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沙城老人
最爱三月2019-02-25 02:502,651

  这里没有繁华,没有高楼,没有青山,更没有绿水,只有漫天的黄沙,破败的墙体,一切都无比寂寥,可是这里有可爱的人,这里安静,这里祥和。

  即便斑驳,寂寥,破败的集市,却正好与心死的人相得益彰,这里或许就是心死的人的归宿,心死的人不需要养伤,心死了,就不可能痊愈,这样的人只需要沉沦,逃避,找一个与世隔绝,荒无人烟的地方慢慢的老去,死去。

  这也不是坟墓,这是归宿,一个心死了的人的最好归宿。

  集市虽然已经破败,人口已经很少,可是,依旧保留了下来,吆喝声,叫卖声,稀稀拉拉,依旧存在,维持这个集市运转的东西依旧在继续,小饭店,小茶楼,杂货店,各有特色,完成了一个集市该有的循环。

  跨过集市,出现了一个铁匠铺,还未到,就能听到铁匠铺里穿出若有若无的敲打声。

  “大哥哥,这里就是我家,这里已经有许多年不曾有人到来,爷爷若是看到你,一定会十分高兴的……”徐青青指着铁匠铺开口说道,并带着段啸林往铁匠铺走去。

  铁匠铺里挂着一些简单的农具,还有一些马蹄铁,毕竟这里穷乡僻壤,黄沙漫天。只有这些才是符合这里的东西。

  一个老人正在专注的敲打着一块铸铁,铸铁已被烧红,在老人的敲击下不停地变换着形状。

  感觉到段啸林两人到来,老人没有停下手中的动作,只是抬头看了一眼,便低下了头,继续着工作。

  只是这一眼,却让段啸林感觉到了一丝压力,仿佛被看透了一般,段啸林大吃一惊,急忙凝神望去,却发现老人只是一个简单的铁匠,身上没有丝毫武者的气息。

  “难道老人是一个隐士强者?”段啸林想到,随即摇了摇头,没有多想,作为一个资深的铁匠,眼神定然会比一般人要犀利许多,也许这只是长久职业中锻炼出的技能。

  “爷爷,我回来了……”徐青青对着老人甜甜的说道。

  “青青,今天怎么回来得这么早?”老人慈祥的说道。

  “今天我在沙漠中遇到了大哥哥,就把大哥哥带了回来。”徐青青说道。

  “哦,许多年不曾来人了,今日竟有贵客临门,青青,去帮我把好酒拿出来,我陪这位贵客喝上两杯。”老人这时放下了手中的工作,对着徐青青说道。

  “好的。爷爷。”徐青青说道,对着段啸林做了一个鬼脸,就朝着屋后走去。

  “你是一个有故事的人。”老人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开口说道。

  “往事已经随风,我也没有故事。”段啸林说道,静静地打量着老人,每一丝每一毫都不放过,想从老人的身上看出一些东西,可是,段啸林却失望了,不但不能从老人的身上看出什么,而且有一种感觉,在老人的身前,无法保留一丝一毫,仿佛在老人能看透一切,包括段啸林心中的所有想法。

  “是吗?你很喜欢这里?”

  “是的,很喜欢,这里的一切都很可爱,从进入这里的那一刻,我就喜欢上了这里。”

  “可爱?哈哈,这里只是穷乡僻壤,寸草不生的地方,我第一次听说这里很可爱,”

  “是很可爱。”

  “你很适合这里。”

  “为什么?”

  “因为这里没有悲伤,心伤过的人在这里可以疗伤,忘却一切。”

  “是吗?可是我没有悲伤,也没有什么可以忘记的。”

  “你想在这里生活?”

  “是的。”

  “这里穷乡僻壤,没有美女,只有黄沙,你承受得住孤独,寂寞吗?”

  “承受得住。”

  “也是,心死的人,不会有孤独与寂寞。”

  两人正说着,徐青青从屋后出来了,手里捧着一个酒塘,虽然酒塘已被封口,可是浓郁的酒香依旧散发出来,香飘四溢,引人垂涎欲滴。

  不止是老人,就连段啸林也是一般,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段啸林已经爱上了酒,已经几天没有喝到酒的段啸林,直直的望着徐青青手里的酒塘,如同看到的是一个美女一般。

  “好酒,好酒……”段啸林痴痴的说道。眼中浮现着欲/望,这一刻,就算一个脱光了衣裳的美女在段啸林的跟前,段啸林也不会有一丝反应,因为他的眼里只有酒,最好的酒,最烈的酒。

  “哈哈哈,你很识货,这是我珍藏了三十年的竹叶青,平时我都舍不得喝,今日遇到不一般的人,只能拿出不一般的酒。”老人说道。

  不一般的人,不一般的酒,从见到段啸林的那一刻起,老人就一直认为段啸林是一个不一般的人,老人的眼光独具,慧眼无比,仿佛能看穿世间的一切。

  “说笑了,我只是一个浪子,何来不一般?”段啸林笑了笑,喝了一口酒,说道。

  “浪子,好一个浪子。”老人看着段啸林,意味深长的说道。

  “爷爷,你们在说什么?我为什么听不懂。”徐青青看着两人。说道。

  “好了,不说这些了,管他是浪子,还是不一般的人,如今,我只是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段啸林说道,三十年的竹叶青一杯接着一杯,仿佛喝的不是酒,而是水。

  老人没有制止,只是静静地看着段啸林,偶尔也会喝上一杯。

  才一会儿,一塘竹叶青已经空了,有将近五分之四的酒都到了段啸林的肚中,段啸林迷蒙着双眼,看着空空的酒杯,突然之间,眼中的泪水就流了出来。

  酒精能麻醉神经,麻醉身体,甚至麻醉灵魂,可是,麻醉不了心中的悲伤,当醉了的时候,悲伤会被无限放大,一发不可收拾。

  挂在嘴边说的往事已经随风,可是真的能随风吗?深埋在心底深处的悲伤,无法永远尘封,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它会慢慢浮现,无限放大,支配人的心灵。

  伤透的心如何能够痊愈,只有靠着酒精来麻痹,可是,喝醉了。依旧悲伤。段啸林头落在桌子上,慢慢的睡去,只是眼角的泪水依旧流淌。

  “爷爷,为什么我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孤独与悲伤。”徐青青看着段啸林,开口问道。

  “他是一个有故事的年青人,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老人说道。

  “是吗?”

  “是的。”

  “为什么他不说出来呢?”

  “那是深埋在心底的悲伤,无法出口。”

  “为什么?”

  “一旦提起,只会痛彻心扉,犹如刀绞。”

  “爷爷,你怎么知道的,为什么我不知道。”

  “从他的眼睛中,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不会骗人。”

  “是吗?可是我看不出来啊。”

  “你还小,经历的不够多,阅历多了,就会懂了。”

  “那爷爷你是不是也经历了许多事情?”

  “或许吧……”老人说道,深邃的眼睛突然浮现出悲伤。

  难道老人与段啸林有相同的经历,没有人知道,包括徐青青。

  “不早了,该休息了……”老人说道,站起身来,慢慢的往屋后走去,身影竟然变得有些萧索。

  “真奇怪……”徐青青说道,看了看趴在桌子上的段啸林,站起身来,随着老人往屋后走去。

  夜深了,苍白的月亮站在荒芜的大地上,呜呜的风吹着黄沙,屋外的风铃在摇晃,敲打着寂寞悲伤的夜晚,寂寥安静的沙城,仿佛已被悲伤侵袭。

继续阅读:第七章悲伤永存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