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悲伤永存
最爱三月2019-04-28 18:032,517

  这座沙城,到底经历了多少的风霜,多少人从这里离去了,抛弃了一切,舍弃了根,留下一个破败的小城。

  这是一个被抛弃的小城,虽然他们脸上总是带着质朴的笑容,心永远向着阳光,深深的将悲伤掩埋在了心底,可是,悲伤依旧存在,只要一个引子,悲伤就会井喷,一发不可收拾。

  无论阳光多么耀眼,总是会存在黑暗,黑暗中,悲伤在伺机潜伏,总有一时它会笼罩整个世界。

  狂风吹拂着破败的城墙,发出呜呜的声音。仿佛悲伤的人儿在哭泣,苍凉的月光透过漫天的黄沙洒落下来,将沙城照得格外的寂寥。

  月光透过窗户,照进铁匠铺,照在静静沉睡在桌子上的段啸林的身上,睡梦中的段啸林身体在微微颤抖,眼角的泪水没有干枯, 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的痛苦与悲伤。

  深藏在心底的悲伤不可能被忘记,哪怕时间流转,哪怕沧海变了桑田,都不可能忘记,这是属于段啸林的悲伤。

  即便心死了,身体已经麻木了,疼痛却依旧存在,如同跗骨之蛆,永远印在了他的骨子里。

  “大哥哥,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何你这般痛苦?”徐青青出来了,手里拿着一个用兽毛织成的厚厚的毯子,轻轻的盖在段啸林的身上,喃喃自语。

  静静地站在段啸林的身前,看向段啸林的浮现着的悲伤,脸上浮现怜惜,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慢慢的往屋后走去。

  最后的一掌烛火熄灭,黑暗如同一个野兽彻底吞噬了沙城,苍凉,寂寥,仿佛一座没有一丝生机的鬼城,呜呜的风声从铁匠铺的窗子里吹了进来,静的夜竟然透露出一丝丝的恐怖。

  风声中还夹杂着一声声小到极致的破空声,若不是全神贯注去听,没有人能够听得,包括段啸林,因为他已经醉了,趴在桌子上如同一只死狗一般沉沉的睡去,没有一丝警觉与防备,酒精已经彻底麻木了他的身体,灵魂。

  若是以前,段啸林决计不会如此,作为天下出手速度最快的剑客,时刻都要保持最高的警惕,身上的每一处神经对于危险都无比的敏感。

  可是,段啸林的心伤了,也死了,作为剑客最灵敏的感官已经丢了,就连一直看得比生命还重要的断剑都丢了,剩下的只有腰间的酒壶。

  剑客丢了剑,爱上了酒精的味道,这还能算是剑客吗?不能了,用酒精麻痹了的身体,麻木了感官,麻木了灵魂,犹如一具行尸走肉,成了一具没有感官,没有灵魂的空壳。

  这是最悲哀不过的事情。

  破败的小城,悲伤的人儿,注定永远都逃不掉黑暗的侵袭,注定不会永久安宁。

  黑暗中,破败的小城外,一道身影疾驰而来,速度极快,在黑暗中如同幽灵一般,身法十分了得,只带起若有若无的破空声。

  只消片刻,身影便来到了小城的街道上,透过若有若无的光线,终于可以看出,来人竟然是木通。

  木通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没有人知道。只见木通朝着铁匠铺走去,站在了铁匠铺的窗前,透过窗子,静静地看着铁匠铺内,趴在桌子上的段啸林,眼中带着莫名的味道。

  段啸林如同死狗一般,没有任何的感知。

  “消沉,沉沦,自取灭亡……”木通摇了摇头,转身消失在黑暗中。

  木通如同一只幽灵,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没有人知道他来过,更不会知道他来自哪里?要去到何处?关于他的一切,如同一个谜一般。

  在洛水旁的酒家里,那是木通第一次出现,接近段啸林,告诉他孙不语没有死去的消息,第二次是在长安城的街道上,如今是第三次,每次段啸林出现的地方,仿佛都有木通的存在。

  木通的目的是什么?没有人知道,如果以前的段啸林,定然会发现,可是,如今的段啸林不再是当初的段啸林,只是一具没有灵魂的行尸走肉,更像一只死狗。

  呜呜悲鸣的风声不会停歇,仿佛在祭奠这个悲伤的小城。

  月落西沉,小城隐于黑暗中,仿佛不曾存在过,当破晓的曙光努力冲破黑暗,隐隐中,小城再次浮出来,寂静,空寥,荒凉,悲切。

  黑暗阻挡光明的到来,不让阳光冲破天边厚重的云彩,云彩被染成了血红,在荒凉的沙尘的辉映下,变成了一副苍凉的画卷,让人忍不住悲伤。

  画卷中冲出几匹骏马,朝着小城飞驰而来,手中的武器在火把的映照下,发出森冷的凶光。可以看出,马上之人凶神恶煞,肆意挥舞着手中的火把与武器,口中说着粗俗下流的话语。

  这正是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马贼,他们没有人性,无情,凶狠,残忍,出没在沙漠之中,来无影,去无踪,经常掠夺周围的村落,城镇,他们的眼中没有怜悯,眼中只有食物与女人,令周围的人闻风丧胆,痛恨至极。

  却没有人拿他们有办法,就连官府的人也是一般,久而久之,马贼的势力变得越来越强,人们更没有办法,只能任其存在。马贼所到之处,奸淫掳掠,烧杀抢夺,无所不做。对周围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一场灾难,如同末日一般。

  如今马贼出现在沙城之前,定然是将沙城作为了目标。

  沙城只是一个有过繁华到落幕的城市,如今只留下了城市的轮廓,早已不负当年的繁荣,一眼望去,只有荒凉与寂寥,可是,在马贼的眼中,不会在乎这些,他们要的只是食物与女人。

  光明即将来临,可是黑暗不愿散去,呜呜悲鸣的风吹拂着,仿佛不会停息。

  马贼冲入小城中。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有小孩的,有老人的,有妇女的,十分残忍,鲜血流淌,染红了土地。

  马贼脸上没有怜悯,有的只有兴奋与残忍,张狂的笑着。

  人们目眦欲裂,狠狠地看着马贼。心中充满着不甘,想反抗,可是他们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平凡人,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马贼烧杀抢掠。

  人们的眼神仿佛更加刺激着马贼的心,他们变得更加疯狂,更有甚者,拉过一个少女,就地宣淫,不顾少女的挣扎,不顾少女眼中的祈求,肆意的疯狂。

  这是一场末日,这是一场修罗地狱,哭喊声回荡着,那么无助,马贼的笑声回荡着,那么无情。

  呜呜悲鸣的风更加大了,仿佛在哭泣。

  即使这里荒芜,即便这里穷乡僻壤,人们的心中依旧向阳,因为这里是他们的家园,他们的根。

  马贼来了,破碎他们的梦,他们的根,仿佛一瞬间被整个世界抛弃,绝望了,心中再无一丝期待。

  火光冲天,驱散不了黑暗,将天空映的通红,如血一般,相映着他们眼中的血红,在呜呜悲鸣的风中,将悲伤体现的淋漓尽致。

  走过了成百上千年的沙城或许真的就要消亡。

  即使心永远向阳,可是再也等不到黎明的曙光,再也看不见太阳升起的那一刻。

  黑暗中,光明不来,悲伤永存。

继续阅读:第八章小城破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