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夜断愁2019-05-11 14:464,357

  记忆中的我,是个邋里邋遢的流浪汉,33岁,叫马大喜,每天都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吃,每晚露宿街头。

  在记忆中,出现最多的场景是一个停车场,这个停车场位于一栋豪华大厦的底层,在这个停车场,每天有一个年青男子开着一辆黑色奔驰停在3号车位。

  这个男子西装革履、风度翩翩、年青帅气,下车的时候,手里总是提着一个昂贵的公文包。

  令我颇为诧异的是,这个年青男子长得跟我一模一样,不管是身高、还是长相,跟我长得都是一模一样,简直就是我的复制品。

  除了这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之外,这个停车场还出现过一个极为美丽的年青女子,她看起来是个职位很高的白领,不仅非常美丽,也非常有气质,她的肌肤白得就像冬天里的雪花一样,她的头发又黑又亮,每次出现在停车场的时候,总是挽着发髻,她出现在停车场的时候,身上总穿着一身蓝色的职业装、和一双黑色的高跟鞋,看上去极为优雅。

  记忆中的我,仿佛很喜欢这个女子,我很迷恋她,每天偷偷摸摸跑到这栋大厦下面,就是为了偷看她一眼。

  在记忆中,还有一个很神秘的男子。

  这个神秘的男子在停车场出现过几次,他让我感到很害怕。

  但我看不到他的长相,因为他经常戴着一个白色的口罩、一副墨镜、还戴着一顶黑色的帽子。

  他身高180左右,身材很单薄,身上经常穿着一身黑色的休闲服装。

  我不知道在记忆中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他?

  但有一个画面很深刻,那是一个多云的天气,这个神秘的男子拿着钥匙,偷偷摸摸打开黑色奔驰的车门,钻了进去。

  出来的时候,他也是偷偷摸摸的,好像在这辆黑色奔驰车里面干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接下来的这个画面在记忆中更加深刻,这个神秘男子偷偷摸摸从黑色奔驰车里面出来之后,那个我在记忆中很迷恋的年青女子忽然出现在停车场,俩人相拥在一起,先是嘀咕着什么,然后都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接着,是忘情的亲吻,亲吻了足足几分钟后,才带着满足的笑容离开。

  问题是,这辆黑色奔驰车,正是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的。

  就在我将记忆继续往下拉的时候,罗春燕问我了;“秀才,你想起来自己是谁了没有?”

  “想起来了。”

  “你是谁?”

  “说出来会让你失望的。”我讪讪的道。

  “你总该不会告诉我,你以前是个通缉犯吧?”

  “那倒不是。”

  “那怎么会失望呢?”

  “……”

  “好啦,别吊我胃口了,快说吧!”

  “我叫马大喜。”我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我33岁了,不,这是去年的记忆,今年是34岁了——我是个流浪汉,每天都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吃,我……”

  “啊!”罗春燕惊叫一声,用难以琢磨的眼神看着我。

  “你是个流浪汉?你现在34岁了?你以前每天都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吃?”

  “是的。”

  “这,这怎么可能?我明明看见你是发生车祸,从大桥上面翻进运河中,是我亲自救了你,你怎么可能是流浪汉?流浪汉会有那么好的车吗?而且,你说你现在34岁?可怎么看、也不像是34岁的大叔,最多是25岁的样子。”

  “你的意思是,我的记忆中里面这些东西,都是假的?”

  “我不清楚,反正,我觉得很奇怪——秀才,你再好好想想。”

  “好。”

  我准备再仔细回忆一下。

  可就在我刚将记忆翻开的时候,突然,我脑袋有些疼痛,就像被针绞了一下似的。

  “哎哟~”我捂着脑袋,‘哎哟’一声。

  “秀才,你怎么了?”罗春燕急道。

  “没事,就感觉刚才要回忆的时候,脑袋有些疼痛。”

  “没事就好,暂且不要回忆了,先回去好好休息。”罗春燕说。

  然后,她跟我道歉;“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太想知道你是谁了,记得,我以前在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手术完成之后,也不能一下回忆太多,否则脑袋会疼痛,不过,休息几个小时之后,就没事了,什么都可以想起来了。”

  “应该是这么回事,否则,脑袋怎么会疼痛。”

  “是啊,别说是刚做完记忆植入手术的人,就算是一个正常人,要一下子回忆很多的话,也会头痛的。”

  “……”

  “好了,咱们先回去吧!好好休息一阵,休息好了之后,你就什么都可以想起来了。”

  ……

  我在罗春燕的父亲开的公司里面做保安,工资不高,所以,我住在宿舍里面。

  回到宿舍之后,罗春燕拿了几瓶补脑的药品给我,还给了我几斤核桃。

  “多吃点核桃,对脑筋会有好处。”

  “好的,谢谢。”

  “好好休息,等休息好了之后,再慢慢回忆,不急。反正有的是时间。”

  “好。”

  罗春燕走了后,我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床上。

  我有点害怕,如果我以前真的是流浪汉,我该怎么办?

  更令我纠结的是,在记忆中,那个西装革履、年青帅气、无论是身材还是长相都跟我是一模一样的男子是谁?

  那个非常年青美丽的女子是谁?怎么在记忆中,总是会想到她?

  还有,那个看不到脸的神秘男子又是谁?他为什么会鬼鬼祟祟的在那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男子的黑色奔驰车上做手脚?

  更令我想不通的是,我怎么会非常害怕这个神秘的男子?

  带着种种疑问,我慢慢睡着了。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了。

  跟我睡在一个宿舍的小张、正用奇怪的眼神打量着我。

  “秀才,你真能睡啊。”小张说。

  “???”我。

  “在平时,你经常失眠,可昨晚,我下班回来就见你睡着了,晚上跟朋友吃完宵夜回来,你还在睡,今天早上起来,你居然还没有醒来,睡得很死,告诉我,你是不是吃了安眠药?”

