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小城破灭
最爱三月2019-05-09 17:322,775

  黎明的曙光就在眼前,人们挣扎,呐喊,可是于事无补,在凶残的马贼面前,他们毫无办法,一切都是徒劳,风中,火光中,映照着他们绝望的脸。

  小城千百年的传承,这里的人大多离去了,剩下的人深深的爱着这里,即使这里贫瘠,即使这里僻壤,可这里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根在哪里,他们就在哪里,所以他们的心中一直充满着阳光,充满着对生活的向往,他们相信,这里有一天会改变,绿树成荫,碧水蓝天,成为真正的世外桃源。

  他们一直为这个信念坚持着。

  可是看不到这一天了,马贼来了,肆意的破坏了他们的家园,杀害他们的性命,这是一场末日,这变成了一个修罗地狱。

  黑暗何时才能结束,黎明的曙光何时到来?

  “你们不是人,你们将会遭到报应的。”一人含恨说道,换来的却是马贼手中无情的刀。

  一条生命结束,多了一条冤魂。

  目眦欲裂的眼神,死不瞑目的双眼,在马贼的眼中竟然是那么刺激,仿佛眼前倒下的不是一具活生生的生命,而是蝼蚁,是玩具。

  马贼所过之处,没有放过任何一个人,老人小孩,还有被凌辱过后的妇女,房屋内,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许多尸体,这不在是小城,彻底变成了一座死城。

  火在风中剧烈燃烧,燃烧着绝望,房屋坍塌了,掩埋了最后的希望,街道上被鲜血染红,成了鲜血铺成的红毯,吹不散的血腥味在风中弥漫。

  本是迎接光明的时刻,可是,马的嘶鸣,风的悲鸣,人们的哭喊声,马贼的狂笑声,将黎明前的黑暗,变得更加黑暗,更加悲伤。

  铁匠铺是唯一一个保存下来的房屋,因为铁匠铺是整个小城里最简陋,最穷的地方,入不了马贼的眼,可是,马贼也没有打算要放过铁匠铺里的人。

  两个马贼没有跟随大队离去,来到了铁匠铺的门前,手握着明晃晃的长刀,粗鲁的打开了铁匠铺的房门,看到趴在桌子上沉睡的段啸林,眼中充满着鄙视与残忍。没有一丝犹豫,手中的长刀对着段啸林劈了下去。

  “砰”,长刀没有如想象中一般劈在段啸林的身上,而是劈在了桌子上,趴在桌子上的段啸林已经离开,站在了桌子的旁边,醉眼迷蒙的看着突然出现的两个人。

  虽然沉迷于酒精的段啸林,早已被酒精麻木了身体,心灵,灵魂,可是,曾经作为一个最出色的剑客,身体中的潜意识没有消退,当感觉到危险来临的这一刻,段啸林依旧做出了最准确的判断,闪躲,躲过了致命的一击。

  “你们是谁?为何出现在这里。”段啸林摇晃着头,迷迷糊糊的说道。

  “你管我们是谁……”一个马贼的说道,眼中冒着凶光,本来胸有成竹的一击,却被段啸林躲过,立马恼羞成怒,手中持着长刀再次对着段啸林劈来。

  “找死……”段啸林宿醉虽未消退,头依旧疼痛,可是面对突然闯入的两人,心中惊愕之余还多了些恼怒。毕竟就算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来人闯入铁匠铺,不分青红皂白就想取了段啸林的性命,段啸林如何能够罢休。

  虽然厌倦了纷争,可是,在性命攸关时刻,段啸林也不会束手就擒,即便,被酒精麻木的身体有些迟钝,毕竟曾经也是最出色的剑客,身体没有丝毫退后,反而对着两人迎了上去。

  右手手指化为利剑,刹那间捅穿了一个马贼的脖子,一个回身,再次洞穿另一个马贼的眉心,在昏暗的空间内,速度快到极致,令人无法看清。

  做完这些,段啸林的昏沉的酒意立刻清醒过来,听到外面的吵闹声,瞬间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朝着门外走去。

