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夜断愁2019-05-11 16:444,666

  从停车场回来之后,我开始耐心的等这个神秘男子落网的消息了。

  我敢肯定,他一定会落网,而且不会超过很长时间。

  果然不出我所料,两个小时左右,公安局打电话给我,犯罪嫌疑人已经落网了,现在关押在局里,他们要我赶紧过去,因为,犯罪嫌疑人要和我说话。

  接到公安局的这个电话,我急忙叫了一辆出租车,往公安局赶去。

  ……

  赶到公安局的时候,老刑警正在门口抽烟,他一看到我,便赶紧将手里的烟头扔在烟灰桶,然后来握我的手。

  老刑警笑着对我说;“后生可畏啊。”

  我说;“太夸奖了。”

  老刑警说;“其实,我们警方也盯他很久了,可最近几个月,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要不是你的这个办法,现在他还在逍遥法外。”

  “我明白了。”我想了想,笑道。

  “你怎么想到了引蛇出洞这个办法?”老刑警问。

  我说;“在我脑海的记忆中,这个人喜欢戴帽子,喜欢戴口罩,喜欢把自己打扮得很神秘,前不久,我跟我的一个朋友在超市碰见他,也是戴着帽子和口罩,我想,他的性格,一定孤僻而又自负。

  而在前几天,我在停车场附近打听的时候,回到宿舍时,忽然来了一个神秘电话,这个神秘电话肯定就是他打来的,所以,我想,他的猎奇心和挑战心理一定很强。

  于是,我便想引他上钩,想到在众目睽睽之下把记忆中的停车场那一场谋杀我的画面演出来,再把我自己的手机给你们警方,我再用另外的手机联系你们,这样,他只要一拨打我给你们警方的这个手机,你们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内锁定他的位置,把他抓捕归案……”

  老刑警听了我这番话之后,拍着我的肩膀,笑道;“小伙子,你真了不起,完全可以做一名优秀的警察了。”

  道完之后,他道;“小伙子,这个犯罪嫌疑人现在在审讯室,从被我们逮捕后,他一直讳莫如深,就说了一句,说一定要看到你,他才肯开口。”

  “……”我点头,道;“好。”

  然后,我跟着老刑警一起进了审讯室。

  ……

  走进审讯室的时候,只见神秘男子坐在椅子上,他双手戴着手铐,帽子被取下来了,口罩也被摘下来了,没有东西的遮掩,他的庐山真面目是一目了然。

  不过,亲眼目睹这个神秘男子的长相之后,我很吃惊,因为,他看起来很单纯,就跟学校里的单纯小男生似的,完全是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他的五官长得很清秀,脸颊有些削瘦,看上去不到二十岁(其实26岁了),身材偏瘦。

  我进去的时候,没有说话,只是紧紧盯着他。

  而他呢,在看见我的须臾,脸部肌肉颤了一下,然后,很平静的看着我。

  我继续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盯着盯着,他终于沉不住气了,说;“你来了。”

  “我来了。”我冷冷回答。

  “是你设计好的圈套、让我钻进来的?”

  “没错,是我设计的圈套,我知道,你肯定会落入圈套。”

  “你为什么敢这么肯定?”他抬头看着我。

  “因为你喜欢装神弄鬼,经常把自己装扮得很神秘,所以,我想,你的好奇心一定很强,而且又很自负,于是,我跟警察合演了一场‘停车场谋杀我’的好戏,我知道你会打电话过来,你已经打过一次我的手机,我知道那个神秘号码是你打来的,所以,我在演这出好戏的时候,把我的手机交给警察,这样,你只要打电话过来,警察就可以在第一时间内锁定你的位置,然后,将你绳之以法。”

  “原来如此。”神秘男子叹道;“我感到很奇怪,警察怎么会这么快就锁定了我的位置?原来,你把你的手机给了他们。这样,我只要一打电话给你,警察马上就知道我在哪里了。”

  “是的。”

  “可是,我很奇怪,你已经死了——就算没死,你也失去记忆了,可是,你为什么会知道半年前在停车场发生的事情?当时,你已经乘坐电梯上楼了,停车场的监控器又是被我控制的,唯一的可疑知情人,也被我杀死了,可你为什么还知道得如此清楚?是谁告诉你的?”

