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夜断愁2019-05-11 15:012,894

  没过多久,罗春燕也从超市里面出来了,她手里提着一袋新买的衣服。

  罗春燕问我,刚才究竟是怎么回事?超市里面噪音太大了,她在电话里面有些地方没听清楚。

  “是这样的……”

  我重新把刚才在三楼看见的‘在记忆中停车场出现的那一男一女’的事情告诉罗春燕。

  “你敢确定就是他们吗?”罗春燕睁大眼睛。

  “我敢确定。经常在记忆中的停车场出现的、就是这对男女。”我说。

  “……”

  “而且,我还有种直觉,记忆中的那个停车场,也就在附近。”

  “你记忆中的那个停车场也在附近?”

  “是的。”

  “……”

  罗春燕看了看刚刚被雨水涤荡过的天空,又看了看手表上面的时间,道;“好,咱们马上在附近寻找。”

  ……

  我和罗春燕开着车,在附近的街道上寻找记忆中的停车场。

  可是,寻找了好几遍,都没有找到。

  罗春燕用质疑的眸光看着我。

  “根据科学家分析,男人的直觉,远远没有女人的直觉那么准确。”罗春燕说。

  “我知道,再找找看。”我说。

  我知道罗春燕故意在说给我听,但我的直觉就是告诉我,记忆中出现的停车场就在附近,而且这种直觉并没有随着罗春燕的失望而消失,反而,变得越来越坚定。

  我不断朝周围的情景张望着,哪怕是一栋建筑物,或者是一棵树,一个地铁入口,我都会仔细在记忆中搜索。

  我索性阖上眼睛,用心去感受记忆中的画面。

  突然,一个酒店的名字在我记忆中出现了;巴蜀人家。

  对,巴蜀人家,这个停车场在巴蜀人家后面。

  我又惊又喜,对罗春燕道;“我们找找附近有没有叫巴蜀人家的酒店,这个停车场在巴蜀人家酒店的后面。”

  罗春燕道;“有,我刚才就看到了一家酒店,上面写着巴蜀人家。”

  “就是那里,咱们赶紧回去。”

  “好。”

  罗春燕赶紧找了个交叉路口,把车重新开了回去。

  然后,不到十分钟,我们便到了巴蜀人家酒店前面。

  我激动的看着这家酒店,又看着旁边一条小巷子,说;“那个停车场就在这后面,肯定没错。”

  说完后,我让罗春燕找个车位,把车停下来,然后,我们往酒店后面走去。

  果然,在酒店后面,有一栋几十层高的大楼,大楼的墙面全部镶嵌着蓝色玻璃。

  而在这栋大楼的底层,有一个停车场,周围有一些花草树木,不远处有一个保安亭。

  “就是这个停车场。”我激动的对罗春燕说。

  罗春燕也很激动,背着手,朝周围看来看去。

  我指着一根柱子,告诉罗春燕;“记忆中的我,就是经常躲在这根柱子后面,偷看他们的出现。”

  然后,我又告诉罗春燕;“那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男子、经常把车停在那个车位,那个永远都看不到脸的神秘男子,那天在那个地方出现。那个长得很美丽的女子,那天出现在那里。神秘男子鬼鬼祟祟从黑色奔驰车出来之后,和那个长得很美丽的女子在那个地方拥在一起,然后,不知道他们嘀咕了什么话,看起来就像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一样。”

  我一边说,一边示范,把记忆中的画面、原原本本的展示给罗春燕看。

  罗春燕看了后,倒吸了一口凉气。

  “对了,燕子,今天是礼拜几?”我问罗春燕,燕子是她的小名,她经常要我这样称呼她。

  “礼拜四。”罗春燕说。

  然后,罗春燕好奇的看着我;“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觉得很奇怪。”我朝周围看了看,说;“在我的记忆中,这个停车场除了双休日之外,其它的时候,车都停满了,可今天,怎么是空荡荡的?”

  “喔”罗春燕转着上半身,朝周围环顾了一遍,说;“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我也不知道。”我说。

  “这里平时没有保安吗?”

