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夜断愁2019-05-11 16:372,160

  离存放记忆的地方越来越近了,我的心跳频率也越来越快。

  罗春燕一只手握着方向盘,另外一只手轻轻撩了撩贴在脸颊上的秀发。

  “你很紧张吗?”罗春燕问我。

  “我不紧张。”我摇了摇头。

  然后,我将目光聚向车窗外面。

  车窗外面的天空是蓝色的,太阳并不刺眼,从太阳身上倾泻下来的阳光,仿佛一层薄薄的地毯似的,轻轻铺在广袤的大地上。

  罗春燕问我紧张吗?

  我说我不紧张。

  其实,我心里怎么会不紧张呢?

  我很担心,万一在失忆以前、我没有把自己的记忆存放在这里(记忆存放库),那么,我恐怕永远也不知道自己谁了。

  我很害怕脑海里面对往事一片空白的那种感觉。

  我更害怕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的那种痛苦。

  再这样下去,我想,我迟早会崩溃的。

  罗春燕早就瞧出了端倪,她嫣然一笑,安慰我说; “放心吧!你的记忆会存放的,我们国家有百分之九十五的人都将自己的记忆存放在记忆存放库,我相信,你也不会例外的。”

  安慰我之后,罗春燕踩了一下油门,往前面那个小坡上冲去。

  ……

  半年前,这个叫罗春燕的漂亮女孩把我从一条宽阔而又冰凉的运河里救了起来。

  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落水的。(因为我失忆了)

  我就知道,当我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一艘小游艇上面。

  那天的天空也像今天一样,天空是蓝色的,太阳的颜色很淡,泻在大地上的光芒、一点也不刺眼。

  醒来后,我的大脑已经变得一片空白。

  我不知道自己是谁。

  我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

  我不知道自己多大了。

  我不知道我住在哪里。

  以往所有的记忆、仿佛都被抹布抹掉了一般,没有在我的脑海中留下一点痕迹。

  罗春燕也不知道我是谁,因为,我身上没有一样能够证明自己的证件,包括身份证、驾驶证、等等能够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都没有。

  虽然罗春燕不知道我是谁,但她知道,我为什么会失忆。

  罗春燕告诉我,我在失忆之前,发生了车祸,当时,她正驾驶着一艘小游艇在波光粼粼的运河中翱翔,突然,看见一辆黑色的小车从数十米高的桥上冲了下来,黑色小车掉进水里的那一刻,溅起的水花,足足有十几米高。

  她驾驶着小游艇过去,看到一个人从水底浮了上来,那个人就是我。

  后来,她把我救上了小游艇。

  至于那辆小车,不知道被湍急的暗流冲到哪里去了。

  警察来了,可一点用都没有,那是一个很偏僻的路段,周围没有一个监控器,也没有几个行人。

  救了我之后,罗春燕索性好人做到底,让我在他父亲的公司里面打工。

  她说,我只要攒了足够的钱,就可以去记忆存放库找回属于自己的记忆。

  有了以前的记忆之后,我就可以知道自己是谁了。

  “记忆存放库是干什么用的?”

  “就是专门存放记忆的地方。”

  ……

  离记忆存放库不到一百米的时候,罗春燕找了个车位,把车停了下来。

  这是一辆红色的女式宝马车,罗春燕喜欢红色,红色代表着喜庆。

  下车后,罗春燕又安慰了我一句,然后,带着我朝记忆存放库的门口走去。

  一阵阵山涧的风朝我们掠来,山涧的风很凉爽,很甜,吹在脸上十分舒服。

  我们现在的位置是省城的西郊。

  这是一处很幽静的地方,周围树木成林、花草葳蕤。

  前面就是记忆存放库了。

  这个记忆存放库、只是大江南北众多记忆存放库中的一个库点。

  虽然只是一个库点,但颇有规模,占地数千个平方米,整栋库存大楼高达六七十层。

  大楼很漂亮,外面全部镶嵌着蓝色的玻璃,看上去就像一位高贵典雅的女神、恬静地矗立在郁郁苍苍的山野之中。

  可别小看它,许许多多的人,都把自己的记忆存放在这栋大楼里面。

  仿佛,他/她们存放的不仅仅只是自己的记忆,也代表着再也无法回头的往事。

  或者代表了那些随着风飘逝了的光阴。

  记忆是用来怀念的。

  ……

  深蓝色的玻璃大门向外敞开着,不断有人在进进出出。

  看来,生意很好啊。

  我好奇的问罗春燕;“他们都是来这里存放自己记忆的吗?”

  罗春燕告诉我;“不是的,这些人都是来这里提取自己记忆的,在植入记忆的时候要动手术,本人必须要到这里来。”

  “哦。”我。

  罗春燕轻轻抚去被风吹在美颊上的发丝;“如果只是存放自己记忆的话,直接下载APP就可以了,下载了APP之后,先戴上记忆连接器,再按上自己的指纹,拍摄自己的脸部,将这些都输入到APP的存放功能里面,那么,那一年的记忆、便存放进去了。”

  我问;“存放记忆要费用吗?”

  罗春燕摇了摇头,说;“不要,存放记忆是免费的,但一年只可以免费存放一次……”

  “可以免费一年?”

  “不是完全免费一年——他们的规则是这样的,从那一年1月1号的第一秒开始、至12月30号的最后一秒,如果是在那一年12月30号储存,那么,就只能够存那一天的记忆,也就只能够免费一天了。如果是那一年的1月1号的第一秒开始储存,那么,就能够储存一年。也就能够免费一年了,明白吗?”

  “明白。”我说;“难怪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存放自己的记忆,是免费储存。”

  “是的——不过,到这里来提取自己的记忆就很昂贵了,比治疗癌症的化疗费更贵,而且贵了很多倍。”

  “……”

  罗春燕说得没错,提取记忆的手术费用确实很贵。

  否则,我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