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0章本末与终始2
林夕觉2021-01-21 16:094,140

  尹深萌风风火火赶到火车站,生怕一个不小心怠慢了喻昌延。

  本来还担心自己会找不到人,不想还没停车,远远的就看见喻昌延笑眯眯的坐在车站门前正中间的花台边上,腿边一只猫和一只狗极其和谐的蹲在左右的宠物包里探着头看风景,引得过路的人纷纷回头。

  “姥爷。”

  “诶,孙媳妇。”喻昌延见她跑过来也连向她招手。

  “姥爷,你把卫卫也带过来了?”尹深萌很是惊奇。

  她当时走的时候,把卫卫留在了家里,因为王姨会去照顾它。本来上次她回过落云山庄一趟,但是却听王姨说卫卫被唐虔翊带走了。

  那他……是也来了吗?

  她抱着卫卫,低头闪过一抹思忖,心跳瞬间也快了几拍。只是之后她又将这想法从脑海里挥甩了出去。

  “是啊。诶呦,你俩都不在,这小猫换了人带,都要得抑郁症了。”喻昌延说。“我呀就把它带过来找你咯。”

  “是吗?”尹深萌低头看着蹭在她怀里的卫卫,有些心疼。不过片刻她还是抬头笑着对喻昌延说。“对了,姥爷,我先带您回去。”

  “好,好!”

  喻昌延没有预约酒店,尹深萌又担心他在自己家里住不习惯,便想着要不让他住到翎阁去?

  但赵瑛雪看见了数落她,怎么能让一个老人独自住外面,便让喻昌延住在家里,没想到喻昌延也欣然同意了。

  尹学友对于喻昌延的到来也是略显紧张与兴奋,当天又是杀鸡又是宰羊的,搞了个满汉全席。

  晚上一家人坐在一起,除了赵瑛雪和尹深媄,其余人都和喻昌延小酌了几杯。

  听闻喻昌延之前是将军,尹学友人瞬间又对他敬畏了不少,以前那会儿吼唐虔翊时的气势瞬间都无影无踪了,大话也不敢说了,听着喻昌延说从前的事迹,只在一个劲儿的在一旁点头附和。

  尹深萌也是第一次见到她老爸这么谦虚。而这家里她最怕的、唯二势均力敌的两人坐在一起原来是这样的画面。

  从尹深萌家对面的沿河步道往下面台阶走,就是靠河的长堤,除了偶尔散步走过的行人,就是前来钓鱼的人们,第二天尹深萌就陪着喻昌延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往钓鱼椅上一坐,就是一个早上。

  喻昌延钓鱼钓的其实是心静与性情,经常在桶里放着水和饲料,之后就把鱼都放生了。

  “孙媳妇啊,你比那我那臭孙子孝顺多了。诶呦,我以前啊要是让他陪我钓会儿鱼,他不干的。”喻昌延一边钓鱼一边就和她吐槽。

  尹深萌听着就在一旁笑声。

  “常常都是要我威逼利诱,他才愿意从他那百忙之中抽出时间陪我一会儿。”

  “您用什么威逼利诱他?”

  “练琴啊!那会儿他想偷懒,又怕我告诉他老妈。”喻昌延大笑,之后又嫌弃的摇了摇头。

  “但他那耐心啊,却是一点都不如你,常常不到一会儿就坐不住了,把鱼都吓跑了,他一回都钓不上鱼,就嫌钓鱼无聊。然后每次就在那儿说——下次宁可在家练琴,也不陪我出来钓鱼。诶,现在用你们年轻人的话怎么说来着?”

  尹深萌秒懂,失笑。“立flag。”

  “对,立flag。但之后我每一次故技重施,他又给我提着桶出来了。”

  尹深萌听着忍俊不禁,姥爷原来是某个人练琴路上的“绊脚石”啊哈哈哈!

