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狼来了
最爱三月2019-06-04 10:393,379

  总以为,有阳光照射到的地方,就不会有黑暗,心若向阳,就不会有悲伤,光明到来,黑暗退却,悲伤消弭,真是这样吗?

  段啸林三人站在如山的尸体前,望着眼前如山的尸体,脸上挂满了泪水,阳光照不散的黑暗,风不散的悲伤,化成一条大河,流淌在三人的心中,永远不会枯竭。

  “一路走好。”徐青青开口说道,手中拿着一个火把,欲焚烧眼前的尸体,将他们永远的葬在这里。

  许多年来,徐青青不曾如现在这般难受过,心中犹如堵塞,难受到窒息,痛彻心扉。

  铁匠老人面如枯槁,如风中的残烛,摇摆不定,不见昨日那打铁时的精神矍铄,仿佛一夜之间就到了迟暮之年。

  段啸林静静的看着他们,心里充满了悲伤,看到沙城如今的模样,又想起了南山,那可是如同沙城一般的世外桃源,绿水青山,清风明月,一颗雪枫树摇摇摆摆,撒下无尽的花雨,霎是绚烂。

  绚烂的南山有一天是否也会向沙城一般破灭吗?要离开的东西终究是留不住吗?

  也许,处理完这些,也该回到那里了吧,虽然那是自己不想回去,也不想提起的地方,可那毕竟是段啸林生长的地方,心累了,无法逃避的时候,从哪里来,就回到哪里去,毕竟曾经哪里还是港湾。

  又想起了师傅,想起了花洛雨,一股难言的滋味又上了心头,不由拿起腰间的酒壶,喝了起来。辛辣的酒精麻痹不了心中的惆怅,段啸林的心更加的难受,只好走到一旁,席地坐了下来,喝着闷酒。

  街道中央,熊熊的火光照亮了整个沙城,尸体焚烧发出刺鼻的味道随着浓郁的血腥味在随风飘荡,徐青青与铁匠老人静静地跪在燃烧的尸体前,为那些死去的可爱的人儿送上最后一程。

  呜呜的风声悲鸣,漫天的黄沙飞舞,淹没了沙城,灰蒙蒙的一片,无比的悲凉。这是一个悲伤的小城,黑暗中的悲伤一旦迸发,就一发不可收拾。

  一只健壮的狼出现在了小城的街道上,看到街道上如山的尸体,嗅到空气中弥漫的血腥味,凶狠的双眼中漏出嗜血的光彩,一声长啸响彻了整个沙城。

  紧接着,一声声长啸在小城的四周响起,此起彼伏,渗人无比,就有一匹匹狼从四面八方而来,出现在街道上,十匹,二十匹,上百匹,不断地增加,将如山的尸体与三人包围在了中间。刺鼻的血腥味与烤肉的味道引来了狼群。

  “爷爷,狼来了,怎么办……”徐青青开口说道,急忙扶着铁匠老人站了起来,戒备的看着眼前的狼群,一步步后退,眼中出现了恐惧与慌张。

  “青青,不要害怕,有爷爷在呢。”铁匠老人开口说道,浑浊的双眼中弥漫着浓浓的悲伤,却强做镇定,安慰着徐青青。

  一旁喝闷酒的段啸林也被惊到了,急忙起身,来到了两人的跟前,戒备的打量着眼前的狼群,心中汹涌澎湃,一时不能自己。

  这情形无比壮观,密密麻麻的狼淹没了整条街道,目光能达到的地方,都被狼占据,根本无法猜测来的狼究竟有多少。

  密密麻麻的狼对着三人不停地嘶吼咆哮,嗜血的双眼中流露着无情与残忍,嘴角不停地流淌着口水,仿佛见到了美味佳肴一般。

  多少年来,小城中就流传着狼群的说法,可是狼一般都在沙漠中生活,很少会主动出现,至少铁匠老人在这里生活了六七十年,从不曾见到过。

  如今狼群突然出现,定然是闻到了空气中的血腥味,还有尸体燃烧后出现的味道,彻底激发了狼的兽性,从而主动出现了。

  “啸林,快带着青青离开这里,我为你们断后。”铁匠老人说着,将徐青青往段啸林的身旁推来,以肉身挡在了段啸林两人的身前,做好了死的准备,用血肉之躯为段啸林两人开路。

  “爷爷,不要啊,我要和你在一起。”徐青青说着,瞬间明白了铁匠老人的意思,哭喊着重新来到了铁匠老人的身旁。

  “青青,听话,不要任性,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铁匠老人说着,再次将徐青青推向了段啸林。

  “啸林,快带青青离开,我知道你不是一个平凡人,一定能带青青离开这里,我希望你在以后能对青青好一点。”铁匠老人接着再次对段啸林说道。

  “你放心,无论如何,我一定会带青青离开这里的。”段啸林点了点头,眼中浮现着浓浓的悲伤。

  即使段啸林是最优秀的剑客,可是面对这么多的狼,段啸林依旧有一种头皮发麻的感觉,背后冷汗淋漓,已经浸湿了后背。

  以段啸林的手段,若是自己,段啸林完全可以从狼群中逃生,再带上徐青青的话,变得无比艰难,但是,看到铁匠老人的义无反顾,段啸林不忍拒绝。

  “青青,快走。”段啸林果断的拉着徐青青向后退去。

  “爷爷,我不走,我已经失去了爸爸妈妈,我不能再失去你,我只剩你一个亲人了,你死了,让我一个人怎么活。”徐青青梨花杏雨的脸庞上充满着坚决,挣扎着朝着铁匠老人扑来,可是被段啸林紧紧的抱住了。

