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苏莫2019-02-27 10:291,124

  “曾经,我也同你一样。无论是家境还是处境。然生逢乱世,十年寒窗又如何?

  那时在h县,我家酒馆格外有名。用旁人的话来讲那就是“酒香可引十里客,醉唱余音绕梁多。”

  我自小便混逆于酒馆之中,小到鸡毛蒜皮,大到国事天下事,耳熟目染。

  也见惯了多少文人墨客得意的,失意的。无一不喝几碗,从小我除了被这帮人熏陶,便是被酒…”

  二醉先生的眼睛里逐渐翻起了泪光,他似乎被回忆里的故事所淹没,我能够感受到他的痛苦,但除了安静的听他诉说,别无选择。

  “那时正值乙酉年春日,念书略有所成的我并未有何大志向。想着家里酒馆生意好,等老爹幕后了便接手。于是整日无所事事,游山玩水。

  偶然间酒馆内遇一老人,其以花甲之年,谈国事无一不头头有道,谈天下事无一不句句在理。

  我虽纨绔,却也懂识人之理。

  这老人不同以往文人墨客矫情几长几短,虽老迈,眼神里却透出清澈的光。被其气度折服,遂拜师去了。随恩师云游四海,在归家时以物是人非。

  谁曾想过时隔三年,我家一切皆以不在,若不是我拜师云游逃过一劫,也就没有现在的我了。

  怎奈树大招风,无能县长听从军阀抓案例。

  我家酒馆因较为繁忙,文人墨客了了政词,几句闲言碎语。便引得那贪无为的狗县长在军阀面前进言,致使军阀派人抓我父母,烧我房屋。

  自此我开始四处奔波告官,可当下时局正乱,谁又会为这一小事出头。

  都恨不得混水摸鱼,多捞几笔好处。而后我被军阀人打折了腿,好在幸运被g镇一米商所救。而那米商便是你的父亲。

  后来,我便想明白。乱的不只是这个时代,更是人心。

  三言两语可以改变一个人。但想改变这个乱世需要的不是空谈。念书只是一方面,若己强于世而不闻于世,终归弃于世。

  出门随师游历那几年长的见识,比在酒馆多得多。而我也看开了眼前,只是现在也不晓得我那师傅是否健在…”

  说着,他笑了起来。

  “天下事世当几何,文人墨客骚事澈。

  遍寻知己千里外,璞玉顽石需雕琢。

  月色当头秋风瑟,思乡心切怅然折。

  酒香可引十里客,醉唱余音绕梁多。”

  看着他落寞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可怜。乱世之中发生什么事谁又能晓得?

  那日之后我便离开了g镇,前往北洋读书去了。

  ……

  几年后,当我在回到g镇时。物是人非,回的家门,询问家人却再也听不到二醉先生的事迹了。

  有人说他去寻他师傅去了,有人说他参加了革命,有人说他可能喝醉酒摔死了……只是究竟怎样?谁都是含糊其辞。

  而我接手了父亲的工作,振兴米行。只是我开始拓展新的业务,那是一条关于未来的路。崎岖坎坷,但不影响我坚定的心。

  人易变而书不变,想改变现状尚需让孩子多读书,念好书。不学则无以致用,不教悔时晚矣?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二醉先生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