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夜断愁2019-05-11 16:392,487

  从分局报警回来后,我总觉得有点悬,感觉这次报警没什么作用。

  正如罗春燕说的那样,记忆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无形,无味,如何能成为具有权威性的证据?

  除非是把这些记忆重新输出来,再植入到警察或者法官的脑子里面,然后,这个警察或者法官亲自作证,在这种情况下,才能成为证据。

  但前提是,这个作证的警察或者法官的记忆必须不正常,失忆了、或者间歇性失忆,而且正好时间段也准确,否则,后果难以预料。

  可是,当一个警察或者法官是个失忆者或者患有间歇性失忆的话,他会是法律层面上的合格的警察和法官吗?

  既然不合格,那又如何能够成为法律层面上的证人?

  ……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分局报警后的第二天,我再去分局的时候,分局的警察告诉我,他们无法受理我的这次报警,除非有证据能够证明我脑海里面的记忆不是我自己的、而是一个流浪汉的,否则,警方无法受理。

  我不禁一阵苦笑。

  记忆这东西,看不见,摸不着,我如何证明?

  但要想依靠法律来解决,就必须要有证据证明。

  因为,法律讲究的就是证据。

  走出分局的时候,我的脚步踉踉跄跄。

  要知道,这是我唯一的希望。

  这个希望没有了,那么,我是谁的答案,可能这辈子都是个谜团了。

  我很痛苦,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宿舍的。

  回来后,我冲到冲凉房,把水龙头打开,开到最大的水量,然后,将脑袋低在水龙头下面,反复冲洗。

  虽然从失忆后,我没有歇斯底里的将情绪表达出来,但每次,在问自己是谁的时候,我的脑袋就开始膨胀。

  可怕的是,你越不知道自己是谁,就越想知道自己是谁。

  可越想知道自己是谁,脑袋就越是膨胀。

  脑袋越是膨胀,就越不知道自己是谁。

  越不知道自己是谁,又越想知道自己是谁。

  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循环。

  为了知道自己是谁,我在罗春燕的父亲的公司里面从来没有请过假,每个月的工资,也从来舍不得多发一分。

  即便这样,我在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的手术费还是远远不够。

  罗春燕无私的资助我百分之七十的手术费。

  可现在,一切都烟消云散了。

  没有了记忆,我这辈子都不知道自己是谁。

  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记忆储存库怎么会把我的记忆弄错?

  既然植入我脑海里面的记忆不是我本人的,那么我的记忆呢?弄哪里去了?

  难道也像我一样,在给别的顾客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错将我的记忆植入了进去?

  唯一有可能知道我记忆下落的人、就是记忆储存库那个专门从储存库拿记忆芯片给手术室做记忆植入手术的工作人员,可是,这个工作人员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似的,从那天之后,再也没有来上班。

  ……

  罗春燕见我没去公司上班,她担心我出事,一连打了三个电话过来。

  我告诉她,我在宿舍里呆着,我没事,一切正常。

  “真的没事吗?”罗春燕不相信。

  没过多久,罗春燕跑到宿舍来找我。

  看见我满身湿漉漉的,她吃了一惊。

  “都萎靡成这样了,还说没事。”罗春燕嗔道。

  然后,她要我把身上的湿衣服马上换了。

  换了衣服后,罗春燕神情复杂的看着我。

  “人在旅程中,不能总看自己的后脚跟前行,否则,会很痛苦——我知道,你现在很想知道自己是谁,可你不能老是钻这个牛角尖,既然你无法知道自己是谁了,那么,你就努力做好现在的自己,这何尝不是一种快乐——你不要以为你知道自己是谁之后,就一定会很好,不一定的,有时候,记忆反而更折磨人,很多人想忘都忘不了,也许,你在知道自己是谁之后,会更痛苦,更难过……”

  “也许吧!”我说。

  罗春燕轻轻叹了口气;“岁月不饶人,却偏偏饶过了记忆,有些记忆,也许你巴不得想忘记,但却偏偏忘不掉,要不是失忆药的危害性太大、在吃了之后会将以前所有的记忆都抹得干干净净了的话,我倒想买几颗失忆药吃下,可是,我不能吃,因为,我还有父亲,我还有其他的亲人,我还有很多喜欢我的朋友、同事、同学……”

  “……”我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罗春燕,这个漂亮的女孩,不仅拥有好看的皮囊,而且也很聪明,很能干。

  “你自己好好想想吧!”罗春燕说。

  “我想去找那个工作人员。”我说。

  “你说的是记忆储存库的那个跟失踪了一样的工作人员?”

  “是的,你不觉得很奇怪吗?”

  “是很奇怪,可是,你去哪里找?人家如果是存心躲起来的话,这茫茫人海中,恐怕把大海捞针还难。”

  “可他是唯一知道我记忆下落的线索,也是唯一可以让我知道我是谁的人。”

  “好吧,我会想办法帮你找,不过,你一定要振作起来,实在难受的话,你就将注意力转移,像你脑海里面那些人和画面,我一直觉得很好奇,记忆储存库在帮你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发生了万分之一的错换,这我也许相信,因为,在妇幼保健院,每年都会有抱错孩子的,可是,在被植入的记忆中,竟然有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实在也太巧了,难道真的是这么巧?人的五官各不相同,就像那些明星脸,至多也只是比较神似而已,可完全长得一模一样的人,这种概率,恐怕是亿万分之一。”

  “是啊。”

  我也很好奇,在‘我’记忆中反复在停车场出现的那个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男子、究竟是什么人?他怎么会跟我长得如此像?

  那个穿着黑色衣服的神秘男子又是什么人?

  他为什么经常戴着口罩?戴着帽子?戴着墨镜?

  他是喜欢这样打扮?还是另有目的?

  这个神秘男子,为什么会鬼鬼祟祟的拿着钥匙打开那辆黑色奔驰的车门?

  为什么从那辆黑色奔驰车里面出来的时候,也是鬼鬼祟祟的?

  这辆黑色奔驰车是那个长得跟我一模一样的男子的,这个神秘的男子,为什么会有车钥匙?

  他在车上的几分钟时间,究竟做了什么?

  还有,那个美丽优雅的年青女子,到底是不是这个神秘男子的女友或者老婆?虽然他俩在一起亲热,但总有一种见不得人的感觉,很像地下情人的那种关系。

  他们俩个相拥在一起嘀咕的时候,究竟说了些什么?

  最后,这个流浪汉(或许就是我)的家究竟在哪里?

  他为什么会如此落魄?会落魄得流浪街头?

  但从记忆中分析,他的智商很正常,精神也并没多大问题。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