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浪子无情
最爱三月2019-02-11 08:513,376

  距离长安城百里外,一条洛水奔流,洛水悠悠,奔流千年,经久不息,灌溉养育无数儿女,大有大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概。洛水翻涌,浪花朵朵,淘尽世间英雄豪杰。

  洛水河畔,一个简陋的酒家,也是驿站,背靠着洛水,之前是无数的山岳,却有多条大道汇聚于此,成了赶路之人的必经之所。

  酒家里不止有茶,有酒,有肉,还有各色各样的人,这里虽然是山僻小野,却是无数绿林好汉的驻足之地,所以,这里也是消息最广的地方,无论什么消息,这里都能听到一二。

  日已西沉,黑暗降临,白雪覆盖的世间似乎没了白昼之分,黑暗淡去,光明永存。

  可是,寂寥的世间真的会没有黑暗吗?孤独,寂寞,悲伤,这些都会离去吗?恐怕不能,也不会有人知道。

  酒家的此时到了最热闹的时候,无数赶路人停在这里,住店打尖,酒香,肉香,飘荡在驿站周围,谈笑声,笑骂声,此起彼伏,这里充满温暖,不会再有孤独与寂寞。

  段啸林慢慢的走了进来,还是身穿着哪一件单薄的衣服,左手紧紧的握着那柄断剑,眼里空洞无比,没有光彩,如同没有灵魂,脸色苍白无比,如同死尸一样的苍白。

  慢慢的走着,可是每一步都走得那么坚定,距离,力量那么精准,不会多一分,也不会少一分,不会轻一分,也不会重一分,不急不躁,仿佛这世间没有什么影响他的心境,更不会让他的心起一丝波澜。

  段啸林这怪异的人一进去驿站,酒家里马上安静下来,目光齐齐望向了段啸林,漏出了诧异。

  怪异的着装,怪异的剑,怪异的步伐,怪异的样子,全身上下,每一处都透露着怪异,每个人心里都在想,世间为何会有这般怪异的人。

  无视他人的目光,慢慢的走到一张桌子前坐了下来,要了一碗面,还有一壶烈酒,慢慢的喝了起来,喝得很慢,也吃得很慢,每一口都吃得很慢,很认真。

  以前的段啸林是不会喝酒的,如今却爱上了烈酒,喜欢烈酒经过喉咙,进入胃里的那种辛辣。

  是不是伤过心的人才会喜欢喝酒?是不是孤独的人才会喜欢喝酒?是不是寂寞的人才会喜欢喝酒?是不是越烈的酒越有味道。

  辛辣的酒进入胃里,麻痹的不止是身体,还有灵魂,麻痹了一切感官,是不是就感觉不到世间还有悲伤,还有孤独,还有寂寞。

  他酒喝得很慢,很认真,仿佛面前的不是最烈最粗糙的酒,而是千年的佳酿,沁人心脾,吃的不是最简单的面,而是山珍海味。

  所有人都看着他,看着他的人,他的剑,他的酒,他面前的面,仿佛他身上一切都有魔力,吸引着人不得不去看他。

  这时,酒家里又进来了一个人,一个年青的男人,很好看,比女人还要好看几分,白皙的脸庞被冻的通红,更添加了几分英俊,只是身上的衣服却是不敢恭维,邋遢无比,英俊的脸庞配上这邋遢的衣服,十分不搭,嘴里不停地哈些热气出来,取暖着双手,双手不停地互相搓揉着,嘴里还不停地骂着:“这该死的鬼天气,冷死小爷了。”

  这人似乎看不到酒家里怪异的气氛,自顾自的说着,而且径直走到段啸林的桌子前,拉过一把椅子坐了下来,伸出手,往桌子上的酒壶而去。

  可是,他的手还未碰到桌上的酒壶,就有一把剑抵住了他的喉咙,剑是断的,杀气却是浓郁的,只要他的手再进一分,断剑就立马会刺穿他的喉咙。

  段啸林依旧低着头,右手依旧在扒着碗里的面,吃得那么认真,可是左手握着的断剑已经出鞘,剑身泛着冷冷的寒光,抵在了那人的喉咙上,已经陷入肉里,虽未流血,却让人感觉到了浓郁的杀机。

  所有人都相信,这柄断剑是一柄杀人的剑,不由屏住呼吸,看着两人。

  酒家里落针可闻,静得就连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到,都在猜测断剑是不是会真的刺入那人的喉咙,并刺穿那人的喉咙。

  剑抵在每个人的喉咙上,恐怕换成任何人都会恐惧,紧张,那人却依旧平静,也不做任何抵抗,就连脸上都还带着笑容,仿佛抵在喉咙上的并不是一把剑,而是两人过家家的玩具。

  终于扒完了碗里的最后一口面,段啸林抬起头来,静静地看着面前的人,眼中透露的只有疲倦,淡淡的开口说道:“难道你不知道剑会杀人的?”

  “我知道,你手中剑是一把可以杀人的剑。”那人开口说道。

  “那你为何不做躲避?”

