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英雄无泪
最爱三月2019-02-10 07:273,629

  花谢了春来又会再开,人去了永远不再回来。

  无穷的等待,无尽的相思。

  一年又一年,离去的人啊,何时才会归来……

  歌声是那么幽怨,又是那么悲伤,段啸林的心变得无比绞痛。

  那熟悉的欢笑,那熟悉的轮廓,那忘不了的人,仿佛又出现在段啸林的眼前。

  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寻着歌声而去,只见空旷的永乐楼里出现了一个女人,一个漂亮的女人,一个不该出现在永乐楼里的女人,她的美如盛开的花朵,她身上的气质如幽兰,如青莲,不食人间烟火。

  这样的一个女人本不该出现在永乐楼里,她怎么能出现在这风月之所,可是她却出现了。

  仙子堕入了凡尘。

  盘坐在一张琴前,一双纤纤玉手拨动着琴弦,幽幽的唱着,流泪的脸庞,一张令人心碎的脸。

  究竟是什么让这个女人如此悲伤,又有谁舍得让她如此悲伤?

  世间为何要有悲伤?

  “真的是你吗?”段啸林迷蒙着双眼,脸上闪过惊讶,之后是深深的痛苦。

  “是我,你终于来了,这么多年,你过得好吗……”女人停下拨动琴弦的双手,开口了,如黄莺啼唱,悦耳动听,可是,其中的幽怨痛苦又是那么清晰。

  “不可能,不可能的,一定是幻觉,一定是梦……”段啸林身体一阵颤抖,喃喃自语,转过身,往永乐楼外走去。

  “段啸林,你站住,你既然敢来这里,为何不敢面对我,当初说好的天涯海角,山盟海誓呢?难道只是戏言?”看到段啸林转身而去,女人急了,想站起身来,却被身前的琴绊倒,瘫软在地上,只能对着段啸林的背影嘶吼道。

  段啸林终于停下了步子,背对着女人,身体上的肌肉又在跳动,身体在颤抖,心脏在剧烈的疼痛,犹如刀绞,令人窒息,胃里一阵翻涌,苍白的脸庞变得更加苍白。

  “我怎么能忘,又怎么敢忘……”段啸林慢慢地转过身来,抬起头,忍住不去看地上的女人,可是,眼中的泪水又夺眶而出。

  “怎么能忘?怎么敢忘?呵呵……”女人凄惨的笑了,犹如癫狂:“那为什么不来找我,多少年了,你知道我是怎么过的吗?”。

  “洛雨,我对不起你……”段啸林说道。

  花洛雨,一个与段啸林青梅竹马的女人,一个钟天地之灵气的女人,本与段啸林一起下山,却被孙不语盯上,段啸林中了孙不语的噬神针,之后落入阴姬老母的手中,而花洛雨落入了孙不语的手中,一切的恩怨都从那一刻开始。

  从阴姬老母的手中逃出来的那一刻开始,段啸林就在寻找花洛雨,一直没有消息,想不到在这风月场所相遇,造化弄人。

  段啸林的心痛到窒息,这么多年,一直在自责中度过,觉得亏欠了花洛雨,。

  “一句对不起我就行了吗?你知道这么多年来我是怎么过的吗?孙不语他不是人,是一个猪狗不如的东西,折磨我,摧残我,凌辱我,我生不如死,每时每刻,我都在幻想着你能到来,将我从这地狱从救出去,你却来的这么晚……”花洛雨说着,令人心痛,让人悲伤。

  “我对不起你,我愧对于你……”段啸林的心在绞痛,在窒息,身体摇摇欲坠。

  一个少女落入孙不语手中的后果,段啸林当然知道,可是,段啸林能有办法吗?只怪天意弄人,命运不公。

  段啸林有许多话想说,却怎么都说不出来,段啸林能说这么多年,他也不好过,落入阴姬老母的手中受尽折磨吗?能说这么多年一直在线寻找花洛雨的消息吗?

  不能,一切都成了事实,无法改变,英雄无泪,只是未达到了伤心时,浪子无情,依旧没有达到情浓时。

  命运残酷,摧毁了两人,所有的痛苦只能留在心里,独自承受,无法改变的事实,段啸林不祈求原谅,谁对谁错,也无法说清。

  早知这样,相见不如不见,那样不会有这么多的痛苦。

  英雄无泪,浪子无情,段啸林慢慢的转过头,往楼外走去,背影看起来更加孤独,更加寂寞,也更加萧索。

  “你真的要走吗?难道你不爱我了吗?你不是说过爱我的吗?求求你带我一起离开?”花洛雨凄厉的说道,瘫倒在地上的身体瑟瑟发抖,眼中带着期望,带着憎恨,伸出的双手那么无力。

  “爱与不爱都不重要了,你我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人,一切都怨我吧。”段啸林带着悲伤,带着心痛,坚定的跨了出去。

  外面依旧大雪纷飞,寒冷扑面而来,冰冻了段啸林的心,化为了尘埃。

  “段啸林,我恨你……”花洛雨的声音撕心裂肺,回荡在永乐楼里。

  夜很深了,大雪纷飞,长安城的繁华落尽后,留下满地的污秽,那是再多的大雪也不能覆盖住的肮脏,灯火依旧辉煌,孤影阑珊,段啸林慢慢的走在街道上,不知道该走去何方,天地广阔,仿佛没有容身之处。