  “青青,听话,爷爷也想和你在一起,看着你风风光光的嫁人,可是爷爷等不到那一天了,爷爷不想你死,你要好好的活着。”铁匠老人说道,流露着不舍。

  “吼……”一匹匹狼急不可耐的发出嘶吼,如潮水一般对着三人冲了过来。

  “啊,快走……”铁匠老人急切的说道,对着冲来的狼群扑了上去,瞬间淹没在了狼群之中。

  铁匠老人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匠,虽然身体要比一般人结实一些,可是,面对的是如此多的狼,根本没有反抗的机会,就被狼群扑倒,分食。

  “不要啊,爷爷……”徐青青的声音中带着绝望,凄厉,不顾一切的对着铁匠老人的方向扑去。

  如此关头,段啸林绝不会放任徐青青而去,答应过铁匠老人要带着徐青青离开,一定要做到,不能让铁匠老人白白牺牲,不顾徐青青的挣扎,抱起徐青青,飞快的朝后掠去。

  铁匠老人的牺牲,杯水车薪,不能阻挡狼群分毫,反而更加激发了狼的兽性,竟然不顾一切的对着燃烧的尸体冲去,将尸堆中的尸体撕扯出来啃食。而剩下的狼依旧对着段啸林两人涌来。

  段啸林头皮发麻,不敢丝毫停顿,紧紧的抱着徐青青,脚下踩着奇异的步伐,将自身的速度提到了极致,飞快的朝着外面掠去。

  虽然被酒精麻木了许久,段啸林的速度依旧无比快速,将自身的实力展现得淋漓尽致,穿梭在狼群之中,一掌,一脚都能拍飞,踢飞一只狼。

  只要能到房檐之下,就能施展轻身之法,越上房顶,从而脱离狼群,看似小小的一段路程,如今却变得无比艰难。

  而且怀中的徐青青依旧在不停地挣扎着,仿佛发了疯一般,对着铁匠老人的方向不停地哭喊着,这让段啸林突围变得更加艰难,才数息时间,就感觉无比疲倦,而且身上留下了无数伤口,鲜血染红了段啸林的衣服。

  这更加刺激了狼群的兽性,一波又一波的狼群前仆后继的涌来,再次将段啸林淹没在狼群之中。

  一时两人陷入了绝境,如此下去,两人定会命散于此。

  风不会停息,依旧在演奏着悲歌。

  熊熊的火光已经彻底熄灭,尸堆已被破坏,街道上再无一具完整的尸体,或者是说只剩下了一点点的残骸还散落在街道上,即便只剩残骸,狼群依旧不肯罢休,彻底将残骸分食,那些流淌在街道上的鲜血也被狼群舔舐干净。

  每一只狼都嘴角都挂着鲜血,猩红的双眼中流着无情与残忍,对着段啸林两人的方向咆哮,前赴后继的对着两人方向跑去,嗜血的眼中有的只有冰冷。

  “爷爷,爷爷……”徐青青轻轻的呼唤着,眉头紧皱,泪水打湿了脸庞,也打湿了段啸林的胸膛,再无那天真无邪的样子,有的只是悲伤与怜惜。

  “爷爷已经死了,我们要赶快离开这里,不能让爷爷白白牺牲。”段啸林的心在滴血,被浓浓的苦涩包围,怀中抱着徐青青,任凭有逆天的手段,在狼群中也无处施展,有一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感觉,身上挂满了伤口,鲜血浸湿了衣服,彻底变成了一个血人。

  “不,我只剩下爷爷一个亲人了,我不能丢下爷爷。”徐青青说道。

  “青青,听话,爷爷为我们付出了生命,我们不能让爷爷白白牺牲。”段啸林皱着眉头,神情冰冷,掌刀劈在徐青青的脖颈上,将徐青青敲晕了过去。

  谁能想到铁匠老人为了徐青青可以放弃生命,义无反顾的扑入狼群之中,飞蛾扑火,谁又能想到徐青青为了与铁匠老人在一起,依旧不管不顾,在狼群中如此挣扎。

  或许在别人的眼中,这是是愚蠢的行为,可在他们的眼中,这却是亲情,神圣,不容亵渎,千金难买。

  段啸林的心中无比的羡慕,同时也带着恼火,徐青青任性的挣扎,给段啸林带来了巨大的麻烦,即便身处绝境,段啸林的心中依旧坚持着要将徐青青从狼群带出去,这是对铁匠老人的承诺。

  所以前路变得无比艰难,仿佛看不到终点,虽然距离到房檐下,只有短短的几步,却是咫尺天涯,中间隔着永恒,仿佛永远不可能到达一般。

继续阅读:第十章 绝境逢生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有情剑客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