  “没有,我从来不吃那玩意。”

  “那就奇怪了。”

  “可能是最近太累了吧!”我撒谎。

  “你很累?做保安难道很累吗?”

  “心里累。”我说。

  然后,我朝窗外看了一眼,只见小鸟站在窗外的树梢上、叽叽喳喳的啁啾着,还有几只小鸟围绕着树冠,奋着翮飞来飞去。

  我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已经8点多了。

  我很惊讶,要知道,因为失忆,我晚上经常失眠,早上也起得很早,每天不到6点就醒来了。

  我暗忖着,该不会是跟昨天的记忆植入手术有关?

  时间不早了,还要去罗春燕的父亲的公司上班。

  我赶紧去洗漱。

  洗漱完毕后,我又朝窗外瞄了一眼,只见从地平线升起来的旭日仿佛又高了一些,耀眼的阳光从窗户的缝隙间射了进来,在宿舍的地面上蔓延成一个不规则的长方形。

  小张已经去上班了。

  我赶紧换上保安服,往公司走去。

  罗春燕的父亲开的是一家贸易公司,跟欧美日都有贸易往来。

  我在这家公司做保安——当然,失忆之后的我,除了能做保安之外,还能做什么职位?

  不过,罗春燕并不想让我在她父亲的公司里面做一辈子保安,这些日子,她每天让我跟她学开车,她想把我培养成公司里的专职司机。

  时间还来得及,在赶往公司的路上,我在路旁的一个肠粉摊买了一盒肠粉,吃完后,才往公司方向走去。

  到公司的时候,罗春燕的车已经停在了坪里。

  上夜班的保安是个中年大叔,喜欢喝酒,我过去的时候,他正在门岗翘首以盼。

  见我来了,他马上拿出交接本,跟我做交接工作。

  保安的工作很无聊,尤其是对我这种失忆的人来说,更是无聊。

  但现在不一样了,我可以边上班,边慢慢回忆从前的自己。

  我想知道,昨天从我脑海中出现的一幕幕画面,到底是怎么回事?

  尤其是那个神秘的看不到他面目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

  在记忆中,我为什么会如此害怕他?

  还有那个年青美丽的白领女子,究竟是谁?

  在记忆中,‘我’好像很喜欢她,很迷恋她。

  另外,那个西装革履、年青帅气的男子,他究竟是谁?

  他怎么会和我长得一模一样?

  除此之外,做为一个流浪汉,‘我’有家吗?‘我’有亲人吗?

  如果有,那‘我’的家在哪里?亲人都在哪里?

  就这样,我坐在小小的保安室中,闭着眼睛,慢慢的、仔细的、有条不紊的将植入在脑海中的记忆、一页一页的翻开。

  翻着翻着,记忆册里面的画面越来越多,也越来越清晰。

  在记忆中,我是农村人,父母都是五十多岁的老人,家里非常贫困。

  奇怪的是,我每次回去的时候,这对老人都狠心的把我赶走,总说我不是他们的儿子。

  太匪夷所思了,难道我以前出生在这种家庭之中?

  我把我的疑惑告诉罗春燕。

  罗春燕问我,在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是怎么做的?

  我告诉罗春燕,他们在给我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把我用金属圈箍在一张特制的金属小床上,脑袋上面也套了一个金属罩,还在我头上打了一针,然后,把我推进一个很像太空舱的舱内,接着,让我在里面飞速旋转……

  罗春燕说,没错,她在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也是这么做的。

  她不相信记忆储存库的工作人员在给我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会出问题,但同时,她更不相信,我以前是个34岁的流浪汉。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感觉到,这个被植入我脑海中的记忆的主人,越来越不像是我。而是另有其人。

  问题是,这记忆如果真不是我的?那又是谁的?

  或者说,我以前难道真是每天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吃的流浪汉?

  我把我的种种疑惑告诉罗春燕。(其实说白了不管是真是假,我都不情愿认为自己在以前是个流浪汉)

  罗春燕要我别着急,眼下最好的办法,是到记忆储存库去确定一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如果我以前真的是个流浪汉的话,也要大大方方接受。

  ……

  这天下午,罗春燕又载着我去省城西郊的记忆储存库,去问一下昨天给我做记忆植入手术的那些相关人员,看在手术过程中,有没有出什么差错。

  我们先找到昨天给我做记忆植入手术的那间手术室,先把我的告诉这间手术室的医生和护士,然后问她们,昨天在给我做记忆植入手术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过什么影响手术的事情,比如说突然闹出动静之类的。

  “没有。”医生和护士纷纷摇头。

  然后,这个医生问我;“怎么?难道植入你脑海中的记忆,不是你的吗?”

  我说;“不像是我的。”

  医生说;“你怎么知道不是你的?你不是失忆了吗?又怎么会知道植入你脑海中的记忆不是你的?如果你知道,又怎么会是失忆了?”

  我莞尔一笑,说;“我是失忆了,但我现在无法确定,昨天植入我脑海里的记忆百分之百是我的,因为昨天植入我脑海里的记忆告诉我,我以前是个流浪汉,年龄有三十多岁了……”

  医生想了想,对我说;“也许你以前真的是个流浪汉呢?也许你真的有三十多岁了呢?只是看起来不显老而已。”

  我说;“我不知道,但我总觉得我以前不是流浪汉。”

  “???”医生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双手插进口袋里,道;“你跟我说这些也没用,因为,我只管负责手术,至于你的记忆芯片,是储存库的工作人员送来的,即便出了差错,应该也要去问储存库。”

  “谢谢!”我道。

  然后,跟着罗春燕,去找储存库的工作人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