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摩卡与情书3
林夕觉2020-08-02 00:194,206

  在新媒体对传统广播的冲击下,广播电台也不得不大胆创新,开拓属于广播电台领域新的疆土,逐渐拓展出了“互联网+”和“可视化”等新特质。

  于是电台通过新媒体手段,打造了全频可视化的广播,以便将主持人、嘉宾等最真实的一面展现在听众面前。

  随着市里广播频道的改版,打造的首个可视化广播正式上线后,每周六下午五点到六点的倾城回音小剧场很荣幸的当选了。然而当五个人一起出现在了直播室里的时候,微妙的事情就发生了。

  半椭圆的桌台,五个人按照做节目的时间顺序排列而坐,尹深萌自然就夹在了徐昭伦与白松中间,而对面就是许菲妮。

  然后整个节目下来,尹深萌就只能不停地跟身边的白松互动,偶尔隔空和韩畅对句话,而面对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许菲妮以及徐昭伦,她也只好保持着得体的笑容。其实她倒是有尝试过正常的跟两人互动,但许菲妮一直拖着徐昭伦说话……

  她就想不明白了,某些人是不是就喜欢享受那种别人把热脸贴上它冷屁股的感觉,然后还从中产生一种优越感?

  听众粉丝当然是没有看出他们之间的修罗场的,大家高高兴兴的,搬着小板凳坐在直播间底下讨论着“五个人整齐划一的坐在一起”。

  有人就说——

  “原来畅姐、白木公长这样。菲妮真是一如既往女神,但徐神和大萌的颜我好磕,真的每个人的特征都不一样。”

  “这么看来徐神和大萌真的没什么特殊关系,而且感觉菲妮和徐神更好一点。”

  “……”

  一场节目在无声的硝烟中结束,走出直播室的时候,尹深萌整个人都舒畅了不少。

  “吃饭去?”辛闻问。

  因为一会儿还有节目,所以两个人都没有回去。

  尹深萌重重点头。“我今天要吃大碗的!”

  李姝娆和陈瑶刚走出电梯,就在电台大厅看见了许菲妮。两人对视了一眼,你杵我我杵你了下,便笑着追了上去。

  “诶,菲妮,最近怎么不见男朋友来接你了?”李姝娆问。

  许菲妮端着笑容看向两人,“他没空。”

  “这样啊。我们还以为你们分手了呢。”李姝娆巧笑。

  许菲妮的表情微微僵了僵。

  陈瑶见状又杵了李姝娆一下,笑:“诶,菲妮,你要去哪儿?不然我们一起去吃饭吧?”

  “不了。我们约了一起在家吃饭,他说他新学了做菜,我正准备到他家里去呢。”

  “好吧。那我们下次再约。”陈瑶说着,又与李姝娆窃窃私语的走了。

  许菲妮瞬间敛了笑容,下了台阶,便转头从相反的方向离去……

  唐虔翊最近这几天工作强度比较大,每天看着电脑的时间也比较多,眼睛有些不舒服,就戴上了抗疲劳眼镜。

  所以尹深萌走回来的时候,就看见了一个“不一样”的人。只是不得不说,他仍然帅得一塌糊涂。

  “你怎么戴眼镜了?”她说着,边在他一旁坐下。

  唐虔翊看着电脑,头未抬。“有点视疲劳。”

  尹深萌咬过下唇,盯着他看了好一会儿,脸上都不禁露出了花痴的蜜笑。

  “干什么?一副色眯眯的样子看着我?”突然感受到某道炙热的视线,唐虔翊转头看了她一眼,不由笑声戏谑。

  尹深萌瞬间回过神,当即偏头,佯装着不屑掩饰了下被他抓包的囧迫,撇了撇嘴。“哥哥戴眼镜给人是一种很温和,很有文化的感觉,一到你这,就是——斯文败类。”

  她说着,拿起包就要帅气的甩头离开。不想被他一个钳住了手腕,就拉到了怀里。

  “像这样吗?”