  累了,倦了,心空了,也死了。

  几个散落的花灯静静地躺在雪中,还有几只流浪猫在凄厉的叫着。

  一个面摊旁,一个老人在打着瞌睡,汤锅里冒着热气腾腾的水汽,香味飘荡在整个长安城的街道上。

  “咕噜噜……”段啸林终于感觉到了饥饿,慢慢的走上前去,来到面摊旁,要了一碗面。

  老人十分热情,善良,给了段啸林满满的一碗面,帽子也加了许多,让段啸林感觉到了浓浓的温暖,吃着吃着,眼中的泪水再次流了下来。

  谁说浪子无情,英雄无泪,英雄有泪,浪子也有情。

  永乐楼里,花洛雨瘫软在地上,望着段啸林远去的背影,眼中充满着悲伤,充满着绝望,陷入了呆滞。

  孙不语冰冷的尸体前,突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身影与孙不语一模一样,就连脸庞都一模一样,身影静静地看着眼前冰冷的尸体,喃喃自语:“你是为我而死,我理当为你报仇。”

  说完,身影转过头去,看着地上的花洛雨,眼中漏出残忍,一步步的朝着花洛雨走去。

  “孙不语,你是禽兽,你猪狗不如,竟然连自己的弟弟都算计,总有一天,你会遭到报应的……”花洛雨嘶吼着,眼中带着恐惧,颤抖着一点点的向后退去。

  没错,死去的并不是真正的孙不语,而是孙不语的双胞胎弟弟孙不言,孙不语知道今夜段啸林会到来,所以事先安排好了一切,而孙不言就在毫不知情之中被孙不语算计,死在了段啸林的断剑之下。

  “哈哈哈,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他能为我而死,值得庆幸……”孙不语说着,带着邪恶,一步步的向花洛雨走去,一把扯下了花洛雨的衣服,漏出了雪白的胸膛。

  “不要啊,求求你,放过我吧……”花洛雨带着恐惧苦苦哀求道。

  可是,孙不语如何会放过花洛雨,面对这样一个女人,兽性大发的孙不语如何会停下。

  不一会儿,就传来花洛雨诱人痛苦的呻吟,花洛雨终究还是逃不过孙不语的凌辱。

  命运无情,造化弄人,一个貌若天仙的女人,始终逃脱不了黑暗,悲伤如同跗骨之蛆,萦绕在她的身上。

  花洛雨的心死了,眼泪也流干了,任凭孙不语如何凌辱,一动不动的趴在地上,眼睛痴痴的看着永乐楼外,有的只有憎恨。

  那里似乎还有段啸林的身影,那里似乎就是天堂,一道门,隔绝了天堂与地狱。

  一念天堂,一念地狱。

  天地无情,命运无情,人也无情,恨这天,恨这地,恨这人,恨一切……

  身体已经麻木,灵魂也已经麻木,一切都已经麻木,除了憎恨,再无一点期待。

  往后是阴霾,往前是深渊,哪怕是修罗地狱,哪怕是受尽屈辱,受尽折磨,这些都不重要了,心死了,只有恨在无限放大……

  钟楼声声催破晓,长街漫漫送离人……

  黎明将至,天地万物都将复苏,黑暗褪去之后,长安城又将恢复繁荣。

  面摊前,段啸林已经吃了三大碗面,身体终于有了一些温暖,留下了一锭银子之后,站起身,慢慢的往长安城外走去。

  手中的断剑握得那么用力,孤单的背影那么萧索,一步一步,慢慢的消失在街道上,在雪地里留下一排孤单的脚印。

  大雪依旧纷飞,寒风吹拂,吹破了最后的一丝黑暗,黎明来临了,阳光照耀下,世间恢复了光明。

  可是,悲伤依旧存在,孤独依旧存在,寂寞依旧存在,什么时候,才能真正的光明呢?

  没有人知道,每个人都希望光明永存,可是,悲伤不散,黑暗不休,光明就不会存在。

  傍晚,大雪终于停了,阳光冲破了厚重的乌云,洒落下来,烧红了天边的云彩,如火如血,照在白雪上,把白雪映得通红,仿佛洒过血一般,看起来有些凄美。

  段啸林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在雪地里,脸色无比苍白,没有一点血色,身上的的衣服依旧单薄,左手紧紧的握着手中的断剑。

  给人一种感觉,如果手中的断剑丢失,恐怕段啸林的性命也走到了尽头。

  孤独,寂寞,悲伤……

  除了心脏还在跳动,身上的一切都变得冰冷了,就连体内流动的血液都变得无比冰冷。

  心若死了,其他的一切都算死了,即使还有心跳,即使还在行走,也只不过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

  段啸林的心麻木了,或许是碎了,感觉不到疼痛,可是还是感觉到了难受,无言的难受。

  如果当初不曾遇见,会是怎样?如果选择忘记,会是怎样?如果不曾相聚,又会是怎样?

  段啸林问过自己,如今却不敢再去想象,再相聚都不再是当初的那个人,相忘于江湖,或许更好,各自的疼痛各自承受,或许会有亏欠,或许还有愧疚,一切都不重要了,一切都化为了尘埃。

  慢慢的走着,一直往前走,不回头,今生就不会再有重逢的机会,不管路的尽头是什么,一切都不重要。

  心死了,泪干了,血也冰冻了。

继续阅读:第三章浪子无情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