  “你说的唯一的可疑知情人,应该就是那个流浪汉吧?”

  “是的,是那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我担心他可能看到了,所以,杀死了他。”

  “原来,真的是你杀了他。”我怒道。

  “没错,不过是一个每天在垃圾桶里面捡食物吃的神经病,我杀了他,反而可以让他早点解脱。”神秘男子云淡风轻的道。

  “你真是丧尽天良,杀死一个可怜无辜的人,竟然如此轻描淡写。”我怒道。

  “……”神秘男子。

  “你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对你在停车场、弄坏我刹车的事情知道得一清二楚是吧?我可以告诉你,但你要先回答我几个问题。”

  “好——你说。”

  “第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谋杀我?”

  “因为你生下来就什么都有,而我生下来却什么都没有。只有从你身上,我才可以得到我梦寐以求的东西。所以,你必须要死。”神秘男子的情绪有些激动。

  “你?……,第二个问题,我在记忆储存库储存的记忆,是不是被你偷走了?”

  “是的——你以前的记忆,现在就在我手里,哈哈哈。”

  “你——我懂了,记忆储存库那个提取记忆到手术室的工作人员,是被你谋杀的。”

  “没错。”神秘男子道;“你知道吗?你到记忆储存库去做记忆植入手术的那天,其实,在手术室登记之前,我就已经知道了。”

  “有人告诉你的。”

  “没错。”

  “告诉你的人,不是那个被你谋杀了的工作人员。”我紧紧看着他。

  “你,你怎么知道?”神秘男子吃惊的看着我。

  “我肯定知道。”我说;“而且,我还知道,向你通风报信的人是谁。”

  “是谁?”

  “就是储存库的那个主任。”

  “……”

  “你把储存库那个工作人员谋杀了,以为就万事大吉了,以为从此以后,一切就会石沉大海了,其实,你根本是在自欺欺人。”

  “……”神秘男子静静的凝睇着我,轻轻闭了一下眼睛。

  “好了,我不想和你多浪费口舌,我现在问你第三个问题,你如果如实回答,那么,我马上会把你想要知道的答案告诉你。”

  “说。”

  “那天,你在我那辆奔驰车内的刹车做手脚之后,在停车场和你拥抱在一起的女子,究竟是什么人?”

  “我劝你还是别知道她是谁了,否则,你会痛苦一辈子,不,你会一辈子痛不欲生,生不如死。”神秘男子得意的看着我。

  “……”我想了想,叹道;“我知道她是谁了。”

  “把我的记忆还给我。”我道。

  “可以,但你要告诉我,你会对那天在停车场发生的事情、为什么知道得一清二楚?是谁告诉你的?”神秘男子很冷静的说。

  “……是我们这个省城的记忆储存库的那个被你谋杀了的工作人员告诉我的。”我说。

  “???”神秘男子颇为吃惊的看着我。

  然后,他连连摇头;“不可能,绝对不可能,他绝对不可能告诉你,而且,在第二天,你重返记忆储存库之后,他已经没去上班了,再说,为了确保万无一失,我已经杀了他,所以,就算他想告诉你什么,也没有机会。”

  我笑道;“没错,他是没有亲口告诉我,可是,他却用另外的方式告诉了我。”

  “什么方式?”

  “他通过手术医生在我脑袋里面植入的记忆,告诉了我一切。”

  “什么?植入在你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了你一切?这,这怎么可能?”

  “怎么会不可能,事实就是这样。”

  “不,不可能,我不相信,我早就设计好了,万一你没有在车祸中死去,那么,你也会失去记忆,因为,阿,不,她已经偷偷在你茶里下了失忆药——你想到记忆储存库去做记忆植入手术来恢复记忆,也不可能,因为,我和储存库的主任以及那个傻乎乎的工作人员商榷好了——说白了就是把他们都买通了,万一你没有死,日后又去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的时候,那么,他们也会千方百计的找理由推辞,就算推辞不了,植入你脑海里面的记忆也不会是你的,而是一个很陌生的男子的记忆,这些都安排好了,至于你的记忆,已经被我带走了,所以,你这辈子都别想再拥有了……”

