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戏子无义
最爱三月2019-02-12 07:243,373

  已是深夜,白雪覆盖下的长安城越加灯火辉煌,仿佛这里不会有黑暗侵袭,光明会永存。

  繁华深处,永乐楼巍峨屹立,一道门隔绝了两个世界,从地狱跨入了天堂,天堂只有温暖,只有快乐。

  根本不会受到昨夜的影响,今夜的永乐楼依旧热闹,才子吟诗对,姑娘轻罗舞,好一副春意盎然的模样。

  花洛雨坐在一把古琴后,苍白的脸色看起来没有丝毫血色,空洞的双眼没有一丝光彩,如同一具行尸走肉,没有泪,没有血,没有灵魂,双手拨弄着琴弦,悠悠的琴声回荡在永乐楼里。

  临尘的仙子,一个令无数人仰慕的女人,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女人,即使身处淤泥里,依旧光芒万丈的女人,如今却让人心碎。

  段啸林来了,血红着双眼,早已入了魔障,木通的话深深的刺激了他的心,发了疯一般的冲进了永乐楼,径直朝着古琴后的花洛雨走去。

  偌大的永乐楼,没有一个人在意他,好像来的只是一个小丑一般,喧闹声,笑骂声,呻吟声依旧继续,偶尔看向他的眼神中只有不屑与鄙视,或许在他们的眼中,段啸林就是一个小丑。

  “洛雨,我来了,我来带你离开。”段啸林拉过花洛雨在琴弦上的手,说道。

  可是,花洛雨没有和段啸林离开,空洞的双眼看着段啸林,如同看一个陌生人一般。

  “你是谁?你要带我去哪里?我们认识吗?”花洛雨开口说道。

  “我是啸林啊,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段啸林的心一阵颤动,如针扎一般疼痛,摇晃着花洛雨的身体,不敢相信。

  “啸林?或许我曾经认识,可是,现在我不认识你了。”花洛雨说道。

  或许曾经认识,现在却不认识了,心死了,曾经的一切都化成了尘埃,忘记了该忘记的一切,忘记了不该忘记的一切,心里最后的期望已经破碎了,还有什么值得期待。

  从段啸林转身离去的那一刻,花洛雨的心已随着那远走的身影而破碎,这么多年心中一直埋藏的期待也破碎了,受再多的苦,再多的屈辱,都没有段啸林坚决离去时那么让人心碎。

  泪干了,心死了,不在乎屈辱,不在乎悲伤,已经干枯麻木的身体已经不在乎一切,习惯了悲伤,习惯了黑暗,不再期待光明的到来,因为看不到曙光,就只能在黑暗里沉沦。

  “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段啸林颤抖着身体,眼中的泪水汹涌而出,没有什么比这话伤人了,曾以为可以忘了花洛雨,可是,当真正失去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心会那么痛,痛到窒息。

  爱到极致,才会痛到极致。

  自以为的高傲与虚荣原来这么不堪一击。

  心很痛,痛彻心扉,很冷,冷入骨髓,呆呆的站在原地,就如同一个傻子,就如同一个小丑,周围的笑声那么刺耳,那么讽刺。

  悲伤,无处可逃,黑暗,无处可躲。

  段啸林的心在颤抖,身体在颤抖,仿佛已经抽干了最后的一丝力气,摇摇晃晃的身体,除了心还在疼痛,别的都没有了,站在那里,看起来是那么可悲。

  “哈哈哈……”孙不语来了,看着段啸林现在的模样,笑得很张狂,笑得很开心。

  慢慢地走到花洛雨的身旁,捧起花洛雨的脸庞,开口说道:“美人儿,把衣服脱了,让我们的段大侠看看你美妙的身体。”

  “洛雨,不要啊……”段啸林流着泪的双眼变得更加血红了,声音嘶哑道。

  花洛雨空洞的眼神没有丝毫的波动,没有丝毫的反抗,慢慢地伸出手,将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下,露出了高耸的胸膛,诱惑着每个人的神经。

  孙不语淫笑着,伸出手,一把抓住花洛雨高耸的胸膛,用力的搓揉着,张狂的笑着,花洛雨眼中的空洞化为了浓浓的春水,口中发出轻轻的呻吟。

  “我要杀了你……”段啸林疯了一般对着孙不语冲了过去,手中的断剑已经出鞘。

  “你凭什么杀我,凭你手中的剑吗?剑还是杀人的剑,可你的心却不再是杀人的心,你的心已经乱了。也许,昨夜的你是世间出手速度最快的剑客,可是现在,却不是了,酒精已经使你迟钝,出手的速度哪怕慢了一丝,你都杀不了我,因为你的速度已经躲不了我的弑神针。”孙不语手上的的动作没有停止,开口嘲笑到。