  “那会儿啊,他第一回钓上一条鱼,一个人在一边高兴了一整天。诶呦,那表情哦……”

  喻昌延声情并茂,引得尹深萌在一旁大笑连连。

  “……后来啊,不用我叫了,自己跑到檀香山找我钓鱼。”

  “……”

  以前尹深萌只觉得喻昌延是个严肃的老人,没想到如今相处下来却发现如此幽默有趣。

  影江的生活每天都是平淡的安逸。日复一日,不起波澜。

  去电台,偶尔做饭,陪喻昌延钓会儿鱼,对着极其宠溺卫卫、每天喂它各种好吃零食的赵瑛雪捶胸顿足……

  “妈!你把它嘴养叼了,它以后就不吃罐头了!……妈,你别那么惯着它!……”

  此外,还带着她姐姐家的一对双胞胎开启了解锁新技能的生活。

  虽然哥哥尹值,活泼好动;弟弟尹佟,害羞内敛,性格不一,但自从给这两小子买了滑板和滑轮,都别提有多粘着她了。一有空,就缠着她带他们到广场玩。

  这天,尹深萌从电台回来之后,照常去找喻昌延,没坐一会儿,就听赵瑛雪打来电话说:

  “你姐感觉要生了,现在正要送去医院待产,我也匆忙赶了过去,家里门没关,你回去看一看。还有,在家照顾好姥爷,顺便一会儿去接你那两个侄子放学……”

  她便知会了喻昌延,起身回家。

  而有人的脚步正从台阶上悠闲的走了下来。

  之后她刚再次将低垂的目光从手机里抬起,就看见了那个阔别已久的人。

  只见他迈着闲散的碎步缓缓而至,嘴角似有清浅的笑意,一身温和清爽的淡蓝糅白,开衫的衣角在清风的轻拂下微微摆动,而午后柔和的光线自他头上一路倾泻,静谧无声。

  尹深萌瞬间就顿住了脚步,只是片刻,她便又不露声色的将视线移开,抬步走了出去,之后便自他身侧擦肩而过。

  他只将目光落在了她身上一会儿,也没拉住她,便径自向喻昌延走了过去。似乎就不是为了找她而来。

  “姥爷,你来浅洲怎么不说?要不是民叔告诉我,我都不知道。”

  喻昌延看他一把干脆利落的拉开椅子在自己身边坐下,瞬间迟疑地瞪了他一会儿,终是憋着一口气回过头,随他一样看向了前方的河水。

  “你倒舍得回来了!”

  尹深萌余光也不禁微微向后瞥了眼,但之后便又快步上了台阶。

  “那边天太冷,所以连Christmas都不想过了,直接回来陪着您,等过年。”

  “呵。”

  面对喻昌延的冷嗤声,唐虔翊依旧笑笑,而后才又在静默中微微偏头看了她逐渐消失的背影一眼……

  直到完全走上步道,已经完全看不见下方长堤的人影,尹深萌心跳的拍子还都是乱的。她也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一边又怕他追上来,一边又气郁他真的无视自己。

  突然看见停在一旁的车外形炫美别致,那独特的豪华车标也在阳光下微微反着粼光,她瞬间就咬着牙,捏着拳头作势对着它在虚空中挥舞了两下。

  之后她看了周围一眼,便又连忙查看了下车牌,果然看见他家那标志性的景•A车牌在上面挂着注目,她就又抬腿对着车轮补了一脚。而后匆匆过了马路,回到家快速关上门,跑上楼进了卧室趴到了床上,搂来睡枕,就一头将脸埋到了里面……

  尹深萌觉得,她这俩侄子以后一定都是板滑界的人才!

  才短短三天不到,两个人就玩得灵活流利,且花样百出。

  两兄弟放了学,她便带着他们到广场玩了会儿,看时间差不多了。她边滑着长板,边道:“尹佟,尹值准备回家了。”

  尹佟很听话,很快就遛着他的滑轮鞋回到了她身边。

  尹深萌停下滑板,摸了摸他的脑袋,就看见尹佟一脸迷茫的看着她身后。

  一转头就看见了某个人。

  “你怎么来了?”她一愣,却是没好气。

  “你说呢?”随后便见他笑得玩味,就给了她这么一个似是而非的回答。然后又弯腰摸了摸尹佟的头:“你叫什么名字?”

  尹佟不是很喜欢和生人讲话,直接就躲向了尹深萌身后。

  “我这个儿子比较内敛。”尹深萌看了身后尹佟一眼,就也对着他傲然,之后又偏头对尹佟说:“尹佟,别害羞,叫叔叔。”

  “你儿子?”唐虔翊不由失笑。

  “是啊!十八岁的时候生的。你没听他姓尹呢。”

  唐虔翊瞬间轻笑:“你生没生过孩子我不知道?”

