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夜断愁2019-05-11 16:392,902

  找储存库可没那么好找,储存库是这里最重要的地方,起码有数千万人的记忆保存在里面。

  如此重要的地方,保密性自然是非常高,除了相关的工作人员以外,任何人都难以进入。

  不过,这么重要的地方,肯定会有办公室。

  经过几番周转,我和罗春燕找到了储存库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十几个工作人员,几乎都是年青的男女,他们身上穿着蓝色的格子静电服、戴着蓝色的格子静电帽,一个个的坐在电脑面前,全神贯注的看着电脑里面的数据。

  进去之后,我和罗春燕先是彬彬有礼的向大家问好,然后问他们,谁是储存库的最高负责人?

  “请问有什么事吗?”一位五十多岁的、体态有些臃肿的男子站了起来。

  “您好,您就是这里的负责人吧?”

  “我是这里的主任,是这个储存库的最高负责人。请问,您们有什么事吗?”

  “您好,我是昨天在您们这里做记忆植入手术的一位顾客……”我说,接着,我又说;“我是一位失忆者,我很想知道自己是谁,昨天在你们这里做完记忆植入手术之后,我的脑海中终于有了以前的记忆,可是,在以前的记忆中,我竟然是一个流浪汉,而且,我已经有三十多岁了——我不相信我以前是一名流浪汉,也不相信我已经有三十多岁了。”

  “您的意思是?我们在给您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弄错了?”

  “是的。”我直接回答。

  “不会,我们记忆储存公司成立这么多年了,在全国各地做过的记忆植入手术、加起来起码高达上千万次,但从来没有出现过将顾客的记忆弄紊乱的现象发生——不过,像您这样接受不了事实的顾客倒是有过,其实您还不算离谱,有的失忆者在做完记忆植入手术之后,发现自己竟然是潜逃了多年的杀人犯,或者是一名强干犯,甚至是出卖国家利益的民族败类,在得知自己以前是什么人之后,情绪非常不稳定,有的甚至因为接受不了自己的过去而闹自杀,所以,先生,您的反应很正常,我能够理解。”主任说。

  “……”我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因为他说得很有道理,也许我以前真的就是一个流浪汉呢?

  只是,这个主任虽然说得头头是道,但我发现他好像有点心虚,是在佯装镇定,至始至终,他的目光始终不敢跟我对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在这时,罗春燕打岔了;“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我亲眼看见我朋友出的车祸,是我亲手救的他,试问,流浪汉会有车吗?而且,我当时救我朋友上来的时候,他的一身都是名牌,流浪汉会是这样吗?”

  “这???”主任有些语塞。

  “这样吧!”罗春燕说;“主任,您可以叫一下昨天给我这位朋友提取记忆的工作人员吗?我想亲自问一下这位工作人员,看他在给我这位朋友拿记忆储存芯片的时候,有没有跟别人的记忆储存芯片弄乱?”

  “这???”

  “主任,请麻烦一下,否则,我们只有报警了。”

  “这个?”主任揩了揩额头上的冷汗,道;“哦,他今天没来上班。”

  “什么?没来上班?”

  “是的,所以,不好意思。”

  “???”

  我和罗春燕面面相觑。

  怎么会这么巧呢?

  ……

  离开记忆储存库之后,我和罗春燕都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难道在储存库帮做记忆植入手术的顾客提取记忆芯片到手术室的那个工作人员、真的没来上班?

  我有点不太相信。

  罗春燕也有点不太相信。

  当然,我们也不能就这么武断的下定论,也许那个工作人员是真的碰巧在今天没来上班呢?

  所以,我们决定先暂且等一等,明天再去找那个工作人员,看到底有没有把我的记忆芯片弄错。

  ……

  第二天,我跟罗春燕又去省城西郊的记忆储存库找那个工作人员。

  储存库办公室主任告诉我们,他还是没有来上班。

  第三天,我们又去找,他依然没有来上班。

  第四天,我们继续去找,他还是没有来上班。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这个工作人员仍然没有来上班。

  “报警吧!肯定有猫腻。”罗春燕要我报警。

  我想了想,咬牙道;“好,报警。”

  我向附近的派出所报警,将我在记忆储存公司做记忆植入手术之后的情况一五一十向警察反应。

  让我万万想不到的是,警察居然把我拘留了。

  警察说,早在几天前,记忆储存库的工作人员向他们报警,说有一个年青男子经常骚扰他们的工作,记忆储存库的工作人员将这名男子的视频发了过来,他们警察正想抓捕,没想到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说真是冤枉,明明我脑海中的记忆不是我的,我只是去问他们,在手术前后,有没有出差错,我并没有骚扰他们的正常工作。

  罗春燕也向警察们解释,我并没有骚扰他们的工作。

  警察们将信将疑,将我关押了二十四个小时后,才把我放了。

  从拘留室出来后,我休息了一天没上班,因为拘留室里面的环境太差了。

  罗春燕问我;下一步打算怎么办?要不就真的接受自己在以前是个流浪汉算了。

  我说;不行,我一定要弄清楚我是谁,否则,我会崩溃的。

  罗春燕说;我理解你的心情,一个连自己都不知道是谁的正常人,肯定会很痛苦。

  我说;是很痛苦,非常痛苦,脑袋有一种要爆炸的感觉。

  罗春燕问我;那你打算怎么办?

  我说;报警,竟然派出所不管,我就像分局报警。

  罗春燕说;我之前以为报警有用,但你在派出所被拘留后,我发现报警一点用处也没有,因为,你脑海里面的记忆是一种除了你自己之外任何人都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你有什么证据能够向警察证明,你脑海里面的记忆是你所说的那样,当然,你也可以再输入记忆,证明你脑海里面的记忆是你所说的那样,可又怎么能够证明呢?除非让警察或者法官把你输入的记忆植入他们的脑海,可警察和法官们会答应吗?要知道,做植入记忆的手术,只有完全失去了记忆的失忆者、或者是失去了部分记忆的人才可以做,而且填补的记忆,正好是失去的那段记忆,否则,谁知道会产生什么后果?

  罗春燕说得很有道理,其实我也并不想一定要去分局报警。

  问题在于,如果我不报警的话,那么,我的记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

  而没有以前的记忆,我也就永远无法知道自己是谁了。

  所以,我还是选择了向分局报警。

  ……

  这天,我一个人去了分局。

  到了分局之后,我把在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的前前后后的情况向报警处的警察反应。

  这个警察是个年青人,二十多岁,可能是刚从警校毕业不久,我在向他反应的时候,他的眼睛睁得很大,就像是听绕口令一样的看着我,等我说完了之后,他才问;“你刚才在说什么?我一句也没听明白,不好意思,请重复一遍,慢慢说。”

  “不好意思,是我太心急了。”我说。

  然后,我梳理了一下思路,把语言好好组织了一遍,然后,对他说;“我是一个失忆者,前几天,我在我们省城的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做完手术之后,我感觉被植入我脑海里面的记忆不是我自己的。”

  “你的意思是,你现在来报警,是想告诉我们,记忆储存公司的工作人员,把你的记忆弄乱了,给你植入的记忆不是你自己的,而是另外一个人的。”

  “对,就是这个意思。”

  “你有确凿的证据没有?”

  “没有。但我相信,我脑海里面的记忆,不是我自己的。”

  “有点棘手。”警察说,想了想,他说;“好吧,你先回去吧!我先向我们领导反应一下,到时候再通知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