  神秘男子喋喋不休,说了一大堆,因为他根本不相信我在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之后,被植入的记忆中会有他在停车场做的勾当的画面。

  “……”

  我沉默着,不过,神秘男子的这些话,让我回想起当天和罗春燕去记忆储存库做记忆植入手术前前后后的情景。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

  难怪我在做完身份检验之后,已经在交费窗口交完手术费了,可在手术室,那个手术医生迟迟不给我做记忆植入的手术。

  说什么我的记忆根本没有储存在那里。

  原来,他们是在找借口不给我做手术。

  而在后来,罗春燕威胁要到法院控告他们,他们又把我叫回去做记忆植入手术,结果植入我脑海里面的这些记忆都不是我自己的,原来,这也是他们早就安排好的。

  问题是,我在做完记忆植入手术之后,脑海里面会出现我和神秘男子在停车场谋害我的记忆,这究竟该怎么解释?

  难道真的是那个已经被谋杀的工作人员故意将这些植入我脑海里面吗?

  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难道他已经提前知道自己要被杀人灭口了?

  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也觉得很奇怪,可是,植入在我脑海里面的记忆,却偏偏将你和那个女的那天在停车场所要谋杀我的场景,在脑海中显示得清清楚楚。”我说。

  “这,这怎么可能?那个蠢货绝对不会做自杀式的傻事,因为,一旦东窗事发,他迟早会完蛋。”神秘男子道。

  “怎么会不可能,因为,植入在我脑海里面的记忆,就是那个流浪汉的记忆。”

  “???”神秘男子瞠目结舌。

  “不,不可能,我以前在记忆储存库也上过班,我太了解了,里面的工作人员根本不可能知道储存记忆的客户的记忆里面会是什么记忆,而且,在储存的时候,都是用指纹和脸部扫描的方式储存,除非是有目的性的,否则,是谁都不会知道,而且储存记忆的客户在全国超过十亿,很多都是用APP储存的,怎么可能知道是谁的记忆呢?”

  “你以前在记忆储存库上过班?”

  “是。”神秘男子道,然后,他蹙着眉头。思索了一会儿,他忽然一副茅塞顿开的样子,道;“我明白了,难怪那个蠢货那天在我面前会那么慌张,一定是这样的,那天,你到记忆储存库去做记忆植入手术,我们本来事先安排好了一个已经死去的陌生人的记忆植入你脑海中,结果,他做贼心虚,在将记忆芯片送到手术室的时候,将记忆芯片弄错了,然后,歪打正着,植入了另外的记忆,恰恰,这个记忆中,正好是这个流浪汉的……”

  “这就叫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我冷冷看着这个人面兽心的神秘男子。

  “……”

  “好了,你想知道的我已经告诉你了,现在,把我的记忆还给我吧!”

  “你想要我把你的记忆还给你?”

  “怎么,老表,你想反悔了?”我道。

  见我喊他老表,神秘男子的身子猛的颤了一下。

  他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快把我的记忆还给我!”我狠狠逼视着他。

  是啊,我太渴望拥有以前的记忆了,脑袋一片空白的日子,太痛苦了。

  “……”神秘男子依然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快把我的记忆还给我!”我发疯似的咆哮。

  “……”神秘男子仍然用复杂的眼神看着我。

  突然,他仰头大笑了起来。

  “我本来不想把记忆还给你,我想让你一辈子生活在没有记忆的日子中,可是,我改变了主意,我现在就把记忆还给你,因为,你有了以前的记忆之后,一定会活得更痛苦,哈哈哈。”

  “我的记忆在哪里?”我大声道,走到他面前,近乎歇斯底里。

  “你的记忆芯片,就在我的钱包里面,你自己拿吧!”神秘男子道,然后,用轻蔑加嘲讽的眼神看着我。

  我没有去在乎神秘男子是什么眼神看着我了,听到他说我的记忆芯片在他的钱包里面,我迫不及待的朝他口袋里搜去。

  钱包在他的裤袋里。

  把钱包搜了出来后,我激动的拿着钱包,然后,迫不及待的在这个小小的钱包里面、寻找我丢失了的记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失忆园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