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夜断愁2019-05-11 16:422,163

  回来的路上,我仍然心有余悸。

  太惊险了,要不是及时转身,那么,我刚才在大楼天台的时候,已经被那个表情诡异的保安给推下楼了。

  几十层高的大楼,摔下来之后,会是什么后果?

  会在顷刻之间、全身经脉尽数震断,会毫无任何生还的希望。

  当然,我不能就这样放弃,绝不能,我一定要弄清楚事实的真相。

  我想再去一次记忆存放库,重新做记忆植入的手术。

  我想,既然存放库的工作人员已经出事故丧生了,那么,新的工作人员应该不会再做手脚。

  我相信,我的记忆芯片,仍然还在这个记忆存放库。

  可是,一想到那笔昂贵的手术费,我就打退堂鼓了。

  我想找罗春燕借,可实在不好意思再开口,我很感恩,人家已经帮了我这么多,我不能再得寸进尺的去麻烦人家。

  一路上,我思绪如麻。

  尤其是记忆中在停车场那对狗男女的对话,让我很纠结。

  失忆药?

  刹车失灵?

  很明显,这是针对‘我’的一场有预谋的谋杀行动。

  ……

  快到宿舍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我想找个地方吃午饭。

  肚子在咕噜咕噜的抗议,如果在平时的这个时间段,午饭已经快要消化了。

  前面有一家新开的木桶饭店,不知道口味如何。

  我怀着期待的心情,朝这家木桶饭店走去。

  快到木桶饭店门口的时候,手机铃声响了起来。

  ‘是罗春燕打来的?’我想。

  因为,除了罗春燕之外,没有人会打电话给我。

  让我意外的是,拿起手机一看,显示的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而且,这个陌生号码并不是一个正常的号码,而是私人老板开电话亭的那种非法号码。

  “请问您是谁?”我问。

  “……”对方没有回答。

  过了一会儿,话筒里面才传来一阵嘿嘿嘿的笑声。

  “你是谁?”我问,心里有种忐忑的感觉。

  “你猜我是谁?”电话那头说。

  听到对方的声音,我心里更加忐忑起来,别说我猜不到对方是谁,就连对方是男是女、我都猜不到,因为对方使用的是电子合成音,既不像男人的声音,也不像女人的声音。

  “你到底是谁?”我问。

  “嘿嘿,你在问我是谁的时候,先问一下你自己是谁。哈哈。”

  “你?”我惊道。

  “怎么?猜不出来?”对方得意的道。

  “……”

  “我真的很奇怪,你不是已经死了吗?你不是已经失忆了吗?怎么又冒出来了?”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装神弄鬼?”

  “哈哈哈!我是谁?恐怕你永远都不知道,哈哈哈!”

  大笑之后,对方便把电话挂了。

  我拿着手机,是一脸颟顸。

  毋宁置疑,这个电话八九不离十是他打来的。

  问题是,我的手机号码,他怎么会知道?

  难道???

  ……

  回过神来之后,我走进木桶饭店,点了一份香菇炒肉片。

  菜炒好之后,我拿着筷子,大快朵颐了起来。

  吃到一半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了。

  这次是罗春燕打来的。

  我赶紧摁开接听键,然后接听罗春燕的电话。

  “你在哪里?”

  “我就在宿舍旁边的一家新开的木桶饭店。”

  “哦,你先吃吧,吃完之后,打电话给我。”

  “好。”

  吃完饭之后,我用纸巾擦了擦嘴巴,然后,掏钱买单。

  买了单之后,我一边走,一边回拨罗春燕的电话。

  “吃完了吗?”罗春燕问我。

  “吃完了。”我回答。

  “你今天是不是一个人去了停车场?”

  “是的。”

  “你怕连累我?”

  “……”

  “我今天也去了记忆储存库。”

  “你去哪里干什么?”

  “我和警察一起在打听关于你记忆的事情。”

  “警察也去了?”

  “是的。”

  “他们怎么说?”

  “储存你记忆的芯片丢失了。”

  “储存我记忆的芯片丢失了?怎么会这样?”

  “是的。”

  “是什么时候丢失的?你知道吗?”

  “丢失好几个月了。”

  “……”

  “你来公司吧,我在我的办公室等你。”

  “好。”

  ……

  十分钟之后,我出现在罗春燕的办公室。

  罗春燕今天穿着一件洁白色的短袖体恤和一条蓝色的紧身牛仔裤,长发一把束在脑后,显得格外清纯靓丽。

  “你来啦。”罗春燕对我笑道。然后,她把手里的书放在办公桌上,这是村上春树的《挪威的森林》,除了这本书之外,她的办公桌的桌角还摆放着三本书,一本是《廊桥遗梦》、一本是《飘》、还有一本是《追风筝的人》。

  “不好意思,刚才在吃饭。”我说。

  “你今天去停车场,也不告诉我。”罗春燕看着我。

  然后,她把她今天跟警察一起去记忆储存库的事情又跟我说一遍。

  我也把今天在停车场大楼天台上那惊险的一幕告诉了罗春燕。

  除此,我还把刚才在木桶饭店前面接听的那个神秘的电话告诉她。

  罗春燕听了后,非常震惊。

  “是谁打来的?”

  “除了他,还会有谁?”

  “我想也是他,可是,他怎么会有你的手机号码?”

  “不知道,我也感到很奇怪。”

  “你的手机号码有没有透露给谁?”

  “有。”我说;“我微信上面有手机号码,在停车场附近打听的时候,我把微信给了两个人,一个是早餐店的老板娘,另外一个是士多店的老板。”

  “难道是他们给的?”

  “应该是……”

  “他这是在明目张胆的威胁你的生命。”罗春燕义愤填膺的说。

  “是啊——不过,我不会罢休的。我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