  是的,段啸林的心已经乱了,不止身体在颤抖,就连握剑的手都在颤抖,酒精不仅麻痹了他的身体,也麻痹了他的灵魂,神经已经变得迟钝。

  加上已被愤怒支配,段啸林的出手速度已经慢了许多,这对于每个剑客来说是致命的,而且还是两个出手速度极快的高手对决,还未出手,段啸林已经处在了下风。

  今夜,为什么孙不语会出现,而没有选择躲避,就是抓住了这一点,高手对决,每一个因素都会改变战斗的走向,段啸林犯了致命的错误,已经不适合战斗。

  此时的段啸林心中浮现了恐惧,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背后冷汗已经流了下来。

  可是剑已经出鞘,没有收回的余地,段啸林没有退路,向前也是死,退后也是死,无法选择,只有向前。

  孙不语当然不会等着段啸林的剑来到跟前,他从来没有小看过段啸林,即便此时的段啸林已经变得迟钝,可是,段啸林手中依旧握着剑,他从来不会小看一个手中握着剑的剑客,所以,在段啸林出手的时候,孙不语的手也已经出手了。

  没有人能看清孙不语是如何出手,也不知道孙不语的弑神针是从哪里发出,对于段啸林来说,这是一个必死的局。

  可是,千算万算,孙不语忘记自己怀中还有花洛雨,在孙不语出手的那一瞬间,花洛雨空洞的眼神突然变得清明,突然挣扎起来。

  看似只是一个简单的挣扎,不仅乱了孙不语的心,也乱了孙不语的准头,三枚弑神针发生了偏移,没有打在段啸林的身上。

  高手对决,生死只在一瞬之间,每一个细微的因素都是致命的,弑神针既然已经失去了准头,那么段啸林手中的剑就会毫不意外的刺穿孙不语的喉咙。

  “我算尽一切,还是漏算了花洛雨,我不甘啊……”孙不语手捂着喉咙,艰难的说道。

  可是不甘又能如何,即便算尽了一切,用无数卑鄙的手段来扰乱段啸林的心,可是,还是漏算了花洛雨,花洛雨一个简单的挣扎,就让孙不语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所以,任何时候,都不能小看每一个人,也不能完全信任每一个人,面前的除非是一具尸体,它才不会发生意外。

  段啸林的脸上依旧带着恐惧,左手紧紧握着已经插入孙不语喉咙中的断剑,手在微微颤抖,献血不停地从孙不语的喉咙中流出,从断剑上滴落下来,滴答滴答,在偌大的永乐楼里那么清晰。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孙不语也不敢相信,就连段啸林也不敢相信,最后死去的会是孙不语。

  静,永乐楼安静无比,只有段啸林急促的喘息声与滴答滴答滴落的声音。

  花洛雨裸露着胸膛,眼中有着的是浓浓的悲伤,没有一丝光彩,犹如死灰,从始至终没有看过段啸林一眼,转过身,慢慢的往永乐楼里走去,萧索,孤独,悲伤,犹如行尸。

  “洛雨,我来带你离开,难道你不跟我走了吗?”段啸林的心开始疼痛,痛到窒息,身体在颤抖,从花洛雨的身上感觉到了陌生。

  “你走吧,从今以后,你我只是陌生人,互不相欠。”花洛雨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停了下来,依旧背对着段啸林。

  “难道你心里没有我了吗?”段啸林说道。

  “你感受过绝望吗?感受过希望破灭的绝望吗?被黑暗包围,好不容易看到了曙光,却在你走的那一刻破灭了,心碎了,再也没有曾经,从今以后,只要你带来足够的钱,我的心是你的,身体也是你的。”花洛雨说着,慢慢的永乐楼里,一颗晶莹的泪珠滴落在了身后。

  心死了,也碎了,只留下了一具干枯的躯壳,没有血,没有泪,没有期待。

  永乐楼,没有快乐,只有悲伤,只有黑暗,黑暗不散,光明不来,悲伤永存。

  “啊……”段啸林凄厉的啸声在永乐楼里回荡,转过身,慢慢的往永乐楼外走去。

  曾经,一道门隔绝了天堂与地狱,如今这道门已经破碎,门外是地狱,门内依旧是地狱。

  只要是地狱,光明就永远不会到来,黑暗笼罩之下,悲伤永存。

  英雄无泪,浪子无情,戏子无义,从今以后,永乐楼里多了一个心死的人,心死了,如何还能永乐。

  永乐楼,注定只是一个充满悲伤的地方。

  雪还未化,大雨倾盆,仿佛一个巨兽,吞噬了灯火辉煌的长安城,长安城一片朦胧。

  本来,正月是很少下雨的,如今却下个不停,是不是太多的悲伤,太多的黑暗,需要用大雨来洗刷?只是,大雨过后,悲伤会消失,黑暗也会消失吗?

  街头,一个身着单薄的消瘦身影,手里拿着一壶烈酒,不停地往嘴里灌去,跌跌撞撞的走在街道上,最后消失在大雨的街头。

  “嘿嘿嘿,好玩,好玩,真好玩……”木通出现在街头,手中拿着一把油纸伞,看着段啸林消失的地方,脸上漏出淡淡的邪笑。

继续阅读:第五章 心会向阳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