  “因为我知道,你手中的剑一出鞘,我一定躲避不了,既然躲避不了,我为何还要躲避,做无谓的挣扎,再说能够死在世间出手最快的剑客手中,何尝不是一件庆幸的事情。”那人说道。

  “你到底是谁?”段啸林手中的剑依旧没有放下,而且还前进了一丝,就是这一丝,断剑的剑尖终于刺破了那人喉咙上的皮肤,流出了鲜血,顺着那人的脖子流了下来。

  “木通。”那人不在乎脖子上流淌的鲜血,依旧平静的说道,仿佛鲜血不是从自己的喉咙上流淌下来的。

  “你来此究竟有何目的?”段啸林的眼中冒出一丝冷茫,冷冷的说道,从木通的身上,感觉到了一丝危机,这一丝危机虽然很淡,但是段啸林知道,木通定然不怀好意。

  “只想用一个消息换你的一口酒喝。”木通开口说道。

  “酒没有,消息也不想听。”段啸林道。

  “是关于孙不语与花洛雨的消息。”木通说道。

  再次听到花洛雨的名字,段啸林的心又莫名的绞痛,如千万把刀割一般,痛到窒息,整个人开始微微颤抖起来,眼睛再次血红起来,苍白的脸庞格外狰狞,就连握着断剑的左手都在颤抖,骨节发白,卡卡作响。

  本以为可以忘记,没想到再次听到这个名字,心会这么的痛。

  终于放下了手中的剑,慢慢的站了起来,不再理会木通,一步一步慢慢的往酒家外走去。

  “孙不语并没有死,还活着,你杀的并不是孙不语,而是孙不言。”木通看到段啸林要离去,于是说道。

  段啸林的身体抖动了一下,却没有停下,依旧朝着外面走去,段啸林不再是当初的段啸林,花洛雨也不再是当初的花洛雨,一切都变了,回不去了,孙不语死不死都不再重要了。

  心累了,倦了,也死了……

  “你就是一个懦夫,花洛雨那么爱你,你却让她如此难过,如今的她只能像一个狗一般趴在孙不语的身下……”见到段啸林油盐不进,急了,脱口说道,眼中仿佛带着失望,带着鄙视。

  “住口,你找死……”听到木通的话,段啸林真的怒了,手中的断剑已经出鞘,身体化为一道奔雷,如同一道闪电,对着木通扑了过去。

  不管花洛雨变成什么样子,段啸林都不允许他人在他的面前亵渎她,可是木通的话无异触碰了段啸林的逆鳞,底线。

  触逆鳞者必须死,段啸林动了杀机,含怒的出手定然是石破天惊,快到极致,没有人能看清他是如何出手,也没有人能够看清他身形的轨迹,只能看到一道剑光,如游龙,如闪电。

  可是,段啸林的剑却落空了,不仅没有刺穿木通的喉咙,也没有碰到木通的衣服,没有人看清木通是如何躲过段啸林手中的剑。

  “你究竟是谁?”一击落空,段啸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脸上严肃无比。

  段啸林出剑的速度极快,整个江湖能够躲过的少之又少,连阴姬老母,孙不言那样的强者都躲避不了,如今却被木通躲避,这让木通的身份越加可疑。

  谁敢相信一个如此年轻的人,武功竟然能达到如此地步,一个段啸林就让人恐怖,如今又出现一个甚至可能比段啸林还要厉害的少年,真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愤怒了吗?感到耻辱了吗?为何当初不带花洛雨离开,你是认为花洛雨已经不干净,不配再与你同行吗?”木通眼中也浮现这怒火,仿佛在为花洛雨感到悲哀。

  “不是这样的,你住口,我要杀了你……”段啸林的身体开始颤抖,脸色苍白无比,血红的双眼露着杀机,握着断剑的手在颤抖,已经达到了爆发的边缘。

  “说到你心里的痛处了吧?你心里那么在乎花洛雨,为何不带她离开,那是深渊,那是地狱,你却残忍的离开,留下她一个人,是为了你心中那点卑微的虚荣吗?”木通质问道,每一字都刺激着段啸林的心。

  段啸林的心在绞痛,犹如刀割,脑海中浮现出花洛雨那楚楚可怜,充满期待,再到绝望的表情。

  “段啸林,我恨你……”花洛雨那一句含恨的话在段啸林的心中回荡。

  “不是的,不是这样的……”段啸林犹如癫狂,不停地嘶吼着。

  “如果你心里还有一点爱花洛雨,就应该去杀了孙不语,将她从深渊中解救出来。”木通开口说道。

  “孙不语,我要杀了你……”段啸林说着,如发了疯一般,闪身往酒家外掠去,速度极快,消失在铺满雪花的大道上。

  “老板,给我来一壶烈酒,越烈越好。”木通开口说道,脸上漏出一丝邪恶的表情。

  酒家内本是温暖无比,这一刻,却突然感觉到了刺骨的寒意。

继续阅读:第四章 戏子无义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