰尘,一呼一吸,都能碰一鼻子灰。

  宁财成没说话,乌漆嘛黑的脸上,明亮的眸子在屋内四下打望。他忽然可以透过上边沾着的灰尘,看到墨绿色的光泽。

  只是一间土砖房子,配上墨绿色的光线,让人不免有些怪异。宁财成四下看了一阵,堂屋中,不算平整的泥土地上摆着一张烂的不像话的八仙桌,两条破烂条凳在桌子边。

  堂屋的墙壁上,还贴着毛爷爷的画像,画像上布满灰尘,四角都烂掉了,竟然还没有掉下来。

  毛爷爷的画像边上,还挂着一个相框,这相框已经算是这间屋子里较为完整的东西了。

  透过厚重的灰尘,还有层层的蛛网,依稀可以看到相片里有两个人。

  岂料此刻,大门吱呀一声,

  宁财成更是惊惧不已,差点就被吓尿,但即便怕得抽抽,还是知道男人面子最重要,只好强打精神道:“应该是风吹的吧……”但我们都知道,就这么大的屋子,哪来的一阵风……

  燕翅霞:“片刻便好,你且安心。”

  宁财成喉结滚动一下“哈哈,我不怕……”他习惯性扭头,对叶燕赤霞笑着,刚才丢人丢大发了。

  可当他回头的时候,看到了燕翅霞因为恐惧而瞪大了的眸子,从他明亮的眸子中,还看到了一个披头散发的白衣人影浮在空中!

  他吓的立马回头,却只看到了空荡荡的屋子。

  “啊!”燕翅霞大叫,同时宁财成的后背一紧,他被抱住了。

继续阅读:第六章 孽台镜(上)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女友聂小倩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