  唐虔翊倾身逼近她,故意噙着一缕坏笑。然后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就将自己的脸贴到了她的脸侧,温热灼人的气息便在她耳畔蔓延了开来。

  尹深萌轻颤了下,脸瞬间烫了烫,刚想推开他,耳垂就传来了蚂蚁叮咬般的刺痛感,而后仿佛被一个用力吞吮,她整个耳根都红了起来,接着脸也涨得通红,人都忘了动弹。

  噗嗤声在屋内传开,便见眼前人盯着她绽开了好看的笑容。

  唐虔翊看着尹深萌通红的脸笑了片刻,松开了她的手腕,驱使。“赶紧去洗澡。”

  尹深萌怔怔的收回将他胸膛前的衣服布料揉捏成一团的手,推开他,一手拿起包,一手挡着脸羞涩的跑了出去。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啊啊啊!为什么每次被他撩都抵抗不了……

  唐虔翊看着远去的人儿笑了笑,又把头转了回来,打开了视频。

  很快,视频那头就出现了画面。

  “hello,虔翊。我发给你的资料你看见了吧?你要找的人的确在英国。”

  “嗯。肖然。”

  “你要亲自过来吗?还是我让人直接过去?”卓肖然问。

  唐虔翊凝神掠过微思。“你让人直接过去吧。”

  “好。其他的我已经让国内的人去查了,应该过两天就会有消息。”

  唐虔翊点头。

  “姗姗没给你添麻烦吧?”

  “没。”唐虔翊失笑。

  “那就好。我就怕她在国内搅得天翻地覆。”

  “放心吧。她现在有事做了,又有人跟她玩了。”

  “我听她说了,是你家深萌吧,之前还跟我得意来着……”

  ……

  许菲妮最近着实烦得很。

  家里的堂姐今天订了婚,晚上一家人一起吃饭,酒楼选在了瑞金堂。

  只因为之前她在朋友圈里发了男朋友请同事来瑞金堂吃饭,她堂姐便说什么也要“扬眉吐气”回来。

  一个晚上那得意的嘴脸让人恨得牙痒痒。

  “你上次说你那个有钱的男朋友什么时候带回来啊?”她母亲也看不惯堂姐家那臭显摆的样儿,趁着没人的时候杵着她问。

  “烦死了。能不能别问了。一个晚上问多少回了!”

  “你不会没套住人吧?我都跟你说了……”

  “还不是怪你们无能!”

  许菲妮吼了一声,直接出了酒楼大门,就刚好看见那吊儿郎当的人搂着一位美女走进了隔壁的某夜店。但她也只能暗自攥紧了拳头……

  这天,唐虔翊还没下班就收到了上官朔发来的消息。

  ——有朋友新开了一家餐吧,今晚约那里啊!

  下附地址。

  上官朔似乎习惯了他选择性忽略他们的群消息,所以特意再给他单发了个提醒。

  唐虔翊看了一眼,刚要把手机放下,那边又发来一句。

  ——梓桀的单身之夜,不来不是人啊!

  唐虔翊简单粗暴的快速回了一个字,就又将手机扔到了一边。

  楚心悠和韦诏天看见唐虔翊的时候,他正只身从车里下来,手里拿着西装外套,显然刚下班,他的朋友一把勾过他的肩膀,带他走进对面一家新开的餐吧。

  楚心悠频频看了两眼,眼里不由染上了些思忖。

  韦诏天看了楚心悠一眼,笑了笑。“虔翊似乎还是以前的样子。”

  楚心悠低头切了块牛排,淡笑:“嗯。”

  “来的挺早嘛!我还以为你真不够意思呢!”上官朔一上来就对着唐虔翊勾肩搭背。

  “人明天订婚又不是结婚,搞得要去坐一辈子牢似的。”唐虔翊啐声。也就他这个家伙才用单身之夜的借口来满足自己的私欲。

  “这跟坐牢有什么区别,你是没什么感觉,但梓桀和你不一样啊。”

  “按你这么说,他婚前一晚是不是还有?”

  “还真是!婚前一晚我准备搞场大的,到时候各种网红美女都请过来……”

  唐虔翊抬手制止,“到时候别叫我了。”

  上官朔“啧”了一声,“我跟你说,我觉得你结婚前一晚也得搞搞。”

  “呵,晚了。 ”

  “不是,婚礼前一晚。”上官朔连忙纠正。“说不定你以后就后悔了,后悔当初没有好好纪念你单身的最后一天……诶,要不明天我们就先搞起来吧。不,明天不行。后天,后天我们就……”

  唐虔翊睨了聒噪的人一眼。“再废话,我让你明天也过‘单身之夜’。”

  “……”

  上官朔干不过唐虔翊,只好转移攻击对象,走进厢厅便对着凌梓桀调侃。

  “梓桀啊梓桀,我还以为我会先喝立羽的喜酒。没想到啊没想到。”

  凌梓桀笑了笑,没说话。

  “你说万一你俩同一天办婚礼,我是当谁的伴郎好呢?”

