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夜断愁2019-05-11 16:393,177

  为了找到植入我脑海中记忆的真正主人,我又将记忆一页一页的翻开了。

  每一页,我都非常仔细的察看、非常认真的察看,生怕漏过了一点蛛丝马迹。

  但记忆这东西不像印在纸张上面的铅字。

  纸张上面的铅字,你或许一眼就能看得明明白白。

  可储存在脑海里面的记忆,却并不能一目了然。

  因为记忆不像是纸张上的铅字,它涉及到心理学和脑部科学,它的形成和大脑海马结构和化学成分有关,而不像白纸黑字那样具有直观性。

  有些记忆在脑海中不知道隐藏了多深,你要慢慢深入,一点一点的深入,才能够把它找出来,然后,再慢慢的在你脑海中变得清晰起来。

  ……

  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停车场在什么位置,在植入我脑海的记忆中,这是出现次数最多、也是最为深刻的地方。

  可偏偏,这个停车场在什么位置?我无法得知。

  因为,在记忆中,除了那栋数十层楼高的、全部镶嵌着蓝色玻璃的大厦之外,什么标记都没有。

  还好,经过努力,记忆的主人的父母在什么地方,总算知道了。

  他们住在省城岳麓区的一条叫做铁渣街的一间简陋破落的危楼里。

  我把这些告诉罗春燕。

  罗春燕很高兴,她说她马上开车带我去。

  ……

  岳麓区在省城的北边,靠近湘江河。

  铁渣街是这个区的一条著名的贫民汇集地。

  在这里住的大多是这座城市的赤贫阶级、以及从事着最苦最累最危险、工资却是最低的农民工。

  我们到铁渣街的时候,是三个小时之后的事情了。

  跟记忆中的画面一样,这条落后的小街,很热闹。

  到处是垃圾,到处是狗屎、是老鼠。

  到处充斥着难闻的气味。

  我和罗春燕把车停在一棵大树旁边。

  下了车之后,我带着她往记忆中的那栋小楼房走去。

  在快走到那栋小楼房的时候,突然,一个小孩子叫我。

  “大喜叔叔,您回来啦,好久没看见您了,他们都说你死啦。”

  “啊!”我惊了一跳。

  “小朋友,你刚才喊我什么?”我问这个手里拿着几个‘纸元宝’的小男孩。

  “大喜叔叔啊。”小男孩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

  “大喜叔叔?”我吃惊的看着小男孩。

  我脑海中记忆的主人——也就是这个流浪汉,他的名字不也叫马喜欢吗?

  难道我的真实身份,真的是个流浪汉?

  想到这里,我的心脏不由颤了一下。

  罗春燕也感到很吃惊。

  因为,我是她从运河中救上来的,她亲眼看见了我出的车祸。

  她也是最不愿意相信我是流浪汉,否则,就不会陪我到这里来了。

  可问题是,她现在,亲眼看见这个小孩子在喊我‘大喜叔叔’。

  大喜叔叔?

  难道这就是我的真实身份。

  要知道,小孩子的心灵是最纯真的,是最不会骗人的,像《皇帝的新装》里面那个小孩,当皇帝光着身子、骄傲的在街上走来走去时,谁都不敢说真话,只有最后出现的那个小孩,说了真话,说皇帝身上什么衣服也没有穿。

  我用手捂了捂额头,讪讪的看了一眼罗春燕,然后,带着她,往记忆中的那栋小楼房走去。

  ……

  进了记忆中的那栋小楼房之后,我又按照记忆中的画面,往三楼走去,然后,来到上面写着303的门前。

  这是一扇不知道使用了多少年的旧门,上面的油漆都全部脱落了。

  门是半掩的,里面有咳嗽的声音,是一个老妇人在咳嗽。

  我敲了敲门,问;“请问有人在家吗?”

  刚开始,没有反应,问了几声后,门才慢慢打开了。

  出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妇人,她的样子跟记忆里面的那个老妇人一模一样,五十多岁,头发有些发白,衣服上面有补丁,脸上有很多皱纹,不过,虽然变成了这样,但依然难掩她年青时候的美丽。

  这个老妇人怔怔的看着我,样子有些惊喜,但又有些怀疑。

  “大娘。”我礼貌的喊她。

  她听我喊她大娘,不知道什么原因,身子又怔了一下。

  然后,她激动加伤心的对我道;“大喜,大喜,我的儿子,你终于回来了,娘以为你死了……”

  道完后,她捧着脸,哭了起来。

  “啊!”