  “发生了什么?”徐青青与铁匠老人也从房屋里走了出来,一边走,徐青青一边说道。

  此时,外面天已经亮了,太阳就要冲破厚重的云彩,洒落下来,烧红了天边的云彩,与漫天黄沙的沙城连成了一片。

  晨曦,本是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候,充满生机,充满朝气,可是,沙城却充满着浓浓的悲伤,废墟上,火还在顽强的烧着,街道上,横七竖八的躺着无数的尸体,鲜血流满了街道,浓浓的血腥味飘荡在空气中,任凭风剧烈的吹拂,经久不散。

  马贼已经离开了,在他们的眼中,这只不过是一件平常无比的事情,心中不会有一丝自责,也不会有一丝不安,反而带着满足。

  风停了,火熄灭了,漫天的黄沙洒落下来,沙城一片狼藉,只剩浓郁的血腥味在风中飘荡,小城里那些可爱的人已经死去,小城成了废墟,传承千百年的小镇一夜之间化为了乌有,活着的只有徐青青爷孙与段啸林三人。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徐青青说道,脸上充满震惊与悲伤。

  一夜之间,安静祥和的小城变成了废墟,换成任何人都不能接受,他们已经习惯了这里,深深的爱着这里。

  “心若向阳,就不会有悲伤吗?”徐青青心中的信仰已经动摇,带着泪,一步步的向着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走去。

  铁匠老人一瞬间仿佛老了许多,苍老的脸庞上带着悲伤,眼中挂着泪水。

  那些可是最亲最爱的人啊,多少年的相处,每一张脸都深深的印在了脑海中,如今却是天人相隔,命运无情,留下的只有那一张张定格在记忆中的笑脸。

  阳光冲破了厚重的乌云,阳光洒落下来,照射在沙城上,呜呜的狂风吹拂着,夹杂着浓郁的血腥味,悲鸣着。悲伤极致井喷,无处躲避,黑暗来临,无法逃脱,阳光下,悲伤在肆意蔓延。

  三人的心已沉入了谷底,就连温暖的阳光都驱散不了的冰冷。

  “该死的马贼,我一定要杀了你们。”徐青青的心中在呐喊,纤弱的身体在剧烈的颤抖,这是徐青青心中第一次这么坚定。

  “你们没有人性,畜生不如,会遭到报应的。”铁匠老人浑浊的双眼中带着泪水。

  即便见过了生死的段啸林心中都无比的震惊,麻木的心灵在颤抖,身体也在颤抖,这是一场炼狱,将残忍。无情,体现的淋漓尽致。

  “他们只是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人啊,为何要承受这么大的惩罚?老天,是你瞎了眼吗?”段啸林颤抖着身体,双眼中慢慢浮现出了血红。段啸林愤怒到了极致,已经死了的心出现了波动。

  作为剑客,段啸林的手上或多或少出现过人命,可那都是穷凶极恶,该杀之人,对于这些手无缚鸡之力可爱的人儿,段啸林万万下不了手。

  对马贼的憎恨已经达到了极致,若不是马贼已经离去,定然会奋不顾身冲上去与马贼一番厮杀,哪怕付出生命,在所不惜。

  “难道自己是一个灾星吗?走到哪里,就将悲伤带到哪里。”段啸林心中想到,眼中带着浓郁的悲伤。身上散发出无尽的杀意,心中渴望杀戮,有一种定要将马贼杀个干干净净的念头在萌生。

  徐青青挂着泪,慢慢的走到一具具尸体跟前,伸出手,轻轻的合上那一具具依旧死不瞑目的双眼,说道:“一路走好,希望在黄泉路上不会再有悲伤,不会再有痛苦,你们放心吧,可恶的马贼一定会遭到报应的。”

  徐青青的声音沙城回荡,充满了凄凉,阳光温暖不了的悲伤,风更大了,漫天的黄沙飞舞,发出呜呜的悲鸣,仿佛在祭奠悲伤的人儿。

  段啸林与铁匠老人也走上前去,将一具具残碎的尸体搬到了一起,拼凑成一具具完整的尸体。

  他们活在这里,死后也将葬在这里,这里是他们的根,是他们的家园,不能让他们暴尸荒野,成为一具具无根的孤魂野鬼。

继续阅读:第九章狼来了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