  “你知道的少了!”尹深萌随即狠狠地瞪了他一眼。“看,那个也是我儿子。”

  她指了指远处的尹值。只是一转头就看见他还玩得正欢,她顺便吼道:“尹值,别玩了。回家了。不然我带你弟弟回去了,你自己找你爸去。”

  在唐虔翊面前摆出了一副不好惹的模样。

  “来了来了。”尹值应答。滑着他的小短板就溜了过来。

  “这位叔叔是?”他看了看唐虔翊,抬头看尹深萌。

  “人姓唐,你妈我债主。讨债来的。当初为了养活你俩,欠了人不少钱。”

  尹值听言机灵的转了转他的小眼珠,然后就对着尹深萌喊:“妈!真的啊?”

  尹深萌郑重其事的闭眼点头,仿佛死到临头的万念俱灰,然后就一脸慈爱的摸了摸尹值的头。

  “孩子他爸是谁?”唐虔翊看着长得一模一样的两个小人,笑问。

  “你管他是谁。”她反怼。然后叹息的摇了摇头,就阴阳怪气:“当初年少不懂事,以为遇到了真爱……”

  “妈,我爸姓王。”尹值拉了拉她衣角,挤眉弄眼。

  “知道你爸姓王!当初就是因为他住隔壁,我才认识他的。该走了。回家吃饭去,一会儿该去医院看妹妹了。”她没理一旁的人,扛起板,就带着两兄弟绕过了他。

  唐虔翊笑了笑,跟在了后头。

  只是他还没走到她家门前,就被先进了门的她一个把门关上了,碰了一鼻子灰。

  兀自低头笑了笑,抬步转头。

  “小伙子你今年多大?有对象了没?”突然一个老阿姨把他堵在了门口。

  “有,结婚了。”唐虔翊一听,就知道这老阿姨是来当红娘的。

  “怎么会,你看着这么年轻,和我那女儿也差不多大,怎么会就结婚了?”那老阿姨明显不信,以为他是在搪塞自己,笑了笑又问。“那车是你的吧?”

  他点了点头,“朋友弄来的。”

  “哦,跟朋友借的啊。”老阿姨有点失落,但随即又换上了笑脸。“那你这朋友一定也很有能耐?对了,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还好,他也就是随便搞了个租车行。我没工作。”

  “那你家里都几口人?父母都是做什么的?家住哪儿?”这阿姨就差直接问他有没有房了。

  唐虔翊听言,就看了身后的庭院一眼,一本正经。“人都挺多的。我妈现在不工作,我爸嘛,我也不知道他现在是在工地还是医院,我和他关系不太好,前段时间闹僵了,把我赶了出来,现在只能来这边找我老婆。只是我们之前也吵了架,现在她也不让我进她家门。”

  他说着就指了指身后,之后人便苦恼的笑了笑。“我现在没地方住,打算去找我那朋友,让他请我吃顿饭。”

  喻昌延一走出来就听见他说自己是吃软饭的,嘴角下意识抽了抽。

  原本听见有老阿姨拦他,也竖起耳偷听的尹深萌暗暗瞟了他一眼,就又对着喻昌延笑着走了过去。

  “姥爷,您等一会儿,我现在去做饭。”

  “不急不急。”喻昌延笑着摆了摆手,也不打算管自己那被锁门外的外孙,顾自拿着棋盘在一旁的石桌边坐下。“我就在这外面玩会儿棋。”

  那老阿姨一听,也总结了出来,敢情这是个三无青年,吃着软饭还到处装阔的。瞬间看他这一身的矜贵,都有了看法。人讪讪的笑了笑,便抬步走了。

  唐虔翊笑笑,又看了身后庭院一眼,便也向马路对面走了过去。

  尹深萌偷偷往窗外望时,就看见他人上了车,一手戴了蓝牙耳机,似乎有通话,开着车潇洒扬长而去。暗暗撇了撇嘴,就又对着案板上的排骨再次手起刀落……

  “翊哥,你什么时候到的?我听人说机场的车开走了。”

  “昨天。”

  听言那头笑声。“那你现在还好吧?没被奈老爷子的人追杀过来吧?”

  “知道你还给我调这么招摇的车。”

  “没办法,浅洲这边现在限行和限排都很严重,要不是你这车全电动,车牌不限行,临时调这事我还不好办。那要不你过来我给你换辆?”

  “算了,这电估计开不过去。你来高速上拉我?”

  对方大笑了一会儿。“诶,翊哥,不开玩笑了,说真的,郁哥人也过来了,处理车队的事,你要不过来一趟?”

  “你们谈工作的事儿,我就不过去了,刚好我也还有事儿。”

  “那行。有空回见。”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因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只因我爱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