  “有保安。”

  “那你——不,那记忆中的你,是怎么进来的?”

  “那个保安经常上班的时候偷懒,玩手机,要不就是打瞌睡,所以,记忆中的我,就经常可以混进来了——而且,那个保安对我也不是怎么搭理,只要我不妨碍其他人的正常生活,他都不会怎么管我,有时候,还拿烟出来,问我抽不抽。”

  “有意思。”罗春燕笑道。

  “是啊。”我说,然后,禁不住朝保安亭看了一眼,只见保安亭里面空荡荡的,好像没有保安在里面值班。

  很奇怪,怎么冷冷清清的?

  也许保安去上厕所了。我这样想。

  我准备过去看一下,顺便打听一下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一个六十多岁的女清洁工过来了,她手里提着一个很大的黑色塑料袋子,里面胀鼓鼓的,装满了垃圾。

  看见这个女清洁工,我大步流星走了过去,我准备打听一下,这里怎么冷冷清清的?

  就在我准备向六十多岁的清洁工打听的时候,她也看到了我。

  奇怪的是,她在看见我的时候,表情十分惊讶,而且惊讶的样子十分夸张。

  “啊!”这个六十多岁的女清洁工怔怔的看着我,张口结舌,老半天都反应不过来。

  “你,你,少爷,少爷。”女清洁工用手指着我,结结巴巴,枯手和瘦小的身子都在颤抖。

  少爷???

  我懵了。

  罗春燕也懵了。

  好一会儿后,罗春燕走到这个六十多岁的女清洁工面前,亲切的说;“阿姨,你叫他什么?”

  “少爷,少爷。”女清洁工语无伦次,瞳孔放大,仍然在震惊之中没有自拔出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才慢慢回过神来。

  回过神来之后,这个六十多岁的女清洁工浑身发抖的走到我面前,又用发抖的手握着我,说;“少爷,真好,你没死真好,我们都以为你死了。”

  说完后,她伤心的哭了起来。

  我大脑七荤八素的,一片混乱,我不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她怎么会喊我喊少爷?而且,看见我的时候,还如此伤心?

  一时之间,我不知该如何是好,唯一能做的,就是抱着这个伤心的清洁阿姨。

  突然,一个念头在我脑海中闪过。

  虽然这个念头在之前也在我脑海中出现过,但我从来都不敢相信会是真的。

  就在这时,罗春燕也用吃惊的表情看着我。

  “我终于明白了。”罗春燕说;“原来,你真的是流浪汉记忆中那个跟你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

  “我之前也想过很多次,可我从来不敢相信。”我叹道。

  然后,我问清洁阿姨,到底是怎么回事?

  清洁阿姨擦了擦脸上的老泪,伤心的告诉我们;“半年前,公司里面都说你出车祸死了,我们都不敢相信,少爷你是那么善良的一个人,老天爷怎么会这么不长眼,我孙子生病,要不是你帮忙,早就夭折了,还有,好多人都受过你的恩惠,呜呜呜……”

  “阿姨,慢慢说。”我道。

  “我们都不相信你死了,可是,从那以后,你再也没有出现了,所以,我们不得不都以为少爷你,你,呜呜呜……”

  “阿姨,别伤心,我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吗,对了阿姨,有一个长得很漂亮的经常穿着蓝色的办公室的职业装的年青女子,还有一个长得很高的、有点瘦的、经常穿着黑色休闲服的男子是什么人?他经常戴一顶黑色的帽子,经常戴一个白色的口罩。”

  我边说,边示范。

  清洁阿姨睁大眼睛看着我,她思索了须臾,说;“哦,他们啊,他们是……”

  就在清洁阿姨即将说出来的时候,忽然,一个保安出现在我们面前。

  “你们是谁?”这个保安用凌厉的眼神看着我们。

  “啊!”清洁阿姨惊得啊了一声。

  然后,她慌慌张张提着胀鼓鼓的黑色垃圾袋走开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