  “别的不说,下次的婚礼喜酒一定是虔翊的先喝。”

  “你想结几次婚?”上官朔听言戏谑。

  “诶,人明天大喜日子,你能不能别涮人家。”奈可雅在上官朔肩膀上拍了一巴掌,指责。

  凌梓桀看了奈可雅一眼,暗自苦笑。

  “是是是。明天大喜日子,今天放开了玩啊!”上官朔应声高呼。

  ……

  “嘭”的一声,大门被人一下推开。

  “上官朔。你怎么可以骗我!”许菲妮怒气冲冲的闯了进来。只是当她看到上官朔身边的人时,瞬间愣住了。

  只见他一身不菲的白色犬牙织纹衬衫与复古的格子马甲相搭,颈前棱角分明的领带系得一丝不苟,与高挺的鼻梁上挂着的那副金丝眼镜一起,把他衬得文字彬彬的,犹如从威尔士走出的优雅王子。

  只是此时他玩味的晃着高脚杯里暗红色的液体,又有些放浪不羁与玩世不恭的味道。

  唐虔翊?

  许菲妮有些讶异。这会儿的他,与她之前见过的样子都不太一样。只是她没想到上官朔和他还认识,而且显然两人关系极好。

  她愣了一两秒。刚才的气势都弱了一大半。

  一时间包厢里都安静了下来。

  上官朔看到来人,拿着酒杯正要往口边送的手顿了一下,他暗暗倒吸了一口气,偷偷看了眼一旁的唐虔翊,只见对方依旧优雅的品着红酒,那慵懒悠闲的样子好像闻所未闻。

  “走了,虔翊。”奈可雅笑了一声,说着边推了一下他的胳膊,边站了起来。而后见唐虔翊还没有动的意思,她又拉了他一下。

  唐虔翊无奈的轻笑了声,才拿着酒杯悠悠起身。

  凌梓桀倒是很早就很自觉的站了起来,看到唐虔翊一副死皮赖脸的故意膈应上官朔,也低头笑了笑。

  奈可雅看了眼吊儿郎当的唐虔翊,又推了他一下,边笑边低声调侃:“亏了你今天这一身,怎么那么不厚道呢?”

  唐虔翊低头自笑,对着奈可雅就说:“是吗?她之前还说我像斯文败类呢。”

  奈可雅瞬间了然他口中的“她”是谁,应声:“还真是。”

  “不过谁让某人之前话说得那么好听来着?”

  奈可雅当然知道他的意思,失笑地轻拍了下他的胳膊,推着他出门。“你就别幸灾乐祸了。”

  门被再次关上,上官朔也放下了手中的杯子。

  “你来干嘛?”

  “我们复合吧。”许菲妮回过神,又换上了温柔的笑。

  上官朔好像听了个笑话。“你想什么呢?小姐。我们分手了。”

  听言,许菲妮瞬间又原形毕露嘶吼了起来。“上官朔,你怎么可以这样?我跟了你两个月……”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当初也是你心甘情愿的,你不会以为你能套住我吧?”上官朔冷笑。“你之前没有过男朋友吗?再说了老子在你身上花的不少了吧!当初提分手也是你自己答应的,钱你也拿了。赶紧滚吧。”

  唐虔翊等人出了包厢,就被请到了吧台。

  “他不会被打残了明天参加不了订婚吧?”奈可雅看了眼包厢门,笑问。

  唐虔翊淡淡抿了一口红酒。“打残应该不会,毁容有可能。”

  “我们真不管?”凌梓桀好笑。

  “管什么?也省得他再出去祸害人。”

  奈可雅认同的与唐虔翊碰了个杯。

  三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过了一会儿,眼角余光瞥见走出来的许菲妮。皆对视了一眼,走了回去。

  “怎么样?没成命案现场吧?”奈可雅笑谑。

  “没吭声,估计悬。”唐虔翊回。

  “诶呦喂,这让人家新店可怎么开下去啊!”凌梓桀补充。

  上官朔白了幸灾乐祸的三人一眼。

  “说说吧,这次怎么活下来的?”凌梓桀拍了拍他的肩膀。

  上官朔嗤声。“嘁!对付那种女人……”

  认识那么久了,这几个人怎么可能不知道上官朔的德行呢。他对每一任都很大方,但是每一任都不会超过三个月,想套住他的女人不少,但还没有一个成功过。

  “我劝你还是积点德。”唐虔翊说。

  “放心。我每年都在庙里捐了不少钱。”上官朔说着灌了口酒。“倒是那女人,明明是只母老虎还装什么小白兔。还有,她好像和深萌不对盘你知道吗?叫深萌离那女人远点。”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因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因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