  这下,我和罗春燕同时大吃一惊,然后,面面相觑。

  她也喊我大喜。

  难道我以前真是这个流浪汉?

  难道在记忆储存库做手术的时候,植入我脑海里面的这些记忆,真的都是我自己的?

  难道眼前这个老妇人,她是我的亲生母亲?

  不,不!

  我不相信。

  可不相信又能怎么样呢。

  你可以不相信判断。

  但不能不相信事实。

  ……

  跟我一样,罗春燕也惊得瞠目结舌。

  此时此刻,她也开始成了怀疑主义者。

  老妇人仔细端详着我,眼里噙着泪花。

  “大喜,这半年,你去哪里了?”

  “???”

  “不管你做错了什么,但娘都永远爱你。”

  说着说着,这个老妇人哭出声来了。

  “大喜,都是娘不好,娘以前不该老是赶你走,你不学好,你还学人家吸X,这都是娘的错,是娘没有教育好你。”

  “???”

  “大喜,你只要回来了就好,来,孩子,先给你爹磕个头,你爹以为你真的死了,伤心得生了一场大病,一病不起,就这样走了,要不是你今天回来了,娘恐怕也会像你爹一样,活不了多久了,呜呜呜……”

  老妇人边哭,边拉着我的手腕,到屋子里面的一个相框前面,要我给相框里面的人磕头。

  我有些不知所措,也感到左右为难,我朝相框里面的老者看了一眼,发现他跟记忆中的那个老者一模一样。

  难道我真的是他们的儿子?

  难道我脑海里面记忆的主人,真的就是我自己?

  一时之间,我心乱如麻。

  面对这个遗像,我不知道该跪?还是不跪?

  可不知道为什么,在老妇人的哭声中,我还是跪下了。

  ……

  离开前,善良的罗春燕买了许多生活用品给这个老妇人,有米、被子、花生油之类的,还把她的屋子好好打扫了一遍,方才下楼。

  下楼的时候,罗春燕颦蹙柳眉、沉默不语。

  我知道,她比我更要困惑。

  因为,她亲眼看见我发生了车祸,又亲手把我救了上来。

  她怎么也无法把一个身穿名牌、开着小车、长得也帅的我跟一个流浪汉联系在一起。

  可是,她又不得不接受眼前的事实。

  难道,我在记忆储存库做的记忆植入手术没有出问题?

  我脑海里面被植入的记忆都是我自己的?

  那个神秘消失的工作人员、并不是神秘消失了、而是真的有事情无法上班?

  “你现在打算怎么办?”罗春燕问我。

  “我也不知道。”我说。

  罗春燕撩了撩耳朵上面的黑色长发,幽幽叹了口气。

  到她车旁的时候,我有些犹豫,因为,我已经是‘马大喜’了,我不知道自己是该跟罗春燕回去?还是返回小楼房,去陪自己的‘母亲’?

  “上车吧!”罗春燕将车门打开,朝我轻轻一笑。

  就在我要上车的时候,突然,跑来几个民工打扮的中年男子。

  “马大喜,你他马的,他们都说你死了,原来你没死,还混得这么好,泡了个这么漂亮的女人。”为首的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气喘呼呼的跑到我面前。

  “???”我一头雾水。

  “你他马的,那钱该还给我了吧,前年借的,口里说得好好的,说过年就还,谁知道他马的,两年了都没还,老子还以前你真的死了,以为那钱打水漂了……”中年男子一边说,一边将手伸到我面前。

  我苦笑一声,说;“我不是马大喜,你们恐怕认错人了吧!”

  “我靠。”中年男子朝我肩膀上推了一下,道;“你他马的睁眼说瞎话,说自己不是马大喜,你就是变成灰,我也认识,不过,这半年不见,你是变年青了一些,胡子也刮了,头发也剪了,穿得也不像以前那么邋里邋遢,看起来是帅了一些,不过,你再变,也是马大喜,也要还钱。”

  “你们……”我想争辩。

  就在这时,罗春燕止住了我,然后,一边掏钱包,一边问中年男子;“他欠了你多少钱?”

  “不多不少,连利息一起3000块。”中年男子说。

  “好。”罗春燕点头,然后,从钱包里面掏了3000块钱出去,递到中年男子面前,说;“数一下,看有没有少?”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