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夜断愁2019-05-11 15:032,507

  离开停车场之后,我就像刚从云中雾里走出来似的、脑海仍然是一片朦胧。

  现在,我更确定我以前的身份是‘少爷’,而不是那个‘每天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填饱肚子’的流浪汉。

  很显然,我只有是‘少爷’,那么,这半年多以来所发生的一切,才会有最合理的解释。

  如果我以前是‘少爷’,那么罗春燕亲眼所见的车祸、就可以追根溯源了。

  毋宁质疑,那个神秘的男子,便是制造这起车祸的幕后黑手。

  可他为什么要制造车祸来致我于死地?

  是什么动机?

  虽然我暂时还不知道原因,但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切都会得到诠释。

  可还有些疑问,在我脑海里不停的释放出黑线。

  譬如;我怎么会和流浪汉长得一模一样?

  而记忆储存库那个神秘失踪之后出了车祸的工作人员,他为什么会把这个流浪汉的记忆植入我的脑海中?

  这个工作人员跟流浪汉又是什么关系?否则,他怎么会知道流浪汉的记忆中有停车场的情景?

  他到底是出于什么动机、把流浪汉的记忆植入我脑海中?

  是故意偷梁换柱?

  还是其它什么原因?

  还有,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流浪汉现在在哪里?

  他是真的死了吗?还是另有其因。

  这种种疑问、宛如交横叉错的乱麻一般,在我脑海中纠缠。

  但不管思绪有多乱,现在,我都得需要明白一个道理。

  这个道理就是;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先把那神秘男子和那个美貌女子的身份弄清楚。

  想到这里,我又不觉一阵惋惜。

  本来,停车场出现的那个清洁阿姨要告诉我了。

  可偏偏在那个时候,保安出现了。

  真是巧得跟小说里面的情节一样。

  而且,那个清洁阿姨好像很怕那个保安。

  ……

  罗春燕的疑问跟我差不多。

  跟我的观点略有差别的是,罗春燕的重点是要把那个神秘男子的身份先弄清楚,至于那个美貌女子,可以先搁在一边。

  ……

  第二天,我和罗春燕又开着车,去记忆中的那个停车场找那个清洁阿姨、打听神秘男子的真实身份。

  当然,有了昨天的教训,我们会尽量避开那个保安的视线。

  车速不快也不慢的在公路上行驶着。

  罗春燕将音响打开,反复播放一首叫《体面》的歌曲。

  最近,她看了一部叫《前任3》的电影。

  看完之后,感性的罗春燕对这部电影里面的插曲《体面》很迷恋,据她自己说,连睡觉之前都要听上几遍。

  车辆在公路上蹁跹行驶。

  “秀才,你是不是想我开快一点?”罗春燕微笑的看了我一下。

  “有这个想法。”我说。

  “去得早,不如去得巧——不管做什么事,都要心平气和的面对,急躁是大忌。”罗春燕说。

  ……

  到停车场附近的时候,是半上午时分。

  我们找了个地方把车停下来,然后,往停车场走去。

  到停车场的时候,看着眼前的情景,我心里忽然涌出一阵莫名的凄凉感来。

  还是跟昨天一样,停车场空荡荡的,看不到一辆车。

  物是人非啊。

  我轻叹了一声,我抬头看了看天空,只见天空中一朵朵白云在慵懒的徜徉着,一只只蜻蜓在空中翩翩飞舞,清风扬起的时候,片片花瓣和树叶在风中轻轻摇曳。

  “注意点。”罗春燕轻声提醒我、要我注意那个保安。

  “我会的。”我说。

  我们小心翼翼在停车场周围寻找昨天出现的那个清洁阿姨。

  寻找了一大圈,我们没有看见昨天出现的那个清洁阿姨。

  奇怪的是,也没有看见昨天出现的那个保安。

  “清洁阿姨可能是在大楼里面搞卫生。”罗春燕说。

  “嗯,应该是。”我点头道。

  自然,我们不能这样无功而返。

  我们找了个地方藏起来,然后,守株待兔。

  我们不相信,她会一直不出现。

  只是,我们一直守到中午,也没有看见那个清洁阿姨出现。

  吃了午饭之后,我们又来守株待兔。

  可是,这次我们守到了半下午,昨天出现的那个清洁阿姨、依然没有出现。

  “奇怪。”罗春燕自言自语。

  “算了,别守了,我们干脆在周围打听一下,这栋大楼以前是做什么用的?有什么公司在这里?现在怎么是空荡荡的了?”我对罗春燕说。

  罗春燕想了想,点头道;“好吧!”

  很快,我们在周围附近打听这栋大楼以前的情况。

  我们分开打听,从小卖部、到报摊、到小吃部、到保安以及环卫工人一一问过去。

  一连打听了十几个人之后,我们终于摸清了一点底细。

  原来,这栋大楼以前是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驻地。

  这家房地产公司名叫‘放心住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公司资产近十亿,在省城具有一定名气。

  可在几个月前,这家房地产公司突然倒闭了。

  倒闭后,很快便人去楼空。

  然后,一直到现在,都是冷冷清清的。

  至于为什么会突然倒闭?大家众说纷纭。

  有的告诉我们,是这家公司外强中干,实在没办法坚持了,所以就破产倒闭了。

  有的告诉我们,这家公司被同行吞并了。

  有的告诉我们,这家公司的老板改行了。

  有的告诉我们,这家公司的唯一继承人出事了,所以,公司也跟着关门了。

  总之,大家天花地坠,说什么的都有。

  但有一个回答,引起了我的注意。

  这个回答是从附近一家早餐店老板娘的嘴里说出来的。

  这家早餐店的老板娘告诉我们,这家房地产公司的老板是在去年病逝的,病逝之前,他把公司大权交给了刚从国外留学回来的儿子。

  可没过多久,他的儿子就被传闻发生车祸了。

  这个老板的儿子发生车祸之后,公司大权落入了他外甥的手里。

  可没过多久,公司就倒闭了。

  早餐店的老板娘说,这事情玄乎得很,很可能跟他外甥有关。

  我问这家早餐店的老板娘;大姐,您是怎么知道的?

  早餐店老板娘告诉我;我老公告诉我的,他在这家公司上班十几年,是个老员工。

  我忙问;您老公现在哪里?

  早餐店老板娘告诉我;我老公现在在乡下,跟几个朋友合伙承包了一片木材,要过些日子才回来。

  我问早餐店老板娘;大姐,您见过这家公司老板的外甥没有?

  早餐店老板娘说;没有见过,不过这家公司的老板我倒见过,他在我这里吃过早餐,这个老板一点架子也没有,人很好,很亲和,五十多岁,长得……长得跟你很像。

  在说‘长得跟我很像’的时候,早餐店的老板娘突然看着我,显得很吃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